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xgen全系列出清特賣 誰說男人才懂好車年底大選 決戰中台灣? 綠反對宗教基本法草案 ...
2018-01-09 08:00:00 | 人氣(773) | 回應(11) | 上一篇 | 下一篇

藍帖信傳奇之《天梯》15(完結篇)

推薦 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作者在西藏布達拉宮前的留影




十五

 

 

平台上經過略微的整理,藍帖信、舒志泉、小雪、達克羅、噶漢五個人終於準備解開天梯的祕密。

本來不信邪的藍帖信見天上烏雲的奇妙變化,他不得不把科學邏輯丟在一旁,聚精會神去迎接這一場一生難得一見的奇景。

小雪一見舒老師坐上大石頭,心中有莫大震撼!那景象真的和她的那幅畫作一模一樣...

但是他們尚有一些技術性的問題待突破:

 

十字金鋼杵到底有何用處?該如何用?

舒志泉體內的佛舍利如何能取出?怎麼取出?又有何用途?

 

這些問題沒有人能解答,但竟然也不需要去解答!

舒志泉再度躍上那顆大石頭,小雪竟像失了神一樣,自自然然的走向平台中央。

「小雪?你在幹什麼?」

藍帖信等三人都在大石頭旁注意著舒志泉和大石頭上的奇異裝置...

他們三個人都同時驚訝地睜大了嘴巴!

 

當小雪在平台中央站立,雲洞中竟透射出一道強光照射在小雪身上...

 

就是那個光,就是那個光!舒志泉忍不住喊道。

只見那道光束,由白色忽而轉成紅橙黃藍各種顏色,而且不停變換...

此時小雪竟開始輕解羅裳,終至完全赤裸地站立在光束之下。那幅景象,有如美神維納斯誕生在巨蚌之上,美不勝收!

藍帖信有些擔心,正想上前阻止她時,空中傳來了音樂聲...

「是貝多芬的田園交響曲!」

藍帖信驚訝非常望向舒志泉,卻見舒志泉已坐在大石上陷入了半昏迷狀態...。達克羅與噶漢更是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音樂鳴奏好像是從舒志泉腦中讀出來的!」藍帖信說,因為他看到舒志泉的身體正不自主地隨著音樂晃動,他的雙手連接在石頭上,像通了電微微發光。

三個人都不知所措,只是有種非常愉悅的快樂感覺充盈在雙耳和內心...。一直到田園交響曲的「暴風雨」來襲,小雪雙臂往上平舉成十字形,那道投射在小雪身上的光束,忽然散開成各種顏色的線條,在空中慢慢成形又集結...最後,成為十字金鋼杵的模樣!

 

「十字金鋼杵!快!快!拿出來!」藍帖信催促道。

「但是怎麼用?」

達克羅話猶未完,手中的十字金鋼杵竟已不翼而飛,自動飛向小雪上方的雲洞...

然後他們看到了不可思議的景象,雲洞漸漸擴張...擴張...一個物體的下緣慢慢呈現...最後他們赫然見到了一部...一部...天哪!是太空船!

沒錯!是太空船!藍帖信能肯定,那部太空船並不很大,大約只有四十公尺見方。最奇特的是,當它停止了旋轉,他們才清楚地看出:那簡直就是一支超巨形的「十字金鋼杵」!

接下來,更令人意外的情況發生了!

他們見到小雪,赤裸裸的小雪身體,正慢慢的上升...上升...一直飛到十字形太空船的中央底部...然後...

那太空船底部中央,竟然像快門一般出現了一個圓形的入口,由小變大。小雪就這麼樣地,消失在那入口中!

 

沒有人知道該做些什麼?小雪會不會就此消失呢?也沒有人敢說。為什麼是小雪而不是舒志泉?更沒有人知道答案。在場清醒的祇有藍帖信等三人,舒志泉已然不知神遊到哪一方。該叫醒他嗎?沒有人願意冒這個險,甚至也沒有人知道他會不會清醒。最擔心的是萬一他受到打擾而產生新的變故!

