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ZDA全系列出清特賣 古色古香的傳統韓屋式場景香蕉造型雨傘!限量出清中 前庭乳突莫驚慌 勿把此...
2018-01-29 17:01:32 | 人氣(201)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蒼蠅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蒼蠅﹞

 

其實她應該是光芒耀眼的太陽,如果不這麼說,至少也應該是眾人仰望夢想的月亮,因為凡是遇到她,就會愛上她。你知道月亮吧?自古多少文人雅士對月亮極盡讚美和愛慕,可誰真的能把月亮抓到手心呢?所以她是男人心目中的嬋娟…

但她並不這麼認為,她喜歡黑,總把自己當是塊琥珀。

 

「為什麼是琥珀?」

琥珀也不錯呀,漂亮的琥珀雖沒有鑽石的高價格,但也是寶石,有著美麗的紅黃色。

別打岔!我還沒說完…我是說,凡遇上她的男人都會愛上她,但至今沒有人得手。為什麼?因為沒有人能真正進入她的心中!

 

「為什麼?」

 

因為她與眾不同,她有獨到的眼光,不是那種世俗的女子,很少有人能被她看上,一方面是她太高傲自戀,另一方面是她沒遇到真正要的男人。你以為高帥富是她喜歡的類型?那就大錯特錯了!她要的也許只是一隻蜜蜂或蒼蠅…你一定覺得很噁對不對?可是你知道嗎?蜜蜂和蒼蠅才懂得什麼叫做甜,當她遇到了她的王子,不!是蒼蠅,才會對她的胃口。

 

「蜜蜂勉強可以...蒼蠅?多噁心呀?」

 

你只是被世俗的審美觀匡限了,夏元瑜寫過一本書叫「以蟑螂為師」看過嗎?蟑螂都可以為師,因為牠活了二億年,能適應各種環境的改變,一隻挨餓的蟑螂能活三個禮拜,扯斷頭還能活三天...話題扯遠了,我是說,蒼蠅也有牠不可匹敵的優點,只是你不懂。

 

「我是真的不懂,想到吃垃圾的蒼蠅就...。」

臭的是垃圾,不是蒼蠅的錯,人家說「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站在植物栽培來說,牛糞真的是好東西,其實能插在牛糞上的鮮花是幸福的,問題是鮮花沒根,無福享用。不能把罪怪在牛糞上。

 

「真是歪理!」我敗給你了。

哈哈哈,你是食古不化,我可從來沒想過要贏你呢!

 

 

【無法自拔的情詩】

 

休管她美不美

身材魔不魔鬼

也無關是否賢淑

總是有緣,無由地命定

 

不必穿越夢境

更不要打破現實的明鏡

讓浪漫的霧爬滿眼睛

像月亮那般朦朧且唯美

 

為了動人

你的筆尖必需蘸滿濃濃的情深

失眠和不能實現的假設之必要

而且必須愛她不渝

為了

長噓短歎,有個名字可以思念

越陳越香,每逢月夜就芬芳

 

用輾轉反側的長夜寫就

這首

無法自拔的情詩

 

【放風箏】

 

幸福在此刻,不假遠求

 

手中握著

 

細到隱形的絲線,心飄到太空

 

回頭一瞧

 

一張碩大的笑臉

 

在身後

 

 

 

 

 

 

Moonlight Sonata

 

    

 

透明的光,如果空中感情夠飽滿

如果,烏雲散盡如心裡的幽藍

夕陽說晚安之前的一眼斜乜,如果

你的心恰好在那時開放

 

紅色波很長

耐心需要像天際線

紫色波長很短

不小心會穿透過往

其間就是我許你的顏色

 

我許你的顏色通往我繽紛的心房

我許你的顏色是穿透人生的光

我許你的顏色在千萬朵花上

不可捉摸呀,我許你的

 

日復一日的不捨如你從虹膜上拓印的雨後

青山舉過頭頂

宇宙被割裂的

七色刀傷

 

    

 

最後一個

我等待三生三世的

從你沉默的那端

也許永遠不可能到達的

我脣的彼岸

 

因此我不渡河

不管那邊有迷人的瓔珞蓮座

 

我等待的最後一個

也許是告別

也許是墮落也許是

永不超生或無盡無明無所得的空

 

即使也是最初的感動和相逢

 

    

 

渡身體以水

渡靈魂以愛

渡窗戶以光

渡群樹以綠

 

