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1-07 19:53:59 | 人氣(26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恭迎鎖祖媽出巡之媽祖不在場篇。PART I。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照片:士弘拍的,將軍賜的厚厚黑棉手套。

初稿日期:940106~940107

2005年元旦和翌日,傳奇完美,恍如夢境。

一台墨綠Peugeot小車,停在台北車站北側,裡面有一個靦腆的黑色頎長身影。這個身影有一個對我來說很巧合的、初戀情人的新舊名字。

之前的電話聯絡中,他的聲音拘謹有禮卻藏不住溫柔;無論我如何狂笑如何瞎扯,他依舊認真維持談話重點。小心翼翼同時表現在:眼看天候不穩,設想也許有人萌生退意,因此給予退出機會(當然我假設想退出的不是他自己:Q)。

這個黃金組合中,已經有了兩個小心翼翼有禮至極的男生,當然需要像我這樣的豪放縱情霸道任性番女來均衡一下,不然,一直在那邊打恭作揖,這戲要怎麼唱下去?(每個人都要幫自己找到價值,see?;>)

從車子行進的方式,可以窺見一個人潛藏的個性;就像我打電動和開車的時候,最容易罵髒話(雖然平常也沒困難到哪裡去)。小耳朵姊姊坐在後座,比平常安靜,不知是不是暈車了。

走進九份老街,我與小耳朵開始在童玩店穿梭閒晃,愛小斯先生則認真地研究起店門口貼的醜醜的觀光地圖,再加上後來在深坑老街直奔旅客服務中心拿資料,可以看出是個值得信賴的自旅高手,與呆呆茫然觀光客如我,有著天壤之別。

大概是吃芋圓的時候,因為十指冷血更勝小耳朵,獲得愛少俠厚厚黑棉大手套一雙,開始了我不能搶付錢、不能幫忙提東西也不能猜拳的理直氣壯千金女生涯。

雖貴為千金女,偶爾還是要練習一下殺價的。我們相中了信義鄉農會出的包裝精巧命名可愛的梅酒小米酒禮盒,打算買來送鎖。小小一瓶要價兩百多塊錢,焉能不殺來練習練習?!誰想竟然遇上一個鷹派小氣老闆娘,連試喝都像恩賜、一毛都不給殺也就罷了,還欺負我數學不好,給了我一個根本是原價的優待價。-_- 這個時候,愛公子看不下去了,原價買下三瓶「忘記回家」,多要了一本產品簡介就作罷。唉,真是無語問蒼天啊,我和朵。

走下悲情城市場景街,阿妹的店附近,有一家別緻的小舖,外面擺著西班牙出品的木頭小玩意兒:押舌板似的書籤、鑰匙圈、鉛筆,還有聽說是日本幸運象徵的貓頭鷹系列玩物;裡面則掛著鮮豔的漆畫,有畫壇性感大師克林姆的「吻」以及明明就是lesbian的曖昧「母愛」。

女店老闆個性俏皮,年約40餘卻有著少女的聲音,養著一隻盲眼花貓。感覺上是個跑遍世界、曾經滄海的自在女子。

「猜拳打折!贏我一次九折,兩次八折,三次七折。」看著她不斷氣地細聲微笑叫賣,所有顧客眼睛都亮了起來。購買慾驚人的小耳朵姊姊相當爭氣地贏得八折的「吻」。愛保鑣極其自然地將那幅畫小心地納入他手上那串戰利品的行列。

穿過一撮一撮的日本人跟香港人,我們跨進泛著紅光、漾著古意的八番坑客棧,叫了三壺茶,安靜而悠閒地輕聊起來。身強體健的愛少俠,不信外面海風的能耐,強強要打開玻璃門,試試坐在陽台的滋味。只一縫,便被刺骨寒風逼得縮了回來,也是一個愛耍寶愛探險的人。

聊著研討會式旅行,聊著老大老么和老二,聊著與誰和誰的相識過程,聊著我的柯南僻。不時的縱聲高笑,引來靜寂茶室中隔壁桌兩日本青年的眼神關注。休息過後,睡著之前,盡責的愛導遊帶領呆呆觀光客動身前往金瓜石。幸好走錯路,沒時間,讓怕冷的龜縮貝得逞,直驅基隆廟口。隨著熟稔的進程,此時車上歌聲相和,熱鬧而輕鬆。

終於度過塞車停好車子,一行三人興奮地衝向麥當勞,在對街便看到鎖、士弘、JC和Freedom四人匆匆不知趕往何方(原來是誤會成約在文化中心)。我急得邊揮手邊大喊,好不容易敏銳的鎖看向這邊,我緊張得快站不穩了,呵。他們輕功似地飛過六線道,鎖撲向我的懷裡,我都還來不及看清她的面容。我好像很想念她,雖然我從沒見過她。

七人浩浩蕩蕩走進廟口。這廟口完全不是我記憶中逼仄溼黑的模樣,卻根本無遐想到這裡,只是一逕地笑個不停,吃個不停。喜歡誇張唬人又愛玩愛試的七歲娃娃士弘,竟然使出兩支「無線電」,只為了方便走散的兩批人馬互相點菜。-_-|||

奶油螃蟹之後,愛公子哥兒開始夾娃娃,俐落地夾起之後又被機器硬生生地故意鬆開。明知道機器一定會故意鬆開,還是繼續投錢,繼續給它硬生生。不愧是公子哥兒。-_-|||

買了一堆熱食貢品,我們殺向永和錢櫃。在小耳朵民主式地;)報路之後,兩車迂迴抵達目的地。

進KTV,我一向不忙著點歌,先吃比較重要,呵呵。他們買了瀨尿蝦,食神裡面那個,名字好難聽喔,而且聽士弘說很難剝,所以我說「那我不吃了」。士弘先是一付受不了這個大小姐的表情,過了半個小時(我已經偷偷吃了)之後,又很認命地剝好一條放在我面前。唉,所以說啊,都是你給慣出來的。:Q

五個小時超高水準的爆笑演出,真是除非錄影無法盡述,總之是驚天動地高潮不斷,簡直可以作成上下兩集「康熙來了」的地步。笑到很想發酒瘋(沒人點酒)亂抱人,差點起身跳恰恰那樣。

回到小斯三重的家,已是凌晨三點多。送鎖和Freedom回家的士弘和JC,因為顧著聊天而下錯交流道,所以比我們晚了數十分鐘回到三重。從新竹來的士弘和我借住小斯家一宿,在一間雙人床併單人床的房間。士弘與我各踞兩端,睡著之前對話如下:

貝:「ㄟㄟㄟ,你去跟小斯睡要不要~~這樣又不會吵到我,又可以成全你們。」
弘:「。。。。。。」(懶得理我)
貝:「不然,你叫小斯來一起睡嘛~~這樣比較好玩~~」
弘:「。。。撲剎。。」(噴鼻血的聲音)
貝:「好嘛~~不然我去跟小斯一起睡~~」
弘:「。。。喂~~不要盡想些有的沒的嚇壞人家。」

結果根本沒有嚇到誰,就睡著了。 -_-


=========================================================================
媽祖在場篇請看這裡: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expedition/3/1243827714/20050105181111/
(鎖的新聞台:圖騰,篇名為﹔旗正飄飄)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tonyvonhsu/3/1243926169/20050109195302/
(士弘的新聞台:聖堂殺手,篇名為:進香團)

台長: 貝樂
人氣(26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