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車手試駕的車有哪些? 誰說男人才懂好車年底大選 決戰中台灣? 林予晞赴日宣傳6天 竟...
2018-01-13 08:00:00 | 人氣(843) |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藍帖信傳奇之《斷片》04

推薦 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受人之託,忠人之事。

閻羅自答應幫忙赴廣西找小美人魚後,一刻也未耽擱。沒兩日,他已隻身來到了樂業縣。

要怎樣才能找到小美人魚呢?這個問題對別人來講,可能是個大難題。但對佛、玄學大師閻羅而言,卻不是個挑戰。

且不提他已修練到後天的「靈覺」,即使他只是個常人,也是個絕頂聰明的智者。只是閻羅不喜歡當個「非常人」,他喜歡入世,喜歡遊戲人間,喜歡閱覽眾生相。

所以這次的大陸行,也並非只是單純受託救人,他視之為一個無法推卻的因果。而且他有預感,這一趟大陸之行,肯定會有非常的際遇。所以,他一點也不心急,凡事處之泰然。

經由旅行社的安排,閻羅終於在樂業見到了大狗子。

 

「……我救人的經過就是這樣。」

大狗子說完兩隻大眼睛瞪著閻羅。他實在看不出眼前這年紀與自己相仿的男子有什麼神通?憑什麼能找到另一個姓于的姑娘?

自從藍帖信把劉昀帶走之後,他們就受了旅行社之託,開始找尋和劉昀一同來樂業的于雅惠。

根據一個村民的說法,于雅惠曾跟一個小伙子走向大石圍的方向,而那個小伙子,就是在街上擺攤子算命黃大仙老頭兒的徒兒。

但是黃老頭的攤子已經好多天沒看見了,就連那小徒兒現也不知去向…,街上又沒人知道他們師徒倆的行蹤。所以大狗子只得停了尋人的事兒。

沒想到現今又來了這個叫「閻羅王」的人(實在太不吉利了!…大狗子心想:如果他能找到人,搞不好真的已經去見…),一來就問長問短問個沒完…

「有沒有人到那算命攤上算過命的?」閻羅問。

「有一個阿婆,叫江嬸,住在石林角。」大狗子說。

「帶我去找她。」閻羅說。

 

 

「您是說黃大仙啊?他可是神得很吶!」提起黃大仙的名字,江嬸便神采飛揚。

「大嬸,請妳說來聽聽。」

「黃大仙法力高強,有一個地痞去向他強索『月錢』,結果被他嚇得當場尿褲子逃之夭夭。」

「這事我也有耳聞,是不是叫『火明』住在社頭的那個渾小子?可是我不太信呀!真有那回事嗎?」大狗子插嘴道。

「怎沒?那次我剛好在街上,就是見他屁滾尿流,我才坐上去給黃大仙卜的卦。」江嬸繪聲繪影。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閻羅問。

「這事也是火明自己傳出來的,他說黃大仙唸咒語,鼓動了一支掃帚凌空打他。」

「這太誇張了吧?掃帚自個兒會打人…妳看到了嗎?那時妳不是在街上?」大狗子疑惑道。

「我倒是沒親眼瞧見,不過火明屁滾尿流的樣子我倒是看得結實。真是大快人心!我想:準假不了的。」

「妳說妳去算卦,事情經過怎樣,能不能說給我參考。」閻羅問江嬸。

江嬸看了看閻羅,覺得他雖然不是本地人,倒是一副慈眉善目,活像一尊菩薩,也就不介意的說:「我是去問我那口子偷人的事。話還沒出口,他居然就一清二楚,簡直是我肚子裡的蛔蟲一樣!」

「他沒先問妳的生辰?」閻羅懷疑道。

「哪有?所以我才說他『神』,我一坐定,他就說:他不管風流事,叫我不必問,好好回去跟我那口子說去,他自然會回心轉意。」

「那結果咧?」大狗子又插口。

江嬸有些羞赧:「我那口子沒事了啦…你說這不是活神仙?」

「原來如此。」閻羅似有所思。

「我得到『鬼號』地下洞穴走一趟,你能領路嗎?」閻羅對大狗子說。

 

 

