2003-12-08 23:20:22 | 人氣(27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修腳師傅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媽咪,修腳師父好利害,我的腳真的不痛了。不過,那個神祕人物更利害!』我家那個被「凍甲」困擾了十六個月的二哥,如釋重擔地宣佈了這個好消息。

十六個月來,反反覆覆地發炎、把腳指甲拔除。他由一個放聲痛哭的孩子,變成超會忍耐的孩子。每次拔指甲,我這個做媽的,只能在一邊陪著他,望著他躺在手術室的床上,腳上綁著繃帶(因為醫生怕他太痛,會亂動。),看著他咬著牙忍著淚水,我只能一直摸著他肉肉的小臉說:「你好勇敢。」

「能不能不要拔指甲?」每次我們都這樣請教醫生。但是我們都心裡有數,把指甲拔掉對「凍甲」(甲溝炎)來說,是唯一的方法。

在歷經第四次的手術後,他又復發了。其實他上學根本都無法穿鞋子,腳上穿著拖鞋,有時不小心被同學一踩,又變成鮮血淋淋的腳指頭。

『建議妳給他買雙氣墊鞋,減緩他走路時給腳指頭的壓力,可能會有改善。』這是醫生的建言。

那天,帶著二哥決心要去買雙好鞋,來減低復發的機率。望著那些標價要二千以上的氣墊鞋,這個孩子拼命地吐舌頭「哇~~好貴啊!媽咪,咱們不要買了。」
而讓我憂心的是,這些鞋子都沒這孩子能穿的尺寸。

「妳在做什麼?」電話那端,傳來你的聲音。
『給孩子買鞋啊!』
「嗯!這是很艱鉅的工作呢!」
我開始幽幽地對你說著……..說著孩子腳指甲的故事。
「哈哈!這個問題困擾了我四十年了。換鞋是沒用的。來吧,讓我告訴妳,要怎麼辦。」我聽到你放聲大笑,而且很有精神的聲音。
「知道嗎?我從小就有這個毛病。後來啊,我終於想到了解決的方法。告訴妳啊,去找一個專門的修腳的師父就行了。」
『先生,我人在台灣,去哪裡找修腳師父?請問啊~您找到修腳師父是在哪裡呢?北京吧,是嗎?』
「沒錯,就是北京啊,不過啊~~」
『不過腳修好了,卻傷口感染發炎了,是嗎?』嘿~~遜咖的我,可是一點都不遜了。
「嘿啦!工具沒消毒啊,才會這樣。妳聽我說啊~~」你又搶回了發言權。
「聽著,去找個修腳的師父,第一次可能會有點痛,他會把那些包在肉裡的指甲整治好。妳站在邊上看,多看幾次妳就會明白了。一個月修一次,大約修個三;四次,就會沒事了。這個毛病啊,只有修腳師父能根治。」我可以用滔滔不絕四個字來形容你嗎?
「好了,錄音室到了喔!我要去工作了。」

這時候,我發現平時騎車喜歡東張西望還真不錯。腦海中,我拼命搜尋著『修腳師傅』。
記得嗎?在你回來高雄時,咱們和朋友一起聚餐的烤肉店邊上,有著那麼一間『上海泡腳』。才把機車停好,我就眼尖地發現,有個師父坐在桌前『磨』刀。
「小姐,有什麼事?」穿著制服的男人,熱心地問我。
『請問一下,有修腳師傅嗎?我想和師傅談談。』
「哈哈,師傅在邊上磨刀呢!看見沒啊?」
那個師傅很專心地磨刀,不怎麼搭理我。
『請問師傅,「凍甲」您可以處理嗎?』
師傅把眼光往我的腳指頭上望去「妳的腳指頭和腳指甲很美麗,沒有凍甲啊!」
『喔~~不是我啊,是孩子的。他拔了好幾次指甲了,一直都沒解決。』
「進來吧!讓我看看。不過我告訴妳,妳找對人了。」
師傅謹慎地看了孩子的指甲,讓孩子的腳先浸在水中,然後拿出了工具,不過是三把長的像雕刻刀的刀子。
他很仔細地在孩子的腳上做功夫,慢慢地把長在肉裡的指甲,輕輕地又有技巧地挑出來。剛開始,孩子很緊張,似乎拔指甲的惡夢又要開始了。不過在師傅的巧手下,雖然孩子一直喊著「喔!喔!喔」,但是很明顯地,他開始放鬆了自己的心情。
沒多久,那二隻長相難看的腳指甲,很神奇地換了個樣子。更神奇地是,竟然沒什麼傷口。
「記得唷!一個月要來修一次。大約修個三、四次,就可以了。妳運氣好,今天是我待在這家店的最後一天,明天來,妳就遇不到我了。」
師傅又交待孩子:「小朋友,不痛了吧!很舒服是嗎?後天你就可以穿鞋子上學了,不過,不要自己去挖指甲,知道嗎?下個月請媽媽打電話給我,師傅再幫你整治一下。」

【默默小語】
生命中總是有著無限的貴人,在妳遇到困難時,伸出手拉妳一把。所以要心存感激,永遠不忘感謝,別人的相助。

台長: Momo
人氣(275)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