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類風濕性關節炎會... BMW X5限量首賣最新!外資連續5日買超股 別侮辱珍珠!內政部小編...
2005-04-20 08:50:02 | 人氣(21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黃光彩案 漏洞知多少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2005.04.20  中國時報
張芳全/台北師範學院國教系助理教授

據悉,教育部擬在二十日前決定黃光彩案。為了黃案,教育部與台師大遴選委員會共召開五次會議,結果卻仍「無法認定資格」,可見爭議性大。此過程背後,實可看出幾個令人省思的行政程序問題。

首先,教育部學審會日前聘請八位專家學者對黃案進行討論,會後傳聞要讓黃案「勉強就地合法」。此將產生的問題是:教育部聘請八位專家學者認定黃光彩校長資格,是否就代表教育部只要請幾位專家學者就可取代教育人員任用條例第十條第一款規定,即「具博士學位,曾任教授或相當於教授之學術研究工作,並擔任教育行政職務合計四年以上,成績優良者」規定。實際上,立法院三讀通過的法案,並非教育部單一機關就可解決,也非如教育部所管轄或內部機關的行政命令或準則就足夠。因此,在行政程序上,教育部說不過去。


民主國家關於行政命令解釋,是依公告爭議問題、輿論反應、邀請專家學者座談,其後行政機關作成初步決定,最後再由行政機關最高決策會議認定資格,才算合法程序,也符合行政法行政機關不能逾越立法機關的立法「比例原則」。而本案涉及「法」認定就更為繁瑣,程序正義、公正客觀、合理透明更是必備條件。易言之,對教育法的解釋必須經由較高層級的行政法院通盤解釋,即依行政程序法進行:公告、輿情反應、甚至辯論或召開公聽會,最後才由中立客觀的法案解釋機構統籌釋義。如此釋法才足以讓社會信服,否則教育部球員兼裁判,同時又沒有真正接受行政程序檢驗,有瓜田李下之嫌,更無法釐清事實真相。

其次,遴選校長的資格認定該由台師大遴選委員會或教育部的遴選委員會為之呢?

杜部長認為「資格認定本來要由學校遴選委員會執行。在學校就已經完成資格認定。照正常情況,資格認定在教育部遴選委員會已不是重要的事情」。這說法有問題。因為台師大對黃的資格認定可能有問題或疏忽,但事後,主管機關可對台師大遴委會進行懲處,但,教育部審查也應嚴格把關。畢竟遴選校長程序一體,並非分開而獨立。這就好像在行政機關中,承辦科員簽辦公文到科長、專門委員、司長、乃至次長與部長,對該項公文都有連帶責任,每個環節都應依一定規矩進行必要的調整、修改與監督,否則「長官」、「上級」又有何意義?

如果部次長沒督導,豈不造成「科員政治」,所以教育部是責無旁貸。但從杜部長對此案的言論,可看出其心態暴露出時下公務人員簽辦公文的「如擬哲學」。所以事件發生後,部長就請下級單位負責,這不完全合理。所以,黃光彩的遴選資格認定,雙方都有責任,若單歸咎一方,對台師大並不公平。

另外,對黃案的資格認定會議中,傳聞曾試著要由遴選委員會以「投票」來定奪,這更傷害遴選體制、遴選的真正意義與行政程序的正當性。如果是「資格認定有問題」就應回歸到如何認定上?並應讓黃光彩先生提供更多資料來證明是否符合資格?而不是「資格已有問題」再以假民主的「多數決」認定黃光彩「沒問題」。

最後,黃光彩的律師指出「如依據黃的『資格』在外國根本不成問題」,這說法不也就認定黃的資格在台灣的體制可能有問題嗎?須知,黃光彩是在遴選台灣師大校長,而不是美國師大校長或新加坡師大校長,所以如果要以教育部所指出的「華生條款」來解套,這更可能有問題。

總之,台師大並非攘外、拒外、恐外、懼外人領導學校,而是資格認定問題。教育部應回歸行政程序的正當性來處理,也就是如依法解釋,當應請專業客觀、與法有關單位來釋義較適當。如果要放寬對大學校長遴選資格與條件,應從修改教育人員任用條例的行政程序進行,而非就地合法。
=========================================================================
【2005/04/20 聯合報社論】

大學校長應維護個人聲譽並顧全學界風氣
台灣師範大學校長黃光彩的資格認定問題,爭議延宕八個多月,遴選委員會無法定奪,鬧到陳情師生在教育部前跪地抗議的地步。黃光彩本人則受到立委怒斥「沒資格作大學校長」的侮辱。

事件發展至此,已非單純的黃校長法定資格或教育部行政裁量的問題。在此之外,更有大學校長的領導風範和人格尊嚴的問題。如今的鬧劇,已使黃光彩本人和「挺他到底」的教育部長杜正勝的領導威嚴受到嚴重傷害;累積數月以來造成的爭議紀錄和惡質風氣擴散,更在學界和教育界烙下難以復原的印痕。此情此景之下,黃校長實須拿出決斷力,即使自認委屈和犧牲,也應辭職以結束此一風波,才能展現維護個人聲譽及顧全學界風氣的器度。

黃校長的資格認定爭議,經過繁複過程仍未能釐清,凸顯當前大學校長遴選辦法的缺失。其中有關候選人的資格要求,兩階段遴選委員會的責任擔當,以及教育部長本人的角色和權限等等,都受到外界議論。亡羊補牢,這應是認真反省、記取教訓、修改大學校長遴選辦法的時候了。

但現行規定縱有疏漏,對於任命大學校長這麼嚴肅的一個任務,總不能允許出現就地合法、甚至事後量身修法並溯及既往的現象。在各界議論聲中,台師大和教育部的遴選委員會未毅然釐清爭議,反而採取了迴避責任的作法,把球踢還到「建請教部本於權責依法處理」的原點。而當初有悖常情、堅持任命黃光彩以致鬧出此一偌大風波的教育部長杜正勝,亦未表現認錯補過、解決問題的誠意,反而採取更加擴大風波的作法,例如由匿名的「學者專家」認定產業界的服務年資可「相當於教育的學術研究工作」,以助黃光彩的資格爭議解套。如此節外生枝,非但程序上於法理不合,文飾的手法和心態更添外界物議。如今鬧出師大的老教授在教育部前跪地抗議的場面,是何等難堪!

