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柴盒青年旅館$462起 魯蛇變型男 就開這一台露營病!超完美露營成癮者 小嫻自曝「被離婚」 何...
2017-10-11 19:43:44 | 人氣(1,524) | 回應(0) | 上一篇

一年看200部電影的企劃小姐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這篇文章主是要和法國巴黎《一年看300部電影的郵差先生》致敬。

http://m.cheers.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25152

 

因為在他身上看見了自己的影子,

覺得很感人,為什麼這麼遙遠的地方會有個陌生人和自己如此相像呢?

所以寫下了這篇來自台灣台北《一年看200部電影的企劃小姐》的自介文XD

 

倒也沒有什麼特殊的用意,

我好像有點熱衷模仿別人文體寫東西,

就只是自己想寫而寫,覺得有趣。

 

 

 

早上九點,台北入春的街頭,已經過最尖峰的車水馬龍,湧進台北市區的上班潮已稍稍獲得緩解。當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已經開機坐在辦公桌前,愛麗絲(Alice Ko)才按掉最後一次鬧鐘提醒起床。

 

 

每天九點五十分,愛麗絲洗好澡急急忙忙衝出在中正文教區的家,跑向便利商店買了茶葉蛋配無糖豆漿,在路口隨手攔了輛計程車,指定司機行經總統府、補習街的最短時間路線,到台北車站對面的商業大樓,只要100元。雖然公車、捷運都可以直達,又只要1/5的價格,但愛麗絲總覺得早晨多賴床的那十幾二十分鐘無比珍貴,價值遠高於這點付出。十點十分,她打卡進公司。

 

 

她先在電腦前吃著早餐逛網頁,十點半,企劃案資料夾被打開,愛麗絲移動著不太靈敏的公司配給滑鼠,敲打著鍵盤,正式開始工作。

 

有時,line裡面的群組會有人和她閒聊道早安,愛麗絲得空就會跟他們瞎扯問候幾句。偶爾有同事路過她身後,她會禮貌性的縮小對話框。

 

 

 

台灣最被詬病的社會亂源:政客與媒體

 

「網路總是說,媒體是僅次於政客,在台灣最為人詬病的社會亂源。」愛麗絲對自己的工作,感到有些矛盾。

 

愛麗絲生長在台北中正博愛特區一個中產階級家庭。她覺得自己運氣很好,從國三開始就常任性翹課的她,一路靠國文專長,申請上了和平高中,雖然中間任性的休學一年,但之後又順利考取了世新大學大傳相關科系。在出社會後咬著牙做了幾份不甚合理的工作,也談了場以悲劇收場的戀愛後,她去了趟歐洲療傷,決心重新開始。

 

之後,進了唯一一家總部不在內湖的電視台當行銷企劃。然後,她的公司換了新的CEO,她所在的單位在人事變動中被拆解掉。一轉眼,她向上搬了4個樓層,開始負責幫客戶規劃更大領域的媒體行銷。

 

 

「如果沒有意外,我會繼續當企劃,」愛麗絲對於工作的承諾態度,大抵上是這樣的。

 

 

但真的不會感到厭倦嗎?

 

 

「要說我對這份工作有多熱情,那倒是沒有,但是我也不至於討厭這份工作,至少我不會每天起床就皺眉頭,」愛麗絲很誠實。

 

 

愛麗絲將她的工作當作是「剷雪」。當雪花落下,她便用自己的方式將它清除。

 

 

愛麗絲喜歡喜歡透過文字和別人接觸。但她並不熱衷用交友軟體與陌生人對談,甚至帶有排斥。她多半是窩在專屬個人頁面的小世界發文,社群網站她只加認識的人,或和她有相同理念、她覺得欣賞的人。因此在上頭有一群即使不常(甚至是從未)見面,卻基於了解或認同她想法而感覺熟稔的朋友。她不在乎量的回饋,只要意識到世界上有人是真的嘗試去理解她,只要一個人,她也會因此覺得滿足。她喜歡這種不需要黏膩相處,卻感覺心靈貼近的關係,喜歡這種若即若離的感覺。

