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車手試駕的車有哪些? 路再顛簸都能穩穩開五款車不看盤也能輕鬆獲利40趴 普悠瑪翻覆事件 曾國城...
2018-01-12 08:00:00 | 人氣(1,117) |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藍帖信傳奇之《斷片》03

推薦 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唉呀!你別走那麼急好嗎?人家兩隻腳快斷了!」小美人魚邊追趕邊抱怨著。

「妳不是說你是長跑代表?怎麼這會兒又變了一個人了?」小順子慢下步伐等她,憨厚地問。

「你這楞小子…我不這麼說,萬一你真的跑了怎麼辦?」

「原來妳是騙我的…師父說的果然沒錯,外面的人是不能信任的…。」小順子一副認真相。

小美人魚又好氣又好笑,不知該怎麼跟他解釋,人情世故可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得分明的…。

「你不是要告訴我你師父的事嗎?你倒是趕快說來聽呀!還有你為什麼要我不必找劉昀了?這到底怎麼回事?」小美人魚岔開話題。

小順子回頭看了一眼小美人魚:「妳真的想知道?」

「廢話!不想知道我幹嘛纏著你,難道你以為你是潘安再世?」小美人魚邊大口喘著氣邊說。

小順子一聽,臉又紅了半邊…。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你倒是說話呀!」

小順子這才勉強的答道:「可是,我師父交代過,這事不可以讓外人知道。」

小美人魚這下火大了:「什麼內人外人的?人命關天啊!何況我是劉昀的拜把姊妹,那能算外人?信不信我去公安告你們?到時候你就是大逆不道害了你師父。」

小美人魚這麼一瞎扯威脅,倒是產生了效果。

小順子:「別…小姐姐,妳千萬別這麼做!我說就是了…可是妳得答應我先,不可以向公安告狀去。」

「只要你說的句句屬實,我可以答應你。」小美人魚心想:你這楞小子真是楞到了家,我不這麼說行嗎?

「我要妳發誓。」小順子認真地說。

小美人魚想想,說他楞,還真是高估了他。如果發誓有用,泥土都可以當飯吃了。不如隨便起個誓哄哄他也罷…

「好!可是我一發完誓,你就給我一五一十的說出來。」

「好。一言為定!」

小順子滿意地回答,彷彿做了一筆穩當的交易一般。

於是小美人魚一手指著天說:「如果我去公安局告狀,我就……」

「且慢!」

小順子阻止道:「不可以把詛咒說出來。」

小美人魚簡直被這傻小子給笑死,竟然要她不要說出來?那算那門子發誓?不過這倒是暗合她意。

「你這小子真是囉唆欸!」

小美人魚心想:該發什麼誓好呢?反正他又聽不到,看他一副清高樣,一時調皮,就在心中暗唸道:如果我違反誓言,就讓我嫁了這楞小子,當個大陸妹好了!

沒想到心裡才發完誓,就聽到一聲晴天霹靂,一時嚇得又抱住小順子。

「好了,好了。妳的誓言老天已經知道,現在我可以告訴妳實情了。」

「哼!說得跟真的一樣。」

小美人魚心想:那有這回事…不過這陣乾雷來得還真巧。

等小美人魚又放開他,他才羞澀地開口。  

「事情是這樣的。」小順子說:「我師父正在修煉一種密法,現在已經到達最後的成熟階段。可是這種密法必須要選擇適當的人來幫忙才能完成。所以我們才在街上擺了一個攤子,雖然已經找了很久,可是卻都沒有遇到合適的人選。…一直到那一天,妳們來到師父的算命攤子上,我才看到師父露出許久不見的笑容。我想:妳們倆個之中,一定有一個是師父要找的適合對象。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隔天我幫師父到山上採藥,回來時師父就不見了。於是我開始擔心,師父會不會……」

「會不會怎樣?」

小美人魚聽到這裏已經開始感到不安:「劉昀失蹤是不是因為他的關係?」

「我也不確定。師父修煉密法,從來都不告訴我。我只知道那是一種『登天大法』,必須在他的修煉室裡才能進行。」

「登天大法?」小美人魚聽了,開始感到毛骨悚然。

「這太荒唐了!難道你的意思是說:劉昀有可能成為你師父修煉登天大法的工具?」

小順子默默地點點頭。

「我現在就是要趕到師父的修煉室,如果等師父完成了密法的修練,我就再也找不到他了。」

「我不了解你的意思?為什麼你會再也找不到他?他不是你師父嗎?難道他要拋下你不管?」

小美人魚有了一大串的疑問,等著小順子一一回答他。

「師父曾經交代過我,他現在修煉的密法,是可以直接升天的玄元大法。登天大法只是其中的一個過程,如果他修成了,我就再也見不著他了。他還交代我要好好的照顧自己。」

「真是太可惡了!竟然把小雲當他修煉的工具!?這是那門子的神話?想不到都已經太空時代了,居然還有人在醉生夢死?我們快走吧!要不,劉姐姐不知道會被你師父折磨成怎樣呢。」

