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31 14:38:41 | 人氣(514) | 回應(9) |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嘉義第四屆國際管樂馬拉松

推薦 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這是我有史以來淋雨最久的一場馬拉松

寫這篇網誌,我心中充滿了正能量,一整個希望和感動。是的,左膝軟骨破裂手術三年多之後,我又完成了人生的全馬,而且是自六年前破四(小時)的新社馬之後,差一點又破了個人pb的第二場破四全馬!

天啊,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呢?我只能感謝老天爺的安排,是老天爺教我不要放棄,不要停止挑戰,不要說不可能,因為只要下定決心,全世界都會幫助你(吸引力法則),所有一切都會成為你的助力;但如果自己先放棄自己(失敗主義),則完全沒有機會成功!(這麼說夠勵志了吧?嗯?)

話得從頭說來,就在十二月二十四日吧,距離2019嘉義第四屆國際管樂馬拉松只剩五天的晚上,我在臉書看到跑友蔡達達留給我的訊息:「呼叫飛哥,想要重出馬場嗎?」於是我回訊息問,才知道他因為過年大掃除被大型傢俱壓傷腳姆趾,已經報了嘉義管樂馬全馬,無法去跑,想要讓賢。

我嗎?沒搞錯吧?我已經放棄參賽了哩...2016左腳半月軟骨破裂做了膝關節鏡手術,當年報的虎尾馬還找人去跑哩...我還能跑完全馬嗎?不可能吧?

雖然跑步的總里程已經達到一萬二千三百多公里,可那是六年累積的總量。其實到2016以前,我的月跑量都在二百至三百公里上下,就是因為有比賽要跑,但膝蓋受傷動手術三個月之後,我就把月跑量降到健康組的級別一百公里,意思就是說,我已經從馬拉松選手退場,成為一個為維持健康而跑步的平常人。但,我還能跑馬嗎?

其實我試過,而且沒有信心,由於這三年內我偷偷跑過三次半馬,但每回跑完除了一個累,就是懷疑人生!記得以前跑半馬跟吃魯肉飯一樣的呀!怎麼現在才跑半馬就像跑了超馬那麼累?於是我不再寄望自己能回到馬場,也沒自信能完成標準的全馬賽事了。

蔡達達的訊息起初我想推掉,但轉念一想:反正跑不完也不丟人,誰教我受過傷呢?可是曾經是跑跑部裡的勇腳組的我真的有些心動,最可惡的是這個訊息又讓我「腳癢」了!內人一定不會答應讓我報名重回馬場的,但這可不是我報的名,我只是拔腿相助而已,所以可以名正言順去試試看,這樣的機會真是千載難逢呀!於是便答應了下來。

12月28日(星期六)晚上,睡到一半就聽到窗外開始淅淅瀝瀝下起雨來,我安慰自己:快點睡,冬天沒雨,這場雨等一下就會停的。但是,沒想到越下越大,真的就一夜奏管樂,嘀嘀答答到五點。我的天呀,這...這怎麼跑呀?可是都答應了人家,也好不容易取得了內人許可,難道真的要放棄嗎?

當然,我不是個輕易放棄機會的人,於是我打理了要帶的跑步用品,穿起雨衣騎上機車,往只有兩公里遠的會場民生國中騎去!

到達了會場已經五點半,雨還是淋漓盡致地下著,到處都是水水水,選手們忙著寄物和上廁所著裝,司儀在操場司令台用熱情的聲調「粉飾太平」,我直奔迪卡儂選手帳棚去找跑友,本來想去跟這個跑團參賽的選手們合照,但只有小貓兩三隻,所以把用不著的雨衣和護小腿及袖套放在座位,和台中來的跑友凱莉連絡。

凱莉是我和建成第一次跑日月潭超半馬時(其實跑過半馬)在環潭一起認識的跑友,那已經是四、五年前的事了,當初也是她的初半馬,她說在那場比賽之前她只跑過十公里,所以就陪她一路聊天跑到最後終點前。後來互加了臉書,成為臉友。

