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2-24 14:55:22| 人氣693|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Kate手扎第27篇◎其他◎在秋天的季節仍然聞得到春天的氣息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Kate手扎置於左列檔案庫,歡迎家族成員轉貼,但請於文末、附上Kate手扎網址連結,謝謝尊重!
【討論區:http://tw.club.yahoo.com/clubs/KateGarden/

(此乃Kate18~19歲時的文章,去年十月中的時候整理檔案不小心發現的,只有大略修改而已喔)

Kate手扎第27篇◎其他

在秋天的季節仍然聞得到春天的氣息by Kate on Dec 2000


對於我而言,這是一封寫給你的信,詭譎的是你永遠也收不到這封信!

Dear my first lover:

生命中最清新、美麗的部份莫過於:在秋天的季節仍然聞得到春天的氣息。

這是一種浪漫的心情,是沒有辦法用言語或文字所能形容的藍色浪漫心情。

可惜的是春天非常短暫、可悲的是天真爛漫如我卻常常錯認春天是過不完、用不盡的季節,不由的、我從來不珍惜春天的到來,因為春天走了還是會回來,在我還沒意識到春天即將離去之際,春天又回來了!

春去春來,漸漸長大後的我在人間的「情愛遊戲」裡迷失,理不透的邏輯觀念問題,讓我困惑;看不懂男女關係程式,令我儼然。是不是令人心碎的分崩離析才讓我感覺到刻骨銘心,難道每一段「情愛遊戲」永遠沒有專家只有輸家和贏家。於是乎我越來越不懂得品嚐人與人相處過後的香醇,正如同我也從來不懂得鑑賞春天特有的清新與美麗,那一種屬於雋永的藍色。

愛情,尤其是愛情。

我常常在一段戀情結束了好久之後,依然夢到過去戀人們清晰的種種。

不是我故作清高,雖然每每總在遺撼及後悔中沉淪,但詭譎的是這並不代表我曾經愛過那些戀人們;不是我奮力逞強,只是連續性的在愛情角色中錯亂,宿命的一再和命定的最愛差肩而過。

不後悔,我真的不後悔在往後的歲月都只能在夢中與你相遇。

十八歲的年紀是稍嫌尷尬,作什麼都嫌不對,過於不及永遠拿捏不好,包括愛情。

我永遠忘不了十八歲那一年和你再度相遇的那一天,你沒有令我失望,依然是那令人不知所措的笑容、依然是那令人無所頓遁形的眼神,永遠是我擔心你會不會看出我的心悸是來自於你!

我們六歲就認識了,我猜你一定不記得,而我也從未曾想要與你求證過,求證這作什麼呢?我只知道你根本不可能記得我,就算記得、過去的你也不太可能喜歡我,小時候的我和「美麗」這兩個字是扯不上一點姻親關係的;功課也和「優異」這樣的形容詞八竿子打不著,自然而然我從也不奢求能在你腦海中留下什麼樣深刻的印象。

然而命運多有趣,上天讓我們國中二年級那年居然又重逢了,和幼稚園一樣又是因為我搬家而轉學,轉來和你同一間國民中學。經過了八年,而當時我年紀是那麼的小,別人或許不相信有這樣子的事發生,又或者會感到不可思議,然而我真的不消一眼就能認出你。

剛轉學的第一天,因為人生地不熟的我連教室在那都不知道,突然冷不防的你自我身後冒出,沒來由的說了一句:

「轉學生?大家都去升旗,你杵在這兒作什麼?」

在我還沒回過神的當下,你已經莫名其妙的走人,留我迷惘的矗立在白色的長廊。接下來的日子是在一連串的新環境不適應中度過,接連著我也換了一間小型補習班,錯愕的是在不到二十人的補習班,你居然當坐其中!更令人心臟無法負荷的的是因為我的身高說高不是最高,但坐在同學們前面總是稍顯那麼一點礙眼,只有你的身高救了我,所以我「只好」委屈的坐在你前面。