於是兩個人加快了腳步,匆匆地往百朗大峽谷的方向奔去。

 

                                                                                                             

 

在崎嶇不平的崖壁小逕上,有一個衣袂飄飄的人影,一身道士服打扮,雖稱不上仙風道骨,倒也有幾分隱隱的神氣,兩撇微翹的鬍子,頭上綁著髮髻,他就是黃大仙。

黃大仙把劉昀安置妥當之後,就先出洞花了兩天收集一些野果山珍,準備帶回修煉室裡面去,以供應近期內閉關所需。

想起多年來的辛苦鑽研,現在終於有了結果,不覺心中充滿了欣慰。

只是把小順子一個人孤獨留下,難免有些不捨。可是再回頭想想:小順子已不是一個小孩,應該也要自立了,何況自己把所有的家當都留下給他,這樣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登仙去。豈不是仙風道骨,傳為美談?

這樣一想,他也感到寬慰許多。不知不覺中,已經來到傾頹的山神廟。

黃大仙把背上的一筐食物放下,再取出預藏的繩索綁緊,然後搬到山神廟後面的古井旁。準備把食物縋到枯井裏頭…。

這原是一口荒廢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枯井,黃大仙也是在一次雲遊時,不經意發現的。

那時他是為了追捕一隻野兔,沒料到野兔竟然掉到這口枯井裏,黃大仙因此才縋到枯井裡面去,不料竟發現枯井中有一條祕道,一直通到一個奇異的密室中。

黃大仙相信這是天意,因為這個密室簡直就是天造地設的福地洞天。他從來沒有看過這樣一個奇異的鐘乳石洞:不但到處充滿著螢光,密室中央且自然生成一朵石蓮花,那時蓮花座的中央石床上尚躺著一具枯骨,想必就是這個洞穴的已經成仙了的洞主。

這不是天意是什麼?一個修煉的出家人被一隻野兔帶領,來繼承這一個仙洞…是上天要他來這裏修煉的,這更加強了他羽化升天的信心。

黃大仙本是茅山派的嫡系弟子,自他的師父傳承下來了一些法術和咒語,此外也得到了不少的修煉密笈。

這些修煉密笈裡頭,有一本『天書』,據傳這本天書是修煉成仙的法門。上面清楚的記載著如何升天的過程。可是卻無人能告訴他這本書裏奇怪的構圖和文字是什麼意思…。

一直到了一次偶然的機會,黃大仙才苦心鑽研出了一點眉目。

說來也是因緣巧合,黃大仙從這本書裏面發現一張簡圖。這張圖畫的是天上二十八星宿的位置。可是卻有一個「寡宿」星來錯位?並畫著一副像棺材的奇怪圖案…一些符號和日期便指著這個圖案。上面還寫著「震仰盂」。

「震仰盂」是八卦中「震」卦的口訣,這和「寡宿」星錯位有什麼關係呢?

黃大仙一直懷疑:畫這張圖的人為什麼會把「寡宿」給畫了進去?

一直到兩年前發生了一次大地震,那天黃大仙占卜夜觀天象,忽然發現「寡宿」星居然和圖上畫的一樣出現在二十八星宿陣列的錯位中?

如果是一般人,根本不會注意到星宿的位置,即使星宿行家,也不過是嘖嘖稱奇,事後便視若無事。

但是聰慧過人的黃大仙覺得這應是一種天命的吉兆,他立刻去收集了所有有關「地震」的報導。

其中一篇有關宜昌小峰懸棺的報導格外引起他的注意。他想:「震仰盂」該不會是指懸棺被打開向著天空吧?

