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基會前董事長江丙坤多... 冬天就是要有全系列發熱品日系風格茶飲專賣店登台! 為性別議題赴湯蹈火 導...
2017-11-09 14:21:03 | 人氣(21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激流(4)

雖然他真的很努力,但是在學游泳這一塊他實在是沒有天份,用臉盆練習換氣好多天,他依舊會被水嗆到,隨著時間的過去,我的耐心已然被消磨殆盡,我開始罵他,他沒回話,默默的繼續練習,情況卻依然沒有好轉,亂世用重典,我決定用狠招。

我將他騙到了游泳池邊,並將他給推了下去。

「救…救命…」在水裏的他非常驚慌,不斷的吃著水。

「你放心,這裏的水沒那麼深,可以踩到底的…你站起來試試看。」我說。

「救我…救我…」

他似乎沒有聽進去我說的話,不斷的在向我求救,我不理會他,這裏的水根本就不深,幾乎才到他的胸部的位置而已,這種高度根本死不了,他真的太誇張了。

沒有多久,我就發現他的不對勁,他似乎是真的溺水了…不…應該說他真的很恐慌,他似乎真的很怕水,完全沒有辦法在水裏頭靜下來。

「拉住我的手,快!」我連忙伸出手,將他拉了上來,好不容易才將他拉上岸,上岸的他依舊驚魂未定,甚至哭了起來,他像個小孩哭著不停,我被他的樣子給嚇到了,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趙老師來了,她見到那傢伙,眼淚就飆了出來。

那傢伙包覆著浴巾,還是不斷的發抖著,並且不斷的掉眼淚,和止不住的嗚咽…趙老師連忙握住他的手,告訴他沒事了,那傢伙現在的樣子,跟剛來的狠樣完全不同,讓人無法聯想在一起。

「沒事了…乖…真的沒事了…對不起…沒事了,沒事了…真的沒事了…」在趙老師的安慰下,那傢伙的情緒才稍稍的平息。

之後,許教練和趙老師問我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帶著歉意,一五一十的將事情的始末告訴了他們,此時趙老師又哭了起來,她說這全是她的錯,她說她不應該帶他參加輕艇隊的。

我和許教練都不了解為什麼趙老師會這麼說,許教練問趙老師怎麼回事,趙老師才告訴我們,原來那傢伙小時侯曾經被他媽媽帶著一塊跳海自殺,所以他有嚴重的恐水症,恐水的狀況這兩年狀況才開始好轉,比較像是個正常人一樣。

「我以為在這邊可以讓他的恐水症變好的…都是我的錯,都怪我…」趙老師不斷的自責,許教練也只好不斷的安慰她,而我,似乎開始明白了一些事…

原來,趙老師為了那傢伙送雞排,是因為那傢伙有恐水症,她害怕許教練不願意收留他。

原來,他打浩克,不是想證明什麼,而是為了離開這裏。

原來…那傢伙覺得我的夢很可怕,是因為他很清楚在水裏不能呼吸的感覺…

原來…

 

他跟我,完全不一樣。

 

趙老師決定帶那傢伙離開,許教練也同意了,此時,趙老師才發現到我的情緒低落,她走了過來,輕輕的拍著我的肩膀,勉強對我擠出笑容:「不好意思,謝謝你的幫忙。」

謝謝我的幫忙?我明明是害他變成這樣的人,不是嗎?

「很開心你願意和他做朋友,真的。」

我轉身就跑,我一直跑一直跑…我不知道我該怎麼面對這一切,我只有不斷的跑,讓我有機會暫時離開這裏,讓這裏的一切都和我沒有關係。

後來,等我回去隊上的時侯,趙老師已經帶著那傢伙離開了,那傢伙的事也因為許教練的多嘴而傳了開來,大家議論紛紛,只有我不講話,我突然注意到比賽的日子快到了,我不應該再想那傢伙的事,我應該要全心全力的練習,讓比賽有好成績才對…

對,我應該把注意力放在比賽上頭。

從那天之後,我便很努力的練習,小翼和浩克都察覺到我的不同,浩克還笑說我覺醒變成超級賽亞人了,我笑說那其他人不就成為超越超級賽亞人的存在了?隊上看似和過去沒什麼不同,我也是,但只有我自己心裏知道,心中的那些無法說出的苦,已然又增添了一分。

 

×××

沒有多久,便迎來了比賽的日子。

我們舉隊坐上前往台東的火車,雖說這次的比賽我註定成為砲灰,但是我將會擁有所謂的「排名」,光就這一點來說,就讓我有些緊張,我會被排在第幾名?會是五百名以後嗎?還是有機會可以更前面一點?

