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05 23:32:40 | 人氣(44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長班的故事_85_晨曦逝光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是一則簡訊:

 

now im sittin by a trash dump, totally collapsed. I saw my girl’s body w/ the other guy.who's he? Their guide told me,  they r couple & to be couple. I’ve nothing to say. I love her so much, gave her all I have. But she’s cheating me. It is all bedrail.

       

其實那不是一則訊息,更不是不是文字,而是一種聲響。是那邊來的?在這雙層隔音的靜謐房裡。不會是風聲、不會是海濤聲、不會是雨滴聲。我猜是晨光流動的聲音。像是攪拌過的奶油,迷濛地透過雙層玻璃緩緩流入,在我手邊旋轉、在我眉下盤旋,然後悄悄地地滲進我的耳朵,在寂靜無聲的房裡,點燃一串竟靜謐的鞭炮,吵得我無法哀傷。但是顫抖的手拿著手機,空洞盯著螢幕,我意識到了綿綿無其的寂寞和恐懼。淚水沒有出來,因為那是那是最真實夢魘。

 

。他沒有提到認屍的任何細節。甚麼都沒寫。我想到他那夜他焦慮離去的背影,長長的旅途,千里奔波,日夜憂心,殷切的祈求。最後見到的是一具冰冷扭曲的屍體。以及躺在旁邊的另一具男人。她的另一個男友。

 

我無法再想下去,那種撕裂心肺的恐懼悲傷,和被欺騙背叛的憤怒憎恨感覺。我懂。

 

他受的苦痛。那種折磨與震驚,不是用悲慘可以形容。我身體持續顫抖,直到電話嚮起,是小J打的:「念念,我們得出發了。台北有個會議我要主持,車子在樓下等妳。快下來吧!」

我大夢初醒,開始收拾行李,在照鏡子時,才發現臉上的淚痕,我靜默的我吸一口,對自己說話:「念念,妳要堅強起來,妳要堅強起來,我知道你可以的…忘掉背後活在當下。」我閉上眼睛,跟上帝為威廉禱告。說也奇怪,禱告中我感到寧靜祥和…我走到大廳,走出香格里拉的旋轉門,冷風迎面而來,寒意襲人,我拉高衣領,黑衣男幫我開車門,小J就坐在裡面等我,他看到我高興的笑了笑容鬆弛我臉上的肌肉,我也回報他一笑…

 

「可以走了!」黑衣人引擎開始快速轉動,窗邊的風景飛馳而過。朝向北行。

 

 車上我不停地搓弄著冰冷僵硬的手指,

「把手給我」他對的說。

 

這次我照做了,他握住我的手。小J的手掌出奇地厚實,柔軟像是棉花般,不是,是像是雲霧,一團溫暖迷濛的雲霧。「妳手好冰,喝點熱的吧!」然後從袋子中拿出一杯熱騰騰的龍眼茶,幫我我打開,我喝下那熱騰騰的龍眼茶,雖是罐裝的飲料,但味道不錯,我一口一口的啜著,還是悶不吭聲。

 

車子開上交流道,忽然有種莫名的感傷,是從心底身處滲出的悲痛,混雜著那些還沒忘記的回憶和喜怒哀樂的故事影像。我知道很多事情物都已經過去了,縱使他仍是那麼鮮明。想到這裡,淚水充滿我的眼眶。

只是,有個聲音在我心中響起。念念,不要只看妳的傷痛,先數算妳擁有的幸福。讓自己安居當下,這是上帝給妳最好的禮物。

台長: flyinsky
人氣(44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