渡生命以哀樂喜怒

渡青春以真誠和美善

什麼都渡了呀什麼

 

唯有不渡的我和虛幻

在水中央

 

    

 

一條蛇,溫柔

由你的想念音符般釋出

在我的樹上盤繞

 

一棵樹,由你心田長成的,堅持

在我的眼裡扎根

 

我的,你的口中

也都嚴密關著一條

浸淫在古早故事中千年成精的舌

 

牠們等著有日一朝

打結,互相廝

 

 

     止於自善

 

如果不再流動,是找到了歸處

如果不再激越,是前方無頑石

如果沉澱,安靜甚至敗腐

那是穩固,明鏡,滋養與犠牲

 

如果成為一尊隨時光風化被鴿糞堆積的石雕

也好過無人聞問荒草淹沒的碑銘

 

     碧潭

 

應該很安靜的,像這兒的流水青山

應該很忐忑的,如吊橋上牽手的心動

應該有些暗,燈光如花瓣漂水

應該有家浪漫的新店

有個雅座有個秘密約會

粼粼著情人感動的雙眸

 

一切都只是應該

我坐在吊橋邊破舊的茶座上

看天鵝船攪動惱人的春水

塵嚣喧嘩午後

現實沖泡失味的烏龍

終於明白

 

關於美好的空想

純粹只是一場幻夢

 

     未撥的電話

 

應該有一道聲河流出

如清泉在草原徜徉

也許會有幾隻調皮的脣魚忽上忽下

或許那時正好水波閃閃

一如月光灑在你的髮

 

我放長電線在虛空中

像風箏載浮載沉在雲端隨風

像夏蟬嚣鬧整個季節

說給一張蜜甜的笑臉

那笑容連接著驚喜與感動

 

不過其實我只是默默地來靜靜地走

把萬語千言向西隨流水送走

不忍心催動鬧鈴撳下號碼

捨不得破壞那無痕如鏡的水面

切莫吵醒沉沉已久,那伊人

安適寧謐的夢

 

     〈 〉

 

世間法依舊

什麼都已具足的緣依舊如水

停滯或流動

 

我是半閉,沒有顏色的

天空

 

諸相非相,相皆由心生

念或不念如來如往,我就在那裡

見或不見不悲不喜,不曾敲破的鐘罄

 

默然〈 〉,寂靜〈 〉

無所住而生其心

 

     逆流

 

混沌中逆湧

波波陣陣的痛

凌晨把我從無明中挖起的酸

其實是一張張囫圇吞下的面容

 

人生太匆匆

來不及細細咀嚼

在胸中翻騰,滾動

無法出口

 

空無之物在肚腹

唯有大口喝下

隨冰涼的夜

又被沖進胃中

 

     腹肌拉傷

 

忽然轉身是一種痛

雖然顆顆命中

那紅太陽總是輕輕落入

漏網之中

 

北風呼呼仍冷冽這杜鵑花季

人文薈萃喧囂不到我隱身的球場

遠處幾朵未熄的火焰猶開在樹上

投完了最後一球

就該回家

 

養傷

 

     似乎

 

似乎欠缺了什麼

手機一樣準時救我回來

逃過夢中的獅吼

 

今晨微雨,鄰居的告別式還沒展開

打算著在哪天永眠之前交代家人

請讓我安安靜靜的走

 

似乎欠缺些什麼?

詩還沒寫夠,畫不出滿意的畫作

溫度從沸騰的心臟隨時光流失

記憶像缺了一角的拼圖

 

不屬於自己的部份都已慷慨捐出

屬於自己的部份仍牢牢地禁錮

 

似乎還欠缺些什麼?

沒有濕

太陽躲得無影無踪

大地被寒冷籠罩

那顆冰凍在地底的種籽正

一寸寸死去

 

     海嘯

 

其實海並沒有出聲

她只是用默默

吞噬一切生命

 

其實海也沒有笑

她只是把原本屬於她所有的

收回到自己懷中

 

那些逃離思念的珍珠

那些情感的爬蟲

以及那些

在陸地結痂且私自複製,繁衍不休的

愛情的違章建築

 

一切都只是短暫

它們只保留了海的氣味和鹹度

它們只喟歎出火山的口臭

它們

把樹長成珊瑚又把珊瑚風化成泥土

 

她只是輕輕吹響了螺號

就收回了

膚淺可笑的人生

 

◎菸

 

吸入的何止

一點星火

寒冷的氣溫,人世的積垢以及被壓抑

默默吞下的

林林  總總

 

