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03 17:35:31| 人氣30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浪漫不浪漫?」續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寫過楊振寧與翁帆的老少配,再幾日,2006年一月十九日﹐台灣的《聯合報》上,恰恰刊載了一則相差66歲結連理的消息。
  孟老先生93歲,婷婷27歲。他是山東藉的老榮民、她是公園流浪的弱智女。孟老先生1949年隨國民黨軍隊到台灣,始終獨居。婷婷從小就輕微智障,流浪在公園裡,經常橫遭欺負。四年前,當時年近90的孟老拄著拐杖散步回家﹐樓梯間看見一個女孩倒在地下﹐頭部還流血,老先生隨即報警,叫救護車……,後來,孟老先生乾脆好人做到底,又幫著付了一萬多的醫藥費。病癒出院﹐婷婷亟需住的地方,老先生也希望有人作家事、推輪椅。這一老一少湊在一起,其實是兩全的安排。
  住在一起,卻引來閒言閒語。房東既擔心老先生惹上麻煩,又不忍心弱智的女孩再度流浪。在房東與社區服務員的促成下,到法院公證結婚,成了相差66歲的一對新人。兩人名為夫妻,狀似祖孫,社區服務員的形容是:「孟爺爺是婷婷的腦袋,婷婷是孟爺爺的手腳。」辦結婚手續﹐其實還有另一層現實考量:孟老一旦亡故﹐婷婷還能夠以眷屬的身分領一半月俸﹐有七千多台幣﹐加上每月四千的殘障津貼,生活上勉強過得去。
  這則消息,乃是因為新上任的縣長走訪﹐偶然間報導出來。政治話題鬧嚷嚷的台灣﹐大家最多當做趣聞軼事,當天的版面就過去了,未曾激起一絲漣漪。
  *
  孟老與婷婷擠在六、七坪的屋子裡,站起身就會頂到低矮的天花板:「牆上﹐掛著兩人的結婚照﹐照片上﹐男女主角少了筆挺的西裝和華麗的結婚禮服。」報導中提到這對老少的相處細節,山東腔對上閩南語不免誤解叢生,教育程度的差異也常起勃谿。譬如縣長18日到訪,婷婷接到通知,在筆記上先寫了18,加個「縣」字﹐但「縣」太難﹐寫不出﹐只寫了偏旁﹐搞得老先生事先不知道這回事﹐所以操著山東腔埋怨:「哎,她就是大字不識一個。」「要壺,卻拿來杯子,難道不生氣?」
  想著兩人相互磨合彼此取暖的真實生活﹐記起我年輕時讀過的小說「將軍族」,陳映真筆下﹐退役的喇叭手在康樂隊裡遇見苦命的逃家女孩,那位三角臉的老男人對小瘦丫頭說:

  「要是那時我走了(指1949離開大陸)之後﹐老婆有了女兒﹐大約也就是你這個年紀吧。」

  同是天涯淪落人﹐情話也就是那樣的平淡如常。小說裡﹐老男人又像個父親﹐呵護著無人疼惜的小女孩。
  後來兩人重逢﹐在吹喪樂的儀仗隊裡再次相遇。上次分離,老男人悄悄留下退伍金給她贖身還債。一時千言萬語﹐都濃縮成年齡懸殊……帶來的滄桑之感:

  「你老了。」
  「老了、老了。」
  「才不過四、五年。」
  「才不過四、五年。可是一個日出、一個日落呀!」
  *
  日出日落﹐總是時不我予。小說描寫畸零人之間的相濡以沫。同病而不同命,苟延到死而不離不棄,在千瘡百孔的現實中,卻絲絲縷縷……嗅到了令人  心動的浪漫氣息。
  像是孟老與婷婷。
  可惜,男主角不夠俊﹐女主角不夠美﹐商業電影不會拍他們的故事。
  對人生的真切情境﹐我們願意……理解多少?
  每天在雜誌上﹑報紙上﹐總有Party人們的集錦照片。名人儷影雙雙﹐對鏡頭擠眉弄眼﹐做出恩愛的形貌。宴席上戴什麼﹐穿什麼﹐手指套著幾克拉鑽戒都是報導焦點。閱聽大眾像飼料雞一樣被餵養﹑被填塞﹐誤以為尋常人生亦當如是:我們若不曾那般的幸福模樣,只因為我們不曾那般的權勢與富貴。
  譬如老少配﹐這種諸種滋味備嘗的相處﹐卻可能由於男方是諾貝爾得主﹑或者是富商巨賈企業主﹐便也脫離了現實﹐烘托成為值得嚮往的浪漫情事。正好像我們看待名人總用雙重標準﹐舉例而言,對經營之神的王永慶﹑博彩之王的何鴻燊﹐對他們妻妾成群的家室竟然由衷欽慕:只因為是豪門,似乎一切有解,也自然解決了包括重婚觸法的問題。媒體報導中﹐三姨四姨爭奇鬥妍,一片花團錦簇,由於那是富貴人家﹐觀眾便露出妒羨的目光?忽略了父權之下,玲瓏心竅的女子們總不免……千紅一盃(悲)萬艷同窟(哭)的哀愁命運。
  每次看見媒體裡的社會示範,我偏不以為然其中的偽善性。
  同樣的邏輯之下,我不是反對老夫少妻﹐我只是反對將名銜﹑地位﹑財富﹑容貌等表面的附麗,當成通往幸福的金光大道。這類媚俗的說法﹐既虛構了所謂的「浪漫」-那是需要堅貞勇氣與叛逆精神的精誠所致,它也遮蔽了人們清亮的眼睛﹐以及眼睛裡對人生實況的體察……以及悲憫。

台長: 平路
人氣(30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