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易傷肺咳嗽、免疫力... 日本香川縣金刀比羅宮料理鼠王是不是真要被吃了 韓國瑜網路聲量暴漲 高...
2018-01-06 08:00:00 | 人氣(1,251) | 回應(8) | 上一篇 | 下一篇

藍帖信傳奇之《天梯》13

推薦 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十三

 

 

這真是一段艱苦的登山旅程,對小雪來說。

他們三個人又雇用一名藏民腳伕和一頭犛牛幫忙馱裝備,但畢竟從羊八井到念青唐古拉山還有段艱辛的山路,除了達克羅和那名藏民登山好手,藍帖信也直喊吃不消!

雖然設備非常齊全,(當初小雪還懷疑,怎麼為了到達「藏寶」地點,需要這麼多裝備?)但現在他們終於了解:在海拔五千多公尺的世界屋脊之中,即使走路,也是那麼地艱困...

念青唐古拉山,東西橫亙一千餘里,他們只是朝向主峰的山道上行進。羊八井是有名的地熱噴泉區,他們離開了已開發地而進入了積雪礫石的山巖之中,一路上雪跡與地熱噴氣的景色交雜著,美不勝收...但體力與肌肉的勞頓再加上稀薄的空氣,已令人喘不過氣來,根本無暇欣賞景色。

達克羅不時停下來研究藍帖信的手繪地圖,並且參照他帶來的山岳地形圖,配合著指南針和太陽的照射角度,找尋正確的路徑。

宗譜喇嘛說得沒錯,達克羅果然是一名非常了得的嚮導。該準備的用品,他一樣也不少,連高山的缺氧和暈眩現象,他也都考慮到了。而且不時來關心藍帖信和小雪的身體狀況。

 

另一方面,有一隻小隊伍也朝向與他們同樣的目的地出發。那就是由黑教信徒組織的登山隊。

這支隊伍大約有十餘人,都是一些登山好手。其中同樣有兩名隨行者,那就是舒志泉和唐曉桂。

唐曉桂因為半盲、席巴因年老,都由犛牛背負著。

舒志泉不明白,唐曉桂為何能說服席巴,讓他們隨行前往「天梯」地點?照理說,未找到「十字金鋼杵」和佛舍利,依照那些使徒的說法:根本無法「開啟天梯」。

唐曉桂告訴舒志泉:黑教徒的目的是要尋找傳說中的「天梯」,並利用那些二十年前被帶走的法器和佛舍利,來開啟天梯。

至於開啟天梯的傳說是來自「菩提道燈論」。

據說那道經文暗示著,天梯是升天成道的捷徑,密教中有關佛陀化身為「大白傘蓋佛母」為天人們驅趕阿修羅的故事中,那棵長在「非天」與天界相隔處的樹木,就是「天梯」!

舒志泉覺得非常愚蠢,這些人對於佛經和自古流傳的密教神話,居然趨之若鶩!可是卻又沒奈何,身為階下囚也只能任由人擺佈。

就在他們出發的前一晚,那也是唐曉桂說服席巴之前的事:唐曉桂對舒志泉做了一次催眠。

原來他對找尋舒志泉藏佛舍利的地點自信滿滿,就是因為他打算利用他的「專長」對舒志泉來一次催眠,探尋他年幼的記憶,以查出確實的埋藏佛舍利的地點。

舒志泉倒不介意接受他的催眠,因為他根本就不相信有「天梯」這回事!佛舍利既從不存在他的記憶中,他也不在乎讓他找到而取走。反正只要他們願意讓他離開那個黑暗的石窟,一切都可以接受。

所以他也乖乖地合作,讓唐曉桂對他施予催眠。

當然,舒志泉完全不知道在催眠中,自己透漏了些什麼,反正事後席巴對唐曉桂和他的合作非常滿意,也答應放他們走──不過,那是在到達天梯的所在地之後...

於是有了這一趟的行程。

 

兩支隊伍在不同的山岳間跋涉,彼此並不知道他們正往相同的地點出發。由於黑教使徒們大都是矯健的當地藏民,所以比起藍帖信這一行人的速度,明顯快了許多!

