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03 19:35:23 | 人氣(1,242)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長班的故事(81)新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不知道這通電話是誰打的,

接起來只聽到有個女生不停的哭泣

那不是一般的哭聲,充滿了絕望心碎的悲慘嚎啕。

但不久我就知道是誰

是巧柔

我默默的,也陪著她一起流淚。一邊漫無目的在路邊亂逛

忽然!

「嘩」一聲!一台疾駛而過的黑色轎車濺起路上窪地的積水,

淋得我成落湯雞。

突如其來的「沖擊」,呆立在路邊,狼狽得不知所措。

而轎車忽然緊急煞車,急速倒退,在我面前停下。

有個女生搖下車窗探頭看我,遲疑一會兒問:

「呃!小姐...」

「妳...呃!妳..是不是...巫念涵?」

我茫然點頭。

她興奮的說:「找到了!回報公司,找到了....」人找到了??蛇麼意思?

她下車撐起雨傘,溫柔對我表明身份:「巫小姐,您好,我是皇龍航空南區地勤人員.我叫沈玉淋...公司派我們來接您。」

 

--------

 『…………』

她攙扶我進車,用力把車門拉上。

BMW厚實的車門,沈沈的發出一聲悶響。像是機艙門紮實蓋上一般。車內皮革味,厚軟的地氈,溫暖溫度,像母親柔軟的臂膀環抱著我。我如釋重負,閉上眼睛。

「安全了…」彷彿駛進避風港,那意味著,這艘汪洋中的闢破船會被細心地呵護。不再受狂風暴雨的蹂躪,以及絕望、恐懼、悲傷的侵襲。兩位大姊很心細。替我蓋上一件毛毯,另一個拿紙巾擦乾滿是泥水的臉。被細心呵護,一股溫馨湧上心頭,我開始地頭啜泣。

前座的姊姊沒閒著,對著電話:「是,知道了!是,沒問題!放心我們會處理。」

「瞭解,馬上聯絡。」

電話那頭隱約聽到一個尖銳急促的女人聲音。

如連珠砲似地發佈命令。一聽就知道是仇厲伶。但我從來不知道,她那讓人立刻有雞皮個瘩,全身冒汗,血壓升高的噪音。現在聽起來是親切的搖籃曲。

而我竟忘了,握在手中的ipad,早就已經寂靜無聲。

 

「剛打電話的是小J。他是怎麼找到我的?準備把我帶去哪裡?他想對我幹嘛?」我長噓一口氣,決定放棄思索,把自己交給公司,任憑擺佈。 

 

----

 

車子緩緩駛入台南後站的香格里拉飯店大門。韓姊拉著我的小黑,另一位姐則幫到櫃臺辦手續。

「念涵,這是門卡」「先去洗個澡,別感冒了。」

顏姐提醒我:「喔!千萬別跟公司說我們濺了妳一身濕喔!」雖然是笑著說,但眼神中滿是敬畏疑惑。

我擠出一絲笑容,點頭說:「姊姊,感謝妳們剛剛...」

「別多說了,有事call我,這是我的名片。」

離去前,她們狐疑轉頭打量我,匆匆離去。

一進房間,電話立即響起。接起來,是小J打的。

「念念,還好嗎?我好擔心妳,派了三輛車去找妳…」他細語綿綿的說:「妳房間OK吧!我要他們給最貴的,如果要room service儘管說。」「念念…妳…我……」

「妳讓我靜一靜好嗎?」我對他冷冷地說,「……嗯…那妳趕緊休息…我…」我掛上電話。趴倒在床上,放聲大哭,就這樣,不知哭了多久,我在淚水中沈沈進入夢鄉。

 

台南的陽光,透過白色絲質的落地簾射進房間,把黑暗趕走,也讓我被晨曦叫醒,天破曉了。但我恍如穿著千斤重的鎧甲,捲縮在被單下爬不起來。勉強挪動一下雙腿,朦朧中聽到清晰的聲音:「穎昌,走了,不在,是我的,了。」聲音很細小,卻如核爆般震撼。我緊抱枕頭,在滿是晨光的房間中大哭。

 

--------

 

親愛的念念:

妳有沒從組員座的機窗看過五彩極光

極光好像一片面紗

擋住正在哭泣的黑夜

我也閉上眼睛 黑黑的

因為想陪夜空一起哭泣

                      -----巧柔  飛西雅圖長班-----

手機上是巧柔的MSG。

我凝視的那幾句話,

她心太軟了,太深情了,

我回撥回去。 卻沒有人接。

 

 

 

 

 

 

 

台長: flyinsky
人氣(1,242)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咕咕鴨
之前的怎麼全部不見了啊~
2009-05-26 23:46:20
版主回應
因為我關台一陣子 抱歉
2011-12-25 15:49:0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