吐出的雖已成青煙

看淡的世情,包容的嗔痴

那胸中堆砌

良久良久的塊壘

 

都成灰燼啊

在萬般無奈,曾經擁有

或錯過之後

 

     葡萄的心事

 

把想你的夜夜暗暗圓圓

連成一串葡萄

星光顆顆結結成籽

 

如果你不來

請把我的血封緘在你的水晶瓶

別打開呀!越陳越香

越沉越想

 

一口飲盡吧,如果哪天

我們相遇,親嘴

那些牽腸牽肚的夢境

切莫留著

發酸

 

     不要聲張

 

不要聲張

我對妳的愛

或者不愛

我是一隻連心的悶葫蘆

裝著對胃的水酒

 

如果你已喝得一滴不賸

至少塞上木塞讓我繼續

空空 

 

不要聲張

妳到底愛我,不愛?

整個海洋的洶湧都在妳心裡

所有人魚的情歌

我都心動

 

等我走到了腳印的那頭把妳

輕輕拾起

妳是沙灘那端,一生最美的

邂逅

 

◎周一症候群

 

周一很忙,時間和心情打結

兩隻手成了過動兒

頭髮的黑漂白不了

天空的灰色

 

周一很盲,琴聲在遠方熄火

收起眼睛放入口袋

口袋中一片黑暗

識別證說這裡已經很擠

心臟有些疏懶

 

周一的天氣很茫

隣人告別式的哭聲漂在晨風中

出門前我以為自己活著且容易激動

此刻終於發現:

 

一半的自己早被裝入

歲月的棺槨

 

廣陵散盡彤雲開,三五歸雁入夢來。

華清池裡青苔瘦,水洗凝脂鉛華淡。

山頭群玉小掀窗,飛梭去來啣秋蟬。

一聲嘶斷愁雲落,梧桐依舊沁雨寒。

 

【我看著你】

 

我看著你,沒說出口

但其實有一條滔滔江水

水往下流

草原不知道有雨將至

你身上有風

我常常看著你,陽光常常普照著

你的花,開出了燦爛的顏色

顏色裡有我

雨往下墜,但雲往上走

新晴翻翻覆覆

你的眼瞳裡有陽光

但陽光裡有我

 

【琴人結】

 

只聞其聲,聲音如時光的流水

音符貫穿虛實的夢境

只遙遙搖搖

讀著天邊一紙情書

一線拉扯著的風箏

 

美麗亦如流水,青春像耳邊的呼氣

思念是星子叮噹的陶瓶

閃爍明滅的是情溼

瓶裡的四季花發

精靈像朵不凋的玫瑰芳香滿溢

 

超越距離的是丘比特的弓箭

綠化心臟的是悸動的風聲

柏拉圖寫就一紙抽象傳奇

文字遂甜出巧克力

 

琴人微恙是一種淒美

一種絲戀

讓黑髮輕撫胸間的明月

眼睛綴滿了溫柔的月光

 

【記一場粉紅的夢境】

 

花已不在,花藏入了夢

 

依舊在枕上開,在空中緋紅

陽光無言,但溫柔

情話不語,但火熱

 

風平浪靜的水面閒來無事

偶爾水黽在刻劃著風聲

一碟荷葉供奉一碟往事

一片新芽萌生一條詩連

 

幾瓣稀落的浮萍在演奏單音

它們說:

暴風雨之前總是寧靜

交響曲之後,必有餘音

 

【拼湊】

 

一種試驗

傾聽沉默

不說話的訴說

沒有期許的等候

不想之想

 

你的

有效期限幾年?

成份是什麼?

有沒有警告標示?

有沒有副作用?

 

我的

重金屬文字

輕生活態度

不重不輕的曖昧與模糊

患得患失的感情

 

為了生命不夠長,我放慢了心跳

怕心臟不能負荷,假裝沒什麼反應

為了能夠活到天明,練習放鬆和健忘

春日遲遲,與我不相關

咱們都沒有臨床

果然只是飄在雲端上的幻象

 

在風和日麗中醒來

彷若隔世,無盡的等待

綠芽鑽出凍雪,望見不動的遠山

有時花開,有時凋落

即使蝶不來,地球仍會繼續旋轉

風從不知來處,也不問去向

血液流出就成為黑夜

喟歎吞下就排泄念想

來不及流出和吞下的奇癢難耐

都往深處隱藏

 

