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錯過超夯防寒聖品是~ 魯蛇變型男 就開這一台宜蘭縣長選舉綠營市長放火 中南部談空污 水至清則...
2017-12-06 08:00:00 | 人氣(100)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藍帖信傳奇之《置換》05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們在修學佛法時要注意,整個心到身全部會與我們所修的『法』相應。因為空性的緣故,法性是空,故法界的一切都是空性,所以我們依決定的緣起而現起那樣的緣起相。」閻羅在課堂上講解,身後的黑板寫著一個「空」字。

「老師,如果法界一切都是空性,而且我們依決定而生成緣起相,為什麼又能呈現相同的示現?」

「注意我所說的是『在修學佛法時』!」

「佛陀在修成正果之前亦曾受到魔女考驗,這魔女就是一個『緣起』,出之必有因,在佛陀面前生成魔女的形象。這就是緣起相,令得佛陀更堅定了『色空』、『欲空』的覺悟。」

「可是,老師,觀世音菩薩的千手千眼示現又如何解釋?難道世人都有此緣起而生出這具備大神通的千手千眼異相?」一位看來陌生的學生如此懷疑問道。

「佛教並不鼓勵神通的示現,雖然那是很有效的傳播方法,但畢竟不是信徒自發性的皈依。耶穌也曾顯示神蹟來博取信眾的擁護:約翰福音第六章上記載:耶穌以五個大麥餅,兩條魚分給五千個人吃。每個人都吃飽了之後,所剩的殘碎尚能填滿十二個籃子所以神通是佈教初始的一個方便作法,如何去渡化眾生,也要看眾生的『慧根』來方便行事。如果把佛菩薩當成一個護持你的,或可給你傷害的,或可懲罰你的異能之物,那是神教,與佛法無關!」閻羅精簡地闡釋說。

「可是像觀世音菩薩那般千手千眼的外觀,難道不是一種神通的緣起相?到底這樣的示現帶給眾生的是正面的護持,或是反面的畏懼?」

「若能了悟自性是空,護法也是空性,以空性來加持空性又有何道理可言?根本也無所謂畏懼和護持了!所以,我說任何的示現都是一種緣起的方便,那只是過程,只是修學佛法時要注意的情形。如果因而生『執』,就有點像俗世所說的『走火入魔』,希望你們在研究佛學時千萬要注意,別誤入歧途了!」

「老師,您說的我都能體會。但是,下課後我可否再和你談談?」

閻羅點點頭。

「好,各位,現在我們來研究一下,文殊師利菩薩所宣說的本願

 

                                                                              

 

課堂結束,閻羅見到剛剛發問的學生果然留下來,教室只剩師徒兩人。

「好了,你叫什麼名字?你有什麼心事?我能幫你?」閻羅對學生說。

「我叫毛子其。老師,你怎知我有心事呢?」

「一般人不會將觀音的千手千眼相視為一種『畏懼』。何況佛學院的學生,更不會有此觀感,一定是你產生了迷障。」

毛子其沈默稍許,抬頭說道:「我家裏是神壇,但我皈依三寶,而且努力把正信普及家人。可是,我父親

「你只管直說無妨。」閻羅見毛子其似有遲疑。

「我父親養鬼!」

毛子其吞吞吐吐之後說出實情。

閻羅實在沒料到會從學生口中聽到這樣的事,決心追根究底:「養鬼?你父親是茅山道士?」

「不,他只是壇主,供奉千手千眼觀音

「你該知道,他信的絕不是佛教的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那是不正確的迷信,佛教徒決不會迷信的。」

