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10 12:57:02| 人氣527|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長班的故事第五部之六(異兆)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小雁子凝著禪卡,用手指輕輕摸著,彷彿在感應些甚麼。他拿起杯子將剩下的紅酒喝完,然後不疾不徐的說:「沒錯,死神卡正位就是代表的毀滅和結束。問愛情的話,如果抽到這張,算是下下籤囉@_@」
她說得很直接,跟她的個性一樣,不拐彎抹角,有話直說。我感覺背後射出三道黑光。但也感到大家關切同情和打量的眼神都瞟向我這裡來。機長開了一罐啤酒放在她面前。
小雁子繼續說:「念念啊,不用緊張啦,死神卡的逆位置也代表重新開始,奇蹟和痊癒。結束也許令人失望痛苦...」她拿起啤酒在我眼前晃一晃:「但是另一個全新的世界也準備著要給你,為你打開呢。」

維妮首先發難安慰我:「對啊!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啦!see!紅光滿面」她指指我的臉繼續說:「我相信在穎昌之後啊,妳一定會遇到更好的男人。哇哈哈哈....」
「........」「........」「........」
在場沒一個人跟著笑出來。
死白目,因為一點都不好笑。很不好笑好不好,本來就覺得有事要發生了,搞甚麼啊,幹麻要用這種方法讓我知道。我剛剛本來就想說不要的,我忽然有種想哭的感覺。眼淚,竟不爭氣的在眼眶中打轉。
場面忽然變得有點小尷尬。
她若無其事的說:「OK! girls, dont be too serious...今個兒本仙姑特別有感應,咱們再來算點特別的。」。
這時大家一聽,全都聚過來了。似乎把我的事情都拋諸腦後。小雁子就是有這種瞬間扭轉負面狀況的本領。
「算甚麼特別的?」D.P.學姐眼睛一亮,好奇的問,小雁子故作一臉神秘,壓低聲音說:「公司運勢。」
「喔!公司的運勢?也可以算嗎?」學妹問。她已經繞到我的旁邊坐下。像隻躲避兇惡公狗的小貓一樣,緊摟住我的手臂。
「當然可以,」小雁子說著把禪卡推到機長楊光亮面前說:「ㄟ!這次你洗牌囉。」「喔!」機長一楞。
「讓陽光為公司帶來光亮。」小雁子說....。但大家都知道,機長是公司的極重要的開國元老之一,由他來洗牌應該最恰當的。
「好說,好說..」機長一聽立刻展開笑顏笑,拿起禪卡熟練的切牌、刷牌、疊牌,彷彿就是專業的發牌員,在機長洗牌時,我聽到學姐在互咬耳朵:「聽說教官曾經預測公司股票會大漲...」「是真的..」另一個學姐點點頭:「...後來果真不久漲破20了..」「嗯,教官真的超準..」機長洗完牌...將卡遞給小雁子,小雁子把牌在桌上排好。這時,大家都睜大眼睛盯著那疊塔羅牌看,等著小雁子從中抽出一張,卜出一個關於皇龍今年運勢的預兆。這時,外面忽然下起大雨來,一道白色閃電倏地劃過窗櫺。
牌在隆隆雷響中被翻開。巨響讓在場的組員都嚇了一跳,大家挺直身子,臉上露出驚嚇的表情。而小雁子臉也閃過一抹我認識她以來從未見過的表情。
綜合著驚訝恐懼與不解的複雜神情。
「教官....是塔ㄟ..」一位好像看得懂禪卡的學姐囁囁的說。
小雁子滿臉嚴肅,鎖著眉頭默不作聲。跟剛剛講解我的牌時輕鬆的神情完全相反。
「是啊!是塔!」小雁子終於開口:「好久沒卜出這張牌了。」
在她手中的塔羅牌上,是座被一道落雷擊裂的白色巨塔。脆弱的塔身被巨大的落雷劈成兩半,樓閣中燃起熊熊大火,塔裡面的人從塔中驚慌墜落...景象悽慘恐怖。

她啜口啤酒。外面的落雷又響起。

「這是舊約聖經裏的的故事...」小雁子等雷聲遠離才說:「據說巴比倫人因驕傲自大,聚眾建座高塔,想進到神的國。上帝知道後又震驚又恐懼,為了懲罰巴比倫的狂傲,也為了讓他們無法團結建造巨塔,上帝開始讓人類說不同語言,最後還落下巨雷將塔完全毀滅。」
「那...這塔...代表意思是...」學妹問小雁子。
小雁子抬頭看她一眼:「想聽嗎?」
「......」我們摒息以待。

