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研究:垃圾食物危害... 加德滿都必吃美食地圖愛心餅乾模!限量出清中 登革熱防治 韓國瑜砲轟...
2008-09-30 22:24:53 | 人氣(2,277)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腎石女嬰父親質疑衛生局行政失當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政府澄清手段有抺黑之嫌打壓言論
香港養和醫院的檢驗報告顯示女嬰被送院時血液含鉀指數達5.9,主診醫生認為如指數達6則有生命危險 伍先生提供

                   本報記者 王白石

原載於〔澳門勞動報〕第五十期 30.09.2008

  子女生病,為人父母當然緊張,特別是近期爆出的毒奶事件輻射面相當廣泛,除奶粉、盒裝牛奶飲料檢出受污染外,近日更發現「小熊餅」、朱古力豆、朱古力威化及牛奶雪條等兒童喜愛的零食亦含有能致腎結石的三聚氰胺,因此很多家長近日都紛紛安排子女進行健康檢查,求一安心。
  而九月中,本澳傳出首宗女嬰懷疑因毒奶引致患腎結石的個案,由於家長送女嬰到香港就醫,衛生局發出聲明回應事件,指女嬰父母拒絕接受山頂醫院安排,並要求在香港指定醫院接受指定醫生診治,因而引起坊間廣泛討論,女嬰家長亦致電澳門電台節目澄清,衛生局因而再發新聞稿回應,事件越鬧越大。本報就本次事件,特別邀請了腎石女嬰父親伍先生接受本地傳媒的首次專訪,讓大眾對事件的來龍去脈有更清晰的瞭解。
病況罕有 港澳無施診經驗
  伍先生表示,其幼女現時十個月大,於今年六月(約七個月大時)由於高燒至卅九度,被送往鏡湖醫院診治,當時醫院建議作全面的身體檢查,在照CT、驗血、驗尿等一系列檢查之後,醫院懷疑女嬰患有腎結石,但由於兒童患腎結石的病例極之罕見,平均百萬人只有一﹑兩宗例子,院方以至港澳均前無病例,因此主診醫生沒有即時確診,認為患腎結石的可能性存在,但機會不大。雖然女嬰退燒離院之後一切正常,但伍先生一家對「患腎結石」一事仍耿耿於懷,到本月初伍先生決定送女兒到本澳另一醫院──山頂醫院求診,希望證實。
  可惜到9月9日女嬰已出現血尿,山頂醫院為女嬰驗血、驗尿及照片後,證實女嬰的確患有腎結石,而且在就診期間更有護士拿著尿液樣本及色素表向在場醫生說:「超晒標!」令伍先生對女兒病情更加擔憂。當時山頂兒科醫生沒有向伍先生詳細解釋女嬰病情,但下午即時將其轉介到泌尿專科,並由泌尿科主任親自向伍先生解釋女嬰的治療事宜。
  山頂主任:送外就診或需一個月
  伍先生說:「當時山頂泌尿科主任說一般的腎結石手術該院每天都會處理一至兩宗,難度不大,但由於我女兒只有十個月大,澳門並無合適的醫療設備為如此年幼的患者進行手術,建議我們到香港求診。泌尿科主任又表示,山頂醫院可以安排我的女兒送外就醫,但是由於要經過醫務委員會會議,確實本澳沒有適合醫療設備進行手術之後,才會在香港尋求具有手術條件的醫院,再安排我的女兒付港就醫,這些程序動輒要一個月時間,所以他亦向我們提出若金錢條件許可,選擇自行前往香港做手術會比較快,事後要求我簽署一份外文文件,我不清楚上面寫的是英文還是葡文,我亦不明白文件的內容,於是山頂泌尿科主任向我解釋這是一份確認我已知悉治療問題的文件。」
養和醫生:生命有危險需即時手術
  與山頂泌尿科主任會面之後,基於山頂泌尿科主任曾提及安排送外就醫可能需時一個月,所以伍先生及家人最終決定自行送幼女到香港接受手術。翌日,伍先生與女兒到達香港養和醫院,在驗血、驗尿及照片後,發現女嬰嚴重腎衰竭,她的兩邊腎臟脹大,輸尿管內有4粒碎石,腎內亦有1粒碎石,質地不算太堅硬,最大的直徑約有1cm,而原本只有粉絲粗幼的尿道,由於腎石阻塞亦已脹大至小指頭般,而血液化驗結果更顯示,女嬰的血液含鉀指數已達5.9,主診醫生陳國浩及楊重光均認為若有關指數再上升至6時,女嬰即有心臟停止跳動的危險,必須即時作出治療。由於主診醫生確定女嬰的病情不宜拖延,所以在9月11日上午即為其進行第一次手術,之後再接受第二及第三次手術。而陳國浩醫生日前在接受香港明報專訪時,就指出透過X光片可見腎石阻塞女嬰排尿,使其極之疼痛;而楊重光醫生亦稱,嬰兒入院時情已十分嚴重,兩邊腎臟均被阻塞,慢一步送診即有生命危險。