 

 

 

流動的工作,不變的自己

 

在資訊爆炸、快速變動的電視台,愛麗絲得將客戶想行銷宣傳的產品或企業理念,巧妙的置入各種媒體平台,在這個已被資本主義蠶食鯨吞的現實世界裡,她其實不明白人們為什麼需要這麼多消費資訊。她自己做電視,卻幾乎不看電視。無論包裝得多麼精巧,她幾乎從未為了那些廣告心動。她在意社會責任,認為對永遠都該對這個世界抱持人文關懷,當她必須寫下違心之論,內在會感到極大的痛苦。

 

 

「我的工作一直在流動,時光反而好像沒有流逝一般,」儘管四季更迭、歲月流轉,她確信自己沒有太大的改變,企劃自有她的詩意美學生活觀。

 

 

愛麗絲在工作上沒有太大野心,因為物質慾望不高,賺錢對她來說並非第一要務。愛麗絲很能順應環境,只要不是踐踏到她核心價值的底線,她多半可以處之泰然。如果有必要理由,其實她也能吃苦耐勞的長時間工作,只是現在的她找不到任何原因,犧牲她最在乎的:自由。

 

 

每天晚上,如果沒有特別需要加班,她七點半左右會離開公司。如果朋友找她吃飯,她多半會去。但她不太常一大群人聚會,因為人多嘴雜對她來說太麻煩。她傾向兩個人約會,男生女生都可以,更新彼此的生活近況,或是靜靜聽對方說話。對她來說,若是可以即使在同一個空間不說話,雙方都能感到自在、不會覺得尷尬的關係是最好的。親近的朋友知道他們可以安心地把秘密和她說,因為她不會拿來當作八卦的話題。她其實不太常談論自己的事──如果不是足夠的信任、感受到對方出自真心的關心或真的有興趣要聽。她很討厭別人拿她的私事出來說嘴,只要聽過別人講一次,她就再也不會對那個人敞開心胸。她不介意在週間小酌,喝點小酒可以幫助放鬆。

 

 

要不,她就一個人去看電影。她酷愛電影,因為「電影讓她發現另一個世界。」

 

 

她說,電影中有很多不同的元素,像是攝影、音樂,令人喜悅。而且看許多外國片,也讓她可以認識其他地方的人,如何生活。

 

 

有時候她會在戲院外頭遇見一群朋友,而她只有一個人,正要獨自去看一部或許別人根本沒聽過的片。她並不以此為恥,也不害怕別人覺得她奇怪孤僻。就算只有一個人,只要是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何必在意別人的評價呢?內在覺得充實且踏實就好了。

 

 

 

一年看兩百部電影

 

她固定會去幾家播放藝術電影的戲院,她在國賓長春戲院辦了會員卡,也買了幾家影城套票,平均一個星期上電影院看至少2部片,偶有遺漏的話,她會去二輪戲院補齊。她會去師大白鹿洞預繳一筆錢,在週末的時候租一大疊歐洲DVD回家看。

 

 

「若再加上在家裡看DVD,我一年大概會看上兩百部片,」企劃幾乎兩天看一部電影。

 

 

她並非什麼都看,她很少看亞洲片,最奇怪的是她排斥好萊塢商業片;如果朋友找她去,她還是會前往,但常隨著劇情發展翻白眼。她尤其愛看歐洲電影,拉斯馮提爾、麥可漢內克,這些被視為心靈暗黑系的導演,一部部片她都如數家珍。

 

 

她也看米歇爾岡瑞、扎維耶多藍、克勞德‧雷路許。她看米歇爾岡瑞的《王牌冤家》,看到金凱瑞去了忘情診所要消除記憶中的凱特溫絲蕾,但他療程到一半卻後悔了。”Please let me keep this memory...” 金凱瑞喊著。直到兩人在記憶中無處可逃,回到初識的起點海邊小屋裡……”Meet me in Montauk.” 凱特溫絲蕾在耳邊低語。還有最後在走廊,兩人互相說著”Okay…..” 不管多少次,只要看著這幾幕,她總是淚流滿面。

 