面對未知的事物,渺小的人類也只能俯首稱臣,靜觀其變而已。即使聰明睿智如藍帖信也無兩樣。雖然他們心中充滿了不安與好奇...

過了五分鐘,終於又見到那道光束,而當那道光束投射在原來小雪站立的地面,突然,那地面上竟然出現了一個影像!

「是舒品嵐!」

達克羅叫道:「二十年前的舒品嵐!」

「你確定?」藍帖信問:「你見過他?」

「我確定!我當過他的嚮導,那時我還是個小孩。」達克羅說。

這時藍帖信發現,它只不過是一個虛像,用各種光線投射合成的虛像。這種高科技,人類正在研發,卻無法做得如此傳神!

 

那「舒品嵐」面帶笑容,竟然開口說話了:

 

請不要驚慌!不管你認不認識我都不重要。以這個形象,用你們的語言對你解說,是為了使你有親切感。這個人是上一次有幸與我們接觸的人類,所以我們以他當媒介來選擇和人類的另一次約會。」

「能和我們接觸非常不容易,想要與我們接觸,當然必須具備充分的條件。這些條件必須靠硬體和軟體的配合。當然你已達成了這個目的,但有必要讓你們瞭解得更清楚些,因為文明的交流才是我們的善意。」

「你所見到的這部飛行器是一個觀測站,作為我們對地球人類的定期觀察之用,我們另外製作了飛行器的縮小模型,那是觀測站的啟動開關。必須在『操作台』啟動之後才能發揮效用。操作台就是你看到的大石頭,你當然已經知道。它的開機密碼與操作人有很大的關係,必須是上次和我們接觸的人所傳授的密碼才能開啟!

你一定正在懷疑:自己是怎麼打開密碼的?其實別擔心,那密碼可以經由操作人腦海中自動掃瞄讀取。誠如你所知,操作台的動力來自八十一個顆晶球,開機程式來自一張卡片。但是我們把更高級的驅動軟體,設定成一種生物鈣化組織,只有擁有這顆軟體者,可以把他的程式藉由念力,傳給另一個人,這個被傳授者的背上會出現我們的識別標記。擁有這個標記和這個軟體,都能成為通過選擇許可的來賓。如果你願意,還可光臨我們的觀測站,提供我們一些生物指數。不過,在觀測站上也和出現在你面前的景象一樣,只有一些你熟悉的虛擬影像。你在驅動操作台的同時,我們已讀取了你的身體以至於腦中一切可供參考的數值,傳送儲存在觀測儀器中。所以不會對您有任何的傷害,你大可放心。」

基於生存圈平衡的考量,我們不打算取走任何活體標本,也不會留下任何破壞你們社會和諧的影響,在這次的觀測交流完成後,一切都會回歸正常,而你只能短暫存有這段記憶,日後,很快便會淡忘!這樣的觀測任務,短期內不會再重複,你所持有的各項開啟器你將無法重複使用,即使你找到了另一個願意和我們交流的人類,十年內也將無法再使用,除非我們主動遙控...。無論如何,謝謝你大力鼎助,扮演了星際交流的大使,對於文明生活的演化與文化提供了可貴的資訊。這次的接觸將在一分鐘後結束,現在你只要保持輕鬆,不必做任何動作,一切將會恢復。最後再次感謝你的參與。

 

舒品嵐的形象在說完話之後,深深一鞠躬,自己淡化消失。

 

接著,小雪的身體便順著那道光束被傳送到了地面...

然後太空船開始慢慢旋轉上升,重新沒入雲洞之中...在雲洞急速收縮之時,十字金鋼杵又無故地墜落到地上...然後烏雲開始向四面湧動...以至完全消散。

一切果真恢復正常。

 

小雪回來之後,除了女孩應有的羞澀,她的背上的刺青已經消失無蹤,而且據她的描述,太空船上除了奇怪的儀器,只有一個透明的解說員,說的內容和他們聽到的無異。

舒志泉離開了大石頭,立刻嘔出了『佛舍利』。

 

達克羅和噶漢經歷了這次奇遇,也收回了十字金鋼杵、念珠、佛舍利以及那張破布與地圖,順利完成任務歡歡喜喜地回程報捷。

他們三個人的西藏之行,自是達成了目的。

雖然舒志泉還是沒見到自己的生身父母,卻因涉險和小雪成了命運共同體,瞭解了彼此的身世,進而相愛相憐...