閻羅進了「鬼號」地下洞穴,但他卻不是獨自一個人。

大狗子受不了好奇心的驅使,吵著要跟閻羅一起進地下洞穴探險。

閻羅心想,反正多一個人也好多一個照應,何況大狗子是本地人,至少對於地形也比較熟悉,於是吩咐大狗子事先準備好應用的物品,兩個人便進入了「鬼號」地下洞穴黑暗的世界。

由於大狗子的領路,他們兩個很快便來到了先前發現藍帖信和劉昀的深坑。

「我就是在這裏把他們救出的。」大狗子告訴閻羅說。

閻羅看了看黑不見底的深坑:「我們下去吧!」

於是大狗子把事先準備的繩索綁在樹根上,兩人先後縋下了深坑。

「哈…嗆!」

大狗子打了一個哆嗦:「這裡真是寒氣逼人!」

「廢話少說,眼睛睜大一點。」

閻羅和大狗子兩個人四隻眼,果然靈光許多。不多時,已經靠著所帶來的強力照明設備找到了鐘乳石地穴的入口。

「哇!這是什麼地方呀?好多鐘乳石呀…天呀!真是太美了。」大狗子忍不住稱讚了起來。

「這是上百萬年才生成的地底石灰岩鐘乳洞穴地形,真是難得呀,像這樣的鐘乳石洞穴,因為不曾被發現,才能保存得這麼完整。」

「你看這開在地上一朵一朵的好像蓮花一樣的石頭,簡直是他奶奶的鬼斧神工,大狗子一輩子都沒有見過。」

大狗子樂得連粗話都上了口,可見他有多興奮…「老子就算是死在這邊出不去,也值得了。」

「說什麼傻話?我們是來找人的,你忘了嗎?」

「找人?找什麼人?哦…你是說那個姓于的姑娘?她怎麼也會在這裏?」

「那只是我的直覺,並不是很確定。」閻羅回答說。

「把燈光關掉。」閻羅像發現了什麼。

大狗子於是立刻把手上的照明給熄了。

等光一熄,整個鐘乳石洞穴的螢光才顯現出來…。

「哦…等我出去一定向黨中央報告這個地方,說不定我會一夕成名,名字被刻在紀念碑上…」

大狗子口中喃喃的說著,被奇特的景觀迷得神魂顛倒。

「我有種奇特的感覺。」閻羅說。

「我才昏了呢!這麼美的地穴…簡直跟…神仙住的一樣。」

「噓~」閻羅示意要他安靜。

大狗才一閉嘴,便聽到轟轟的聲音。

「鬼吼出現了?怪恐怖的…」大狗子害怕了起來。

「好像是風。」閻羅說著朝聲音的方向走去,大狗子緊隨其後。

才走了幾步,耳邊卻聽到微細的嗡嗡聲。

「快找地方掩蔽!」閻羅喊了一聲。

兩人迅速就近找到一個岩凹處躲避,才一躲閃,緊接著就是一陣天搖地動…許多斷裂的鐘乳石懸柱紛紛掉落,有一根還差點插在大狗子身上!

等塵埃落定,閻羅走到大狗子身旁,見大狗子蜷伏著身體在發抖…。

「沒事了,只是一場地震,起來吧。」

大狗子仍無動於衷。

閻羅斥責道:「快起來,我們還沒找到人呢!」

大狗子才出聲:「太可怕了!一定是…鬼生氣了…真是怪了?這裡很少發生地震的,我不找了,我要出去。」

「要出去你就快出去,別在那兒逗留,省得我麻煩。」

閻羅說著便取走大狗子的強力照明燈和一些裝備,只留給他一支小手電筒,打算繼續往地穴深處探險。

大狗子想想不對,他才不一個人出去呢!萬一途中又發生地震,被石頭壓著了,誰來救他?