不幸的是,因為一次很粗魯的坐下我的位子,而湊巧的是你居然倒了一杯滾燙的白開水在你桌上,粗魯的我不小心就這樣碰到了你的桌子,於是那滾燙的水居然全倒在你褲鐺上,在那一剎那間全補習班的聚光燈因為你的一聲尖叫而在咱們身上,正想對我罵些什麼的你看到我驚恐的臉,也只好悶悶地對我說句:

「算了。」

接下來的日子我一直想找機會跟你說聲對不起,沒想到年輕氣盛的你和補習班老師因為細故一言不合的奔出教室門口,再也沒回來過,我真的想跟你說句:
「我粗魯的坐下來真的只為了吸引你的注意,我是故意的。」

唉!可憐是你當時的眼神並沒在我身上多作片刻停留,我明白這不能怪你,因為此刻的我除了兩顆大眼睛堪稱清秀,好像也沒別的形容詞可具體形容!令人哀傷的是你身邊的鶯鶯燕燕似乎也不缺我這一隻,國中的後兩年,再也沒和你有過任何交集,聽聞你的任何消息都來自鶯鶯燕燕的耳語!

到了高中、莫名其妙的是我居然成了同學們口中傳頌的美女,有時後我真的得感激英倫氣質美女Kate moss的掘起,她帶動全世界骨感的風潮,現在似乎骨瘦如柴就是美,幸運的我從此代號就叫作「美女」。當然討厭我的人也不計其數,而自大的我也沒興趣細細探究其原因,我只知道高中三年來談了幾次無關痛癢的戀愛,Fall in love的時後風花雪月;Fall out love的時後沒甚感覺,我不知道是否是談戀愛的對象錯誤還是時間的不對,幾次的戀愛下來總覺得缺少了什麼,是不是因為沒有了你任何訊息而讓我的生命失去了活力與方向!

整整高中三年,我只輾轉得知你考上中部一所五專,再來就完全沒了你的消息,我從不主動找尋你的蹤跡,因此我們的生命沒有交集,但重要的是在這段日子裡我也很少想起你,除了偶而失眠的夜會想起現在的你究竟在那裡?

直到高中畢業後的某一天,我無聊至極的去上日文課竟然碰到國中二年級那一年有一個移民到國外念書的同學,就這麼巧,你曾經是他初戀男友,而我是她在臺灣唯一可聯絡上的同學,當她告訴我想和你聯絡時,我差點昏倒,因為我居然忘了你是他初戀男友,所以當她徵詢我的同意是否要和你一塊打球、吃消夜時,我非常掙扎,我想去看你、又怕看到你和她舊情復燃;我不去看你,又擔心另一個三年的無聲無息,或許這是我可以真正認識你的唯一機會,當時我是這麼想的。

我永遠記得那一年我十八歲,當我從日文教室走出來,和以前一樣我一眼就認出你,雖然只有兩個男孩子站在那,你真的沒令我失望,依然是那令人不知所措的笑容、依然是那令人無所頓遁形的眼神,我真的擔心你會不會看出我的心悸是來自於你!

驚喜的是我竟然看出你眼神裡的驚訝,當你問她:
「妳說的國中同學就是她?」
她說:「你認識?」
你說:「不認識,但我記得。」

一聽到你記得我,我既喜且憂,我喜的是你記得我,不枉費我惦記你這些年;憂的是一想到我國中的樣子,寧可你不記得我。而當我看到另一個男孩子時,我有一個很不好的預感,我猜你們不會想將我和這位男孩子湊成一對吧?!果不其然,我看見那位好久不見的女同學非常奮力的推那位我叫不太出名字的男孩子和我說話,而你彷彿不關你的事自顧自的打球、抽煙、吃東西及冷笑,我壓抑想看你的衝動,只有順著動作看你一眼,我的眼神不敢稍作停留,就怕你看出我的心悸是來自於你。

