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9-06 20:31:37| 人氣2,65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劉開專訪(1)

推薦 0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人文思考的x軸與y軸—名面設計大師劉開專訪


我想是一個時空上的巧合;假如我早一點參與或晚一點參與可能事情發生的結果都不會是這樣。



當與國內「平面設計大師級」的劉開談起當初是如何與電影海報設計結緣時,想不到他竟然丟給我們這麼一個「自然而然」的答案。

大約十幾年前,台灣電影的新浪潮正值興起,新一代的導演侯孝賢、楊德昌、吳念真﹑賴聲川等紛紛回國,那時候在平面設計的宣傳上大致有兩種選擇︰一是委託廣告公司,再不然就是以電影圈裡的生態來發展。而在當時導演的創作體系比較強烈,平面設計一方面要提供內容的美學,一方面還肩負面對群眾宣傳的責任(當時這些電影作品大多還要參加國際影展)﹔為了要在兩者間取得平衡,導演已無法滿足於委託廣告公司承製的方式,在這樣的時機下,使劉開有了參與電影海報設計的機會。



向量式的市場行銷和創意思考的能力,我覺得一個設計人一輩子都在這兩者間尋找出個人思考的平衡點。



那麼你又是如何在電影海報早期傳統的設計模式下,設計出在當時看起來十分前衛的電影海報?尤其你剛剛也提到,設計還必須面對群眾扮演宣傳的角色;曾經在面對電影公司、導演與自己的創作理念上面臨兩難嗎?

「就如我剛剛所說,也許這是一個時空的巧合。因為剛好那個時候台灣這一些新電影的導演個人創作風格也比較強烈﹔而我剛好就在那個時候參與了,一切是很自然發生的。」

「不過我在這裡還是要強調一點,就是marketing和創意思考的平衡。市場是一個很向量式的機制,你給群眾什麼樣的刺激他會有多少反應這是可以去思考計算的;我想如果我認為這一切是時空的因素,那麼我就是在那樣的時空環境下去努力達成這兩者的同時並進,取得一個最適當的平衡;我想這是一個設計人應該要做到的。」

「我們常可以看到設計人有過多的創意或過多的市場考量,如果就這樣陷入一方的思考,很容易會變成一種形式上的思考方式﹔比如說回到visual的角度來看,很容易變成多一點顏色少一顏色、多一隻腳少一隻腳這樣形式化的思考。然而我還是要說我身處於一個很特別的時代背景,但是在那個時候沒有人懷疑我在設計上對明星這樣的商業化角色所做的處理方式﹔即使現在回頭去看以前的一些作品,還是會覺得很不錯。我認為設計人怎麼在這兩者間去做主導、甚至於引導客戶也是很重要的。」



設計可能是一種解脫也可能是引導,而對一個設計者來說就是要去敏感當下的視覺語言。



我們看到劉開在早期為《暗戀桃花源》(以下簡稱《暗戀》)電影版所作的海報,也看到了他在後來為雲門的《焚松》、以及99年為《暗戀》重新搬上舞台所作的劇場海報風格上的明顯轉變;從影像到手繪,尤其好奇他對《暗戀》這樣同一主題、不同的時空舞台,為什麼他會做出截然不同的視覺詮釋?

「就技術層面來看,對於當下computer的大量運用,用我的語言來解釋我稱作一種“塑膠射出”,對於那樣機械性的視覺語言我已經感到有些厭惡;於是我回過頭尋找手繪的東西去傳達一些情感,因為這樣的手感更能夠直接的反應當下的情緒,我想在“塑膠射出”大量應用的時候,這反而更能傳達一個好的感覺。」

