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0-05 21:13:08| 人氣466| 回應2 | 下一篇

《讀心之書》迷路花園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迷路花園 ◎平路  (20031014,人間三少四壯,收入《讀心之書》)



必須向你坦承,大多數時候,我不知道身在何處。

在哪裡?城市的哪一個角落?是這裡嗎?到過沒有?為什麼完全沒有印象?擦掉了,用橡皮擦個乾淨,一點痕跡都不剩。難道有個自動擦拭裝置?我往前走,它跟在後面,鬃毛刷子嗚嗚地轉,一路替我洗掉腳印,讓我忘掉曾經到過的地方。「怎麼走?」我惘惘地想著,這是天生的缺陷啊,我有一個瑕疵的腦袋。出廠前怎麼不嚴格地品管?換個零件也好,重新組裝就更好了,問題產品不應該流落到市面上。

站在街頭,找不到參考座標,就是徹底迷失的人。這個7-11?還是那個7-11?偏有這麼多一模一樣的連鎖店。先是一種慌張,繼而絕望起來。等一下恐怕還有更尷尬的處境:因為迷路而遲到,這說法不可思議,我也會當場變得結結巴巴。任何解釋都像一個拙劣的藉口。不是來過許多次了,熟透的地方也可能迷路?

對於我,這世界歷久彌新,充滿想不到的驚奇,經常向我顯示聖經上的光景。「我又看見了一個新天新地。」(《啟示錄》第21節),真是造物主的大能啊,隨時旋轉乾坤,讓我連自己的家也不夠辨識。有一陣,每天回家都迷路,應該說,每次我都找出一條全新的路。

偏偏我還開車,駕駛技術不必多說,車子上尤缺一套雷達定位系統。當年住美國,聚會終了,我負責送哪位回家,區區五分鐘的車程,朋友們互相警告,坐上我的車就準備夜遊,有機會繞美國首都週轉一圈(有一條環形公路——Belt Way),一個鐘頭後回到家算運氣。

過去兩年,我搬進市郊的行義路。迷路的範圍擴及台北縣市。附近一條街叫做天玉街,但我始終想不通那條特異的街怎麼回事,見首不見尾,中間又會突然消失一陣。石牌地區更像個大迷宮,中間夾著無數的魔術巷道。若從天母去到外雙溪,運氣好的話繞經大直,運氣不好翻過陽明山才找到路。誰能夠告訴我,就以天母、石牌、外雙溪為例,它們的相對位置究竟在哪裡?

有一次,好不容易開車進了大直,接著想走明水路,參加一個現場節目。不小心,上了一條奇怪的快速路(環東大道?),快速路接快速路,出來的時候,我置身八堵。災情可輕可重,更有一條碰上就逃不過的叫做「北二高」。路牌一閃而過,決定一髮千鈞,內湖、木柵還是往石碇?二選一,選錯的機會是百分之一百。

* * *

告訴你另一個祕密,我完全不會看地圖。怎麼看呢?由一點到另一點,地圖與現實世界似乎有一個相反的關係。明明在地圖的左邊,馬路上卻應該及時轉右。除非把自己倒吊在天花板上,要不然怎麼讀這個顛倒的世界?地圖看不懂,停下來問路也有實際的困難。手臂比劃一陣,向左轉向右轉,我頭殼跟著上下晃動,結果目迷五色,比先前更加迷茫。

仰仗自己的直覺,一定錯。如果事先警告自己,這次學乖點,負負得正,拗著幹就會變對,不如揀選與直覺相反的一條路。屢試不爽的是,又錯了,這一回,換成直覺才是對的方向。

迷路既然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當然也會安慰自己:流轉著周折著,我便有機會看見……天國散佈在每一個角落。哲學家涂爾幹不是說過?「在旅途中,而目的地愈來愈遠,你便恍然悟到,這旅途本身,原來就是此行的目的。」

目的地註定了愈走愈遠,只有放棄了找路。閉上眼睛,一幅心靈地圖將自然浮現。跟著飄送的果香,便能夠尋覓到結實累累的龍眼樹;聞到突兀的氣味,我揉著鼻子四處找,青綠的苔蘚、溪水裡的腐木,……果然,異色的風景出現在下一個轉角。目前住的公寓靠近海,我可以感知到空氣的溼度,海水的鹹淡,甚至猜出今晚月滿還是月缺、大潮或者小潮。

於是我決定了,必然是一種隱喻吧:這個現實世界我總是迷路;在另外一個世界裡,用鼻子,用耳朵,倚靠另外一種定位系統,或許我將毫不費力地找到嬉遊的路。

台長: 平路
人氣(466) | 回應(2)|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路痴阿難 ^_^
仰仗自己的直覺,一定錯。

......不要聽”腦袋”的直覺
要聽”身體”的直覺
此是真訣
2006-06-12 13:46:00
迷路阿難
難道有個自動擦拭裝置?我往前走,它跟在後面,鬃毛刷子嗚嗚地轉,一路替我洗掉腳印,

......我建議你隨身攜帶粉筆 或指南針......

當然 粉筆可能破壞市容......關到警局 在警局裡又迷路 人家還以為您脫逃了......^_^
2006-06-12 21:37:02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