 

她許久前看了楊德昌生前得到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獎的《一一》(至今未在台灣上演)。看到那些在台北市生活的中產階級的寂寞與疏離,她一個人在電腦螢幕前,眼淚安靜地落下。故事的拍攝地點,其實就是她從小生長的城市,所以她不忍再看第二次。

 

 

「那種人與人之間的無法溝通,不論在台北還是其他地方,都可以看到,」企劃有顆很敏感易觸動的心靈。

 

 

克勞德‧雷路許的《偶然與巧合》更是她的最愛之一。「那裡面每一個鏡頭都像是一幅畫一樣,」自從高中首次看了這部片後,她幾乎每年都會重新租來看一遍,後來她乾脆買了DVD珍藏。而2013年紀念台北上映35週年的重映會,她終於有機會在大銀幕上重溫這部電影歷久彌新的感動。

 

 

她喜愛閱讀,書籍堆滿了她的生活空間,是隨手可得的養分。買書和看電影是她消費最衝動的時刻,她可以掏光身上僅有的錢只為了當下欣賞吸引她的作品,也曾因此只好徒步回家。她也愛聽音樂。在她小小的房間裡,她常常聽些虛無飄渺有些悲傷的音樂,或是適合搭配菸草的類型。

 

 

在她以前YouTube的帳號裡,有一個死亡歌單,裡頭充斥讓人憂鬱症爆發的陰鬱音樂,有一陣子她經歷人生最低潮,她會躺在床上,讓憂傷的音符和歌詞,在她血液裡流動,然後她完全沉浸在病態的負面情緒裡。但後來她力圖振作,便刪除了那個帳號。

 

 

 

白天的企劃,夜晚的藝評家

 

她說,真正讓她感動的,都是這些有些悲傷的作品。

 

 

「通常藝術傑作,不都是藝術家在很痛苦的生活中,才能創作出來的嗎,」白天的企劃,夜晚轉變為藝評家。她從小就是夜行性動物,慣性失眠,不知道早睡為何物,夜深人靜讓她文思泉湧。她寫下的文字和實際上給人的印象,存在一大段差距。她喜歡自己有不同面貌,她喜歡那種反差的違和感,她甚至喜歡讓自己處於心靈反覆的狀態。

 

 

愛麗絲也曾談過幾次戀愛,但最後都沒有安定下來。在疏離冷漠的大城市中,她安靜地生活著。

 

 

她承認,有一些寂寞,尤其冬天特別多。可是,她不願隨便找一個伴,只為了怕寂寞,或是符合社會期待。朋友苦勸她要懂得「將就」,但她總覺得人生苦短,若要追求快樂,為什麼要「將就」?

 

 

「我一個人也活的很好,」愛麗絲某種程度上來說很獨立,她不害怕獨處,很會替自己安排時間,不願為了恐懼妥協。畢竟懂得滿於現狀,也是一種幸福。

 

 

愛麗絲沒有很多錢,但她對於認定是朋友的人,沒讓她感覺只是想佔自己便宜的人,不太會去計較。對於人生,她或許有些悲觀主義者的特質,但有一點卻看得異常豁達,她並不在意生命長短,她甚至不希望自己活得太久。愛麗絲認為只要每一天都順應自己的內心做出選擇,活得沒有遺憾就好了。

 

 

「我還是相信愛情,雖然遇見所謂的靈魂伴侶像是癡人說夢,」面對感情,她多少有些長不大的孩子氣。

 

 

 

愛麗絲有什麼夢想呢?她有點遲疑,有點不確定地側側頭想了一想:「就是可以任性的做自己吧,恩,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夢想。」

 

 

任性的做自己,永遠不必像誰一樣,繼續保有善良純真的一面,這就是她追求的簡單生活。


後記:
1. 此篇文章於2015年3月18日完成,刊載於個人FB網誌
2. 從未在台灣上映的《一一》於2017年7月28日首度在台灣上映,已朝聖完畢(感動~)

台長: 愛麗絲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1,524)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 個人分類: 愛語錄 精選集 |
此分類上一篇:心理喊話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