懸棺葬是將棺槨置於陡峭的山崖上,所選的山崖險峻異常,崖壁與水面的垂直度很大,壁面光滑少草木,使人難於攀援,壁上有自然岩洞或樹根,便於設樁、鑿穴,山崖腳下有流水,其葬位不外乎自然洞穴、人工洞穴和樁架三種。名稱叫法也不相同,有的叫懸棺,有的叫岩墓,有的叫崖洞葬等,一般統稱為懸棺或崖墓。而以懸棺的形狀來說,又和仰盂似有點像…。

根據目前的資料,懸棺分布甚廣:江西、福建、浙江、四川、廣西、湖南、貴州、湖北、雲南、廣東、海南等江南十多省均有。

古人為什麼把祖先安葬到高山絕壁之上?有人認為:"高山險地能防止人和野獸的侵擾,可以讓祖先在寧靜幽冥的世界中永遠安息。

有的認為:崖墓通風,向陽,乾燥,能夠有利於棺木、屍體和殉葬品的長期保護。祖先葬在山崖上,就像星星、月亮一樣看著我們,子孫後代會繁榮昌盛。再者依山傍水,是亡靈的依戀和信仰。葬得越高,離天堂越近,升天就越快。

這些觀念,在一些古籍史載中可找到依據。

而茅山術士為了怕死後身體被人凌辱或毀壞,向有把棺槨藏匿的習慣。

這次受震災的小峰懸棺是戰國時留存的遺跡,過去在大、小三峽只能遠遠地仰視那懸棺的位置,棺材是獨木挖成的,依稀不朽而完整,

考古學家認定,它已有二千三百年那麼久遠了。懸棺葬在南方的少數民族地區普遍,上下延續幾千年,一直被視為「千古之謎」,可是,經過多年的考古發現和科學論證,這「千古之謎」正在逐漸被破譯。

已發現懸棺葬的形式有多種:有的把棺材置於懸崖上的洞內;有的在懸崖上橫開石縫,把棺材橫放其上;有的在峭壁上尋找樹根或鑿石孔栽樁,把棺材懸擱在外;有的選擇懸崖上的大岩洞,將多具棺材堆放在一處等等。

從已發現的棺材樣式來看,既有船形,又有長方形的;既有獨木挖成的,又有用厚木板合成的。

小峰的懸棺多而集中,實屬罕見。站在河邊,人眼可以望見的懸棺多達二十多副,那麼望不見又還有多少呢?

一九九二年,小峰鄉政府決定開發小懸棺崖,在順著石縫橫空開劈岩縫長廊時,被震蕩摔碎的就有二副;沿著石階登上懸崖,在一個洞裏還有十三副。

但在這次的地震中,小峰的懸棺卻不幸遭受了崩塌的影響:那就是在懸崖側出現了另一個極深的裂縫,使得原來的懸棺群顯得岌岌可危。主管單位正打算施行強制灌漿,但因經費過鉅,尚未施行…。

黃大仙的直覺告訴他,這其中必有玄機,於是他兼程趕到懸棺所在的現場察看。

一切好像冥冥之中早已註定好的一樣,他這一趟的宜昌小峰之行,促成了他求登仙班的計劃……。 

 

黃大仙縋下了枯井,又把食物裝進了背上的背包,循著枯井下的祕道,蜿蜒來到了他的修煉密室。

才一踏進密室,他就有種不祥的感覺。

 

「誰在這裏?」

黃大仙靈敏的靈覺,已察覺到密室中有一股生人的味道。他肯定一定有人躲在他的修煉密室中…。

「來者何人?趕快現身!否則休怪本大仙無情。」

他對著空曠的密室大吼,一時密室中響起了陣陣懾人的回音。

這時一個人影才從密室中央的石蓮座後面隱現…。

「師父,請您別生氣…是小順子來找您了。」

「原來是你,我不是交代過了?不准任何人到我的煉功室來。」

「師父…弟子知錯。」小順子面紅耳赤,說完就跪了下來。

「哪有這麼不講理的師父?」

另一個嬌滴滴的聲音也從石蓮花座後面傳來,原來是小美人魚:「自己也不先檢討看看做了什麼壞勾當?還敢責怪別人?」

「大膽婦人!竟敢擅闖我的禁地,看我怎樣收拾妳?」

「師父恕罪!…是小順子帶她來的。」

黃大仙正想出手,一聽小順子這句話立刻收住:「小順子…你…竟敢違抗師命?擅自把陌生人帶到我的修煉室來?」黃大仙氣得吹鬍子瞪眼睛。

「哦…你就是什麼大仙不大仙的?少在那邊師父、徒弟的!現在都什麼時代了?你們還在演古裝劇?快把我同事劉昀交出來!」

「劉昀?噢…我想起來了!妳就是那天和劉小姐一齊來算命的于雅惠?」

黃大仙這麼一說,自己才感到奇怪?於是趨前到蓮花座上一看,竟大吃一驚!原本躺在石蓮花中央的劉昀竟然不見了?!