見證一場名為短暫的永遠

理性和感性在械鬥

哭笑不得

我是任由命運亂剁

輪迴的爼上肉

 

從此成絕想

想一朵從未伸出水面的蓮

淹溺成黑色的土壤

想夢中的虹彩

只有徒然的顏色,而日子則站在崖上

看昨日墜落粉身碎骨的我

以及那些被浪花沖走的往事

一一躺在地上

看意氣風發不可一世的當初

靜美的山巒敷著溫柔的月光

雪白的大地依舊雪白

像無由的空白檔案

 

朝陽融溶了冰霜之後

沒有季節不謝的花季

永不凋萎的丹楓長在座頭鯨身上

在大海浮沉

鯨魚遨遊心象之海

噴出移動的虹彩

肚子裡有一盞燒不竭的油燈

安安靜靜的伏在案牘上

一帖寫不完的第五季之歌

一名聽診的書生

推敲綠遍的江南岸

遙想當年公瑾的馬蹄聲

童話從森林中走來

故事由白雲間開展

之後

煙消,雲散

 

愛麗絲跟著白兔

神奇的王國到處是黑黑白白的琴鍵

朵朵等待綻開的天籟

唯獨我的十指已斷,聲音已啞

悲歡不再交集

 

風停雨息。

 

聽說痛像一陣風

來匆匆,去也會匆匆

所以我們不要一再去複習

逝去的痛


【痛風】 

聽說風一吹,就會痛

所以叫痛風

痛的不在風裡

是在午夜夢回的時候

 

午夜夢回的時候不只有痛

也會有最難忘的快樂

因為痛所以讓我們記得

那些已經入骨的

 

感謝我們有愛,所以才痛。

 

【無法自拔的情詩】

 

休管她美不美

身材魔不魔鬼

也無關是否賢淑

總是有緣,無由地命定

 

不必穿越夢境

更不要打破現實的明鏡

讓浪漫的霧爬滿眼睛

像月亮那般朦朧且唯美

 

為了動人

你的筆尖必需蘸滿濃濃的情深

失眠和不能實現的假設之必要

而且必須愛她不渝

為了

長噓短歎,有個名字可以思念

越陳越香,每逢月夜就芬芳

 

用輾轉反側的長夜寫就

這首

無法自拔的情詩

 

【存在】

 

存在,是一種現象。

 

像愛,像風,不必也不能握在手裡。但你知道

有時一輪明月從雲間穿越;它也穿越

有時兩行淚水自臉頰滑落,它也滑落

 

無所住,不知何時但時常生其心

一秒都不能握在手裡的,卻任何時刻都能握在心裡

 

存在的奧義是形而上的,無人察覺的長駐

從一次無聲的告別之後

或轉身首途的那時

 

我們無以名之,但確實能感受

像愛,也像風

 

【你是我的椅子】

 

你的手扶著我的臂彎

你的溫暖胸膛是我的靠枕

坐下,你是我堅固的堡壘

立起,你是我隨行的車輦

 

沒有牢籠,自願徜徉在你的懷中

我是個疲倦了的行者,只因遇到了你

只因遇到了你

弱不禁風

 

也是為了坐入

你寬廣的殿堂

 

【無題】

 

我的思想流泄,就淤成一湖水

我的眼光放射,就一去不回

我的手指敲擊,心臟們跟著悸動

我吞下一個個夜,就吐出一顆顆明天

 

湖水洗濯你乳白的玉腿

眼光照亮你勇敢的離別

心臟和手指牽著手感動到永久

日日和夜夜緊緊相擁,夢裡只有幸福

我不會嫉妒

 

 

 

 

 

【那一粘】

 

那一粘,我成為千千萬萬的鱗片

在你身上閃爍著魚光

每顆落日都輝映著五湖四海的短暫顏色

每個顏色都承載著往日和絢爛

 

那一粘,靈芝在老松樹上穿針引線

蕈絲刻讀著年輪的風花雪月

吐露出樹木喜怒的橫斷面

唱片釋出無聲的鳥語蟬噪

 

那一粘,華爾滋成為最後的舞步

泰戈爾和葉慈讀著心裡的樂曲

浪漫成為月光致命的羅網

浪花於是愛上了無聊的沙灘

 

那一粘,節節不再分手結結再也解不開。

火車停駐在無人的星野上

車廂等著千千萬萬朵上車的夢想

要送達

沒有哀傷

小公主星星的故鄉

 

【我願】

 