「我不出去,要出去你也一起走,我大狗子怎麼能讓人看笑話?」

閻羅理都不理他,又四處察看,找尋線索。

大狗子趕緊起身,取回照明燈:「只要別撞了鬼,我什麼都不怕…」

閻羅心裡想:有了他跟著也好。就怕不碰到鬼,鬼倒還好辦。他怕的卻是地震,如果找到了人,或是受了傷,說不定大狗子還有用得著的地方。

大狗子話才說完,他們又聽到了聲音。

這次的聲音跟之前完全不同,絕對不是風洞所產生的聲音。

「我的媽呀!又有鬼在叫了…你聽到了嗎?」

閻羅也聽到了這聲音,這的確像是鬼的呻吟聲在洞穴中回蕩。

「少在那邊胡說!快幫忙找找看聲音由何而來。」閻羅說。

兩個人在亂石林立的鐘乳石地洞中循著聲音前進,經過了數百座石蓮花,終於發現一個洞口。

「聲音應是從裏面傳出來的沒錯。」閻羅說。

「唉…」

大狗子這回聽得真確:「是…是…一個…男鬼。」

「快進去看看。」閻羅硬拉著大狗子往洞裡走。

 他們終於進了黃大仙的修煉室。

只是他們並沒有碰到鬼,而是發現了在一塊崩落的岩石下因壓傷正在呻吟的小順子。

 

 

藍帖信在醫院待了一整天,把請假期間來院病患的病歷資料從頭到尾看過一遍之後,才鬆了一口氣。又去向醫院院長告假,雖然院長有些不悅,但是最後還是答應了再給藍帖信十天的假期。

「下不為例!雖然你一向表現優秀,可是我也不能太過偏袒你,否則以後怎麼管理其他的醫師們呢?」一向對藍帖信很愛護的院長這麼說。

「真是抱歉!院長,實在是情非得已,以後一定不會再讓你不好做人了。」

藍帖信總算鬆了一口氣,下了班急急的趕到劉昀家去,他總覺得小雲還沒有完全恢復正常,還是先去看一看她才能安心。

到了劉昀家,才進客廳,就看到小雲一個人坐在椅子上發呆。

「小雲,你怎麼了?怎麼一副失神落魄的樣子?」

小雲看到藍帖信,竟然沒有起身,只是仍舊坐著,失神地說:「我又作了一個怪夢。」

「怪夢?」

藍帖信來到小雲的身旁坐下:「是什麼樣的怪夢?」

「我又夢見我的家人…但是這次還有另外的陌生人出現。」小雲說。

「還是跟上一次的夢一樣嗎?」

 「不太一樣,不過比上次清楚許多。場景是古裝的,是一戶富貴人家,可是又有一個奇怪的女人穿著奇怪的衣服出現…」小雲悶悶不樂地說。

「沒關係,妳再把詳細的情形告訴我。」藍帖信耐心地安慰說。

「我夢見我好像正準備出嫁,身上穿著霞披在閨房梳妝。父親走了進來…我一見他就淚流滿面。父親安慰我說:『沒關係的,把妳交給子安我們都很放心,他將來一定會出人頭地的。妳不必替我們擔心,王霸那邊我們會想辦法應付…』。我抱著他哭個不停…。後來那個奇怪的女人就像鬼一樣突然出現了,她叫我們快點離開什麼的…我們好害怕,可是我又覺得她似乎沒有惡意…我也不知道她這麼說是什麼意思。再來就醒過來了。」

「妳見過那個奇怪的女人嗎?想想看…有沒有印象。」

「我也不確定..我覺得那個人好像是我自己,可是又覺得不合理。」

「小雲,你能不能說清楚點?我被妳搞糊塗了…我真不知道妳在說什麼呢?」

這時小雲用呆滯的眼神望著藍帖信問:「現代的人還用銅鏡嗎?」

藍帖信聽了莞爾:「不會吧?除非的古董店去找,否則這種東西很難看到了,這跟妳的夢有什麼關係呢?」

「當時我正在梳妝,手裏正拿著一把銅鏡。我看到自己的面容,卻覺得很陌生。頭上還插著髮簪呢!」

「妳怎麼知道鏡中人就是妳?」藍帖信質疑道。

「我就是知道!那種感覺你沒有過?錯不了的。而奇怪的是…後來出現的那個我卻戴著手錶?」

「真有這回事?最近妳是不是有看過古裝連續劇?」藍帖信問。

「沒有,我從來不看連續劇的。」

「那麼,也許妳是在一些圖畫或照片上看到的吧?或是雜誌、報紙什麼的…」

「沒有的事!夢裏面很真實,並不是像演戲一樣。」

藍帖信想了一下說:「夢是一種潛意識的浮現或心願的完成。也許是一些妳自己平常看到事物的印象。雖然當時妳並未特別留心或者已經不記得了,但是那些潛意識卻會在睡夢時,運用各種方法浮現出來。尤其最近妳一直想著要跟家人團聚,所以特別容易作夢。」