「再談到時空的問題和不同的合作關係。即使是一部相同的戲碼,在每一個不同的時間對於表演團體來講也會有一些自己本身不同的感受﹔我在這裡也想和各位分享一下我和雲門合作的過程。我想在設計界我和雲門這樣的合作關係也是比較少有的﹔在雲門每一齣劇上演前有半年的時間,編舞的林懷民老師的概念成形時,這段時間我們會不斷有一些溝通和討論,宣傳工作從上演前三個月就要開始進行,而不是到了最後才出來;包括在電影方面,我所扮演的角色是比較主導、引導的,而不是一昧聽從廠商的design,這也是我之前一直強調設計人應該要參與到一個規劃性的位置,我期待台灣的設計生態能提昇到這個層次。」

「我現在所有合作的所謂的“客戶”是一種委託製作的方式,而不是一般的競標比稿案。長期以來都經常有接觸,我們一直試圖找出在當下有沒有別的、新的視覺語言的可能,或是這些團體能呈現出一個新的面貌﹔我們一直在互相激盪、學習。」



我是一個平面設計師,我要尋找的就是那千分之一秒的瞬間爆發。



當我們問到他在做電影海報與一般的平面設計時有什麼不同,他笑著反問我們﹕「你覺得有什麼不同?」對他而言,這兩者一樣都要凝煉出瞬間的爆發力,這是沒有差別的;他定位自己就是一個平面設計師,並不會因為做電影海報而有所不同。

「在一般的電影、卡通、多媒體或是其他型態的表演藝術中,它有很多的時間去累積情緒。但是平面設計不同﹔它只有一個機會,就像是走鋼索一樣只有千分之一秒,它沒有太多的行為去輔助;而做電影海報我要面對的就是在那麼多的情節、橋段中,我怎麼去找出這千分之一秒的引爆點。」



我沒有一個絕對的綱要或是聖經去告訴你們如何達到我現在所做的﹔我只知道我很迷戀人文;要有創造力和思考是所有的應變。



劉開的設計領域還包含了原素比較不是那麼單一的、一些聯合展覽的海報﹔請教他如何在視覺上統合這些複雜的原素,他提出了另外一個觀點,就是「規劃能力」。
「我先不去談視覺統合,這是必須靠你們的學習經驗累積的。但是我要提出另外一點,現在的設計人經常會重視創意的發揮卻忽略了“規劃能力”,這個規劃能力還包括了對“時間”的規劃。」

「一個展覽不是一天內完成的,它還有置展的時間;而這裡面有許多實務和很detail的東西。比如說,一個像坎城這樣國際性的影展宣傳,你要如何從中切入和發揮?這一段時間內,還有很多的東西要學習、吸收﹔我沒有別的方式訓練自己規劃的能力,都是通過不同的介面和客戶來充實自己。」

「怎麼來適應不同的介面?這裡面當然有我自己對所有產業的價值觀和看法……我其實是很迷戀人文的,我曾經做過開喜烏龍茶也做過其他不同類型的產業﹔我常常把我的客戶引導到一個比較有“想法”的產品思考上。當我聽到客戶在談一些marketing的東西,我會提醒他『你要有一點想法』,我很害怕碰到沒有想法的客戶﹔我其實沒有太多的情緒抱怨,我反而會提出比較建設性的意見。因為我很清楚在資本面的角度上,他們對所有東西的敏感超過我;他們是最棒的商人,但是我鼓勵他們多做一些人文的思考,因為現在是資訊的時代,沒有人可以只靠土地和人力資本就獲利的。」

「不過這裡面有一個但書。當我接到自認難以勝任或是不熟悉的工作時,我所要做的就是爭取時間,我想這是一個把工作做好最好的方法之一,因為你必須花一些時間去消化那個產業。比如我最近接了國家音樂廳的整體視覺規劃;我跟國家音樂廳的藝術總監說,我是最土的人我從來沒有進過國家音樂廳;然後我花了一些時間去了解那裡的環境、消費群,再作一個最好的整合。」

台長: yuwei
人氣(2,65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1)| 轉寄
全站分類: 藝術設計(手創、設計、室內空間、裝潢)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