黃大仙心想:豈有此理!你們先到我的密室把人帶走,這會兒反倒找我要人?難道是小順子違逆師命,不敢承認把人帶走,兩個人才想出這麼可笑的計策?…咦?這也不對!如果真是這樣,他們大可一走了之,何必還留在這邊呢?

黃大仙左想右想,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只好顧左右而言它:

「哈…哈…想不到我教出這麼個好徒弟?才幾天不見,就被你這女人迷成這樣子?竟然連師父都不放在眼裏了……。」

「師父…」

小順子趕快拜伏到地上哭道:「沒有的事,小順子不敢!小順子只是怕師父被公安抓走,所以才帶這個小姐來找人的。小順子知錯,求求師父饒了小順子,快讓劉昀姐姐走吧…。」

「你這孽徒!還敢在這邊求饒?從今而後,我沒有你這種好徒弟,你給我住口。」

「他是你徒弟,我可不是。你少在那邊作威作福!像你這種師父滿街都是,小順子倒了八輩子的楣,才會當你的徒弟。你還是快把人交出來,否則我保證你不久將去吃牢飯!」

「不要啊!于姐姐…妳答應過的…」小順子哀求不已。

小美人魚得理不饒人,把她潑辣的一面,表露無遺。黃大仙聽了這席話,氣得不知如何回答才好。心想:你這丫頭真不知天高地厚,如果今天不給你點顏色看,我豈不讓自己的徒弟看笑話?

黃大仙這時已是怒火中焚,正待要鼓起真咒時,忽然心中閃過一個人影,急時轉念:她和她的性子倒有八分像…莫非是緣份?。

於是他二話不說,三步作二步走到修煉室的平台上,雙腳盤腿坐下,閉起雙眼,口中開始唸唸有詞起來…。

「師父,饒了她吧!不要啊……」

小順子見狀,突然膝行往黃大仙而去,一邊喊著。

小美人魚還搞不清狀況,就有一股恐懼突然襲來,接著又響起一種嗡嗡聲…還來不及反應,就不醒人事了。

 

                                                                                                             

 

藍帖信揹著劉昀在崎嶇不平的地穴中艱苦地前進,在這種到處鐘乳石林立的地下石灰洞穴裡,別說是馱負著一個人,即使自己攀爬都很困難。

不過,說來也真幸運,藍帖信在回程時,無意中竟然找到他先前失落的手電筒,使他不必再摸黑爬行。

憑著他過人的意志,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磨破了手掌和膝蓋,終於也來到了之前用繩子縋下的深坑底。

他正愁著該如何把小雲從坑底往上送…。這時居然聽到上方傳來了聲音,於是他趕緊大喊:「來人啊!我們在這裡,快來救人呀!」

片刻之後,果真聽到上方傳來接二連三微弱的回音:「在那邊,我聽到聲音從那邊傳來…。」

藍帖信彷彿心上一顆石頭落了地,臉上漸漸浮現出欣慰的笑容,四肢竟然完全癱軟了下去,只有嘴裡還不停地喊著:「我們在這裡,我們在這裡…」

回音在黑暗的地洞中迴繞不停……。

 

 

 

「你醒了,藍先生。」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藍帖信眼簾還重得跟綁上鉛塊一樣。但他勉強地睜開雙眼,一時精神大振,因為自己已經置身在一個溫暖舒適房間中。

「小雲呢?小雲在那裡?」

藍帖信一醒來立刻記起了他心愛的小雲。

「你別急啊!她好好的呢!你們己經脫離險境了。」

藍帖信這時才注意到他的床邊站著一個皮膚黝黑、年輕力壯的年青人。

「你是…」

「是我把你們救回來的,我是村子裡派出來幫忙搜救的居民,村子的人;都叫我大狗子。我和平大叔在洞穴中聽到你的呼叫聲,所以才找到了你們,難道你忘了?…你真行啊!真的把人找到了,我們找了兩、三天連個屁都沒找到。」

大狗子眉飛色舞掩不住滿心的佩服,叨叨絮絮起來。

藍帖信根本沒聽進去,奮力一坐而起,把大狗子嚇了一跳。

「帶我去見她!」

「別…別急啊!你還很虛弱啊!她就在隔壁房間,有人照料著呢!」

大狗子想把藍帖信按回床上,可是,他那按得住?