和凱莉在摸彩箱前碰面,她還帶著五、六個跑團的跑友,本來以為她獨自一人是想陪她跑個白牌的半馬就好,根本未料到蔡達達會讓跑,所以如果有能力可以多跑一些了。

六點二十起跑前成千的全馬選手擠在起跑線前,雨還是下個不停。主辦單位說這次是有史以來參賽人數最多的管樂馬,一共有一萬零六百人參賽。(可是天氣最差,昨天北港馬天氣很好,低溫又沒太陽,大家都破pb...)起跑前凱莉跟我說:大哥,等一下起跑你只管衝出去,不用等我,我們慢慢跑就好,預計五小時完賽。(她大概不知道我動膝關節手術的事?)我回答她說:沒關係,你們不必等我,我儘量跟!可是全馬參賽選手有三千多人,像擠沙丁魚一樣擠過起跑線,沒多久我就跟丟了她們。

跑在嘉義有著國外林道美景的世賢路外環道(平時行人不可能開放),但天色很暗,雨還不停下著,夾在人群之中淋著雨,並不覺得淒涼,因為...哈哈哈大多人陪著。因為下雨,所以我在背心外面穿著一件白色輕便塑膠質夾克,這件風衣也是以前跑牙醫杯馬拉松的贈品。正好派上用場,但下半身短褲還沒跑早就溼透了。不過我一點也不介意,因為習慣了穿著阿拖跑步已經很久了,今天還穿著第四代阿拖「跟上來」,和那些穿慢跑鞋跑步的選手一比,我真是太幸福了!多虧叔叔有練過。記得以前唯一一次遇到雨的賽事是「四湖參天義齊瘋發」超半馬,那次和跑友阿年一起跑到義竹的海堤邊時下起了傾盆大雨,大約有三公里水像用倒的一樣,回到關老爺的廟前把鞋子一脫,可憐的腳鴨子都浸成了屍肉了...不過那場是有史以來送最好完賽奬座的賽事,大概廟太有錢吧,完賽的居然都送一個赤兔馬的雕塑奬牌,我們也是為了那奬座去跑的。因為有那次淋雨的經驗,所以我也體會了「馬拉松跑者沒有選擇天氣的權利,只有適應天氣的勇氣!」。

跑出了嘉義市才知道我把路線搞錯了,原來回程才跑嘉油鐵馬道,想也是:一開跑數千人鐵馬道怎擠得下?原來從市區沿著外環道接到的是以前跑過的牙醫杯路線,後來果然跑到了高鐵大道上。

跑在這條汽車飛嘯而過的高鐵大道我格外有fu,因為在我最高峰的兩年時光中,每週四都跟諸羅山長跑練跑這條筆直的大道,那時我最常跑的是16k組,而且常常和跑友們尬到四分速(一公里),所以高鐵大道對我是一種激勵,使我自信心注滿。但是因為左膝開過刀,我一直擔心膝關節有狀況,其實我是打算如果無法負荷就退賽的,但是沒想到一路上我擔心的事似乎都沒發生?!所以我在大約12公里處就追上了四小時半的專車。

當我趕上那一群由汽球領跑的選手時我問了一句:「你們是五小時班車嗎?」

「你超車了!五小時班車在後面,我們是四小時半。」我聽了有點詫異:我有跑這麼快嗎?不過凱莉她們一直見不到影,不管了,我跑自己的。(四小時班車我追得上嗎?)

