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8 12:13:35| 人氣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爱晚亭, 沙沙的树叶潺潺的溪水

蕭索的微風,吹動沙沙的樹葉;潺潺的溪水,和著婉轉的鳥聲。這是壹曲多麽美的自然音樂啊!

  

  枝頭的鳴蟬,大概有點疲倦了?不然,何以它們的聲音這樣斷續而淒楚呢!

  

  溪水總是這樣穿過沙石,流過小草輕輕地響著,它大概是日夜不停的吧?

  

  翩翩的蝶兒已停止了它們的工作躺在叢叢犀利士的草間去了。惟有無數的蚊兒還在繞著樹枝壹去壹來地亂飛。淺藍的雲裏映出東方剛射出來的半邊新月,她好似在凝視著我,睜著眼睛緊緊地釘望著我──望著在這溪水之前,綠樹之下,愛晚亭旁之我──我的狂態。

  

  我乘著風起時大聲呼嘯,有時也蓬頭亂發地跳躍著。哦哦,多麽有趣喲!當我左手提著綢裙,右臂舉起輕舞時,那壹副天真嬌憨而又惹人笑的狂態完全照在清澄的水裏。於是我對著溪水中舞著的影兒笑了,必利勁她也笑了!我笑得更歷害,她也越笑得起勁。於是我又望著她哭,她也皺著眉張開口向我哭。我真的流起淚來了,然而她也掉了淚。她的淚和我的淚竟壹樣多,壹樣的快慢掉在水裏。

  

  有時我跟著蛤蟆跳,它跳入草裏,我也跳入草裏,它跳在石上蹲著,我也蹲在石的上面,可是它洞然壹聲跳進溪水裏,我只得悵惘地癡望著它很自由地遊行罷了。

  

  更有時鳥唱歌,我也唱歌;但是我的嗓子幹了,聲音嘶了。它還在很得意很快活似的唱著。最後,我這樣用了左手撐持著全身,兩眼斜視希愛力著襯在蔚藍的雲裏的那幾片白絮似的柔雲,和向我微笑的淡月。

  

  我望久了,眼簾中像有無限的針刺著壹般,我倦極了,倒在綠茸茸的嫩草上悠悠地睡了。和煦的春風,婉轉的鳥聲,壹陣陣地,壹聲聲地竟送我入了沈睡之鄉。

  

  夢中看見了兩年前死去的祖母,和去臘犀利士剛亡的兩個表弟妹。祖母很和藹地在微笑著抱住我親吻,弟妹則牽著我的衣要求我講《紅毛野人的故事》,我似醒非醒地在覺傷心,嘆了壹聲深長的冷氣。

  

  清醒了,完全清醒了;打開眼睛,滿眼春色,於是我又忘掉了剛才的夢。然而當我斜倚石欄,傾聽楓聲,睨視流水,回憶過去壹切甜蜜而幸福的生活時,不覺又是“清淚斑斑襟上垂”了。但是,必利吉清風吹幹了淚痕,散發罩住面龐的時候,我又擡起頭來望著行雲和流水、青山和飛鳥微微地苦笑了壹聲。

  

  我願以我這死灰、黯淡、枯燥、無聊的人生,換條欣欣向榮、生氣蓬勃的新生命。

  我願以我這煩悶而急躁的心靈,變成和月姊那樣恬淡、那樣幽閑。

  我願所有的過去和未來的淚珠,都付之流水!

  我願將滿腔的希愛力憂憤,訴之於春風!

  我願將淒切的悲歌,給與林間鳴鳥!

  我願以綿綿的情絲,掛之於樹梢!

   我願以熱烈的壹顆赤心,浮之於太空!

  我願我所有的壹切,都化歸烏有,化歸烏有啊!

  

  淡淡的陽光,穿過叢密的樹林,穿過天頂,漸漸地往西邊的角上移去,歸鴉掠過我的頭頂,嗚呀嗚呀地叫了幾聲;必利勁蟬聲也嘈雜起來,流水的聲音似乎也洪大了,林間的晚風也開始了它們的工作,我忽而打了壹個寒噤,覺得有些涼意了,站起來整理了衣裙,低頭望望必利吉我坐著的青草,已被我蹂躪得烘熱而稀軟了。

  

  “春風吹來,露珠潤了之後,它該能恢復原狀吧?”我很悲傷地嘆息著說。

  

  我提起裙子,走下亭來,壹個正在鋤土的農夫,忽然伸了伸腰,回轉頭來目不轉睛地望著我──壹直到我拐彎之後,他才收了視線。

台長: lusisiou
人氣(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健康樂活(醫學、養生、減重) | 個人分類: 必利勁 |
此分類下一篇:狼群中的等級制度
此分類上一篇:必利勁治療早洩效果好,正品印度必利勁在台灣有官網嗎?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