「是這樣的嗎?」小雲不置可否地說。

「根據佛洛伊德的說法,潛意識境界所遵循的法則叫做『原本思考法則』,也就是人在孩童時期的思考方式。主要依循的法則有三:一、不受時間、空間限制,任何事情可以跳躍時間、空間置換,而互相發生關係。二、思考的方向是由情感和欲望支配進行,不依邏輯的前因後果推論。三、常以『濃縮』、『轉移』、『象徵』等作用來表達。所以你的夢想才會出現這樣的情形。在夢裡出現了兩個自己就比較少見了,也許是不同自我的投射吧?」

藍帖信引用了自己的所學解釋說。

「是這樣的嗎?」小雲半信半疑。

「你是精神科醫師,認不認識會解夢的人呢?」小雲問道。

「解夢?」

藍帖信實在不相信有解夢這回事,身為一個醫生而相信有解夢這回事?這和科學家找人算命又有何不同?實在是…

「幫人家找一個好不好?就當是心理治療好了。」

小雲知道阿信是個篤信科學的人,要他相信解夢很難,可是自己又忍不住好奇,所以只好對他撒撒嬌。

「這…」

藍帖信有點為難:「我是有一個朋友…可是…他是催眠師。」

「我不管!催眠師也好。明天你就帶人家去…」

小雲拗起來可不是藍帖信哄得了的,於是他只得乖乖地撥了一通電話給他的朋友徐慧。

 

藍帖信帶著劉昀來到了徐慧的家。

徐慧看來矮矮的,長相並不出色。一進了客廳,徐慧就引導他們進入一個昏暗的房間,連自我介紹也沒有。

藍帖信帶著劉昀到房間內唯一的一張躺椅坐下,躺椅旁是一盞已打開昏黃的立式檯燈。

徐慧走到劉昀面前說:「妳可以信任我,我現在要跟妳握三次手,第一次握手的時候,妳的眼睛越來越疲倦,妳不用害怕,讓它發生沒關係;第二次握妳的手的時候,妳的眼睛就想要閉起來。這裏很安全的,妳可以躺下沒關係,藍帖信就在旁邊陪著妳;第三次我握妳的手,妳的眼皮會黏得很緊,即使妳努力嘗試也打不開它。瞭解了嗎?瞭解的話請點頭。」徐慧用溫柔的語氣說。

劉昀心中雖然有些不安,但有藍帖信在一旁陪著,也就膽怯地點了點頭。

於是徐慧又說:「妳要讓它發生,也看它發生,知道嗎?」

說著便執起了劉昀的手:「一,我握住妳的手,上下搖動妳的手,妳的眼睛看著我,妳覺得越來越疲倦了,妳要這件事發生,就讓它發生吧!」

劉昀真的開始精神恍惚起來…

「二,現在我第二次握妳的手,妳的眼睛覺得好累喔,妳想把眼睛閉起來,妳要這件事發生,閉起妳的眼睛吧!」

劉昀慢慢地把眼睛閉上。

「三,現在我第三次握妳的手,妳的眼皮黏在一起了,妳越想睜開,便被黏得越緊,越想睜開,黏得越緊…妳要真讓這件事發生,這件事就發生了。」

然後徐慧抓著劉昀的手,用力往前拉,大聲說:「深沈入睡,睡覺!」

劉昀竟然真的在躺椅上睡著了。

 

接著徐慧伸手打開劉昀的眼瞼,觀察她的眼睛,劉昀的眼睛淚水明顯增加,眼白變成粉紅色。於是徐慧向藍帖信點點頭又對劉昀說:

「我要妳從一百往零回頭數,並且每數一個數目就說『我身體放鬆兩倍,現在也把精神放鬆兩倍。』例如:『一百,我身體放鬆兩倍,現在也把精神放鬆兩倍。九十九,我身體放鬆兩倍,現在也把精神放鬆兩倍。九十八,我身體放鬆兩倍,現在也把精神放鬆兩倍。…』像這樣一直數到數字消逝為止,懂嗎?懂的話就點頭。」

沈睡中的劉昀竟然也唯唯諾諾地點了點頭。

「深呼吸,現在開始從一百往回數,在數字之間做一次深呼吸,妳的精神更放鬆,數字就會消失了,妳會很安靜,心中覺得很寧靜。」

劉昀開始口中喃喃地唸唸有詞:「一百,我身體放鬆兩倍,現在也把精神放鬆兩倍。九十九,我身體放鬆兩倍,現在也把精神放鬆兩倍。九十八,我身體放鬆兩倍,現在也把精神放鬆兩倍。…」還數不到九十,她就露出了微笑,安詳地沉睡著…