黃光彩欲全身而退,已難之又難;想在師大擔當一個適任的、受尊敬的領導者,更是絕無可能之事。如果此時辭職,也只是勉力澄清個人不戀棧心意的最後一個下台階而已。

這次事件,原不該由黃校長一人承擔所有過咎,輿論也始終未放鬆對兩階段遴選委員會的鄉愿作為的指責。但問題的源頭在教育部,鬧出這樣的紕漏,不往解決問題的正路去走,卻一次又一次地曲法繞路,好像認為只要敢「拗」,即有就地合法的機會。結果風波越演越烈,如今演成物議譁然的政治事件,冒出林林總總的政治團體和政治人物「插花」,各自根據意識形態而從旁搖旗吶喊,儼然打算將此事依政治角力結果而定高下。台灣社會「只問立場,不問是非」的現象,令小老百姓亦覺可悲;而學界人物本應是社會的良心,應具有超軼俗流的胸襟和視野,竟也自甘陷於如此泥沼,受政治力踐踏,也踐踏了自己的尊嚴。這是何等羞恥而令人難以思議之事!

黃校長如今處於八方責難之中,情勢惡劣,實由於未能自知進退、明確決斷所致;現在唯賴少數特定政治立場者表態支援,於其專業形象更是有害無益。相當程度上,黃校長的處境,難道不也正是杜部長處境的縮影?本來應由學術專業和知識分子角色所體現出的領導威嚴,一步步崩毀在個人頑強的意識形態運作和尋求政治依靠的心態中。一件本應循理斷出是非的爭議,難道打算倚恃「政治正確度」而找到出路?此一爭議過程中的種種奇異發展,連旁觀的市井小民也會強烈感受其間的不正當之處,更何況當事人仍背負著作為教育領袖的社會期望。

教育部若繼續硬拗,只會更加陷黃光彩於不義;而黃光彩若不知進退,也將使他縱然勉強擔任師大校長的工作變得更為難堪。知識分子應維護個人聲譽及學界風氣,杜部長與黃校長皆有責焉。
========================================================================

黃光彩校長資格 豈能開會決定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資工系教授(新竹市)【2005/04/20 聯合報】


教育部處理台師大黃光彩校長的資格問題,實在使我們困惑之至。

要做大學校長,首先要有一些資格上的認定,他必須擔任「教育行政職務」四年以上,這個資格,明白地載於「教育人員任用條例」之中,這種認定,屬於客觀的判定。除了這種資歷的認定以外,校長必須通過遴選委員會的推薦,遴選委員會主要由教授組成,他們的任務是看看候選人有沒有領導能力,學術地位夠不夠高等等,這種判定,屬於主觀判定。試想誰能決定某人的學術地位夠不夠高,當然只有教授才能決定。

這次,黃校長的問題出於他的經歷有沒有符合教育人員任用條例的規定,這種認定,是非常死板的,屬於客觀事實的判定,絕對應該由人事室來做,人事室有很多專家,他們最有能力做決定。沒有想到,教育部將這項工作先交給了八位學者,作成了對黃校長有利的判決,然後又請教育部有關黃校長的遴選委員會來決定,還好後者認為他們無法決定,而要請教育部「本於權責儘速依法處理」。

我們對於客觀事實的判定,都不會請人開會決定的,如果有某位副教授要想升教授,他仍需夠年資,年資究竟夠不夠,一定由大學的人事室來決定,年資夠了以後,要審查的是這位副教授的學術成就,這就由教授們來作主觀判定了。

除此以外,學生如想讀研究所,他一定要有基本的學歷,學歷認定,一概由教務處來做。我們從未看到一位副教授的年資,由教授們開會決定,也從未看到過一位學生的學歷,由教授們決定。

教育部的做法,實在令我們困惑,以後是不是任何客觀事實,都不由主管單位決定,而由一批學者開會決定?將來某醫院要用一位醫師,但他沒有我國的醫師執照,難道我們能找一批學者開會來決定?

校長遴選委員會應該全心全意地注意校長候選人的能力,而非他的資格認定。經歷和學歷都沒有什麼好討論的,以大學校長資格來講,教育部人事室絕對內行,他們處理過幾百個類似的案子,一定可以白紙黑字地作一明確判定,教育部卻將這個客觀認定的工作,交給了由大學校長所組成的遴選委員會作決定,也難怪他們請教育部「本於權責儘速依法處理」了。

教育部的做法,是會有深遠影響的,如果將來一切的客觀判定,都可以用一個委員會來決定,情形將不堪設想。整個問題之所在,並不是在於現任台師大校長是否是好校長的問題,而在於教育部是否要遵守國家法律。教育人員任用條例行之多年,上百位大學校長的產生,都遵守了這個法令,如果今後這個法律上所規定的資格,是可以由專家學者決定的,這個法律就名存而實亡矣。希望教育部審慎地處理這個案件。




台長: 大老鷹姐姐
人氣(21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