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8 12:32:39| 人氣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雷雨前

  茅盾清早起來,就走到那座小石橋上。摸壹摸橋石,竟像還帶點熱。昨天整天裏沒有壹絲兒風。傍晚響了壹陣子幹雷,也沒有風,這壹夜就悶得比白天還厲害。天快亮的時候,這橋上還有兩三個人躺著,也許就是他們把這些石頭又〔(kùn)〕睡。得熱烘烘。

  

  滿天裏張著個灰色的幔。看不見太陽。然而太陽的威力好像透過了那灰色的幔,直逼著妳頭頂。

  

  河裏連壹滴水也沒有了,河中心的泥土也裂成烏龜殼似的。田裏呢,早就像開了無數的小溝,──有兩尺多闊的,妳能威爾剛說不像溝嗎?那些蒼白色的泥土,幹硬得就跟水門汀差不多。好像它們過了壹夜功夫還不曾把白天吸下去的熱氣吐完,這時它們那些扁長的嘴巴裏似乎有白煙壹樣的東西往上冒。

  

  站在橋上的人就同渾身的毛孔全都閉住,心口泛淘淘,像要嘔出什麽來。

  

  這壹天上午,天空老張著那灰色的幔,沒有壹點點漏洞,也沒有動壹動。也許幔外邊有的是風,但我們罩在這幔裏的,威而鋼把雞毛從橋頭拋下去,也沒見它飄飄揚揚踱方步。就跟住在抽出了空氣的大筒裏似的,人張開兩臂用力行壹次深呼吸,可是吸進來只是熱辣辣的壹股悶。

  

  汗呢,只管鉆出來,鉆出來,可是膠水壹樣,膠得妳渾身不爽快,像結了壹層殼。

  

  午後三點鐘光景,人像快要幹死的魚,張開了壹張嘴,忽然天空那灰色的幔裂了壹條縫!不折不扣壹條縫!像明晃晃的刀口在這幔上威格拉劃過。然而劃過了,幔又合攏,跟沒有劃過的時候壹樣,透不進壹絲兒風。壹會兒,長空壹閃,又是那灰色的幔裂了壹次縫。然而中什麽用?

  

  像有壹只巨人的手拿著明晃晃的大刀在外邊想挑破那灰色的幔,像是這巨人已在咆哮發怒越來越緊了,壹閃壹閃滿天空瞥過那大刀的光亮,隆隆隆,幔外邊來了巨人的憤怒的吼聲!

  

  猛然地閃光和吼聲都沒有了,還是壹張密不通風的灰色的幔!

  空氣比以前加倍悶!那幔比以前加倍厚!天加倍黑!

  

  妳會猜想這時那幔外邊的巨人在揩著汗,歇壹口氣;妳斷得定他還要進攻。妳焦躁地等著,等著那挑破灰色幔的大刀的壹閃電光,那隆隆隆的怒吼聲。

  

  可是妳等著,等著,卻等來了蒼蠅。它們從齷齪的地方飛出來,嗡嗡嗡地,繞住妳,叮妳的塗壹層膠viagra似的皮膚。戴紅頂子像個大員模樣的金蒼蠅剛從糞坑裏吃飽了來,專揀妳的鼻子尖上蹲。

  

  也等來了蚊子。哼哼哼地,像老和尚念經,或者老秀才讀古文。蒼蠅給妳傳染病,蚊子卻老實要喝妳的血呢!

  妳跳起來拿著蒲扇亂撲,可是趕走了這壹邊的,那壹邊又是壹大群乘隙進攻。妳大聲叫喊,它們只回答妳個哼哼哼,嗡嗡嗡!

  

  外邊樹梢頭的蟬兒卻在那裏唱高調:“要死喲!要死喲!”

  妳汗也流盡了,嘴裏幹得像燒,妳手裏也軟了,妳會覺得世界末日也不會比這再壞!

  

  然而猛然地電光壹閃,照得屋角裏美国犀利士都雪亮。幔外邊的巨人壹下子把那灰色的幔扯得粉碎了!轟隆隆,轟隆隆,他勝利地叫著。胡──胡──擋在幔外邊整整兩天的風開足了超高速度撲來了!蟬兒噤聲,蒼蠅逃走,蚊子躲起來,人身上像剝落了壹層殼那麽壹爽。

  霍!霍!霍!巨人的刀光在長空飛舞。

  轟隆隆,轟隆隆,再急些!再響些吧!

  讓大雷雨沖洗出個幹凈清涼的世界!

台長: lusisiou
人氣(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