「好了,她已經進入了最深度的催眠狀態,現在是她的潛意識在做主,你可以問她任何問題了。」

藍帖信雖是精神科醫生,也學過一些基本的催眠理論,做過幾次臨床催眠實驗。但此時看見徐慧精湛的催眠技術,也不覺五體投地、目瞪口呆。一時幾乎忘了來找他催眠的目的…。

「哦~是這樣的啊…我可以…直接問…?」藍帖信懷疑道。

徐慧點點頭。

於是藍帖信走向前:「告訴我妳是誰?」

小雲閉著眼睛,淡淡地回答:「劉昀。」

藍帖信轉頭看了看徐慧,徐慧朝他點點頭,意思是要他繼續發問。

「妳的父親叫什麼名字?」藍帖信又問。

「劉大川。」小雲直接了當,一句話也不多說。

「他是妳的親生父親嗎?」

「不是,他收養了我。但他永遠是我的父親。」

小雲雖然閉著眼睛但竟有淚水從眼角滲出,害藍帖信好心疼,責怪自己問錯了問題。

徐慧悄悄把他拉到一邊:「人在深度催眠的狀態下,感情會顯得格外脆弱…你只管繼續,有我在一旁看著,該停止時自會告知。」

藍帖信聽了才稍覺寬心,才繼續發問。

「妳最近常作夢嗎?」

「是。」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

小雲沒有回答。藍帖信又望了望徐慧。

「告訴我妳昨天作了什麼夢。」藍帖信又問。

「……」小雲還是沒有回答。

「讓我來。」徐慧向藍帖信輕聲示意,要他讓開。

「劉昀,聽我的指令。我數三聲,妳就進入昨天的夢境。聽到了嗎?」

「聽到了。」小雲溫馴地答道。

「一、二…三。妳已經回到夢中,妳到了嗎?」

「我到了。」

「妳是誰?告訴我妳叫什麼名字。」徐慧用命令的語氣。

「我叫花慕蘭。」

小雲竟然說出不同的名字?藍帖信咋舌不已…。

「花木蘭?是代父從軍的花木蘭嗎?」徐慧臉上雖有笑意,口氣卻一絲也聽不出。

「……」小雲沒答話。

「妳父親是誰?」徐慧繼續發問。

「花向晴。前朝的侍郎。」

藍帖信和徐慧聽了都面面相覷,不知所以…。

「妳現在在做什麼?」

「我正對著鏡子在搽臙脂。」

「妳聽到了什麼?」

「我聽到…」小雲似在面前見到真人一般,臉上的表情開始了變化,不再呆滯:「爹爹,您來了啊?」

藍帖信和徐慧都在一旁用心的觀察她。

小雲似乎已進入夢境中,不再需要引導。

………

「可是…我耽心爹娘…」小雲說著哽咽了起來。

小雲似在與人對話,但藍帖信和徐慧卻只聽到她在自言自語。

………

「我不要,我不要…我寧可留下來和爹娘一起。」小雲簡直成了淚人兒了。

………

徐慧靠向藍帖信的耳邊悄聲說:「她已經身歷其境,正在和人對話。」

藍帖信果然發現,小雲每次說話都間隔著一小段沉默,那段沉默大約就是夢中人在說話的時間,可惜他們沒辦法聽到。

「可是如果他真的對我們不利,到時候您怎麼辦?」小雲激動了起來。

………………

「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能那麼自私…。」

忽然間,藍帖信和徐慧都看到小雲臉色遽變!好像看見了什麼其他的事情一般。

.