  目前,女嬰在香港於半個月內接受了兩次手術,醫生先在其受阻塞部分用導管分流,上星期再震碎腎臟和尿管裡的結石,目前女嬰的腎功能經已恢復,而伍先生於今日(9月30日)再次帶女兒付港,進行照片,然後安排第三次手術。伍先生說:「僅第一次手術已施了三個多小時,術前醫生說由香港亦前無此類病例,所以手術成功率只有一半一半,我和太太在手術室外一邊等一邊喊,直到醫生從手術室走出來,告訴我們手術成功,我們才破涕為笑。」然而,兩次手術共花費十九萬多,而第三次手術估計至少亦要三至四萬,伍先生目前正為手術費四出奔走,並已向親友借款十二萬餘元繳付醫藥費,亦計劃向澳門日報讀者基金會等慈善機構申請援助。
衛生局反駁投訴
  事至如今,女嬰已得到適當的治療,伍先生一家本可暫鬆一口氣,但是,在事件發展過程當中,由於衛生局多次就事件在媒體上發表聲明,又指伍先生致電澳門電台一節目時的言論失實,因此導致伍先生及其太太在面對女兒患上罕有兒科病症之時倍感壓力。
  而最令伍先生感到生氣的是,衛生局在9月26日發出新聞稿,表示經仁伯爵綜合醫院調查後,認為伍先生在電台節目的投訴並非事實,爲此作出如下澄清:
  (一)仁伯爵綜合醫院送外診治委員會每週都舉行專門會議,所有需要送外診治的個案七天之内處理完畢。如病人情況緊急,醫院會擧動特別機制,即日或最遲翌日把病人送到外地有條件的醫院診治,並有先把病人送出診治再事後追認的機制。所以,不存在伍先生所說的「等一個多月」的情形。
  (二)女嬰當時的情況尚未達到需即時擧動特別機制的程度。
  (三)根據其家長提供的餵養資料及所食用奶粉的檢驗結果,該名女嬰的腎結石已初步排除由三聚氰胺所引致。
  精神飽受折騰
  伍先生直言:「我和太太最近感到相當困擾,精神備受壓力,不少不理解事實真相的人士在茶餘飯後都在討論事件,有些親戚朋友在看了衛生局發出的澄清後更指責我們『高竇』不接受山頂送外就醫,若我女兒有任何危險我們都是『抵死』的,但事實上我們並不是『高竇』,而是信了泌尿科主任一句『可能要一個月』,如果當時他告訴在危急情況下醫院會啟動特殊機制安排病人在即日或第二日送外就醫,又有事後追認機制的話,我們一定會接受山頂醫院的安排,可惜我們直到衛生局在電台、電視和報紙上發新聞稿的那天,才知道原來有這麼一回事!但想深一層,即使當時知道有這樣安排也對事件幫助不大,正如衛生局所講的『女嬰當時的情況尚未達到需即時擧動特別機制的程度』,我若接受山頂安排的話,我女兒根本無可在9月11日就接受到手術,而最可怕的是,香港醫生說『來慢一步就可能救唔返』,山頂醫院卻說『未達到需即時擧動特別機制的程度』,到底,山頂醫院指的『達標程度』標準如何?病人家屬根本就無法確定,我們連山頂的任何一份報告都未看過,『達不達標』都只能事後被動的接受醫院意見。」伍先生認為衛生局在一個電台節目的發言,一次又一次的進行聲明與澄清,更以不符事實之言論來反駁他,似乎對他個人有抹黑之嫌,以官式手段打壓個人言論,令其一家精神飽受折騰。
  「特別安排」亡羊補牢