藍帖信不管三七二十一,下了床就奪門而出,一口氣衝向了隔壁房間。

當他來到劉昀的床前,看到劉昀安祥地躺在床上,兩行安慰的淚水,竟不覺潸潸地落了下來……。

 

 

雖然藍帖信把劉昀從險惡的地穴中救了出來,可是他和小美人魚卻又失去連絡。

她到底跑到那裡去了呢?藍帖信向旅館打聽,只知道有一個奇怪的少年人來找她,後來她又回來了一下,急匆匆地就又走了……。

眼前小雲的情況也容不得他去擔心別的事,他只好暫時不管小美人魚的下落。反正她已是個成人,應該不至於發生什麼意外才是…藍帖信心想。

 

事情果然還沒完結,劉昀的人雖然被救了出來,可是卻一直昏迷不醒…。 

 

「她這種情況已經多久了?」

「三天了!從她被救回來到現在,還一直沒有清醒過。」

「有沒有照X光和檢查心電圖?」

「頭部沒有任何的損傷,身體其他部份也沒有,我都仔細檢查過了。血液、脈搏一切也都正常,就是查不出個所以然來。」

「她是否服用過什麼藥物?」

「我自己也是精神科醫生,請相信我,該做的檢查都做了,就是查不出原因才會請你來。」

藍帖信開始有點不耐煩,若不是出門在外,這邊的醫療資源太落後,他又怕送回台灣耽誤了小雲治療的第一時間,才不用任這小醫院安排,找來這麼個「權威老醫生」。

這一名年老的醫生又翻開劉昀的雙唇,看了看她的舌頭,然後替她把脈。

藍帖信當慣了醫生,在一旁束手無策感到很厭煩:「她到底怎麼了?你能使她醒來嗎?」

老醫生最後終於搖了搖頭:「一切都很正常,我也查不出個所以然。」

「去,去去…沒辦法就沒辦法,怎麼不早說呢?」

藍帖信無禮地抱怨說。

大狗子見到老醫生的臉正在往下沉,趕快打圓場說:「一切都正常,只是昏睡而已,應該沒有什麼嚴重的。說不定明天自己就醒過來了呢?孫醫師請您先回吧,謝謝您。」

孫醫生老大不高興,口裏念念有詞地離開了病房。

大狗子送走了孫醫生,回到病房裏跟藍帖信說:「我看她是失了魂,不然怎麼會查不出原因呢?要不要找道士來看一看?我們村子裏最近來了一個能人,據說法力高強得很!」

藍帖信什麼都沒說,只是瞪了大狗子一眼。

「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我可是一番好意,如果你不接受,那就算了。可別拿我出氣啊!」大狗子滿腹委屈地說。

「我要帶她回台灣!」

藍帖信忽而淡淡地說:「在台灣我有很多醫學界的朋友,一定可以查出原因的…。」

 

藍帖信既下定了決心,馬上趕辦各種手續,第三天便推著劉昀上了返台的班機。當飛機降落在桃園國際機場的時候,他早已做好一切醫療安排。救護車直接開到了停機坪。劉昀被送下了飛機之後,便被載往藍帖信服務的醫學中心。

來機場接機的,還有藍帖信最好的朋友--閻羅。

 

「鬼王,你來了。」

於是藍帖信把事情大概跟閻羅敘述了一下。

「怎麼會發生這種事?」當閻羅大略聽過藍帖信說完事情的經過之後說。

「天曉得,我不信任大陸的醫療科技,所以儘快把她送回台灣。」

「醫療的事務我也幫不上忙,我想你也用不著我。有什麼其他的事我可以出力的你儘管說。」

閻羅和藍帖信既是知交,就直接開門見山地說話,沒什麼好客套的。

「鬼王,倒是真的要你出動了,我必須留下來照顧小雲,剛剛我才知道,小雲的同事--于雅惠,綽號叫『小美人魚』,我找到小雲時,她反而失去了連絡。我一回到台灣,才經他們公司証實,她也失蹤了。如果你能先動身去找她,我就能放心留下來處理小雲的醫療了。」

「沒問題,我立刻就準備前往廣西,你只管好好照顧嫂子吧!」閻羅爽快地答應了幫忙。

 

為了劉昀,醫院開了一個討論會議,中心的一些最好的醫生都來,各種檢查和方法都試了,但她仍像個睡美人,醫師們一點都沒辦法。藍帖信又開始擔心起來…。會不會?她從此沉睡不醒,那豈非變成了植物人了?

