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03 00:51:51 | 人氣(765)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女性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某一天的課程中提到宣洩理論。他是說社會上之所以會有暴力或色情的節目內容的產生,主要是解釋人們透過觀看色情或暴力的節目來宣發他對負面情緒的發洩,好得到心靈上的平衡。這個理論基本上我根本也完全不認同作者當初提出的看法。或許少部分的情緒會得到一種管道而疏通,但是會引發不少後續的商業行為。例如公娼的設立。這完全就是一種污衊女性的場所跟工作場所。

不是我願意去批判這種以滿足男性的性需求為主體性的工作是在污衊女性,而是類似公娼或販賣性行為的工作,實在會扭曲人對於賺取金錢的價值觀扭曲。假若台灣真的設立了紅燈區,不論是在萬華或是其他行政區,就真能保證台灣的性犯罪就會減少嗎?還是有更多下層結構的少女們,因為無法得到良好的教育資源或是家庭保護,卻需要大量的金錢需要來滿足他炫耀性的消費跟炫耀性的展示心靈,是否就會開始投入性工作者的行列呢?這只會引起更大的社會問題

的確在歐洲國家設立起紅燈區的性愛工作區域,讓不少中下階級的勞工可以透過金錢的花費來稍稍滿足對於愛情上的缺乏跟建立性愛滿足。台灣早期在萬華地區或三重地區也有類似的娼妓們在大街上招攬客人或是透過中介者的橋樑來完成一次又一次的性交易。但,這些都屬違法行為。性行為是神聖的,是兩情所悅產生的身體需求。不肖的男性業者或女性業者卻打著棋鼓慫恿著男人們拿著少量的綠色鈔票來購買一次的愉悅。雖然我不想說這根本就是物化女性的肉體,成為性工業的祭品,因著他們在物質上的假性需求,而用陰道來賺取一次又一次男性手上的消費符號。我根本不能苟同這樣的行為被合法化。假若被合法化了,這是不是表徵台灣在消費價值觀上不僅變成暴發戶,甚至嚴重到為了成為暴發戶而不惜犧牲自己物質上的軀體去換取一次短暫的消費行為。

或許有些男性的確需要類似的性發洩,他無法用正常的管道去換取性愉悅,有了花花綠綠的千元就能夠輕易的得到滿足。用線性角度來看,的確簡單容易。可是牽扯到社會上是否能夠允許並合法化金錢性行為呢?這是兩難的抉擇。假若開放合法了,他所造成的社會價值觀扭曲的程度不小於私下暗中進行的性交易所帶來的社會成本。兩者取其輕的話,或許台灣的性交易可以開放程度性的合法機構。別明目張膽的開放女體展示跟標價,你有需要可以去政府開放的酒館或交易場所進行合法性的交易。但是必須規定從業人員必須年滿二十歲以上才可以進行,必且每年需要有身體檢驗以及定時性檢驗經營機構是否有營運其他非法勾當,例如用毒品控制從業人員等等。

要開放合法性交易,對我而言是痛苦的選項。因為女性始終被男性的陽物給控制跟抑制。無法透過女性自主的爭取來換得沙文主義的霸權。公娼或是娼妓集合所都充斥著父系霸權的影子跟手掌。並且被征服過的女性還帶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崇拜著男性所傳輸給他們的意識型態來控制意識跟身體,這非常恐怖,往往不少女性還認為我不偷不搶,只是用身體賺錢有什麼不對?

沒有錯誤在這行為上,但重要的是你已經被男人成為收入的工作還不曉得嘛?已經被男人計畫成為性產業上的生產機械跟製造經濟回饋的金雞了。

男性跟女性之間有太多不可預測性的不冗贅性符號阻擋在中間,讓兩性之間只能用同性別之間所創造出的刻版印象去塑造出一個假性符合男人需求的女人,或是男人。因此當我們在接觸男性或女性的時候,到底是真實的了解他/她心中的客觀真實呢?還是符號所隱含的再現真實讓我們藉以部分性的符號表徵去通盤的了解女人或男人這性別真實呢?與其說真實,還不如說:真實是由夠多的虛假所堆砌出來的磚牆。

台長: 檸檬
人氣(765)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草兒
想起之前文學概論老師曾說過性別跟種族是最難平等的,
而大一的媒體識讀老師本身的專長是性別區塊,
課堂上常會對此多有著墨,
再次更加深刻我對性別的體認。
現在隨便在任何一則廣告、節目等等都可看出對女性的物化,
但比較可悲的是很多女人毫無所感甚至沾沾自喜,
或許,這樣過生活比較快樂,因為無知無感,
甚至失去質疑的能力,少了擁有自由的所需要的力氣
但一旦展開懷疑,也是煩惱的開始,
想起大一時大家上完一學年媒體識讀大家的心得,
喜歡但又討厭,似乎失去以前單純傻傻的快樂。



滿喜歡妳的站台的,對時下媒體的分析很精闢。
2009-09-12 23:43:4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