收穫最少,也最多的,要算藍帖信了!

他雖只是幫朋友的忙,事不關己,卻意外的參與了這次無人能及的冒險之旅。

對於設置在念青唐古拉山那超越人類文明的另類觀測站,豈是驚嘆兩字可以形容的!

事後藍帖信回到了台灣,把西藏之行的種種奇遇,向閻羅誇耀一番。閻羅聽得直垂胸頓足叫道:「早知道,什麼暑期課程我都推掉,就算辭去教席,我也要和你同行!真是失策!」

「不過我還有些疑惑,」藍帖信說:「我們並沒有在那平台上看到什麼竹竿上有著笠形葉子的樹木?」

「你不是說,上一次那觀測站與人類交流時是舒品嵐嗎?」閻羅問。

「是啦!怎麼了?那有何關聯?」

「如果在場的只有他一人,誰能控制那大石頭?」

「你是說他當時是在大石頭上?」

「如果真是這樣,那平台中央會長出一棵樹也說不準。」

「但小雪在那兒,所以沒必要驅動天梯?」

「那只是我的猜測,反正不管『天梯』還是『樹木』,都只是經由舒品嵐傳給舒志泉的印象。」

閻羅悻悻然道:「說不定外星人早期還以大白傘蓋佛母的樣子出現呢!」

「那可很難說,不過小雪為何會畫出和舒志泉夢境一般的油畫?」

「你不是說舒志泉吞了舍利子?他可能在無意中驅動念力把那幅景象傳給了小雪吧?天曉得?」

「可是小雪身上的烏格咒密怎麼辦呢?」

「你未免也管得太多了吧?她愛他,而他也愛她,不就皆大歡喜了,還管他什麼『烏漆抹黑咒』!?」

「說的也是!」藍帖信猛點著頭笑著說。

 

                                                                                                           完 

【作者的話】

信不信?在寫這篇小說時,我還沒去過西藏。不過,那又有什麼關係呢?作家扮演上帝!小說中的世界就是我的世界。
但,我的人生終究和西藏有緣份,所以後來我真的去了一趟西藏。有興趣的人可以點我的舊文去看看西藏的風情:http://mypaper.pchome.com.tw/lovefactor/post/1324540677(點下一篇就能一篇一篇看)。
謝謝你們來到了我的世界,參與了我的故事,和我一起神遊了一個奇妙的經歷。

總之,藍帖信還有一個故事,我還是把它大方的送給有興趣的讀者吧...我漸漸了解了,寫作為什麼是自瀆和窮困的事業。但是,我心靈豐足了呀!希望你也是樂在其中。




 
這是在布達拉宮上面的廣場,藏戲就在這裡演出,達賴則在那樓上的窗口往下觀看。



在大昭寺裡拍的各式金剛杵,這些神器據說都是活佛加持過的。
了幾件紀念品


從西藏買來的唐卡〈白度母〉掛在家裡的神佛龕旁




台長: 路痕
人氣(773) | 回應(11)| 推薦 (4)| 收藏 (0)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長篇科幻小說 |
此分類下一篇:藍帖信傳奇之《斷片》-前言/01
此分類上一篇:藍帖信傳奇之《天梯》14

(悄悄話)
2018-01-09 11:10:00
(悄悄話)
2018-01-09 14:37:32
(悄悄話)
2018-01-09 20:50:47
(悄悄話)
2018-01-09 21:16:29
(悄悄話)
2018-01-10 16:40:06
(悄悄話)
2018-01-10 16:51:00
(悄悄話)
2018-01-13 10:05:03
(悄悄話)
2018-01-14 20:55:43
(悄悄話)
2018-01-15 08:50:10
(悄悄話)
2018-01-15 08:58:16
(悄悄話)
2018-03-07 00:05:31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