幸好老天並沒這麼殘酷。

日子一晃,又過了三天…那是清晨的時候,藍帖信還在劉昀床邊瞌睡,冥冥之中彷彿聽到聲音說:「阿信,醒醒呀!我們該回家了。」

(莫名其妙:這是什麼怪夢?應該說:「小雲,醒醒呀!我們該回家了。」才對吧?--藍帖信想。)

「回家了!阿信,快醒啊……」

這下聽得清楚,藍帖信從睡夢中,把眼睛睜開…眼前浮現了一個清美的笑靨。

「小雲?」

藍帖信不敢相信,真的是小雲!往前一抱,高興得熱淚盈眶……

「小雲,妳…妳終於醒了!…妳讓我好擔心呀…。」

劉昀在藍帖信懷中,似乎無法體會他的欣喜:「我怎麼會在醫院?你怎麼也在這裡?這是怎麼一回事?」

「嗯~妳看來精神奕奕,大約是『睡』得太飽的關係…」

藍帖信雙手握著劉昀的肩膀,面帶燦爛的笑容說:「我會慢慢告訴妳的,別急。我們先再做一次全身檢查,如果確定妳一切正常,我們就出院回家。」

「可是,我很好呀!為什麼要做檢查?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記得是在大陸廣西…怎麼會?」

藍帖信把食指放小雲的脣上阻止道:「沒關係的,聽我的話,妳很快就會明白了…乖乖的好嗎?」

見自己男朋友如此溫柔的眼神,劉昀亦不再追問,小鳥般依著藍帖信,畢竟還有什麼比兩人的濃情密意來得重要?

做過了身體檢查,一切果真正常。又一一向醫師們道謝,當天小倆口便喜孜孜地出了院。由於劉昀的父親劉大川人仍在大陸探親尚未回家,藍帖信和小雲剛經歷過一場生離死別,深怕她又有狀況發生,所以當天就跟小雲回家,準備夜宿劉宅。

劉昀雖滿是疑惑,心裡總是甜蜜萬分,這是阿信第一次來家裡過夜,父親人又不在…。那該是多浪漫的夜晚啊? 

 

「…事情就是這樣。」

藍帖信把他如何接到小美人魚電話,一直到把她找到帶回台灣,一五一十的向小雲說了一遍。

「輪到妳了。」

藍帖信等著聽劉昀在百朗大峽谷突然脫隊的理由。

「脫隊?」劉昀說:「我才沒有脫隊呢!我是應邀去參觀地下洞穴。」

「豈有此理!我明明是在地穴中把你救起來的,妳為什麼說是受到邀請呢?」藍帖信覺得不可思議。

「我真的是受到邀請,才進入到鬼號地下洞穴去的。事情是這樣的,」劉昀漫不在乎,調整了一下坐姿,才娓娓道來:「那要從我和小美人魚上街去算命說起…」

「那天我和小美人魚因為好奇,忽然的在那個算命攤上坐下,所以才認識了黃大仙。這個黃大仙可不是一般的算命仙,他好像挑人算命,所以當小美人魚報上名要求幫她算命的時候,他竟然一口回絕!氣得小美人魚後來自己一個人先逛街去了。可是他一見到我卻對我說:『你是個沒有父母的孤兒。只有一個親人,那是個職業軍人,從小就領養妳,而且他是一個異人。』我聽了大吃一驚,除了我的父親和你,沒有人知道這件事。這個黃大仙若不是真能算命,怎麼能夠知道遠在海峽對岸有關我的身世?」

「真有此事?實在令人不敢相信。」藍帖信聽了,也感到難以置信。

「我當然覺得非常驚訝,於是又問他我的親生父母親還在世上嗎?」希望他能夠告訴我更多有關我的身世。

「可是他說,他是茅山道士,除非我到他的修煉室去,否則他沒辦法回答我這個問題。你知道當我聽到能探知自己的身世的時候,有多高興?!我便立刻要求到他的修煉室去。有什麼事比探查自己的身世更重要的呢?」

劉昀說到這裏,情緒也激動了起來。

藍帖信只是頻頻點頭,並未打擾她的敘述。

「但是他又說,他的修煉室在百朗大峽谷,不是一般人可以進去的。於是我求他,無論如何一定要讓我到修煉室去,再多的錢我都願意付。可是他竟然說他不要錢,只渡有緣人。剛剛見到我的時候,他掐指一算,已知道我和他有緣,所以他可以准許我到他的修煉室去。但是絕不可以讓其他的人知道這個祕密。」

「難道妳不曾提防他是個騙子或色狼嗎?」藍帖信終於忍不住插嘴。

「我當然有想到,你不會相信的。當我心中正在懷疑他的動機的時候,他好像會讀心術一樣,竟然當場就把我的心事說出來。他告訴我:『如果你擔心我是個騙子或色狼的話,我也不能勉強妳,就算是咱們的緣份不足吧。但他是個修行人,絕不會對我有非份之想。』你說這嚇不嚇人?」

「所以你就信了他的話?」藍帖信問,心裡仍有一些氣憤,小雲為什麼這麼容易相信算命仙的話呢?