到了出發後的第三日,他們已接近了皮革上所指示的天梯地點。

那是一處靠近念青唐古拉山主峰的一錐形山巔。雖然不是附近最高的山峰,至高點卻有著特出的盆狀。

「這個地方真奇怪,怎麼會有這種盆形的高台?」唐曉桂四顧之後懷疑道。

為首的藏人,亦即在石窟中替席巴翻譯的年輕人說:「依照圖上所示,這個地點絕對沒錯!」

這時舒志泉的心裏卻是激動萬分!因為沒有人比他更熟悉這裡的景象──他來到了夢中的境地。只有他心知肚明,沒錯!就是這景色,四野灰茫茫,天上烏雲密佈須臾,他就發現了那顆大石頭...可是,那棵樹呢?那棵像竹竿上有著笠形葉片的樹呢?

「可是這裏根本連支草都不剩,光禿禿一片,哪來一棵樹?!」席巴忍不住嘆氣道。

「原來你會說北京話?你為什麼要假裝不懂?」舒志泉驚訝問。

席巴朝舒志泉看了一眼笑說:「我可沒說過我不會北京話,我只是懶得和你囉嗦,怕你對我糾纏不清!」

舒志泉當然不信他的理由,可是他卻無法猜中他的用意。如果他不說,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這...這地方,我來過。」舒志泉說。

同行的人都不約而同地以奇異的眼光看向舒志泉。

「豈有此理!你不可能來過,你從小就被帶離了西藏!」唐曉桂說。

「是在...夢中,我夢過了千百回!瞧,那邊那塊大石頭,我就是坐在那上面的。」舒志泉說得若有其事般。

「我們過去瞧瞧。」席巴說,他們往那塊石頭走近。

隨著距離的拉近,事情又有詭異的發展。他們發現,那塊石頭「長」得極不平凡!

怎麼說呢?原來遠看並沒有什麼異常的石頭,走近一看,才發現石頭上有著奇怪的突起,前方像一個條狀面板,後面有一個微微的鞍形凹穴,簡直是供人乘坐的一般!

在石頭的前端邊緣還有一道凹槽隙縫,長約十數公分,就像是個販賣機的的出票口?

「這是什麼怪石頭?質地看來也不像是石頭!」席巴說。

為首的年輕人一躍坐上了石頭,端詳了半天,又跳下來說:「看不出什麼名堂來,一定是有機關的。」

「把我扶上去,讓我來試試!」席巴說。

可是儘管他四處摸索,又滑稽地扭動著身軀,也查不出什麼結果。

「何不讓米拉熱巴試試?」唐曉桂說。

「對!你說你夢過,你來試試!」席巴應允。

舒志泉只好坐上了石頭。

所也奇怪,當他才一屁股坐到了鞍形的位置,石頭竟然微微震動了起來這時他才發現,在凹槽細縫面前,又莫名其妙地出現了許多小圓孔,數目至少有數十個!

「這是什麼?」舒志泉叫道。

眾人都引頸來觀望。

「好奇怪的小洞,排列得這麼整齊,鐵定是人造的!」席巴說。

「這些都做什麼用?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年輕人說。

「也許是有人刻意鑿成的吧?可是為什麼要鑿這麼多孔洞呢?」

舒志泉數了數孔洞的數目,抬頭說:「一共有八十一個洞。」

這時唐曉桂忽然說:「念珠!」

「對呀!念珠剛好八十一顆!」

席巴立刻取出念珠檢視一番,果然數目一樣,而且珠仔的大小剛好和孔洞的大小相當。於是他當下把串線扯斷:「讓我們試試!」

當念珠被一顆顆放進小圓洞內,他們聽到天上傳來一聲聲乾雷。膽子小的人都有些驚慌。

等八十一顆念珠全部被放入孔洞中,天上出現了奇異的天象──所有的烏雲都朝他們的上空集攏過來,濃密得彷彿觸手可及般。

席巴面露喜色:「我們找到了,這是天梯的位址沒錯,多奇妙!天眼珠像是電池一般,使這裏的天象都動了起來...。」

「那麼唐卡呢?唐卡有什麼用?那張唐卡不會只是觀賞用的吧?」唐曉桂好似軍師一般,總是在最緊要時提出關鍵問題。

席巴取出唐卡,看了一下,自然而然的就把它移近到那道凹槽裂縫。

他們彼此莞爾對笑,因為那張唐卡的尺寸,根本就和那道裂縫完全吻合。席巴便將唐卡插入了裂縫檔中...

