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7 14:05:55 | 人氣(755) |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朋友,換帖和麻吉的故事(1)

推薦 1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人生經歷得很多,遇到的人也很多。交的朋友也很多,但到頭來還記得住的,才算是朋友。
朋友,換帖和麻吉似是人生中不同交情的關係?朋友來來去去,有的多年還記得,有的如過眼雲煙不會再出現。異性朋友交往深了,有可能變成對象或一段回憶。但同性朋友,則只有緣份足夠和歷久彌新的才會長期為伴。有人用老酒形容老朋友,其實一點都不為過。

我並不是一個善交際或樂交際的人,所以也不是四海之內皆兄弟,到處吃得開且能買帳的公眾人物。回想我這一生交的朋友,到頭來也不過只剩幾個。並不是人家不想當我是友朋,只是我不愛和人攀交情,如果相處的緣份沒了,就灑脫地放手,也不會刻意去牽扯著。
古人說四類值得交往的朋友:友直、友諒、友多聞。那都得是成年後才能分辨的種類,但成年後還會有緣當朋友的,其實只有一類:那就是「惺惺相惜」或「臭味相投」!

說起來我的第一個朋友是國中一年級第一學期的同學,那時我進入陽明國中男女實驗班,班上有個討人厭的男同學。大家都不願和他相處說話,但唯獨我不會排斥他,後來經過一學期的成績做了第二學期的分班。我被分到好班,他則被分到放牛班。但因為我是班上唯一對他好的人,所以即使不同班了,他還是會和我有所接觸保持連絡。那些好班的同學們,從我參加南部聯招之後就沒再連絡了,但這個朋友直到出社會去擺地攤賣衣服,都還會在過年時打電話跟我恭賀。婚前和結婚旅行時,也曾到我家玩過。我想,雖然我只是把他當一般朋友,但他則是一直把我當麻吉的好朋友。

我的第二個朋友是讀嘉義農專時的一個獸醫科學弟,他是個不計較且博學多聞的人,因為他住在我堂哥家對面巷子,而我準備聯考時就住在堂哥家。後來舉家搬回故鄉後他也考上了同校,就成為沒課時出遊或混一起的死黨。他常騎車載我到處去遊玩,因為感情好,還跟大我一個月的堂哥三人結義。
但後來發生一件事:我交了一個學妹女友,而那女友我也曾帶去他家吃過飯,結果他母親看了很喜歡,還認她當乾女兒。可是有一回我和女友發生口角,結果我三天都找不到她,心急如焚,一直到三天後才知道,竟然是他載她上阿里山去散心?一氣之下我去找他理論,還往他肚子揍了一拳!當時我就看見他眼淚奪眶而出。雖然並沒有因此而結怨不再來往,但面對不同的職場和人生,同住在嘉義,但我們因此而少聚首疏遠了。對他動粗這件事我一直耿耿於懷二十多年,一直到二十多年後他為人父我從大陸回台之後的某一天,我才提起勇氣拿了一瓶高粱酒去向他道歉。

我退伍後去北港當了半年的警衛,後來考上興農公司就去台中上班。又後來跳槽到南僑化工回到嘉義營業所當跑市場的業務。跟他是去了台中就疏遠了,這期間他執業當獸醫,開過餐館,不過都收了。後來投入食品加工廠,也在社區大學教課。但好像都沒賺什麼大錢。
後來我才知道,在我和他沒有連絡的這幾年,他竟然經歷了喪子之痛!而我連訃聞都沒收到。心裡頗為不安。前年他似乎又經歷了婚變,活到五十多歲好像失落的比得到的還多?後來獨自去了中國。有一陣子我痛風,他拿他做的梅子醋給我喝;我拿酒去送他,他都欣然接受。其實和他面對時他一直很少話很沉默,而我對於他的過往也不敢再多問,甚至連換帖的情誼也不能確定是不是還存在著,只是心心念念著年少一起快樂的時光和為著他近年多舛的人生感到哀傷。

他有個獸醫科的同學和我在學生時期也走得很近,我們通常一起去撞球。但是我總是略輸一籌!那時我們輸的人必須請贏的人看電影,而我們總是自栩膽大,最喜歡去看那種恐怖驚悚的外國片,一直到後來看到部電影,害我那夜一夜都作惡夢才沒有繼續這種癖好。
那是描寫一個變態殺人魔,最愛殺孕婦,而且活生生用手把子孩從肚裡拉出來存放在一個山洞裡當收集品...。真是太殘忍嚇人了。
這個朋友在我當兵有一回放假回家時跟我透露了一個消息,就是他去看電影,遇到我的女友和一個男的。但我竟然跟他說:那有什麼關係?說不定是她親烕。後來我的第一任女友果然兵變了,你說我神經是不是很大條?
這個朋友一直到我要入伍,我欠了他二十多部電影到現在還沒請他,後來有一天在家附近遇到。那時他竟然成了一個在開車送貨的業務員。我跟他說我還欠他很多電影沒還,他說沒關係。

我的堂哥也是我自小的好朋友,不說我們是喝同一對奶長大的,學生時代也是常在一起而且後來還和獸醫那學弟搞三結義。可見我們多親近!他的農曆生日早我一個月5/24,但他比我會讀書考試,我讀專科時他則去唸了工學院。但因為我伯父長期酗酒,把家庭搞得一團糟,所以從小就沒自信,不像我那麼陽光,也沒有像我多才多藝。他交的第一任女友是個幼稚園老師,因為要去奮起湖玩沒車,我當時當業務有車,所以她又邀了幼稚園同事,變成兩對同行。後來他跟女友分手了,我卻討了她同事當老婆。
又後來了過了很久,某次我在百貨公司外遇到,他帶著一個長相很普通的女生,果然不久他就結婚了。原來是相親的對象。但在我心目中他是個優秀的男人,一直覺得他是病急亂投醫?或是戀愛造成的心灰意冷...新嫂子長相和個子都不是很好,總覺得他可以找到更出色的。真是太將就了。
我一直把堂哥當親兄弟看待,但是有一回我要任職需要保證人,我打電話給他,他一口就答應。當我準備了資料要出門時,堂嫂子又打電話來,叫我不要去,她說他們家不幫人做保。

我明白她是怕事,但我聽了很幹,她根本不懂我和他是親兄弟般的交情,我又不是去借錢要他做保,只是進新公司必要的手續罷!所以我很生氣,我最氣人家看扁我,從此就不再去他家喝茶了。事後他帶著家小來我家兩三次,但都沒有開口致歉。我明白他的個性,家裡老婆當家他也沒辦法,所以那就這樣了吧。反正兄弟一場,成家立業後也只能各為家庭沒空交流了。

台長: 路痕
人氣(755) | 回應(3)| 推薦 (10)| 收藏 (0)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阿飛如是說...【有感】 |
此分類下一篇:朋友、換帖和麻吉的故事(2)
此分類上一篇:同學會(舊作重錄)

(悄悄話)
2019-10-17 19:59:55
(悄悄話)
2019-10-26 08:53:30
(悄悄話)
2019-10-26 17:46:31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