  據伍先生憶述,在其女兒在香港接受手術後兩天,即9月13日山頂醫院曾致電表示,希望伍先生將女嬰帶回山頂診治,並提出如澳門沒有相關醫療設備,院方可向香港醫院借來澳門,而山頂醫院的一位顧問醫生亦是治療腎結石方面的香港權威,表示可安排該名醫生來澳為女嬰施手術,而院方亦可即時安排女嬰入院。然而,當時伍先生的女兒已在香港接受了三次手術的第一及第二階段,伍先生怕女兒在回澳船程中出現病變或意外,亦考慮到回澳接受手術,若當中有不涵接或醫療事故時,應追究香港醫院還是山頂醫院的問題,因此伍先生在即使手術費用高昂的情況下,仍以女兒性命為重決定讓她繼續在香港接受治療。伍先生對於山頂醫院突然作出「特別安排」,感到錯愕,他說:「醫院當初對事件的態度與我女兒在港接受手術後明顯有所轉變,三日前(9月10日)說要一個月才能安排赴港施手術,病情又未達時擧動特別機制的程度,而三日後(9月13日)在香港診斷我女兒情況危急後就說可即時入院,更連醫生、器材也可即時借來澳門,顯然當中存在一些不為人知的內情,令人質疑院方是否當初錯誤判斷我女兒的病情,為免事件進一步惡化,即使出亡羊補牢的技倆!」
  三聚氰胺轉移事件焦點
  而另一讓伍先生不解之事,為澳門疾病預防中心一名梁姓醫生於9月16日與伍先生聯絡,要求伍先生提供女嬰食用的奶粉及米糊樣本進行化驗。伍先生於當日晚上八時將有關食物樣本送往藥物事務廳,但有報章在9月17日刊文表示衛生局證實有關奶粉及米糊樣本不存在致腎石危險,伍先生因此致電澳門疾病預防中心梁醫生求證,梁醫生竟指17日上午才收到有關樣本,相信報章在編撰時樣本仍未進行化驗。伍先生認為有關傳媒報導失實,消息來源令人存疑。伍先生說:「我相信疾病預防中心梁醫生,亦不敢不信衛生局,但事實證明了當中的確存在矛盾之處。至於奶粉及米糊是否含有三聚氰胺,我們一家及大眾都相當關注,但是我們要的是準確的答案,而不是傳媒或衛生局『估計』的答案!」伍先生又指:「衛生局在澄清當中指出『該名女嬰的腎結石已初步排除由三聚氰胺所引致』,這點令人質疑該局有意轉移事件焦點,我女兒是不是因為『三聚氰胺引致腎結石』在送外就診來說,真的是關鍵所在嗎?有云醫者父母心,作為醫療機關,我覺得山頂醫院不應該根據病人因何患病而去決定是否對其作出治療,或選擇何種處理方式。」
  米糊安全追查到底
  雖然衛生局指伍先生提供的餵養資料及所食用奶粉的檢驗結果,證實女嬰的腎結石不是由三聚氰胺所引致,但當伍先生要求求取回樣本的檢驗報告,有關部門指要提出書面申請,待衛生局長批准後才可以公開。由於香港醫生及伍先生均認為女嬰的腎結石有可能是由於進食台灣代理的米糊引致的,因此伍先生曾向香港衛生部門提出檢驗其女兒食用的奶粉及米糊樣本,但香港方面表示由於澳門衛生局已證實沒有問題,而香港方面最近又有大量食品要檢驗,因此拒絕要求。雖然如此,伍先生仍計劃於將有關食品樣本送到香港私家化驗所檢驗,若發現樣本有問題,不排除追究食品生產商以及向公眾保證該食品沒有問題的澳門衛生局。伍先生說:「除了奶粉之外,米糊亦是嬰幼兒的主食,在毒奶事件中,米糊亦有機會受到污染,我不希望再有其他嬰幼兒受害,所以我一定會繼續追查米糊的安全性。」伍先生又告訴記者,其女兒食用的米糊曾於今年七月進行回收,平日有售賣該產品的藥房表示一度斷貨,而在九月伍先生再次購得該米糊的時候,發現產品已由「米粉」更名為「米晶」,伍先生核對新舊包裝時發現,「米晶」的成分亦與之前大有出入,因此引起他對7月之前在市面售賣的米糊的安全性。
  上告廉署遞信特首 求持平交待
  另外,由於衛生局就有關事件的處理方式,令伍先生感到相當不滿,因此伍先生己到澳門廉政公署投訴有關當局行政失當,希望事件得到跟進。同時由於事件已擴大到影響整個社會對公共醫療機關的信任,以及政府部門對個人抺黑及言論聲音打壓的問題,伍先生還計劃在未來數天在香港舉行記者招待會,向傳媒進一步披露事件,引起更廣泛的關注,另一方面伍先生亦計劃向特首辦遞信,要求政府持平處理事件。
   
伍先生向記者展示女嬰於養和醫院所照的X光片,上圖可見腎石位置;下圖為手術後分流插管的影像 
.

台長: 澳門勞動報
人氣(2,277)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 個人分類: 專訪 |
此分類下一篇:「人資辦」淪為濫批輸勞機器  廉價外勞充斥 工資向下調
此分類上一篇:工人怨飯碗不保 外勞嘆遭受盤剝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