回到家後我十分激動,我好怕你看出我的心悸是來自於你,我好怕她知道我是那麼喜歡你,我更怕那個完全不知道狀況的男孩子知道我利用他,沒多久我接到電話,是另一個男孩子打給我的電話,他邀我出去走走,我知道我不出去就沒你的消息,但是出去痛苦的是我,天人交戰的結果,我選擇出去、想當然爾你當然沒出現,失落感盈滿整個胸口,後來我再也不出去,那個女孩也回到美國完成她未完成的學業,就這樣我以為你就如同斷了線的風箏,沒了終影。

過了一段日子,我非常把握時間的談了兩段戀愛,結果當然是無疾而終,朋友們總問我會不會難過,我笑了笑說不會,善解人意的朋友居然抱著我說:「別逞強,我了解的,想哭就大聲哭出來。」

我的天啊!我真的不會難過,不就少個人在重要的日子送花,為什麼沒人相信我不會難過,難道我笑起來的樣子看起來像是心碎的樣子嗎?

還是那一句俗套的詞兒:「上天真是巧」,我國中一年級時期的一位女同學打電話給我東扯西扯的,原來還不是無聊的緊想喝咖啡聊是非,那陣子我恰巧悶的慌,而只是好奇生活沒交集、朋友沒關聯的我們,要如何聊出火花,沒想到她一看到我便驚訝的直稱我變得好多,還說要幫我介紹男朋友,當下另約時間見面敘舊,只能說我真的是一個很無聊的女孩子,因為我還真的出席了她介紹的聚會,一到現場我幾乎要昏倒在地,沒想到你居然和她坐在同一張桌子,只見你一臉似笑非笑望著我走向你,我真的想打人,我真的不知道她要介紹的人就是你,我很怕你會以為是我佈的局,雖然無可否認的我是真的喜歡你,但我就是不要讓你知道我喜歡你,我不要成為你生命中其他的笑柄。

那一夜我坐立難安,無法面對直盯著我瞧的你,真的害怕被你一眼看穿我的坐立不安,可惡的是你一直似笑非笑,我恨不得趕快結束這次會面,直到我的女同學意猶未盡的說:「你要不要送她回家?」在你還沒回答要或不要,我連忙緊張的說不用了,不為什麼只因為我無法面對和你獨處,在我臨走之際,你居然無視於其他人的眼光對我說了句:「妳知道嗎?妳身上的味道好熟悉!」

我當然知道你很熟悉,CK one根本滿街充斥,你身旁的鶯鶯燕燕說不定有一打使用,但是我居然可以鎮定的從你貼近的身驅離開然後慢慢的對你笑了笑就離去,誰知道當下我的心跳已接近兩百。我躲了幾天女同學的電話,當我鼓起勇氣接聽電話時,聽到女同學責怪我怎沒告訴她,和你早已認識,我不禁感到爾莞,因為她根本沒問,她說道因為他兄弟早已欽定我,所謂朋友妻不可戲,因此對我根本不敢有非份之想,我聽完只覺得這拒絕人的理由好爛,不喜歡就不喜歡那來那麼多藉口,還拖兄弟下水,他兄弟是誰我根本不認識,念頭到此才想起那個一起打過球、吃過消夜而且還拖累人的男孩子。
就這麼著,拖累人的男孩子不曉得從那來的消息知道我喜歡你,再也沒了他的消息,恭喜的是他後來追到一個很美的女孩子,那個女同學我躲了幾次也就不見蹤影,而你又像風箏斷了線,或許你這次漂到了南極。

回想高中剛畢業還未遇到你的那一段日子,我曾經陪著朋友去一個許願池許願,看著朋友閉著眼睛虔誠的投擲一枚硬幣進許願池,有種難以言述的複雜感覺由心中昇起,禁不起朋友一再慫恿,我也有樣學樣的投了一枚硬幣進許願池。你知道我許著什麼願嗎?我許我只想再見你一面!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聽到我的傾訴,還是誠意感動天,我真的見到你一面了,但上天對我也未免太言聽計從,因為每次真的都只有一面!