雖然沒把握,但下意識裡我不自主地加快了速度,一個一個刷過以定速在跑的選手,也是老天雨不停降溫的好處,使我一路上都沒有「過熱」(溫度是影響成績最大的因素),沒想到不到折返點我就真的刷過了四小時專車,好吧!那我就不客氣了,我儘量拉長和四小時專車的距離,因為跑萬金石時曾經被四小時專車騙過:

那時在半馬之後我趕上了四小專車,然後就一路保持在他們前面大約幾十公尺距離,我的想法是只要我保持在他們前面就破四了,不必那麼累。沒想到五個帶跑的選手裡有兩個女生「肉腳」,竟然在三十公里以後腳力不夠,以致最後五公里一直趕時間,我為了保持在他們前面真是累慘了,結果和他們三個男人在最後的隧道裡還尬四分速「抓兔子」(就最後面的人要超越前面的人跑到第一位,不斷地履帶式的追趕加速。)趕個半死不說,到達終點一看:四小時六分!(#@$%^%$#)

所以我不想搭四小時專車了,以免上錯「賊車」,但其實我也不知道能和它拉多遠,四小時專車的均速一般都在五分半速左右,我也快不了多少。只能少停些補給站來拉長距離。因為下雨不熱,水不用喝太多,又因為下雨麻煩,所以也少吃東西,一路上只是兩站一停,喝個水、舒跑或吃小番茄。還吃了一小截香蕉和一小條七七巧克力和一小杯「咖啡生啤酒」。這回跑馬大概是最少停下來吃補給的一次,也根本沒吃任何一塊肉。

快跑到了十七公里?蒜頭糖廠折返點時,和已過折返點的跑者迎面相對,迎面有人叫我並伸手和我擊掌,原來是「羅姐」,我一直不知道她這麼能跑,我都在四小時前面了她居然比我先過折返點?然後又有人喊:「路大哥加油!」一看原來是美伶,我和她常在體育場遇到,她第一次十公里測速跑出最快的一小時零一分時還是我陪跑的,兩年前我還在教她怎麼跑長距離,現在她竟然已經是破四腳了?!我這個帶進門的師傅怎能漏氣,於是我一路追上了她,原來有個男生配速員在幫她,難怪。不過這兩年她練得很勤,有回跑十公里就發現她進步很多速度已經不慢了。

一路跑著,我一直擔心被四小時專車追到,記得我的第二場全馬南科馬時,就是在最後五公里處被那個身上綁著汽球的四小時半個人專車輾過,感覺真的很差呀!害我一時力氣全失,半走半跑回到終點得了個4小時31分成績。我一定不會讓這慘痛經驗重演!我心裡這麼決定。

跑到二十五公里時,狀況果然來了。臨時上陣的全馬,平時只跑十公里以內,果然翻不過撞牆期?右小腿開始變硬,有抽筋的感覺...在之後的休息站上我停下來打點一下,結果被美伶刷過揚長而去,我只好把速度down下來。只能以時間換取空間,希望能撐下去不要真的抽筋。幸好十公里之後的甜蜜期,累積了不少「速度紅利」,而且依我的經驗,回程二十一公里到三十五公里的里程會比較「沒感覺」。我這麼安慰自己。

跑回高鐵回程時,我想起牙醫杯回程在教人如何用屁股頂上坡,今天很好,根本不用爬那兩個橋的上坡。這麼想又有力氣得多。跑進農田時,我想到當時在這裡趕上一個高中田徑隊小選手,鼓勵她陪她跑回終點,讓她破了記錄,她們教練在體育公園終點迎接還向我道謝。所以我又為自己注了力氣。(這就是地主隊的主場優勢)

不過右腳的抽筋疑慮一直困擾著我,使我不敢加快速度只能保持不抽筋硬撐著前進。一方面擔心著四小時專車有沒有追上來?一方面保持正確的心態:力有餘裕時與大地合一(看風景),傷痛時和疲累做朋友。因此,前半馬還能以一小時58分鐘完成,後半馬就看自己多能撐了?

