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敏體質易長汗皰疹 忌... 溫暖平和的東京都小島們香港反送中遊行全球關注 桃猿有4洋將 洪一中:...
2006-09-29 00:56:38 | 人氣(344)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死刑--殺生為護生?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前陣子,在國際公法課堂上談論到罪犯引渡的問題。在講到引渡的「最高罪刑原則」所衍生的問題時,教授以中共為例來說明。

中共與臺灣至今仍是比率上每年處決人口數最多的國家,不用說中共的最高刑責自然是死刑,而且判死刑絕不手軟;然而在歐洲大部分國家,其實都已正式廢除死刑,或僅列死刑為刑責一條但實際上並不動用。這便是中共一直以來不願意與西方國家簽署引渡條約的原因。一旦簽約,人犯可能就必須應請求國而引渡至一個沒有死刑的國家;而若要將本國人民引渡回國,也可能遭施壓不能判處死刑,這對中共來說,當然十分不樂見。

有趣的是,正如我所料,教授對死刑的想法與「一般人」沒有二樣,也和我媽一樣,提及:「講真的,對這些惡行重大的人,伸頭一刀才是最好的解脫,無期徒刑是長期折磨,反正一刀下去,二十年後又是條好漢嘛!」
她將死刑和「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的觀點相聯結,對我而言像是看見了一個解答:難怪中共臺灣同樣如此堅持死刑,這麼輕易可以判處死刑。
沒錯,就因為「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在台灣,不管是民間信仰,佛教道教徒,都一律相信輪迴,甚至平時不見得有宗教色彩的人,其實也接受「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的說法,文化記憶深處至少對輪迴因果觀是不具排斥性的,固然不見得全盤相信,但似乎更難以全盤否定。

我真正意識到輪迴觀在東方人意識型態中的根深柢固,是在「比較文化」的情境下。

某回,在英語機構的授課中,來自澳洲頗帶白人沙文主義的老師David不斷說著天啊你們相信這種鬼話(bullshit)嗎!?輪迴!?他不可置信的表情,亦令我同樣驚異:啊,原來真有人從來不信、絕對不信輪迴的任何概念啊?發了一陣瘋的他,認真地以清澈的綠眼睛直視我,問我:「你相信嗎?」

他似乎在期待一個唯一能滿足他的答案,可是我回望他的綠眼,定定的說:「是的。」

然後他像是崩潰了,大喊著「拜託~!」(Come on~~!)然而整間教室裡圍坐著的人,就是沒有一個人敢安慰他:「好啦,其實我不信。」靜默數秒後,他似乎知道他真不可能得到他想要的答案,大力地說:「算了!反正我不信!Bullshit、BULLSHIT!」

似乎有人反問他,「那你認為人死後了怎麼樣?」他堅決地回答,人死了就什麼都沒啦(nothing),沒什麼好置疑的。似乎亦有人拿西藏活佛轉世的傳統來逼問他,真的一丁點兒都不相信?我想是的,雖然他似乎感受到一種群眾壓力而不敢再直呼bullshit。然而當他問第一句「你們真的相信輪迴」時候,臉上的表情和口吻,就已經標誌了他最後的答案。

這對我來說,算是個不大不小的文化衝擊。我並不是對佛教與基督教的基本教義之相左沒有絲毫概念,尤其有一個說法很好地展示了這個差異:西方的葬禮哀淒但不悲痛,因為他們相信死去的善的靈魂都會進入天堂,等待著家人將來與其相會,他們只是在人間別離,卻不難在天堂重聚;相對的,東方的葬禮涕泗縱橫,因為靈魂一離肉體,就投入輪迴,下一世不知在天之何方,即使能再相遇,也不再是同一個人了。

但是,我只是沒想到--幼稚地沒想到,他們之不信輪迴,當然堅決不下於我們平日總難丟棄地一清二楚的因果輪迴觀--「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這句話可以散見通俗小說話本戲劇,至今仍不令我們覺得突兀,就是我們對輪迴觀難以拋棄的最佳例證。

就西方基督教觀點來說,每條靈魂都是獨一無二,死了就歸於天堂地獄,終結了一切可能。但是在輪迴的東方哲學裡,生命是永恆的,死亡並不意味著生命的終止,只是一世的輪替。所以我們常覺得,壞人既已壞了,就不要再讓他多作孽,反正此世是難以矯回,不如伸頭一刀,等待來世或有善因善果,反而可以造就一條「好漢」。

所以我們可以很輕易地接受佛劍分說那句「斬業非斬人」的捨身之語,護生之嘆。

原來如此。當事情扯上文化深層意涵的時候,往往就不是輕易可以解決。我想中共和臺灣,在可預見的世紀中,大概都不可能廢除死刑的。即使一向很愛學西方,很愛學美國。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顯示文章地圖
台長: Maple
人氣(344)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 個人分類: 雜雜亂評 |
此分類下一篇:是芥末日
此分類上一篇:下一代需要的史觀?--我看新版歷史課本

Y
寫得真好:) 很特別的觀點~~
2010-08-07 07:34:11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