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5-26 19:29:20 | 人氣(23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危險的漩渦 陳文茜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一八九五年,一百一十年前,東京盛裝歡慶戰勝中國。明治維新後剛剛建軍不久的小日本軍隊,居然一年內從海上到陸上節節打敗了全世界最大的帝國。十二月九日,東京舉行盛大慶典;至少四十萬人參加上野公園舉行的慶祝儀式。遊行隊伍長到難以估計,足足延續四英里。來自日本各地的代表,喜氣洋洋書寫各式旗幟,神父們都穿上了節日的裝束,欣喜若狂。日本人用竹竿在車上挑著紙糊或柳條編成的人頭,嘲笑被斬首的清國人;假頭兒搖搖晃晃,跟著車隊沿路駛過,引起圍觀民眾滿心哄笑。

那一刻,清國真的亡了,亡的很徹底;連小日本都打敗了大清帝國,中國真的亡了。大清沒有再翻身的餘地,只能茍延殘喘,直至十六年後,一場辛亥革命,了結滿清朝代。

但中國之辱,沒有結束。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毛澤東生平第一次出國。兩個月前,他才剛剛在天安門廣場前,宣告「中國人,站起來了」。如今他正坐在前往莫斯科的飛機上,像一個跑三點半的缺錢老闆,即將面臨開口借錢的難堪。他被安置於莫斯科西部幾哩外的邸宅,四面樺木包圍著,很安靜,但更寂寞。他足足等了幾個星期,蘇聯的朋友除了讓他觀看史達林的宣傳傳記影片外,誰也不理他。毛澤東在樺林裡踱方步,只能咒罵,什麼也不能做。

毛正等候史達林從八千六百公里外搭火車前來會面,他急需錢。窮苦飢餓邊緣的中國,亟需三億美元貸款;革命後的勝利是短暫的,革命後的困境,才是長遠無盡無邊的折磨。史達林猶豫了一段時間,他故意讓毛澤東空等,好考驗眼中這位「野蠻馬克斯主義」者的友誼;但最後實在因為中國太大、太重要了,史達林摒除疑慮,批准了這項貸款。

你們知道結果嗎?幾個月後韓戰爆發。毛澤東在史達林的請求下,出兵朝鮮;不只他的兒子後來死再戰廠,他屈辱求得三億貸款,竟然全用來回頭向蘇聯買武器,好挽救戰場上中國士兵的生命。毛澤東,終究白跑了一趟。

這是近代的中國之痛,他醞釀成今日中國民族主義底層的情緒。中國永遠需要口號,永遠需要偽裝強大,因為他的內心,太痛了。痛到不能回顧。將近一百年,多少革命,換不回中國人的尊嚴,多少英雄,找不回中國人的榮耀。圓明園的廢墟,還在那兒,中國人留著,提醒自己,隨時準備復仇。

與其他國家的歷史經驗不同,中國的民族主義並非存然只為了保護本身的政治經濟利益,他有太多歷史的回憶,仇恨沉澱其中。那些綿長的百年之恨,塑造了今日悲劇中站起來的帝國。它的繁榮歷史很短,目前的它只是一個心理脆弱的巨人,任何外界的波動,都足以讓巨人崩潰,淚流、恨更流。這是最可怕也最無法抗拒的民族主義;每個中國人,都要閱讀歷史,閱讀百年的屈辱,它不是美國市場或日本汽車可以收買的。這百年奇恥,不雪不成啊。