「兇兆!」

兇兆這兩個字,由小雁子口中吐出,像把寒氣逼人的利劍,一刀刺進我最敏感的神經,再劃開思緒,深入的靈魂...挑出隱藏在裡面的顫慄。

我渾身起滿雞皮疙瘩,打了個寒顫。

********************
「不會吧!」其中一個學姐說:「塔羅牌不是有甚麼正反位的嗎?」「是啊!」學妹也滿懷希望的接著說:「說不定從另一面來解釋,是個好兆頭呢!」
「這張牌不管正位逆位都不是好事」剛剛那位學姐語板調喃喃地說。

「..........................」

維妮很白目的又問:「小雁子,那妳覺得公司會有哪些兇事發生?」
「.....」並沒有人理她。
外面雨越下越大,還不斷從遠處傳來陣陣的悶雷。
「girls 好玩而已啦..just for fun.」機長安慰大家:「千萬不要太當真,沒事沒事。」
「吉人自有天相。本仙姑退駕回鑾囉,」小雁子訕訕的邊收牌一邊說:「餘興到此。大家等下是不是有甚麼節目?」我們本來要去唱歌,但遇到大雷雨,又遇到這樣的占卜結果。大家顯得興致缺缺。
答案很明瞭:Go back Home
「那回飯店囉!」有人提議,轉頭清點人數,副機長竟已跟芷華學妹趁卜牌時先開溜了。有兩個學姐說要到附近的PUB去,維妮吵要跟,小開老闆扶著爛醉的學姐,喜孜孜的跟我們說:「我開大車送大家回去吧...」
小雁子瞟他一眼,輕輕說:「ㄚsir!感謝囉!但我看不用了,你自己也喝了不少。」然後她對我瞬目以示。我會意走去將已醉倒的學姐從小開老闆手中接過來。看得出來小老闆有點失望搔搔頭,但是他還頗有風度的說:「OK啦,那偶請司機開車載泥們好了。」

********************


回到飯店房間,已經快十點了。維妮去Pub鬼混,所以房間全是我一個人。
我輕輕拉上窗簾:「Awesome~~」心中暗暗叫好。一邊走一邊褪去身上的衣物直到一絲不掛。說真的,當了空服員後才愛上裸體,也許是因為組員常穿勒緊胸部腋下的連身制服,和久待讓人喘不過氣來的密閉機艙。一旦離開那種閉鎖的場域,投身到另一個私密空間,妳就會想做出相反的行為解放自己。裸體,那種與自己坦承相見真實,和空間結合的坦然以及身心的解放,讓人有種輕鬆自在壓力盡釋的感覺。

我知道周遭組員也有類似這種習慣,代表性人物就是小雁子。傳說她曾在bunk也這樣。一說到小雁子,又讓我想起剛剛的塔羅牌。那不詳徵兆:「拜託!別迷信了!小雁子也有失準的時候。況且,只是大家玩玩而已。」
我這樣安慰自己。我想的都是當時抽出的那張「死神牌」罷了。


「穎昌不知會不會打電話來?』我邊想邊光腳走入鋪著地中海藍磁磚的浴室。

裡頭的鏡子比其他飯店長一倍。我站在鏡子前發呆。鏡裡女人的身體,在白炙燈的斜照下,顯得蒼白但細滑光亮,那對如水滴般飽滿圓潤的胸部,是我男人最流連忘返的部位,其實我最愛的,還是那雙遺傳自老媽細長纖細的雙腿,在歡愉暈眩時,我總幻想期待被劇烈親吻舔舐,從腿肚,下到腳踝,直至腳趾趾尖....
忽然外面的手機響起。
「該不會是穎昌吧?」我幾乎是的衝出去接電話:「喂~」
「喂~」電話彼端是個既低沈但又熟悉的聲音「是Joel嗎?」
「嗯,你....是...」
「我是william」
我楞了一下。然後開始大叫:「威廉」「威廉!」
「威廉!真的是你嗎?」我不知道自己為甚麼聽到他的聲音時會那麼興奮。
「joel,where are you?」威廉的聲音聽起來很遙遠,很低沈,也非常的疲累。

to be continued...

台長: flyinsky
人氣(527) | 回應(3)|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男女話題(愛情、男女、交友)

咕咕鴨
馬上..回來~

是兇..兆...

那到要不要回來
還是 馬上 的問題
2008-04-10 13:28:38
好看
越來越高段啦,,,,,有點玄疑喔...期待中
2008-04-10 20:48:51
咕咕鴨
原來我第一次看的時候
是進廣告時間啊~
現在才是開始啊!
2008-04-12 08:50:4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