「我心裏想:機不可失!如果我錯過了這次機會,恐怕一輩子將很難再遇到這樣一個高人,如果就這樣一輩子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那豈不是要遺憾終身了嗎?所以我寧可冒一次險,到他的修煉室去。」

藍帖信能體會小雲為了查出自己身世的渴望心情,但是對於自己心愛的女人這樣的涉險行為,實在不以為然。

「後來呢?他有沒有告訴妳有關妳要知道的事情?為什麼妳會孤獨一個人躺在那座石蓮花上面?」

「後來我就照他說的去準備一些進入洞穴的用具,他說他會在『鬼號』地下洞穴等我,幫我帶路,但我需事先準備些東西。隔天當我進入了地下洞穴,他果然已經在那邊等我了。雖然有點怕,可是有他指引我,我也就壯起膽子和他一直下到了地下的修煉室。」

藍帖信想起了他在地下洞穴中遇到的深坑,他的懷疑果然沒有錯!小雲果然是經由別人幫助才下到了那樣的深坑中。那麼黃大仙把繩索從樹根上取下來的用意就很明顯了:為的是不讓別人發現這根繩索,以免有人循線找到他們。

小雲繼續說道:「他是要告訴我我想知道的一切沒錯,但是那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他說必須要經過一連串繁複的法術才能探知我的過去,而且我必須要有信心,充分和他合作才行。於是我就照他的吩咐躺上了石蓮花座,之後我就沉沉睡著了。」

「真是荒唐!」

藍帖信終於忍不住置喙:「小雲,沒想到妳竟然也會相信這種不合科學的事?怎麼可能有人能夠用一些法術就可以得知過去發生的事呢?」

劉昀顯露出一點不悅的神色:「我知道你是醫生,對這些不可思議的事情總是嗤之以鼻,可是,如果你是個不明身世的孤兒,易地而處,我相信你也會對他深信不疑。何況…」

說到這裡,劉昀似欲言又止。

「何況什麼?」藍帖信緊追不捨。

「何況他真的有異能。」劉昀終於把話說出來。

藍帖信:「什麼樣的異能?你親眼看到了嗎?」

劉昀點點頭。

藍帖信起身,走到小雲的面前摯起小雲的手,含情脈脈地說:「小雲,如果你不把全部真相告訴我,我如何能幫妳?難道我們之間還需要有祕密嗎?」

「可是…我答應過他不能說的。」

藍帖信想了一想,嘆了一口氣又對她說:「不管這個黃大仙是不是真有異能,他令妳昏厥,把妳一個人留在深無人跡的鬼號地下洞穴卻是事實。若不是我即時趕到,後果真是不敢設想。更何況現在連你們的同事于雅惠都失蹤了,至今猶生死未卜……。」

「什麼!小美人魚她失蹤了?你怎麼不早告訴我呢?」劉昀聽了臉色遽變,一時如遇晴天霹靂。

「我也是剛剛才確定這個消息。」藍帖信無奈地說。

「她是怎麼失蹤的?」

「上回我去找妳,她留在旅館,後來聽說有人去找她,然後就沒了下落。我一直忙著妳的事,也沒去追究她去了那裡,詳情我也不太清楚,是回台後旅行社才通知我她沒回來的。」

「我要立刻趕到廣西去!」劉昀忽然起身:「如果她發生了意外,我怎能夠心安?」

「妳的身體才剛復原,還是多休息些時日吧?」藍帖信勸說道。

「不行,這樣我寢食難安!」

藍帖信考慮了一下:「好吧,最少妳等我把醫院的事情交代一下,我再陪妳走一趟。」

「我就知道!你對我真好。有你在一起,我可安心了,就這麼說定嘍。」

 