「我也明白,他所行的不是正統佛教,可是,他養鬼卻是事實!」毛子其猶豫地說。

「萬般皆是佛,神鬼皆是未悟的有情,你在怕些什麼呢?」閻羅開示說。

「如果只是無形的著魔,我也不會如此難過了

「難道不是那些玩偶、死胎之類的道具?」

毛子其,雙唇慘白,幽幽地吐露:「是千手觀音的化現,我父親這麼認為。他說鬼神是相通的,他現在供養它,以後一定會有回報的!」

「荒謬,菩薩雖是早覺的有情,怎能和鬼畫上等號?!告訴我詳細的情形!」閻羅覺得不可置信。

「真的,他把牠鎖在荒野的廢棄小屋內,我親眼看到了,牠牠真的有四隻手。」

 

                                                                              

                      

「所以你就跟你的學生回家,發現了這個恐怖的怪物?」藍帖信問。

「不,那名學生並不願帶我去看牠,只是要我教他一些避邪的『手印』。我想慢慢地介入這個CASE,可是那次之後,他就沒再出現在我的課堂上了。後來我到教務處去查,學校根本沒有毛子其這名學生。」

「也許只是旁聽生,或特地來聽你講課的。那麼,你到底是怎麼發現『牠』的?」

藍帖信坐久了,覺得背有些僵硬,便起身去倒了一杯水,遞給尚盤腿坐著的閻羅。

「那也是個巧合,」

閻羅也站了起來,拖了把椅子,自顧坐下:「那天我白天沒事,和你約的時間還早,於是心血來潮,就獨自到郊外去走走。因為沒特別的目的,就進入『靈覺』來導引方向,冥冥之中好像有一股力量在牽引著我,走著走著,沒想到就來到了一處民房。一般來說,獨立的民房原本沒啥稀奇的,但那座民房卻很特殊,大門緊閉,絲毫不像一般的神壇,使得我一見就感到古怪。」

「你倒行行好,別在那邊裝神弄鬼扮仙道行不行?我可不吃這一套!」藍帖信插嘴催促道。

閻羅聽若無聞,繼續說道:「屋外,立著一塊匾額,寫著:『千手千眼壇』」

「這名字倒很特殊。」藍帖信說。

「我當然感到好奇,本想進去探個究竟還未走近,便看見一個中年人從緊閉的屋內開門匆匆出來,右手抓著一隻雞,左手持著三柱香。那人並未發現我的來到,只是快步往屋後的荒草叢走去。」

「於是你就跟去看個究竟?」

閻羅點點頭。

「我忽然想起毛子其告訴我的事,所以就悄悄地跟著去看個究竟,果然發現了這件令人髮指的事。我想,他應該就是那個毛子其的父親。」

「這麼說,那個怪物應該不是鬼嘍?這是一個被囚困豢養的畸形人?但,那不對呀!」藍帖信自言自語。

「你也發現了?」

「嗯,畸形人並不稀奇,六指、連體嬰都不是新聞。但四隻手的人類?有這種可能嗎?這實在太詭異了!」藍帖信現出怪異的表情。

「我也不相信那只是一個畸形人。他多出來的兩隻手一點都不畸形,跟正常的手臂完全沒兩樣,功能上也沒有不正常,我看過它輪流使用它們。如果只是畸形,不可能是這樣靈巧的!你有沒有想過:他的兩隻手是怎麼從身體長出來的呢?」

「這可是件怪事了!難不成這真是妖魔鬼怪?你看過兩次,應該比我清楚才對,怎麼反過來問我?」藍帖信不以為然。

「我想這可是件稀奇的案子,把你拖下水是要你也幫忙調查,我想從千手千眼壇開始著手;有關畸形的現象,你在醫院查起來方便多了,應該不會太麻煩你吧?我們分頭進行,如何?」閻羅提議說。

「算你夠朋友,如果你把這件案子留著自己玩,我還不高興呢?就這麼說定!」

 

台長: 路痕
人氣(100) | 回應(1)| 推薦 (3)| 收藏 (0)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長篇科幻小說 |
此分類下一篇:藍帖信傳奇之《置換》06
此分類上一篇:藍帖信傳奇之《置換》04

(悄悄話)
2017-12-06 15:04:19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