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東西都不能放後車箱! 女孩當自強!出遊必備款感受廣西好風光與壯族人情 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 ...
2017-12-20 08:00:00 | 人氣(1,51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藍帖信傳奇之《置換》17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十七

 

 

許炳南陪著張遼到壽豐鄉找葉力。

依據劉好提供的情報,葉力已改名為耶律楚,法號六合居士,住在一個叫「無寮」的地方。

一路上張遼把她和葉力如何由大陸,經美國輾轉到台灣避禍的經過,告訴了許炳南。

「沒想到美國這樣的民主自由國度,仍存在著這種不人道的祕密試驗機構!」許炳南義憤填膺地說。

「謝謝你熱心陪我,等到了無寮,找到了葉力,就不再麻煩你了。」張遼說。

「無妨,反正我閒著也是閒著。對了,妳說那個威靈頓博士專門軟禁一些異能人士做實驗,那麼妳和葉力又有什麼特異能力呢?」許炳南問。

「葉力能感應一些不知名的力量,比如人的靈魂,生命力和內心等等,當初就是他發現了威靈頓的陰謀,我才知道我自己成為實驗的母體。」

「可是妳為何不把胎兒拿掉呢?」

「孩子是無辜的,即使他無法成為正常人,我覺得我還是沒有權力去戕害一個生命。」

張遼的話語中隱透露著哀傷:「可是到頭來,我還是失去了他。不知道他現在是生是死?」

許炳南怕引起張遼傷感,於是岔開話題:「妳呢?你也具有超能力?」

張遼莞爾一笑:「果真這樣,我還需要你保護?」

她把手放到許炳南的手背上。須臾,許炳南察覺到一股暖氣。

「我是氣功師,能治療一些輕微的感冒或慢性病。」張遼說。

「你呢?吳先生,我覺得你好像也有滿腹心事。」

許炳南被張遼一提起,真是有苦難言:「說了妳也不會相信,我根本搞不清楚,自己出了什麼問題。」

「我是個好的聽眾。」張遼說。

許炳南考慮了一下,才說:「其實,我不叫吳建成」看看張遼似乎並無意外的表情,許炳南繼續說:「我叫許炳南,可是我這個身體卻是吳建成的。」

張遼睜大了眼,但未置一語。

「我就知道妳不會相信,還是算了!」許炳南有些灰心。

「不,你繼續說。我相信你!」

「好吧。就像那些神怪片常演的那樣,一個靈魂跑進了另一個身體裡,出不來。你說好不好笑?」許炳南自我解嘲。

張遼把許炳南的手放到自己的兩手之間,露出同情的神情:「難道,你沒有去找過自己原來的朋友或家人?」

「怎麼找?一切都變了!我的世界在五年前,這個世界還存在著另一個許炳南!」許炳南故作輕鬆地答。

「真抱歉!我實在不知道怎麼幫你。」

許炳南並不感到失望,他本來就不寄望張遼有任何幫助,但心中卻感激她的聆聽和信任。

「對了,葉力一定能幫你,他會通靈!」張遼忽然燃起了希望說。

「即使他能把我移回自己身體,可是,另一個許炳南怎麼辦?其實我並不抱希望,因為所抱的希望愈大,失望也就愈難以承受。」

張遼聽了,更加肯定許炳南不是自私的人,自己遇難了還替人著想。

「會有辦法的!千萬別放棄了!不然你是怎麼被置換的?」

張遼安慰的話語,提醒了許炳南──對了!他怎麼沒想到?也許答案就在大霸尖山的迷途中?等他把張遼安頓好,一定要再去探個究竟。

 

他們終找到了無寮。

可是就像它的名稱一般,無寮裡面空無一人。

為了安全起見,他們只留下了一張書簡,許炳南決定把張遼帶回台北,也許他可以幫她找到救援。

 

藍帖信沒有料到事情出奇的順利,原本他正為了范亞君給的期限太短促而感到焦慮萬分,他實在沒有把握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把吳建成找到,何況要帶到約定的地點。

但筱珊的一通電話為他解除了危機,她由吳祥慶處得到消息,「建成」正從東部趕回當中。

當他與建成在台北碰面時,已經是第三天的事了。建成的身旁意外地多了一位中年婦人。

「建成,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范亞君正在找你!咦?她是?」

「她叫張遼。什麼!范亞君?你說范亞君在找我?他沒死?」

許炳南以為自己聽錯了,又重覆問了一遍。

「張遼?」

藍帖信同樣感到意外,這個名字好熟悉,像在哪兒聽過!?

「對了!是趙崇,上回在假期飯店提過。他們正在尋找四手怪物的母親,莫非她就是」藍帖信心裡想。

「她是!」「范亞君!」兩個人同時爭著開口發問。

「你先說。」

藍帖信暫收住了問話的衝動。

「你沒搞錯?與我一同發生山難的『范亞君』?他也來到了這個時空?他是怎麼說的?」

許炳南簡直興奮到極點,聲音顯得有些顫抖。

「他到你家去找你噢,我是說『吳建成』家,要你太太不,是建成的太太傳話:四天之內你必須到台大找他,否則就來不及了。」

藍帖信一口氣把話帶到,要他一下子承認眼前這個人不是妹婿建成,還挺難適應的。

「現在是第幾天了?」

「第三天。」藍帖信說。

「我即刻到台大去!」許炳南說著轉身就走,沒兩秒又回頭看著張遼:「她

「你急什麼?現在只是第三天,好歹也得把事情做個了結,你就這樣拋下一切?」

藍帖信知道他心急如焚,可是卻不欣賞的的唐突作法。

「對不起!我太興奮了,忘了還有她和筱珊

藍帖信對張遼說:「女士,我有個問題想問妳,請問妳認不認識一個叫『趙崇』的人?」

張遼一聽到趙崇的名字,臉上的表情已給了藍帖信答案。

「原來妳真是『那個張遼』,你們怎麼會在一起?你不是去找一個叫葉力的人嗎?」藍帖信滿腹狐疑。

「葉力是我的丈夫,他找的人正是我。」張遼毫不避諱。

「那妳就是四手怪物的母親!?」藍帖信不敢相信,天下有這麼巧合的事,許炳南竟然把趙崇要找的人帶來了。

「什麼?四手你知道我孩子的下落?」這下換張遼驚訝起來。

「舅子,你怎麼知道她和四手那畸型孩子的關係,難道你見過?」

許炳南同樣感到驚訝。

「我不但見過,而且我知道牠在哪裡。」

藍帖信篤定地說:「走!我帶你們去找他。」


台長: 路痕
人氣(1,518)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長篇科幻小說 |
此分類下一篇:藍帖信傳奇之《置換》18
此分類上一篇:藍帖信傳奇之《置換》16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