我願我是你的床褥

可以盛裝與你一起

開展舒適的夢境

 

我願我是你眸底的月光

跟你一起窺探

思念的長度

 

我願我是你的手指你的撫觸

在彈奏之外

還可以與你一起同享幸福的花露

 

 

我願距離開出時光的蟲洞,南風解釋春天的行蹤

我願十字架成為愛的準星,獵戶座聆聽永不倦怠的天琴

我願文字在花園裡芬芳如百合,朗誦像流水唱情歌

但它們都不及你的美善,我願襯托你一如綠葉守護紅花

滋養你就如枯葉肥厚土壤

 

但如果為了成全你的願望,我願

放棄一切期待和幻想

如果為了讓你歡欣、充實和美滿

我願這一切都隱藏和消失

只留下你的愉悅和幸福

在此生

 

【我是】

 

眾星拱月

我是不落的太陽

群鴉亂啼

我是飛過的白雲

 

我是獨吟的放翁

我是桃源絶境

我是謫仙是頑石是蟠桃是棉花糖

是窗外的風景是想起來就忍不住的

一聲歎息

 

我是什麼都好

只要

在你心上

 

【寫給小橋】

 

 

你是我的小橋

 

賞心悅目的小橋

 

我在橋上看風景,我在看我成為橋上的風景

 

 

 

我也是你的小橋

 

渡過某一段難過時光的小橋

 

當你到達了踏實,平安的彼岸

 

請不必回頭和擔憂

 

一座枯木的腐朽

 

【愛神之賦】

 

你箭或不箭

我就在那裡

不悲不喜

 

我鍊或不鍊

你也在那裡

不來不去

 

你礙或者不礙我

我們都在那裡

不增不減

 

你追隨或我跟從

沒有前後只有左右

你的椅子就是

我的

 

我們是兩隻翅膀

舉高了一隻白鴿  顛倒了整個陸地

天因此空,海所以闊

寰宇裝滿了詩

胸懷裝滿了風

 

【細雨】

 

泌泌的細雨

 

從山谷穿過

 

不願離去的細雨,原來來自他的雙瞳

 

積成一湖清徹

 

映著宇宙最深的

 

藍色凝眸

 

 

【和影子約會】

 

 

和影子約會

看不見顏色,只是香

 

和影子約會

 

摸不著滑嫩,只是光

 

和影子

十指交扣

催動一陣無形的風雨

以及無人傷亡的閃電

 

和影子交媾

在一堵不能不具體存在的

 

冷硬的牆

 

 

【交界】

 

流進沙漠的水

侵入白晝的夜

擂響耳鼓的蜜語

停泊雲間的想念

 

山困在五指間

嵐飆進溪谷裡

汁液焚燒肉體

時間凍結成冰

 

【兩句話】

 

幾個字

就能讓葉子轉綠

一首詩

就能讓枯木發芽

你的手指

是仙女棒

把夢想點成希望

讓流星開出繁花

 

在眼淚裡包含笑容

在黑暗時溫習暖陽

在秋風起時結繩,為老樹結秋千

讓心一起蕩漾

 

安靜了一世紀,千言萬語只濃縮成兩句話:

一句是想念你

一句是不相忘

 

【平常】

 

寫一首詩,以月光

代表我無心的淡忘

再寫一首詩,以太陽

把歷歷的往事都溶化

 

讀一首詩,以眼淚

讀出太陽的溫度

再讀一首詩,以傾慕

送紅紅的心到遠方

 

投入秋水

復由火焰裡重生

關關難過中

無恙渡過

在平常的日子裡

繼續平常

 

 

【山】

 

寒冬冰雪覆蓋

你不會顫抖

把種子抱在懷中

 

秋天涼風悽惻

你只是滿臉羞紅

還天空以暖和

 

夏日烈焰如火

你唱著溪水的小調

吹著蟬的口哨

 

等春天來臨

不動的你換上繽紛的花衣

和彩虹手牽手

一起去寫生

 

【思量復思量】

 

思量復思量,與卿隔一江。相去只咫尺,各在天一方。道路順且暢,相會邈雲漢。策馬相思林,日薄雙潭乾。

 

相繫日已遠,衣帶緊復寛。烈烈端午近,遊子歸又返。念卿人易老,歲月忍且晚。淡泊追山水,卿我各子安。

台長: 路痕
人氣(201)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戲夢人生【詩】 |
此分類下一篇:【寒語】
此分類上一篇:【句號的重要】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