綠茶學長的排名是全國的十七名,不管如何,現在的我連他的後照燈都看不到,他是我現在的目標,我希望我能接近他,甚至能超越他,只是我知道要達成這個目標,我可能得花上好幾年的時間才辦得到,但無論如何,有個目標總是好事。

到了比賽場地,我一眼就看到了綠茶學長,我立刻上前打招呼。

「綠茶學長。」

「誒,你們來啦!」看到我,綠茶學長笑的眼睛都瞇成一直線了,其實綠茶學長本來就小眼睛,他曾經說過以前有一次在上課時,他明明很認真在聽課,但老師卻以為他在課堂上睡覺…總之,綠茶學長的眼睛真的很小,尤其是笑起來的時侯,更是只剩下一條線了。

「學長今天當工作人員啊?」雖然我知道是明知故問,但問候語好像也只能這麼開頭。

「對啊,你們的休息區那在邊,我帶你們過去,啊,教練,大家,跟我來,往這邊走。」

綠茶學長見到我們隊上的老朋友還有教練,很好心的帶著我們去休息區,我們邊走邊聊天。

「前兩天我有在臉書和小淳聊天,她有提到你的事。」綠茶學長說。

小淳是隊上的女生選手,平常很少跟我講話,她會提到我讓我有些吃驚。

「是哦?她說了什麼?」我不知道我有什麼好提的,該不會他喜歡我吧?

如果小淳喜歡我,會讓我很開心,她雖然因為練習的關係曬的黑黑的,但她依舊是個很漂亮的女孩子。

「她說你本來有個學弟,後來離開了…」綠茶學長說。

原來小淳說的是那傢伙的事啊?真是多嘴的女生…

「他的事情你不要放在心上,下次我再說個故事給你聽,很多事情終究是無奈的結果,我們也只能盡人事聽天命。」綠茶學長顯然想安慰我,很溫柔的跟我說話。

我點點頭,我不想讓綠茶學長太擔心我,我欠他實在是太多了。

要教一個不會游泳的人學會水上競技,那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工程,我讓他生氣無數次,也讓他失望過好幾回,但他對我始終不放棄,不知不覺,我學會了游泳,學會了划船,甚至還有機會前來比賽,這一切,都是綠茶學長的功勞,直到綠茶學長因為上大學離開了我們,他還是會時常關心我的狀況,讓我非常感動。

「呵呵呵呵呵呵…」快接近休息區時,我就聽到了一個熟悉的笑聲,是的,這個像是聖誕老公公的笑聲就是小翼他爸爸所發出來的。

「爸,你來了?」

小翼見到父親前來,開心的跑上前到他父親跟前,小翼他爸見到小翼,很開心的對小翼性騷擾,不斷的摸著小翼的頭、臉、肩膀、手臂還有身子。爸爸果然有好多種,有不要孩子的爸爸,也有再怎麼忙也要來性騷擾孩子的爸爸。

有這種爸爸還真是不錯。

小翼對我們隊上來說是個很特別的存在,他的出現,讓我們隊上不再是「壞孩子收容所」或是「少年之家輕艇分部」,小翼和我們不一樣,學業還算不錯,有中上程度,平常也喜歡看書,會來參加輕艇隊完全是因為他是真的熱愛輕艇運動才加入的。

他曾經說過,在國外,輕艇運動沒有那麼平民,就像是高爾夫球一樣是有一定經濟基礎的人才玩得起的一項運動,他小時侯在家裏看到一些雜誌有在介紹輕艇,那些帥氣的樣子讓小翼心生嚮往,長大後便主動向他父親要求加入輕艇隊,他父親也很支持他,甚至愛烏及烏,連我們整個隊上都一起支持了,教練曾說,這就叫「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小翼的爸爸是這句成語的最佳的實踐者,也是最好的典範。

小翼爸爸的出現讓許教練笑呵呵,果不其然的,小翼的爸爸並不是空手而來,他帶了許多東西要送給隊上,許教練狗腿的一直向小翼的爸爸道謝,而且不用小翼他爸爸提醒,許教練便自己許下承諾,拍胸脯保證絕對會好好的替他照顧小翼,小翼的爸爸顯然對於許教練的表現很滿意,他開心的直點頭,還問許教練缺些什麼,要他列清單給他,想不到許教練已經將清單給列好了,馬上遞給了小翼的爸爸,許教練啊許教練,你這樣不會讓人家覺得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育成輕艇隊,一定拿第一,加油加油加油!」

突然,別隊傳出了自我打氣的加油聲,讓大家將注意力從小翼他爸爸身上拉開。

嗯…沒錯,我應該要將注意力放在自己的比賽上頭,而不是別人的爸爸身上…我收起羡慕的眼神,開始整理我的東西,並且開始默念著綠茶學長曾經跟我說過的秘訣。

他說,輕艇是一項自己和自己的比賽,要懂得和水相處,並專注每一道水流把你帶去的地方,但你要學會控制,讓自己在對的地方前進。

我覺得綠茶學長說的話比起沒關係牧師還要有哲理,在賽道上前進的感覺,就好比我們的人生,有人可以很輕鬆的完成,也有人跌跌撞撞才有辦法到達終點,當然,在中途翻船的人也不在少數,只是有人就此放棄,但也有人整理心情重新再出發,我覺得我愈來愈能理解綠茶學長所說的話,也愈來愈欽佩他。

「喂!你看。」突然,小翼似乎看到了什麼,指著入口處引我去看,我轉頭過去,是趙老師,還有那傢伙。

台長: 翔仔
人氣(21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運動體育(各種運動、運動情報、球迷會) | 個人分類: 激流 |
此分類下一篇:激流(5)
此分類上一篇:激流(3)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