過了一年我在大街上遇到你,從眼角的餘光我知道你看到我,不知怎麼我竟然選擇快速離開,甚至我還躲在小巷口看著你彷彿在找人般的離去,同行的朋友不禁用疑問的口吻責問我:「小姐,那個不是妳喜歡很久的人嗎?他好像在找妳,妳幹嘛躲!搞不懂妳想什麼。」
我臉上沒有表情,我也不想解釋,我只知道一個念頭想躲,看著他左顧右盼的來回經過兩次後,我慢慢的走出來,上天居然適時的下起毛毛雨,我仰著頭望天,無語!

上了二專,認識的男孩子更多了,順應潮流的我參加聯誼,照同學們的說法:我屬於上等貨色,追我的應該是一把,但幾次聯誼下來,雖然有人欽點而且還是複數,但冠軍永遠不是我,不過我也不想反省,有人追有什麼用,追求者不是飛禽就是走獸,我永遠沒興趣,就算長的人模人樣,奇怪的我依然興趣缺缺。直到一次聯誼到了一個觀光區,我居然戲劇性的碰到你,詭異的你突然奔過來拉住我的手說: 看到我給其他的男孩子載你會心痛,我也笑笑的回你一句:看到你載其他的女孩子我一樣心碎,終於我看到從來沒看過的眼神,自你眼底。說完我頭也不回的走了,我真的不懂我!

悠悠幾年過去,我再沒你任何消息、也不曾見過你,常常望著街道發呆的我一直在想你究竟過得好不好,聽著Savage Garden時會想著你會和我一樣喜歡他們的truly madly deeply嗎?當我和男朋友在一起的時候,你是不是也和你女朋友在一塊兒!

這些年來我不停地不停地自省為何我沒有勇氣告訴你我愛你,而我選擇對自己殘忍的和你的生命劃清界線,不願意和你有關的人、事、物有任何直接或間接的接觸,不願意成為你生命中其他的笑柄,我沒法兒面對你!
我的朋友們已經沒有人記得我曾經愛過你!然而我卻可笑的記住你,是烙印!

這樣藍色的日子我過了好些年,這不算短的日子我並不好過,在結束一段不算短的戀情之後,我明白不能再選擇自暴自棄的和不愛的戀人走下去,沒有你參與的生命已經是命定的事實,我一直沒法兒和你相戀,但我終於明白不能用替身取代你,我為過去的錯誤想法付出慘痛的代價,一直害怕會因愛你而受創傷的我卻因不愛的男孩子遍體鱗傷,是諷刺!

終於,在自尊與愛你地平線之間,我選擇在夢中與你相遇,在秋天這個藍色浪漫的季節!

吾愛

藍色季節裡的跳舞於Dec 2000

【放文區1:http://tw.myblog.yahoo.com/umokate/
【放文區2: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bs
【放文區3:http://hi.baidu.com/katego/blog

台長: Kate Go
人氣(693)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無病呻吟 |
此分類下一篇:Kate手扎第28篇◎其他◎生命的酒
此分類上一篇:Kate手扎第26篇◎其他◎「永遠的情人」之觀後感

Katodus
不知何故, 靜心的看這個故事有了很大的觸動, 或許你不會相信, 我竟能從文字裡體味到你當時的感情甚至想法, 是因為同一天出生的關係嗎? 你不會是那種總是被誤解的人吧? 害怕被傷害嗎? 還是不敢爭取心底最渴望的物事? 你骨子裡是個膽小鬼呢, 你是個別人心中認定驕傲自負的人吧, Kate Go, 你現在過得幸福嗎?

Kate Go, 如果還來得及, 回去找他吧, 跟他真實的戀愛一回, 該開始就開始, 該結束就結束, 也許你會發現他沒有你想像得那麼好, 但必須徹底放下這個心魔, 你才會真正地感到幸福. (因為你是個在精神上專一長情的人.)

你這個人真是愈來愈有趣了!
2009-02-04 13:53:1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