忽然天上的濃密烏雲紛紛移轉,不多時,烏雲像照相機的圓形快門一樣,在他們這個盆型高台的正上方,形成了一個雲洞。可是,除此之外,並不見有其他的景象再現。

「接下來的,就要看你說的對不對了!」席巴不懷好意地朝唐曉桂看了一眼,就對幾名手下使了個眼色。他們即亮出匕首朝舒志泉走了過來...

「你們想幹什麼?」舒志泉驚喝道。

「沒什麼,我們只要取佛舍利而已!」

「我不是告訴過你們了?我根本不知道佛舍利藏在哪裏!」舒志泉躍下岩石,邊說邊退到崖邊。

「可是我們卻知道!」席巴說:「可憐的孩子,佛舍利在你身上帶了二十年,你竟然完全不知情?」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你們不是搜過身了?」舒志泉已退無可退。

「我只說你帶在身上,可沒說你放在口袋裏...。」席巴詭笑著說。

舒志泉向唐曉桂求救:「快告訴他們舍利子不在我身上!我不是把一切都告訴你了!而且你也對我催眠過,應該知道我沒有說謊。」

「米拉熱巴,我幫不了你了,就是因為我對你催眠後才知道,佛舍利原來在你身上。是你自己親口告訴我的,那時你情急之下就把那顆佛舍利吞了!而且我們趁你被催眠昏睡時,也帶你去照過X光,真是神奇啊!那顆佛舍利竟然就附著在你的胃部後方!錯不了的!」

舒志泉萬萬想不到,那一夜被唐曉桂催眠之後,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難怪他能說服席巴放他們出來,一同來尋天梯...

「你這個卑鄙小人,你出賣我!我總算知道你的為人了,難怪我養父不來救你!」舒志泉破口大罵。

「哼!比起我被關了二十年暗無天日,你也算活夠本了!即使今天被開膛剖腹取出佛舍利,也不算過分!」

眼看著持匕首的使徒逐步逼近,舒志泉已到了生死交關之時。他萬念俱灰地提出了一個請求:「席巴,我看我活不了了,但我死之前仍有一個疑問,希望你能給我答案。」

席巴站在使徒之後答道:「你說吧!如果我知道的話,會告訴你的!」

「我的親生父親到底是誰?請告訴我我的父親是誰,這樣我死才能瞑目!」

席巴愣了一下,沒想到舒志泉臨死還不忘探查自己的身世,又吐了長長一口氣說:「好吧!我告訴你,你的父親是我的妹婿,他叫做『格倫』,你以為你怎能在混戰中活命?其實是你父親代你去死的,當時要不是他耽誤了我,你和佛舍利早就落入我手裏了!」

「原來你是我舅舅?」

席巴大笑:「既然你在死前又認了我這舅舅,我就慷慨的送你一個禮,讓你死得無悔吧!」

席巴朝為首的年輕人頷首,只見那年輕人才一個跨步,一刀插在唐曉桂的胸膛上!

「你......好惡毒!」唐曉桂來不及把話說完,就被一腳踹落山崖下。

舒志泉想起來了!

沒錯,這不再是一場惡夢,在這死前的一刻,因為這驚人的刺激使一切都回到了他的記憶中:

他的父親就是隨行護送佛舍利的喇嘛之一,所以他根本不是夾道參觀的民眾,而是在隊伍之中!而那一幕血淋淋的一幕!他現在完全懂了:他為什麼會離開西藏而毫不眷戀?因為他眼見自己的舅舅殺死自己的父親!原來就是這樣,一切的真相大白了!父親因為是護衛之一,所以舅舅才會知道移靈的時間與確實路線。可是他暗中卻是黑教的大法師...策動一場劫難!

他也明白了養父的苦心,為了讓他抹去眼間親人相殘的殘酷記憶,不惜請來全國最知名的催眠醫師為他催眠...而眼前這老人──他的舅舅?就是他的殺父仇人!

舒志泉真是悲痛至極!

眼看著唐曉桂一臉驚愕地墜落山崖,席巴毫不在意的說:「養了你二十年,總算有點用處...