中國的崛起,帶給日本歐美各國的震動,可以想像。那是一種渴望和恐懼交急的感覺,中國是一個不安的社會,它神秘的力量,將往哪一個方向爆發,誰也不知道。

於是任何一樁歷史小事件,都足以改變中國和世界的結構關係。從這一點而言,小泉過度輕忽他參拜靖國神社帶來的影響,只會把中日關係帶到無淵無涯的歷史毀滅中。

聰明人都知道,某些往事,不能再提;特別是屈辱中國的歷史往事。誰提,誰掀起,誰就承擔那理性的缺口,如火山爆發,面對一切的災難。

但不是所有的國家,都有能力作聰明的抉擇。人總有太多盲點,尤其是管理眾人的政治,盲點最大也最無法避免。與中國恩怨糾結的舊日侵略者,法國人相對最聰明;若說火燒圓明園,中國人最該恨的應是法國。法國人先進攻皇家園林,並且不分青紅皂白的搶掠。按照「庚申英夷入寇大變略記」,每個房間都被洗劫一空,清國御用藝術品,有的被帶走,帶不走的就被砸毀。裝飾用的窗格、屏風、玉飾、瓷器……後來均以私下拍賣的方式,部隊裡自己私分了。許多如今蘇富比拍賣會上,數十億台幣的精美古董,當時都以純象徵性的價格歸士兵個人所有。皇家所用的上等絲綢,據當時法國士兵們的粗估,至少有七、八萬匹之多。法國人用它們做營帳、床鋪、被單等,剩下的就扔在地上,隨意踐踏;以致某些英法士兵們回憶還錯認圓明園的地板是以絲緞鋪成的。法國兵撤出圓明園的最後一天下午,拿著棍子到各個房間進其洩憤,它們試圖打碎剩下的每個東西--鏡子、面板、牆格,敲碎自以為是的大清。最後聯軍憲兵隊守著一座裝有驚人金塊和銀錠的寶庫,瓜分後,這個歷史上最美麗、面積五千二百餘畝、連綿二十萬里、共計一百五十餘處的歷史林園,就由英軍統帥下令燒了。「煙焰彌天,紅光半壁」,共燒了五天五夜。

如今,法國人小心翼翼地和中國相處。中國人留著圓明園,廢墟往事,它們恨的是西方;而西方的代表,竟成了美國。歷史很有趣,美國公使當時在晚清洋人公使裡,還是和清朝關係最好的。

因此我們談中國的前塵往事,歷史事件本身的史蹟,往往不是重點;中國人不是不知道,他們得往前看,過去的就讓他擱下,當成自己成就未來的激勵;但擱下回憶,本來不是件容易的事;它頂多是一項理性的妥協選擇。一但新仇又裹上了舊恨,那歷史的帳,就算不清了。

他人往往忽略了這一點,美日台如今都犯相同的問題。美國債務赤字那麼嚴重,布希除了逼人民幣升值外,自己全然不肯面對國內的經濟困境。一些對中國充滿敵意的半調子專家,稱「中國即將崩潰」。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流遵義計算中國的國債,就算全體從中央到地方都由國家承擔,赤字頂多四十﹪;而美國如今赤字比率已佔GDP七十﹪,日本一二○﹪,誰先崩潰?美國於一九八七年代,已面臨同等的赤字現象,經濟搞的一團糟,挾持經濟強國的優勢,美國發明了一套「平衡貿易逆差」的理論。美國公關公司代表大企業游說美國政府、國會、媒體、民眾們堅信,這是不平等貿易的結果。美國的自由市場,換來了日本、韓國、台灣的經濟繁榮;相對這些亞洲市場卻封閉保護;國際最政治性的經濟游說於焉展開,日本與台灣紛紛宣布幣值一夕間升值二五﹪;第一個開放的為電信市場,因為這背後整個游說過程的金主與主角正是手機業者Motorola,他成功地的一個打進東亞市場,並一度壟斷市場。

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回憶那一段過程,曾感慨美國人的強勢,「連台幣升值到多少價位,都由美國人指定。」當然,美國政府總公開說,「那個價格,是由自由市場決定的。」而美國,就是背後那隻看不見的手。

如今介入伊拉克戰爭的美國,經濟困境又,赤字再度出現,於是新的貿易戰爭又再重演。相同的版本,相同的經濟誘因,只是游說的金主換了,但是中國大陸不是台灣,他的內需市場無法承擔人民幣過度升值;它的歷史經驗,也使中國大陸不輕易向美國低頭。劉遵義等人因此建議以出口稅,只針對出口部門平衡貿易逆差,而非選擇不合理也不合法的人民幣升值。中國財政部上星期五宣布紡織品出口課稅,等於回應了美國,今日的中國不會輕易地再向西方低頭。

歷史經驗裡,中國領袖總學習和國際保持適當的距離,以免國際過度干預。赫魯雪夫時代,中國又缺錢了,毛澤東雖接受了二﹪低利率的五億元貸款,但十年後便提早償還這筆錢。毛告訴赫魯雪夫,他不想過度依賴或聽從他國,這樣會危及他的政權,強化先前早已存在的權利不對稱性。

吳儀取消和小泉會晤,等於警告日本,中日的舊帳沒算完,日本不要在傷口上灑鹽。胡錦濤必須這麼做,這是中國的歷史之痛,他沒有能力承擔。胡錦濤必須代表中國人表達憤怒,別無選擇。那是只有了解中國歷史的人,才能體會的深層之痛。再參拜靖國神社下去,復仇的中國就出現了。

沉痛的中國,蓄勢待發。世界都知道,它既是憤怒也是欣欣向榮的獅子;重新站在世界舞台的高處,等待擄獲它的獵物。誰將是下一個犧牲品?中國領袖正極力防止那深層的歷史之漩渦,痛一翻上來,就壓不回去了;但不知其他國家領導人,看到了這個危險的漩渦了沒?

台長: 大老鷹姐姐
人氣(23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