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2-03 19:32:06 | 人氣(12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當政客們越來越傲慢並遠離民主的本質的時候…楊儒門給社會的省思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文:周天瑞 新新聞926期

社會一旦有了不平,而無人伸張正義,就會出現義俠,以替天行道的姿態,對抗公權、衝激官府,這是過去封建社會常見的現象。

  這也即是封建社會紛紛走向民主社會的原因。民主社會之中,各種力量各自扮演角色並相互監督制衡,社會的不平與民生的疾苦,可以透過這樣的社會機制獲得舒解,民間義俠的角色可以化身為被迫認真做事的政府及必須發揮功能的民意代表,分別表現以民為本與為民喉舌的素樸精神,取代戲劇性的替天行道,乃造就一個無須英雄卻能合理發展的正常社會。

  我們早已自詡為民主社會,但「白米炸彈客」楊儒門的出現,使我們這樣的自我標榜,紮紮實實地痛挨了一記耳光!

  楊儒門這位二十六歲的雞販,一個處身於社會底層的年輕人,他既不向政府也不向民代投訴,卻自製炸彈,用白米與簡單明瞭的文字,放置在眾人顯而易見之處,告訴大家稻米進口傷及農民利益,提醒政府採取適當對策。由於他一直看不到這件事受到了政府或民代的重視,因此他不斷放置,整整一年內,他在十七個地點放了十七個「白米炸彈」!

  這個行為嚇得人半死,造成社會不安,誠然不足為訓,也當然觸法。但我連一點指責他的念頭都沒有;即使他被判刑,我都不視他為有罪。因為更該受指責的不是他,更該被宣告有罪的也不是他!

  從他連續放了十七次訴求明顯的炸彈,甚至在案情大白之後,都看不出政客們對這個問題的檢討、反省,就可以知道,他不採取正常途徑投訴有多麼正大光明的理由!因為在我們這個號稱民主的社會,政客們為他們自己的利益忙翻了天,根本沒那個閒工夫去管人民的利益。

  在案情持續發生的那一年當中,基於我們這個已經撕裂而扭曲了的政治環境,執政黨祇要聽到炸彈案就極可能直覺那必是在野黨或其同路人搞的鬼,什麼稻米進口傷農的問題不過是個煙幕,它不會當作民生大事看待,一心希望快快偵破之後,可以暴露不法人士破壞社會治安的陰謀。

  等到全案偵破,發現犯案人顯然並沒有原先假設的政治背景,它還是不會回應,這時候它認為,主事者是犯人,犯人講的話不必理。他們忘了,這是有意見訴求的一種行為,法律處置是一回事,不以人廢言,是另一回事。法院固該做司法考慮,行政還是該有行政交代,立法委員更理當反映民意。但,對不起,我們的國家就是選舉多,選舉比什麼都大,為了選舉,諸事可以擱置,行政、立法都在放大假。這種種思維、體制與作為,難道沒有罪?

  小民楊儒門有什麼辦法可以力抗如今的這個民主怪獸!他為了發不平之鳴,選擇了一個實際上不致、也事實上沒有發生社會傷害的炸彈放置法,並與他樂於助人的習性一貫呈現,我寧可欣賞他用心細密、考量周延之處。若說他不幸用了觸法的辦法以致犯罪而有罪,這無非是一種太過簡單的說法,乃見樹不見林,乃明察秋毫而不見輿薪。

  當一個社會出現了這樣的案例之後,它必然不會是一個人的心情,它極可能是整個社會的「一種心情」。農民們因楊儒門的行為而「爽」,鄉親們視他為好人而發起樂捐為他打官司……,可為明證。若政客們仍不知檢點,政治體質仍不能調整,則「類楊儒門」的事件必定層出不窮,台灣社會必將重回民間英雄迭起的浪漫時代。

  當政客們越來越傲慢並遠離民主的本質的時候,一切相應而來的現象都是極自然而合理的。沒有人可以勒令什麼事不發生,法律無法真正解決政治問題,更無法壓抑人民的聲音。過去如此,未來也仍然如此。

台長: 大老鷹姐姐
人氣(12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