「爹爹,聽她說…我覺得她不是妖怪…她跟我長得好…像。」

……………

……………

「別…爹爹,別呀!……」小雲渾身劇烈扭動了起來,好似有狀況發生了…

「快…快叫醒她!」藍帖信充滿不安,催促著徐慧。

徐慧用手掌按住了小雲的額頭說:「當我數到三,妳就會離開那裡,妳會得到平靜,暫時忘了去過那裡。一…二……三!」

小雲果然又安靜地躺好在椅子上,好像剛才的一切都與她不相干一樣。

藍帖信見小雲又平靜下來,才鬆了一口氣:「接下來呢?」

「先讓她好好休息一下。」

 

走到房間一側,徐慧問藍帖信:「你知道她剛才在說什麼嗎?」

藍帖信搖搖頭:「從來不曾這樣,她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依照我的經驗,她的夢不是夢。我們催眠的臨床常有這種情形,我們稱為『前世經驗』。」

「前世經驗?」

藍帖信可不相信有這回事,什麼前世來生的?一點科學證據都沒有…

「對!」

徐慧很正經地解釋:「很多人進入深度催眠時都有這反應,他們會再次回到前世的記憶,或者正確的說,是完全轉變成另外一個人而不自覺。到現在還沒人能證實這些經驗的真實性。」

「我不相信什麼前世今生的記憶,那是不合邏輯的事。這頂多可以算是一種潛意識的『人格分裂症』,也許只是一場特別的夢罷了。」

藍帖信還是以所學所能為依據,不輕易迷信於荒謬的事。

這回換徐慧搖搖頭:「並不是不合邏輯或沒有經過科學驗證的事就不真實。即使你不相信,許多靈異的現象還是照樣發生!人類最無知的一點,就是不能虛心地去接受事實,總對自己科學尚不能及的異常現象嗤之以鼻。」

藍帖信想想:徐慧說的也不無道理。於是又問:「比方說呢?別對我說嫦娥奔月或人類登陸月球的那一套陳腔濫調…」

「哈…」徐慧笑了出聲:「就拿我的一個催眠案例來說好了,有一個來託我幫她催眠的老婦人就發生了奇怪的事。」

「說來聽聽。」

「她是個文盲,大字都不認識一個,可是最近老是不得安寧,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有人介紹她來找我,為了找出她心中的煩惱是什麼,於是我幫她做了深度催眠…才知道原來她前世是一個西班牙鬥牛士,因為她最近搬到牧場附近,一見到牛就蠢蠢欲動,所以才老是不得安寧…。」徐慧正經八百地說。

「哈…哈…」藍帖信忍俊不住。

「我實在聽不出來這有何可信之處?想不到連你也這麼容易被唬住?」

徐慧顯然有些不悅:「聽我說完!」

「還有下文?」

藍帖信心想:再怎麼說我也不會輕易相信什麼「前世」的鬼話。

「我做這個案例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啊!」徐慧說。

「為什麼?」

「當她進入深度催眠之後,我根本聽不懂她在說什麼。後來還是經由我的一個聽得懂她的話的學生協助,我才知道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你到底想說什麼?」藍帖信有點耐不住性子。

徐慧詭異地朝他笑了笑說:「她在深度催眠之後,說著滿口流利的西班牙文!」

「這…這怎麼可能?」藍帖信感到難以置信。

「什麼可能不可能?這就是事實!事實是不容否認的。」

「一定是個…騙局…也許那婦人根本不是文盲。」藍帖信仍想反駁這個案例。

「如果你見過這名婦人的話,你就不會這麼說了…為了保險起見,我還特別到她舊住宅附近去打聽,經過她的一些老鄰居證實,她從小就在當地生活,從來也沒離開過,更別說出國了。」徐慧很嚴肅地說。

「這樣也不能就說她的前世是西班牙鬥牛士吧? 」

「你以為我只這樣就認定她的身世?」

徐慧走到房間的小桌櫃旁,打開抽屜取出一疊資料給藍帖信:「這是我託朋友去西班牙查的…」

藍帖信大略看了一下:「上面這些是西班牙文?我沒學過。」

「這是一份取自西班牙的鬥牛士名錄,底下就是有關她前世的徵信調查結果,和她在接受催眠後透露的身世,完全符合!」

這下藍帖信再也無言以對,沉默了一會才說:「所以你的意思是:小雲的夢有可能也是同樣的情況?」

「是有這個可能!但我也不能肯定…。」

徐慧若有所思的說。

台長: 路痕
人氣(843) | 回應(2)| 推薦 (5)| 收藏 (0)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長篇科幻小說 |
此分類下一篇:藍帖信傳奇之《斷片》05
此分類上一篇:藍帖信傳奇之《斷片》03

(悄悄話)
2018-01-13 10:32:29
(悄悄話)
2018-01-13 11:09:16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