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08 10:10:00 | 人氣(1,48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知音總在絃外 ──解讀一組春天的琴歌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知音總在絃外                    

            ──解讀一組春天的琴歌

 

春之組曲           /琴歌

 

《春風》

你躺在陽光鎮上

衣服很綠

我穿過鏡子

越過湖泊

在你的睫毛上也睡了一會

 

《春色》

我把舊廠埋在兩山之間

春風一來,添上新裝

我擁有綠色空間

可以儲滿水的藍色想念

 

《春花》

清晨,我從鳥籠釋放鳥鳴

並渴望一場明亮的撫摸

你的身子藏在水袖裡

你的髮上落滿金燦燦的葵花

 

《春夢》

窗簾上的一朵朵桃花

因春風掠過而抖動不已

像你的脈搏

有大群青蛙快樂地跳動

 

《春藥》

打開你的身體

讓我藏進去

用你的肺呼吸

偶爾像酒流入你的肚腸

說出我的醉語

 

《春情》

當攜帶幸福的鹿兒來到窗前

你不可矜持

你要親吻牠的手指

鹿頭長出向日葵

迎向你這朝陽與夕陽

 

《春醉》

戴上口罩

為了不讓蜜蜂湧出

留在心房築巢

我的甜蜜太多,陶罐太少

請你吻我吧!

讓蜜蜂在你心裡寫情書

 

《春潮》

我的床上有一座海洋

你是透明的島嶼

床的身體佈滿青苔

等海風許久

等綠色被單許久

 

《春想》

我在懸崖邊想你

又在蝶翅上想你

小心翼翼地想你

粉身碎骨地想你

 

 

讀詩寫詩日久,算算也逾三十多個年頭了,發現現在對於詩的品味,獨鍾簡短淺白的語言,寓意深切的作品。大部份的詩家對好詩的見解雖不一,但都一致推崇「能令人感動」這個必要條件。詩經毛詩序說:「在心為志,發言為詩,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詠歌之。」正是說明了「合乎真心」是詩創作的最基本初心。

以前我也在一篇談詩文章提過詩的「真、善、美」三要素就像陽光、空氣和水,是為我所領會的簡單「好詩審查方法」。其中的「真」即是真摯不矯飾,亦即人性和創作的根本善美。裴國華在「何謂好詩?」一文中提出:情感真,立意好,有內涵,語言美。…等四個條件,也不約而同地呼應了我的說法(海星詩刊11p.23)。而文學對現代忙碌的工商速食社會而言,短小精緻的小詩又成為最受歡迎的精品,因此詩也由動輒上千行的報刊文學詩奬,漸漸隨著報業式微3C掛帥的世代,由紙出版品走向以二三十行以下的短詩為主流的網路和臉書創作時代,這個現象將一如文言文走向白話的變革一般,終究成為無法阻擋的時代詩趨勢。

 

文前所列的這一組《春之組曲》即是這種輕快動人,令人驚喜的小詩組作。我在PC HOME新聞台創作已逾七個年頭,琴歌是我在新聞台發現的一個對詩情有獨鍾的網友。之所以介紹她是因為她的語言真摯,有獨特性,不追隨時尚或潮流。她的作品從不會以晦澀為能事,卻又能充分運用意象。「勇於創造事物之間的新關係」是琴歌詩中最值得稱許的特點,在人云亦云的網路詩新世代裡頭,直是令人眼睛發亮。讓我們且來解讀這組春色無邊的情歌:

 

你躺在陽光鎮上/衣服很綠/我穿過鏡子/越過湖泊/在你的睫毛上也睡了一會《春風》

春風本是不可捉摸的無形物,一般人絕不會想像它有睫毛,這樣的比喻真是不可理喻…但這也是作者創新靈動,令人發噱的妙語。春天帶來的溫暖以陽光鎮來形容,草木欣欣向榮以衣服變綠來訴說,這時春天已不再是無形物,而是一個可以經由鏡子(自我審視、螢幕透視)或湖泊(水般的柔情),和情人直視相會的管道,春風吹送,正好倚偎著情人的長長睫毛憨睡。

 

我把舊廠埋在兩山之間/春風一來,添上新裝/我擁有綠色空間/可以儲滿水的藍色想念《春色》

接續第一首的春風,此時作者回到自身的感受:舊廠不是舊廠,說的是自己疲憊勞動多年(兩山之間)的心臟,經過春風這麼一吹,煥然一新也綠了起來。而這綠正是水(情感)的作用,貯存「藍色想念」的空間,已昭然揭示。

 

清晨,我從鳥籠釋放鳥鳴/並渴望一場明亮的撫摸/你的身子藏在水袖裡/你的髮上落滿金燦燦的葵花《春花》

春天來了,推窗就有迎面的鳥語傳來,自己本來被冬季困居的鳥籠一下子也打開了,陽光照在身上像情人的撫摸一樣,這裡用了水袖讓人聯想起「長袖善舞」,春天不就像個善於舞動且深情款款的情人,而春陽猶似在為自己的黑髮簪上了金色的葵花?

