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8-28 13:22:16| 人氣419|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外星人來了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新片《世界大戰》(War of Worlds)中頻繁出現外星人。這些年來,好萊塢電影裡,外星人的造形漸漸成了刻板印象:它們都長著醜怪的頭顱,八爪魚般的細長觸鬚。而《世界大戰》中,外星人與地球人的接觸也一如預期,銀幕上又有地球人被外星人抓去,手腳亂舞的驚悚鏡頭。

  每當這個時候,我就在心裡歎息,想像力這麼薄弱?至少,與我的心意完全相反。

  至於我,我已經打定主意。儘管前程未卜,不知道過程如何(按照電影的說法:被捉,即使有幸被放回來,也會變成血被吸得精光的一具殘軀),只要有機會,我決定束手就擒。所以,揀選我吧。我會充分配合,只要是對我們人類持續發生興趣的外星人。

  相較之下,留在世界上又怎麼樣?這世界的尋常事物令人生厭。更何況外星人科技先進,在時光機器的幫助下,說不定,還可以在宇宙的另一點與永別的親人相會。

  對著皓月、對著星空、對著奇幻的天色,任何太空船可能落地的地點,來吧,來吧,我臉上漾著幸福的微笑,隨時可以被徵召。隨時隨地,都準備好了欣然上路。

  自願的選民在這裡。所以,就是我,我張開雙手,癡等著外星人,幫助我完成這祕密心願。

  ●

  外星人來了。

  從科幻大師H.G.Wells 一八九八年的同名小說,到一九三八年奧森威爾斯(Orson Welles)引起聽眾驚惶的廣播劇,到這部大製作大卡司的電影《世界大戰》,因為聲光效果,外星人登陸的場面愈來愈驚悚;對外星人企圖心的描述,卻愈來愈不合情理。

  敵意正無限擴大:片中汲取人血灌溉的鏡頭,以及血滴子一樣殺人於無形的科技武器,外星人與地球人之間,簡直成了血海深仇。湯姆克魯斯不時地義憤填膺,配上驚雷、烈火、暴雨,他嘶吼著:「不是戰爭,這是種族滅絕!」(This is not war, this is extermination.)感官撞擊中,觀眾的反應是:外星人唯一的目標就是趕盡殺絕。

  問題在於,對人類這麼有興趣的外星人,太空跋涉,終於找到我們,企圖一定不是、不只是「種族滅絕」。就好像外星人明明具有掀起自然災變的能力,在《世界大戰》電影中,為什麼還需要不辭勞苦地個別追殺(當然為了方便電影鏡頭),也呈現明顯的矛盾之處。

  好萊塢戒懼外人。或者由好萊塢這面鏡子,正反映美國文化的自閉性。在電影中,湯姆克魯斯的小女兒瑞秋(迪高達芬寧飾演)不住地發出尖叫,小女孩的「幽閉恐懼」(claustrophobia),莫非象徵著美國因常起戰端而深恐被外界隔絕的意識?

  唯一的出路仍是武力對抗:在電影中,湯姆克魯斯的兒子羅比,危急的時刻決志從軍,隱隱然是有志青年的典範。戰車、高射砲、暗夜行軍的士兵,在外星人誤染細菌自取滅亡之前,不論是不是螳臂擋車,奔赴上陣的美軍與噴出死光的外星機器似乎英勇拉鋸了數日。

  ●

  比起《E.T.》表現出溝通的善意(啊,那美感的纖細手指所牽繫成的無垠想像,總讓我想起西斯汀教堂屋頂米開朗基羅的溼壁畫〈創造亞當〉),二十多年後,《世界大戰》對製作人史蒂芬史匹柏其實是一種倒退。當善意愈來愈微薄、敵意愈來愈高漲,從一九八二年的《E.T.》到二○○五年的《世界大戰》,電影創作者的倒退,或者,也顯示目前整個世界都在保守的光景之中。

台長: 平路
人氣(419)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子揚
台長真不幸, 在電影院中&quot貼錢買難受&quot了.

好萊塢不知所謂太久了, 說得白一點, 還買票去看好萊塢影片的, 是否不過一種&quot慣性收視&quot呢?

整體美國的通俗文化越來越不成了. 說回外星人, 流行歌曲自1970年代後半Carpenter樂隊那首後就沒有以外星人為題材的好歌了.

不過台灣人可能想像力還好的, 2004年春天在美唸書時, 最後一門科關於human records, 我在final project中以航行者(Voyager)太空船上給地球外智慧生命的蝕刻畫, 唱片等當成human records來說說, 還發了郵件給世界各地的天文館, 問專家如果他/她們可以決定航行者太空船再帶50g的payload作human records, 會選擇什麼. 結果只有台北市天文科學教育館回覆我, www.tam.gov.tw的回答很得體.
2008-03-25 17:54:54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