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6 16:26:54| 人氣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大山的報復

  盛夏。越野車駛出遼寧營口市大石橋沿公路向西疾進。我要去的地方距大石橋90公裏──遼寧省岫巖滿族自治縣。

  

  巧得很,五十三歲的司機萬師傅恰好老家在大石橋與岫巖之間。山林中長大的他親身經歷了這壹帶的山由的過程。得知我要去岫巖的意圖後,他邊開車邊與我聊起了過去:在我小的時候,這條路是壹條土路。兩邊的山上全是樹。這個季節,漫山遍野全是山花野草,鳥兒多的是。風壹吹,花香撲鼻,樹葉嘩嘩作響。孩子們沒有大人帶領是不敢走這條路的。山林中除去鳥兒外,還有老虎豹狼等兇猛的野獸。大人們夜間走路也要結伴帶著家夥以防萬壹。每年夏秋兩季是我們最高興的時候。小夥伴們歡呼雀躍著鉆進樹林,采蘑菇捉松鼠摘野果,快樂著呢……”

  

  萬師傅陶醉在過去的美好回憶中,不停地講述著。

  透過車窗,我極力地尋覓著,想尋找到壹片心目中的綠色,想尋找到萬師傅描述的那種林濤吼鳥兒鳴花兒香野獸滿山跑的美好景色。

  我失望了。從我眼前掠過的山幾乎全被剃了光頭,壹片灰蒙蒙沒有任何光彩。

  

  萬師傅描述的那種景色只能成為美好的回憶了。

  岫巖多山,山地占了45%1191年,遼東巡獄王寂到此,看到這裏大山連綿,數峰側立,狀若翠屏,秀色可掬的自然景色,為其起了個非常形象的名字──岫巖。

  

  岫巖境內千山競秀,萬壑爭險,有名的山嶺500多座,那山千姿百態層巒疊嶂。境內溝谷交錯, 必利勁希愛力必利吉河川密布,500余條溪流在大小山谷之間,匯集成13條支流,又匯成兩大幹流──大洋河哨子河。這兩條河像兩條彩帶,由北向南飛舞而過。

  岫巖山多林多野生動物多。各種鳥類80余種,老虎狐貍野貍麅子松鼠野兔等走獸20余種。

  

  岫巖不光景色秀美,還是我國著名的玉石產地。岫玉馳名中外。

  1621年,努爾哈赤親率清兵占據此地。面對醉人的景色廣袤的原始森林,能騎善戰性格豪爽的滿族人笑逐顏開,每日開懷暢飲,拉弓射箭,樂不思蜀。當努爾哈赤攻進北京城,建立清朝後,許多人並不願意遷往北京城過舒服日子,仍留在這裏,以山為樂,以林為伴,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滿族人從此在這裏紮下根。現在,岫巖的滿族人占全縣的95%以上。

  

  美好的日子演變成災難,始於對原始森林的過度砍伐。

  岫巖雖然景色宜人,但地處深山區,交通不便,百姓生活極為貧困。為擺脫貧困,50年代起,岫巖人開始了烤煙造酒的工業運動。烤煙造酒離不開燃料。壹切燃料均出自森林。有人計算過,每烤壹噸煙要耗費木材34噸,造壹噸酒也要用2噸以上的木材。那時候,岫巖境內烤煙廠造酒廠遍地開花,大片大片的樹木被砍掉扔進爐膛。近處的樹砍光了,又向深山老林進軍。那時候的人腦子裏只想著烤煙造酒換錢,哪想到壹座座綠山變禿後災難跟著來了。

  

  岫巖地礦局的同誌介紹說,岫巖境內解放前僅發生過壹次大規模的泥石流。60年代樹木被砍光後,全縣發生不同規模的泥石流11萬次,大規模的泥石流3次,共死亡138人。

  

  我佇立在黃花店鎮關山門村被泥石流掃蕩過的地方。

  哨子河中,泥石流沖下的石頭仍在;河岸邊,泥石流摧毀的房屋仍在。亂石殘垣靜靜地躺在那裏,向人們訴說著198986日那個恐怖的夜晚。

  

  那天,天氣極悶極熱。晚飯後,壹場罕見的特大暴雨襲擊了黃花店鎮。全鎮降雨最集中最大的地段就是關山門村。大雨瓢潑般從天而降,壹直下了十幾個小時。被砍伐光禿的陡峭荒山,在如註的暴雨持續沖擊與拷打下必利勁希愛力必利吉最終保持不住往日的矜持與沈默,轟然倒塌,沙石翻滾,呼嘯著向山下撲來。壹時間,洪魔的咆哮聲人們的驚叫聲房屋的坍塌聲牲畜的嘶叫聲和愈下愈烈的暴雨尖厲的叫囂聲響作壹團。

  

  整個關山門村在嗚咽。

  全村被死神所控制。

  

  人們驚慌失措地從屋中跑出來,目睹了滾滾泥石流從眼前淌過,房屋在眼皮底下倒塌。

  關山門的村民終於品嘗到濫伐森林的惡果,經歷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壹次災難。

  這場災難給關山門村人的生命財產帶來慘重損失。全村死傷20余人,牛羊豬等牲畜死亡300余頭,房屋被沖毀20余間。

  

  泥石流將哨子河攔腰截斷,使哨子河水位陡漲。當地軍民奮戰兩天兩夜,才疏通了河道,避免了更大損失。

  

  關山門村曾是壹個自然環境與森林資源十分富有的村落。可如今失去綠衣覆蓋的禿山,已退去了往日的羞澀,變成了壹個個張開大嘴的兇神惡煞,它們亮開嗓門向人類公開宣戰,它們毫無忌憚地說:我們正等待時機,準備隨時再向妳們發起進攻。妳們敢應戰嗎?

  

  面對挑釁,愧對大山的人類選擇什麽呢?

  近幾年,有關部門制定了壹系列保護措施,山上才漸有了綠色。可這其中全部是次生林和灌木林。森林已遠離我們而去。而僅靠這些綠色要想讓大山收回野性重新服服帖帖地為人類服務是不可能的。

  

  據專家介紹,像關山門村這壹帶的山在現有樹木不被破壞的情況下,若想恢復原始森林狀態,即便封山封路人們遠離大山實行全方位封閉,也需要50年時間。

  

  我們有這份耐心嗎?

  此刻,壹位林業專家的話響在我的耳畔:森林對洪峰的最大削減量可達到50%。正常情況下,壹畝林地可截留30立方米的水,而5萬畝林地便是壹座100萬立方米容積的水庫。

  

  我們不妨設想,1998年汛期發生在長江的特大洪水,若上遊地區不濫伐森林,就能截留住三分之壹的水,那將是什麽局面?

  我站在泥石流淌過的地方,望著滿目碎石時常在想:大山啊,妳真的不能再忍受了嗎?我仿佛聽見大山說,回答這壹問題的不應是我,應是人。

  

  大山是美麗的。美麗的大山只有人類與它和平相處才越發可愛。人類往往忽略了這壹點,人們在遊山玩水在向大山索取的時候,忘記了大山潛伏的殺機,而壹旦大山成了殺手,威力往往是巨大的。

  

  其實,讓大山保持美麗,供人們欣賞,供人們享受,還是讓大山變成殺手,主動權完全掌握在人的手中。

台長: minrenlu5
人氣(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彩虹同志(同志心情、資訊)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