然後面向舒志泉道:「米拉熱巴,我替你解決了背叛你的人,也該是你致謝的時候了。何不看開一點,好讓我們快點下手。」

「即使你殺了我,得到了佛舍利又有什麼用?別忘了十字金鋼杵還沒找到,缺了一樣照樣升不了天!」

「哈哈...哈哈!真是我的好外甥!臨死前還替我擔心升不了天?就讓我老實告訴你吧!你那寶貝學生和朋友,正幫我把十字金鋼杵送來呢!如果你還能撐個把鐘頭,說不定就可以看見他們啦!」

「你說什麼?豈有此理!我不相信!」

「你以為我為什麼有把握直接來找『天梯』?我又不是傻子,如果不是已經掌握了十字金鋼杵的去向,我怎會十萬火急趕來這裏?」

「你這個老奸巨滑!」

舒志泉說不出心中的恨意!情勢對他而言已到了末路

使徒們又步步相逼,現在離他只有三尺距離舒志泉忽然喝道:「別過來!再向前一步,我就跳下去!這個懸崖少說也有一千公尺深,你們要找到我身上的佛舍利恐怕也要費上個把星期吧?」

這麼一威嚇,席巴倒是也感到事態嚴重,如果他真的往下跳,萬一找不到屍體,豈不功虧一簣!

「慢著!有話好說。」

「你們先退後一步,別逼他!」席巴邊安撫著舒志泉邊喝止手下。

雙方就這樣僵持著,舒志泉一直待在崖邊,惟恐一不留意,被這大歹人給拖了去剖腹,好幾次差一點被高山上的疾風吹得失足落崖...

席巴更是膽顫心驚,深怕等了二十年才到手的佛舍利,一下子又落崖難覓,苦口婆心勸說,舒志泉就是不願離開崖邊一步。

終於席巴的手下傳來消息:「有四個人就在前面的山坳上,再五分鐘就會發現我們了!」

舒志泉進退維谷,他知道這四個人可能就是藍帖信和小雪他們一行,一方面高興救兵來了;一方面又覺得他們羊入虎口!喜憂之間不知如何自處,於是忽然心生一計,對空狂叫兩三聲:「藍帖信別過來,有陷阱!」

席巴等人沒料到舒志泉會出聲向他們警告,可是即使知道了又能如何?他們根本拿他莫可奈何!

因為只要一逼近,他往下一跳,一切就白費了!所以氣得在原地直跳腳。

「你們聽見了嗎?」

小雪果然與舒老師同心:「我聽到有人在喊叫,那聲音好像舒老師。」

「我也聽見了!可是不太清楚在喊叫什麼,好像就在前面的山脊背後。」

「該不會是有登山隊吧?奇怪,這一帶應該沒有登山路線的?」

達克羅問隨行的腳伕:「你聽見了嗎?」

「沒有的事,也許是猿猴吧!」

他們還是向前行,才一翻過山脊,赫然看見前方平台上有十幾個人影,又聽到舒志泉大喊:「別過來!這是陷阱!」

「是舒老師沒錯!」

小雪卻樂得忘了渾身酸痛:「他竟然會在那邊山頭!」

「慢著,」達克羅說:「他要我們別過去,一定有什麼問題,我看我們先停下來!」

藍帖信也附議道:「你看他站在崖邊,多危險!他沒理由站在那麼危險的地方...好像那群人在逼迫他...?」

「太遲了!」一個聲音來自後面,原來是他們雇用的腳伕,此時手裏已握著一把開山刀:「全部都往前走!」

 

台長: 路痕
人氣(1,251) | 回應(8)| 推薦 (6)| 收藏 (0)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長篇科幻小說 |
此分類下一篇:藍帖信傳奇之《天梯》14
此分類上一篇:藍帖信傳奇之《天梯》12

(悄悄話)
2018-01-06 12:09:55
(悄悄話)
2018-01-08 07:34:29
(悄悄話)
2018-01-08 11:36:32
(悄悄話)
2018-01-08 14:18:02
(悄悄話)
2018-01-08 18:49:39
(悄悄話)
2018-01-08 18:50:54
(悄悄話)
2018-01-08 19:03:38
(悄悄話)
2018-01-08 19:08:34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