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11 22:10:33 | 人氣(47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長班的故事(91) 親密的孤獨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上帝不是在高天之上嗎?

他不是俯視著高處的星辰嗎?而你竟問:上帝知道些甚麼?

他能從雲層背後審判我們嗎?

你以為密雲遮蔽著他,使他不能看見,

其實 他周遊在天地之間。

                             《約伯記 》22 ,12-14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念涵!還好嗎?」不知何時小J像是幽靈般站在臥房門外,略顯疲憊的他仍目光如炙,雷光穿透玻璃照耀他蒼白消瘦的臉,使那兩片紅唇看起來彷彿剛用鮮血抹過的兩片薄肉,看了讓人心升寒意。

我順手拿起床頭邊豹紋枕頭擋在胸前…好像是我唯一的盾牌。窗外又是一陣閃光,小J轉頭瞪著管家重聲威嚴的說:「快去把窗戶全都關上!」

家直奔門邊牆上的一片板,按下其中一個開關,一剎時,每扇窗戶的百葉窗,悄悄地自動沈降闔上。頓時原本使震耳欲聾的雷雨聲,變得如遠方曠野傳來的陣陣低沈的鼓低盪在碩大的臥房內。

「又讓妳們見識到了」小J得意揚起下巴又說出那句話:「這是最新的防盜隔音電動百頁窗」我不知道如果他沒說那幾個

字,是不是他無法繼續講出下面的話。還有他說話時為什

麼總要把下巴仰起45度角。

「see這下啥聲音都聽不見了,嘿嘿嘿」那怪笑聲在房間中顯得特別突兀,與其聽他難聽笑聲我寧可開窗聽整晚的雷雨聲。大家無言以對…我偷看小雁子一眼,她仍挺立站著,仍保持一貫優雅溫柔微笑,只是她突然斜睨對我使了個無奈的眼色,讓我差點笑了出來。相信此時她也跟我有同樣的感覺

我心好樂,這才是真的小雁子,才是我最愛的小雁子。

 他仍沈浸在自己的異想世界,嘴巴喃喃說:「…世界上沒有一樣東西能打中屬於皇龍集團的建築和飛機……今晚老天搞出的這些難聽的聲光特效,這麼容易就被我解決!」

「哈!證明一點…人定勝天 事在人為啊,…」在場的人一片沈寂,雨勢小

了,我聽到水滴無力的從葉子上滴到地上的聲音。小J移動腳步朝過來,我開始擔憂。

「接下來…」他低頭以關愛又凌厲的古怪眼神注視著我半晌,說:「接

著……我會把剩下的事一件一件解決掉…然後拿他們去當肥料……哈哈

哈!」

解決掉做肥料?這大概是他的J式幽默?超low!聽得讓人心裡直發毛。現在

小J很像小時候老家巷子附近那幾個遊手好閒、逞兇鬥狠的少年說得話

但隨即話鋒一轉,彎下身湊近我:「念涵…念涵,妳不要害怕!只要有我

在,一切都會搞定…」他這突如其來舉動,真像是神經病,我嚇得縮成一

團,感覺情境跟上次在沙發事件同出一轍。

立刻將手上的抱枕「咻」一聲往他逐漸靠近的臉,大概速度太快出手太重,小J來不及閃過,整張臉於是塞進我的抱枕裡。我瞥頭去跟雁子求救。她竟低頭掩著嘴偷笑,此時變滑稽又尷尬好家在即時有人敲門,

小J趕緊把臉從抱枕中拉出來。有了上次那一巴掌經驗,此刻他只是表情略為

僵硬,低沈的重聲說:『進來!』

廚師戰戰兢兢捧著兩碗紅棗燕窩,熱騰騰的燕窩從雙耳白瓷碗中蒸出一股

香濃的熱氣。

他乾一聲,抬頭對小雁子說:「…妳倆趁熱吃吧,這是用從印尼懸崖上取

下的上等血絲燕窩,」又說:「彥妃,麻煩妳今晚照顧念涵,」

「是!」小雁子回答。

看看手錶:「我要下去了。」

「對了,記得請管家拿我的包包…」小雁子說得輕鬆

然,好像這裡是她家。

小J點點頭,一邊整整衣領,摸摸袖扣。離去前對我微笑說:「念涵,have a

good  sleeping...see you tomorrow..

然後隨著管家一同走出去。 

 

門一關上,頓時我心中的一大塊石頭重重落下,我看一下時鐘,三點十五

了,我感到孤獨一人,將目光呆滯地停在那碗燕窩上,碗裡蒸起陣陣霧氣,

稀又想到被雷電擊落的飛鷹和那道不詳白霧變成的巨莽,蒸汽模糊了我的

雙眼,我玩弄手上的湯匙,反覆思索一個問題   疑惑我現在到底在這裡是個

怎樣的人。

 我對今晚午夜樓下的密宴目的感到茫然不解。

威廉不過是個雲淡風清手無寸鐵的音樂家,
為什麼小J要大費周章且竭盡心思的如此對付他?
為什麼他這麼痛恨他哥哥?為什麼又如此害怕威廉回到皇龍?
這中間是不是存在了甚麼陰謀和秘密?我一遍又一遍的思考……
此時,我心中滿是混亂迷惑詭異怪誕的複雜亂碼。
小雁子猜透我的心思說:「念念,別費心想樓下的事。」
她捏一下我的腮幫說:
「整件事…嗯,來!我們先吃燕窩…嗯??…」

我聽話點點頭,我相信,

待會兒她定會用細膩迂迴的獨特方式,
清楚的告訴我那些不能說的皇龍密辛。
小雁子神情疲憊地看我將燕窩一口口送入嘴裡,
嘴角浮現出一絲欣慰的微笑。
風雨交加的夜中,我兩默默吃完了那碗滑順香甜的燕窩。
小雁子露出神秘調皮目光拉拉我的手:「念念,想不想玩塔羅牌?」
我用力點頭:「嗯!好久沒玩了。」
她打電話吩咐管家將她包包送上來後將房門上拴鎖好,
點亮一支蠟燭又輕巧細膩地在香座上燃起五彩晶瑩香粉
最後把臥房中所有的燈都關上。
此時一股幽蘭香氣與一星搖曳燭光奇妙的合而為一,房間飄渺出夢境般的神秘氛圍。
小雁子盤腿端坐,攤開一塊黑色絨布。恭敬輕吻一下塔羅牌後虔誠置於額前,
閉起雙眼默禱
此刻她光滑細嫩的臉頰,發出一道莊嚴飄渺的光澤。
「念念」小雁子緊握住我的手嚶嚶細說:「把妳心中疑惑用最虔誠的意念
誠實的傳達到無限寬廣的宇宙裡。」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生活點滴」

台長: flyinsky
人氣(475)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