原來,回程的路經過水上機場前和以前諸羅夜跑的路線有一段重疊,這又讓我想起那段和一群勇腳跑友團練的歡樂時光,沖淡不少心理上的疲勞。跑過水上機場和外面長長的椰林大道,轉入水上段的嘉油鐵馬道時,只有四公里原來很快能跑完的鐵馬道竟然變得無盡頭般的好漫長...最後三公里處有人在鐵馬道上發「枝仔冰」,我想一路上都沒吃什麼補給最後一枝冰棒不吃可不行,就停下來領一支來啃,一邊吃冰棒一邊往終點移動。沒想到跑不到一公里,忽然聽到後面有人說:「四小時專車,大家加油!」

真是嚇屎寶寶了!我可不能讓四小時列車在這最後的2k鐵軌上把我輾過企...雖然右腳小腿已經鐵了,可是顧不得抽不抽筋和股關節開始有感了,「拎背跟你拼啦!」我連頭都不敢回,就回到五分速往終點開去。最後的2公里總是像5公里那麼長,有人在說跑完鐵馬道轉出到就到了?但是怎麼轉出來還沒看到終點啊?又撐了一段柏油路終於聽到會場的廣播聲,又聽到有人說四小時還差五分鐘?立馬使出洪荒之力加快腳步...在終點感應區前我還解下外套往上提著像風箏飛過終點!(可惜沒找到相片)

奔過終點...蛤?凱莉和她朋友竟然已經站在那裡雀躍說:「破四!破四了,我第一次破四吔!」

難怪我一路上都找不到她的形影?原來她就在我前面?!說好的五小時呢?凱莉真是太強大了,竟然破四?而且還贏我不到一秒入場???

當然初次破四的凱莉高興地拉著伙伴和我在終點前留影,這時美伶也過來跟我說:「路大哥,你有沒有破四?」(阿彌陀佛,如果沒破可就糗大了!)我說,有呀!(好里佳在)然後她說她還小破pb,而且還上了分組13,真是可喜可賀呀!於是也拉著我拍了一張紀念破四的合照。(想起她十公里跑一小時零一分的興奮和合照,唉~長江後浪推前浪,真是此一時也彼一時也,現在不是她的「對腳」嘍...!)

這次的嘉義管樂馬真的是落湯雞馬,42公里裡面淋了40公里的雨,幸好到最後2公里雨停了,所以有留下吃枝仔冰的陽光照片,也成為跑馬以來被淋得最長最久的一次。但是我還是很感謝,謝謝老天爺給我雨中奔跑的機會;謝謝蔡達達沒給我壓力的提供跑全馬機會,讓我真真正正能在離開賽道三年後,以最佳成績3小時55(我的pb成績是3小時53)重回到馬場。現在我才明白:「只有放棄才是真正失敗,只要你肯定自己,你就一定有機會東山再起!

到終點時凱莉竟然已經先我一步入站了!

美伶得到分組13名次,沒想到昔日我教她長跑技巧,現在我已跑在她之後了。

一萬人一起淋雨,風雨生信心,淋得不亦樂乎...

怪叔叔吃枝仔冰,差點被四小時班車輾過,嚇屎寶寶了...

和凱莉跑前在大會操場合影

原來凱莉和一票跑友一起報名參賽



終點就在前頭,雨停了,再加把勁吧!

這是繼我初馬破四之後最好的一次成績,最讓人感動的是這是我三年來唯一的賽事,而且是在膝關節手術之後唯一一次在沒有準備之下跑全馬,不但沒落馬還能跑進四小時。



四湖「義齊瘋發」超半馬送的赤兔馬完賽奬座

三年前每週四和諸羅夜跑團練的時期是我跑最快的時期!

台長: 路痕
人氣(514) | 回應(9)| 推薦 (6)| 收藏 (0)
全站分類: 健康樂活(醫學、養生、減重) | 個人分類: 跑步與健康生活 |
此分類上一篇:迪卡儂夜跑團晨練

(悄悄話)
2019-12-31 15:04:30
(悄悄話)
2019-12-31 18:26:27
(悄悄話)
2020-01-01 22:39:24
(悄悄話)
2020-01-03 16:11:08
(悄悄話)
2020-01-13 13:36:34
(悄悄話)
2020-01-14 13:54:57
(悄悄話)
2020-01-15 01:26:25
(悄悄話)
2020-01-16 00:12:26
(悄悄話)
2020-01-25 17:03:08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