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14 10:52:25| 人氣458|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長班的故事第五部之七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威廉的聲音不止疲憊,還很憂傷,彷彿經歷了場驚心動魄的戰役。
「Joel ~where are you?」他問。
「我在巴里島」我說:「飛這個月的長班..」
「i see...」她停一下:「甚麼時候回台灣?」
「明天下午五點半飛機到桃園...」
我忍不住問他:「威廉,你人現在在哪裡?..」
「Katmandu(加德滿都)」他的回答很簡短,氣若游絲,彷彿沒氣力多說甚麼。
我知道,那天他從義大利飛尼伯爾處理那位發生山難女友的後事。這些天來,相信在那裡一定經歷許多無法承受的傷痛。
「我想跟你聊聊...Joel」他說:「妳現在有空嗎?....」
「當然...」但話還沒說完,房間電話響起。
「威廉!...你等一下喔.我去接個電話...」我趕忙走到床邊接起房間電話
:「HELLO~」我以為是櫃臺打來的。
「學姐!!救命!!」電話那端是學妹求救聲,聲音滿是恐懼和驚慌:「學姐救命怎麼辦我好害怕!」
「怎麼了?發生甚麼事?」我緊張的問她。
「那...個站主任...一直賴在我房間不走啦...」聽她聲音都快哭出來。
我一聽就知道是怎麼回事,靠~好色主任....。
「學姐我一個人好害怕!」我聽到電話有回音,一定是逃到廁打裡面打。
我趕緊安慰她說:「妹,別怕別怕,不會有事的,學姐馬上過去奧,妳一分鐘後要出來幫學姐開門唷!」
「嗯,學姐你快點來...」
我轉身拿起手機對他說:「威廉,sorry ....」我停了一下,滿心抱歉的說:「學妹出了點狀況,我要去處理一下」
「Sh..」電話那端傳來一陣幾乎聽不見的嘆息:「OK...那..甚麼時候會好?」他的聲音有無奈和失望。
「恩!喔~」我遲疑一下:「我也不知道,好了我打過去可以嗎?」我邊說邊穿胸罩。
「No,,這裡不好打,我再打給妳吧....」他說。
「嗯!好」說完我就掛斷了。
這時房間裡的電話鈴聲又響起。(一定是學妹打的!)但我沒接,順手將手機塞進屁股的口袋。套一衣服牛仔褲,連鞋都沒穿,就直接跑出房間....。

一進學妹的房間,學妹馬上緊偎在我後面,映入眼簾的是外站主任姚明手中拿一罐啤酒,穿著黑襪子,靠在在學妹的床頭上。一股酒酸縈繞在學妹的房間,我莫名的感到一陣噁心,他斜瞟我一眼,瞬間,許多不愉快的感覺竟下意識的湧出。
我腦中的某個區塊定格出姑丈邪惡的嘴臉。
「哇!又來一個,現在加起來變3P囉。」他囂張欠奏的說。
(真想用腳往她的LP上踹下去。)我極力抗拒這股潛意識帶來的憤怒,勉強擠出笑容對主任說:「大哥你醉了,你走錯房間了啦,這是學妹的房間ㄟ。」
「是學妹的房間才好...」姚一臉酒醉指著學妹笑說:「妹妹,是妳開門讓我進來聊天.對不對?..」
「...那有,你一直跟..」學妹急著解釋:「你頂在門口不讓我關門..硬推門進來.」她說的有點結巴,我輕輕用手推她一下,先叫他不要說。
「吼,大哥.這樣不好吧...」我瞪他一眼裝作沒好氣的說:「妳這樣會把學妹嚇到ㄟ。」
「嗄?」他故作一臉茫然:「ㄒ一ㄚˋ到?嘿嘿,我來應該是「春到」吧!怎麼會「ㄒ一ㄚˋ」到了呢?」
「..........」幹,好冷的笑話,虧他還說出這種冷笑話,可見根本沒醉,只是個想借酒裝瘋,吃小組員豆腐的爛人而已。

爛男人,線上這種人超多,我想起剛上線,也常遇到這樣的狀況。相同case是第一次飛LA長班,一個巴拉圭的外籍機長在聚餐結束後一路跟到我房間門口,還一直拍我房門吵著要進來。我拍拍學妹臀部,示意她去忙別的事。
「大哥.妳看...妹妹要去休息囉,我你看也該回妳房間去休息。」
「我屁股都還沒坐熱就要趕我走喔?以後妳們下機都要叫海關檢查妳們的行李喔。」
這是威脅嗎?真ㄊ媽的賤,我懶得理他,拿遙控器打開電視,眼睛盯著螢幕心裡卻想著要怎麼把這色叔叔趕出學妹房間。方法一,叫小雁子來嗎?但我剛剛沒看他跟我們一起回飯店,好像又去shopping了,方法二,叫其她的學姐來嗎?吼,神經病,真的不想把事情鬧大。
「妳好香喔....」這傢伙的鼻子像狗一樣嗅動著:「妳今天擦甚麼香水?」
「......」我沒理他。這時學妹已經走進浴室盥洗了,這傢伙竟開始哼起歌來。我聽了覺得好笑,今天是怎樣?「好事」都是這樣接二連三來著的嗎?天上地下盡遇這種人?
傷腦筋,要怎麼辦?就在此刻手機又響了。
「喔男朋友打來的...」他調侃著說。該不會真是影昌吧?我拿起來一看,是8862開頭的號碼,是從台北來的號碼,..嗯..這是數字又眼熟又刺眼。
「喂~」
「嗯?抱歉.打擾了..」是個溫柔有禮的女人聲音:「請問您是巫念涵組員嗎?可惜這溫柔的聲音一聽就覺得很做作。
「是...我是。請問您是..啊.」話還沒說完,就完全想起這做作的聲音是誰了---->她就是「萬人仇」地勤課長:仇厲伶啦。
但此刻的我,卻從來沒像現在這麼愛她。我故意拉高聲調,用喜悅的聲音大聲說:「啊!仇厲伶課長...」才剛一說完「仇厲伶」三個字...就看到床上那個男人好像被電電到一樣,身體抽慉了一下,朦朧的雙眼也瞬間變大三倍,神形緊張的盯著我猛瞧。我故意跟仇厲伶裝熟:「課長好,課長,我好想妳喔。」
「........... 」
這次仇厲伶在電話那端停了有三秒,似乎對這突如其來的「熱情裝熟」弄得不知怎麼回答。只好順著說:「呃..,很好,很好,我..我也想妳...」
「課長,找我甚麼事嗎?」
「嗯,問候妳一下,怎麼樣,妳這趟飛行還好嗎?...」她那溫柔的噓寒問暖聲,讓人聽起來感到全身都不對勁。
「嗯!還不錯啦,一路順飛...」我簡短的回答。
「妳好像不在房間裏,剛打去沒人接.妳人在哪兒啊?...」原來出門前那通電話是仇厲伶打的。
「我現人在學妹房間啦,這裡有狀況要排除...」
「喔~?」她有些驚訝的問:「甚麼狀況要排除?」
「嗯,是這樣啦....」我停一下看一下姚明中,他整個人已經挺直在床上,一隻腳踏在地上,滿臉驚恐的望著我。

to be contiuned...



***************************************

台長: flyinsky
人氣(458)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興趣嗜好(收藏、園藝、棋奕、汽機車)

H20
這個有看點!!
加油~
2008-06-27 00:33:1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