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敏體質易長汗皰疹 忌... BMW X5限量首賣吃素選擇少?高質感蔬食店 瓜地馬拉總統大選登場 ...
2010-01-25 17:41:17 | 人氣(1,929)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張大春對談朱天心《初夏荷花時期的愛情》(三)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張:…「像冰塊化了的溫吞好酒,或者隔夜的冷茶」,妳用了好多個比喻,在中間不斷的描述這一對夫妻彼此的淡陌,甚至還有一點兒憎恨哦,呃這個夫妻之間婚姻內部,它應該還有一個妳慣常會揭露的一種更大範圍的情感的比喻或象徵,妳有試著把妳自己的作品往大處看?

 

朱:嗯,並沒有這麼意識到。我都覺得說,只要能夠還算誠實、還算敢曝露那個殘酷跟醜態的、逼近這個年紀狀況的話,我就會覺得對自己來講的話已經是…是功德一件。

 

張:是。因為妳裡面有更多的是,我認為會…因為在小說裡面大概每一個作者都希望能夠創造幾個經典場面,讓讀者在人生之中永難忘懷,甚至天天想起哦(笑)。包括比如說一個人躲在角落裡摳腳皮哦,這個妳不斷地使用,摳那個腳皮的猥瑣、以及它反愛情的這種…這種強烈的這個印象感,那就…那就看起來就已經非常活脫脫地呈現了,這個婚姻生活、或者說婚姻內在,在時間的浸染之下它變得無趣或無味。呃,但是這裡面好像,我總覺得還有…還有意指哦,至少我的感受,我覺得這裡面牽涉到人對自己身體的一個無限的回歸,而且只擁有自己身體最狹窄的小的角落,它的根本已經不是熱情或者是性慾,可是它就會變成一個極其專注而無聊的悲哀了。有什麼能比佟振保洗腳的時候發現(笑),他明天還會變成一個好人,對不、這是張愛玲的。那我總覺得妳這…妳的這個摳腳皮是跟佟振保是有,有遠遠的聯繫的。

 

朱:嗯。我覺得當然很多我也必須說,一定是根源於,就是你會觀察身邊所有的人,你當然自己就是一個最好的…或是你身邊的家裡的那隻公獅子,就是最好的一個觀察也最誠實的一個對象嘛。那其實我在想說,包括我在寫這個的時候,有一個很大一個動力就是,嗯我記得唐諾跟我講就是說,他面對到快五十的時候,他會好高興,他覺得那種對性的一種…呃這個透露他的私生活…會終於可以離開它了,就是我在書裡頭寫的那種「神奇之獸」,所謂身體裡的神經。因為他後來會覺得好自由,覺得看待整個世界一下又,即便你每一刻其實十幾二十年來都是,從出生到現在都是每一刻都是那麼認真在看,可是突然好像是耳聰目明,再也不同。呃…

 

張:就是擺脫了性慾的束縛(朱:對。你會覺得…)變得耳聰目明,但是還是會抽煙,是吧?

 

朱:(笑)你說得好奇怪,對。所以我覺得那種自由的感覺對我來講,我一點感覺不到,所以會非常非常好奇。包括就是我們好比對年輕時候的回憶,我是會…因為那時候有很好的朋友,然後有很好的、很開心,所以我對過往是非常非常的願意回憶的;那唐諾是完全不回頭的,因為他覺得那是在他一個很失控的年紀狀態,他只要一想他說了很多誇張的話、說了很多他不懂而說的這麼大聲的話(張:嗯。)他就會…就是真的是滿頭冷汗這樣。所以我覺得好像,我不曉得這是性別還是只是作為兩個個體的一個差異,我不知道,可是我…這會對我來講是一個很大的一個探索之謎。

 

張:所以我有個感受我也不斷地想要重新提,我總覺得這還是一部未曾完成的書。如果要讓妳把這本書再…多一些想像吧,妳會從哪一些角度再給這本書更多的思考,或者更多的篇幅,甚至實際把它寫出來?

 

朱:嗯,那我覺得可能是要在我自己真實的人生再「○來」過一些…

 

張:(大笑)

 

朱:(笑)不同的時候,也許我在想十年以後,再回來…真正的老年再回來看的時候,再來看的時候、再來寫的時候,又會有很不同的光景罷。

 

張:「初夏荷花」的象徵性,我覺得妳可以在沒有看這本書之前的聽眾,給我們一些提醒?

 

朱:嗯,一些提醒?

 

張:為什麼是初夏、為什麼是荷花,還有,這個時期妳覺得有多長?

 

朱:嗯。其實我用這個書名的典是偷胡蘭成的哦,因為他在追求一個…一個,他們當時候大概都是在四十歲左右吧,他追求一個女生,女生在那個年紀覺得很不好意思,我們這個年紀怎麼還來談愛情,那他就說,我記得他的意思就是,春天的荷花李…呃李花、桃花都開過了,就是夏天有夏天的不同的花事。那,我大概是用他這樣子的一個典吧,我想,他還真的是很厲害,可以把那樣一個中年的場景,可以瞬間用文字提煉到如此看了令人嚮往、如此神清氣爽而且是,掉入到一個…

 

張:不會太庸俗,是吧?

 

朱:不會太庸俗、不會是肉體衰敗的。

 

張:是。那這本書還提醒了我們一點,或至少對我來說,那就是在你……永遠你沒有辦法猜測的角落裡面,會有一種藉由性作為譬喻的欲望,或者是熱情,而這些東西如果失去了,很可能我們對所有其他人事之間的宏願、大願或悲願,也都是虛假而空無的。呃,妳對於年輕的人讀這本書,會不會有一些期待,或者會不會有一些猜測?至少我認為,如果我在十八歲以前,又基於是我對作者的是喜愛,那麼我看了這本書以後,我會嚇得一身冷汗,會認為這是我全…這一輩子最、看過最恐怖的一部小說。(笑)

 

朱:(笑)真的。嗯,我還以為會,若干程度的得到撫慰,就是說,沒關係,放心,就大膽地往前走吧,到了五六十歲還有五六十歲的…的…

 

張:的太恐怖了!(笑)

 

朱:(笑)嗯。

 

張:來,妳認為年輕的人們,可以有什麼方式去理解?難道真的就是大膽地去看,從肉體到欲望的衰敗嗎?

 

朱:其實,我還是會很希望他們可以有一個新的眼光、不同的眼光,看待他們的上一代吧。因為我記得兩千多年前的一個阿拉伯一個作家還什麼,記不得他名字,他就講過說,其實他們同代的人遠遠要…之間的關係要遠過上一…上下代的。兩千年前就這麼說,我覺得我們這個時代只會更嚴重,就是那個上下代的斷裂,所以要是能夠,十幾歲的小孩看了這個書,覺得嗯這個父母其實可能也年輕過的時候,也許會有一個不一樣的一個相處關係吧。

 

張:是。十年磨一劍,鄭重向您推薦,朱天心《初夏荷花時期的愛情》,印刻出版,不能錯過。

 

 

台長: Maple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