 

窗簾上的一朵朵桃花/因春風掠過而抖動不已/像你的脈搏/有大群青蛙快樂地跳動《春夢》

前三句直白並沒有什麼特異之處,妙就妙在用大群青蛙快樂的跳動來形容那種春心的蕩漾不休。而這春心又和前面的桃花指涉出了窗前女人「望春風」的夢境。

 

打開你的身體/讓我藏進去/用你的肺呼吸/偶爾像酒流入你的肚腸/說出我的醉語《春藥》

第一句就教人詫異,原來作者直接變身成一劑春藥,而服了春藥的情人,怎能不乖乖地說出濃情密意的甜言蜜語呢?

 

當攜帶幸福的鹿兒來到窗前/你不可矜持/你要親吻牠的手指/鹿頭長出向日葵/迎向你這朝陽與夕陽《春情》

我們常用「小鹿亂撞」來形容面對意中人的忐忑不安,這裡作者把自己又化身為攜帶幸福的小鹿,小鹿怎會有手指呢?這裡又是琴歌慣有的無厘頭意象,說的當然是作者的指頭,為什麼要親吻牠()的指頭?當然是因為用指頭寫出了情詩,而鹿頭上長向日葵也是蠻橫得令人發噱,為的當然是向日葵要跟著太陽「朝夕相隨」呀!

 

戴上口罩/為了不讓蜜蜂湧出/留在心房築巢/我的甜蜜太多,陶罐太少/請你吻我吧!/讓蜜蜂在你心裡寫情書《春醉》

這首春醉格外有趣,說的是情人間的情話綿綿,而這情話卻是不願和不相干的人分享的,因此。把口罩戴上吧!可千萬不能讓蜜蜂洩露隻字片語。最好是通通乖乖地在心房裡築巢,可是如果情話太多可怎麼辦才好?那麼…只好請情人來親親嘴,分一些如酒般醉人的甜頭給他嚐了…。這麼俏皮直白的詩句,讀了真是讓人心癢啊!

 

我的床上有一座海洋/你是透明的島嶼/床的身體佈滿青苔/等海風許久/等綠色被單許久《春潮》

我們從這首春潮再度領教了作者不受制約的自創想像語彙有多自由!

春潮這個詞本就含有很濃的性暗示,因此作者自然的由床出發以床為我。然而床卻成為無邊無際的浩瀚海洋,唯有浮在汪洋之上的島嶼()才能安定和靠岸。可是這島嶼卻是個透明的(虛無或想像的)島嶼,慾望無解,怎一個愁字了得?因此身體()佈滿了青苔,只能等海風,等春意無限的床單蓋上,才能「綠化」了。

這首詩有個小小的缺失,因為青苔的青和後面的綠太接近,容易混淆,再者海和青苔的「落差」比較大,有點突兀。

 

我在懸崖邊想你/又在蝶翅上想你/小心翼翼地想你/粉身碎骨地想你《春想》

這組詩中,我最稱許的也是最簡約的一首小詩即《春想》全詩只四句重複的句子卻有萬鈞之勢!當初特意把這組詩存檔留下欣賞也是因為令人嘆服的這首小詩。雖然只是四句很淺白的話,想像空間和語言的張力卻很嚇人。前面道盡了甜言密意的各種「春言春語」,到這首形成了很大的反差,使得這首春之組曲最後以「秋」作結。使人不得不想起林泠的微悟他拾來的松枝不夠燃燒/蒙地卡羅的夜//他要去了我的髮/我的脊骨

在懸崖邊想你,再進一步即萬丈深淵;在蝶翅上想你,翩翩的舞影最忐忑難捉摸;小心翼翼地想你,說出了處境的艱難;最後粉身碎骨的想你,令人撼然…。這樣身不由己的想念,任誰讀了都要心動。

 

縱觀琴歌的這九首以春為題的系列小詩,可以看出作者不止是發乎於心而詩之歌之,即使是衍生出來的「設題創作」也有一定的功力水準。尤其她的喻象運用和已經得心應手的個人詩語彙,已為年輕一輩詩寫手開闢了一扇詩的視窗,也是獨特難能仿效的示範參考。

 

以虛幻的情思彈奏著詩階,在現實的河流飄浮著綺夢。」似乎可以當吾人對琴歌詩風的最佳註解不為過。



(本文刊於野薑花詩季刊第九期)

 

台長: 路痕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