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9-17 05:23:16 | 人氣(8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誰主張砸破那一只泛藍馬克杯? 【2004/09/10 聯合報社論 】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十一年前第一個從國民黨分裂出去的新黨,如今又第一個表態將回到國民黨。黨主席郁慕明宣示,新黨的八名立委參選人,將以國民黨的名義登記參加年底大選。雖不能說兩黨就此合併,但這無疑是一個影響重大的政治動作。

泛藍如今的情勢有如一只裂痕畢現的馬克杯。面對年底選舉,泛藍政黨國、親、新必須決定究竟要維護一只完整的馬克杯;或乾脆打破杯子,相互爭搶破碎的瓷片。
新黨現在的作法,應是希望維持一只完整的馬克杯。就當前憲政情勢言,這樣的思維應是正確的。因為,現今的憲政危機並非僅為泛藍是否分裂的問題,而是整個憲政制衡體制已有瀕臨解構的風險。因此,泛藍政治領袖的最高責任,應在整合反對陣營,而不是以爭搶破碎的瓷片為能事。反過來說,此時倘若有人還想在如此嚴峻的憲政危機中攫取私利,將不僅是泛藍的罪人,更是國家憲政的罪人。

畢竟,杯子不破,才能盛水;杯子一旦破了,即使能搶到最大一片破瓷,亦無意義。

然而,有些泛藍政治領袖或立法委員候選人,似乎認定自己可以獨佔某些特定的破碎瓷片,因而想方設法攔阻泛藍整合。所謂「選後再說」,不啻就是不惜砸碎瓷杯,只要自己能搶到一塊破瓷就好的意思!

這樣的思維,對於多數泛藍民眾來說,其實有如在所羅門王御前主張切分嬰兒的假母親。

基於三大理由,泛藍領袖負有整合泛藍民眾的責任。一、泛藍分裂,立委選舉必敗,憲政制衡機制亦趨解構;基於憲政正義,所以一定要整合。二、多數泛藍民眾主張整合;基於回應民意,所以應當整合。三、泛藍政治領袖個人的歷史地位,連宋王馬郁,恐怕無一人能抱著「一塊碎瓷」或「一塊嬰屍」來建立自己的歷史地位!基於歷史責任,也必須整合。也就是說,在個人歷史地位、泛藍民意,及國家憲政正義的三個同心圓中,整合是共同的圓心。

國、親、新三黨,當初一分為三,有其民意潮流;也就是說,倘若當時民意不肯分,少數政治人物恐怕也分不了。然而,如今情勢丕變,多數民意顯然主張整合,但倘若政治人物竟然偏偏不讓他們合,這就要看政治人物的私念與多數民意究竟誰能左右大局。

泛藍民眾的疏離感日趨凝重,主要的原因就是政客的自私自利令他們極度失望。例如,國、親、新三黨談合併,主要應以增強革新進取的實力為著眼,但有人則以黨名之爭作為阻攔合併的煙幕。黨名固然可以斟酌,但難道取消國民黨的黨名,比重建憲政制衡更為重要?或者,難道維持國民黨的黨名,即不能革新進取?又如,一方面稱,合併可以不談任何條件;另一方面卻又一一列舉對方過去的「跳票」紀錄。這類的訴求,究竟是在回應泛藍民眾整合合併的期許?或只是為分割選票、向泛藍民眾喊冤撒嬌罷了!

其實,自二○○○年三月十八日陳水扁當選總統那一天起,每一天皆曾是泛藍整合的時機。倘若當時即合併,以單一的泛藍政黨為立法院之過半數黨,則今日的政局當非如此。退一步說,倘若在二○○四總統大選以前合併,則選舉的論述及憧憬,也可能有較明確的訴求。如今,面對年底立委選舉,分則必敗,合則也許尚可背水一戰,當然又是泛藍整合的時機。然而,自始至終,泛藍多數民意皆傾向整合合併,唯見少數政治人物不願割捨分裂所形成的短利、近利與私利。他們似乎寧願砸碎杯子,而以搶據一兩片碎瓷為得計。對於泛藍民眾說,這不但是匪夷所思,更可謂是居心叵測。

憲政制衡力量必須整合,這是當前最高的憲政正義。就泛藍領袖的歷史任務言,更是一切莫如促成泛藍整合重要。也許要等到在泛藍選民中發出「誰要搞分裂,我就不選誰」的呼聲,才能使泛藍的整合出現契機。

畢竟,這不僅是泛藍整合的問題,更是國家憲政制衡機制已面臨了生死存亡的問題!

台長: 大老鷹姐姐
人氣(8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