當晚藍帖信就睡在劉大川的房間,原以為小雲總算平安無事了,沒想到,到了凌晨一點,藍帖信卻聽到來自小雲房間的哭泣聲……。

「小雲!小雲!快醒醒,妳怎麼了?」藍帖信來到她的房門外叩問。

半晌仍不見小雲來開門,她只是一味地啜泣…

於是藍帖信忍不住自行開門進入。他看見小雲仍然躺在床上,一點也沒有醒轉過來的樣子。

於是他走到床前,輕輕地拍著小雲的臉頰:「醒來吧,小雲。你在作惡夢呢!」

可是小雲卻無動於衷。於是藍帖信撩了撩小雲的肩膀:「沒事的,快醒醒!你只是在作夢,別哭了。」

這時小雲終於停住了啜泣,迷迷糊糊地把眼睛睜開,一副失神落魄的神情。

「你在作惡夢呢,小雲。」

藍帖信溫柔地當他把額頭上的冷汗抹去。

小雲才慢慢回過神:「好可怕!好可怕…」說著向前抱住了藍帖信。

「別怕,只是一場夢。我就在妳身邊,沒什麼好害怕的。」藍帖信安慰說。

「我作了一個夢,夢見我很傷心,正站在房間的椅子上,準備懸樑自盡…」

「別傻了,那只是一場夢,妳現在不是很好好的嗎?妳正在我的懷裏呢!」藍帖信笑著說。

「可是…」小雲竟然又開始哭泣起來:「夢裏面是那麼的真實,我簡直是傷心欲絕啊!」

「好吧,好吧。妳把夢境說給我聽聽,說完了也許妳就覺得舒坦一些了。我在這裏陪著妳。」

小雲這才放開藍帖信,擦了擦眼淚,整了整頭髮,憂鬱地說:「我的家人死了,只剩下我一個,我還活著幹什麼呢?」

這下藍帖信更迷糊了…

「妳的家人?小雲,妳的家人為什麼會死了呢?妳越說我越糊塗了…。」

「他們…他們被殺了!」

若是在現實世界,藍帖信聽了這句話可能會感到震驚,但這時藍帖信卻只是輕鬆地說:「哎呀!這有什麼好傷心的呢?別忘了那只是場夢呀!」

小雲聽了嘟起的小嘴:「我就知道你不當一回事,那是我的父母親呢!你忘了從小我就是一個孤兒,即使在夢中,我也不願意見到他們被殺死。」

藍帖信想想,小雲說的倒也是。一個自小沒見過爹娘的人,即使在夢中遇見這種景象,也會悲慟不已的。

「別擔心,」

藍帖信改以溫柔的語調:「那不會是真的,不要去想它了。」

「嗯~」小雲頷首。

藍帖信低頭,剛好看到小雲胸前盪著的小斷片項鍊。

「這條項鍊挺別致的,是妳買的嗎?」

小雲愣了一下,一臉茫然:「我不知道?難道這不是你幫我戴上的嗎?」

藍帖信聽了倍感疑惑,他一直以為這條項鍊是小雲在旅遊期間購買的紀念品,沒想到連她自己都不清楚項鍊是怎麼來的?

「我在地下洞穴中找到妳的時候,就看見它戴在妳身上了。難道妳進入洞穴之前沒有戴上它?」藍帖信說明道。

「沒有啊!我從沒見過這條項鍊。」

小雲撫弄著小斷片項鍊,仔細端詳上面的刻紋…

「那這項鍊是那來的呢?」

小雲無辜地說:「在醫院醒來時,你就在我身邊,我還以為是你送給我的禮物呢?你看!這刻紋好像兩條魚…我剛好是雙魚座的。」

藍帖信回想了一下:「這就奇怪了?這條項鍊到底是誰幫妳戴上的?會不會是…」

「別管那麼多了啦!反正不過是一條小項鍊,戴著也滿好看的。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去找小美人魚呢?」

藍帖信默默算計了一下:「大約大後天吧?我已經叫閻羅先去了,妳別耽心。明天我得去把這個禮拜耽擱的事給處理一下。妳好好睡吧,有事通知我一聲,我就過來。」

藍帖信說著在小雲臉頰上親了一下,就起身走出房門。

小雲很想出口叫他留下來…可是話到了嘴邊又叫害羞給吞了下去。

 

 

台長: 路痕
人氣(1,117) | 回應(2)| 推薦 (5)| 收藏 (0)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長篇科幻小說 |
此分類下一篇:藍帖信傳奇之《斷片》04
此分類上一篇:藍帖信傳奇之《斷片》02

(悄悄話)
2018-01-12 08:54:51
(悄悄話)
2018-01-12 10:28:18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