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10 06:09:41| 人氣44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長班的故事第五部之一(外站花絮)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記的很清楚,大二上社會學概論時,教授曾說過這麼一段話:在一個特別場域,假如女性人數佔大多,而女性又明白在場男性不具威脅性時,女人在性方面的「主動攻擊指數」會急遽升高。如果那個空間又是遠離其「原生社群」且浪漫又開放,那些本來加諸於女人身上社會標籤束縛。便會減弱甚至消失。女人,常會因此產生許多令人驚異的言行。
「外站」便是這樣一個地方。許多古怪浪漫的故事或不可告人的秘密,便常在這樣一個奇妙的場域中醞釀和發生。》


★★★★★★★


一下飛機,組員做的第一件事

不是開粉盒補妝。不是到銀行換錢。

更不是跟同事相約到哪裡吃飯。相約到哪邊去玩。

組員下飛機的第一件事,是打開手機,等待彼端傳來的來電或簡訊。今天穎昌

的簡訊,在我一打開手機,便傳了過來。

『念念,今天飛的好嗎?教授到現在沒回覆給我,不知道能不能過,
今天聽了個無聊的研討會,但一切都很好,希望你今天一切順利!
^_^ 昌 』

短短的幾句話,一路上我反反覆覆讀了數十次,心中有種說不出的喜悅。剛剛
在機上被狐男和捲毛男惡搞,以及被膽小學妹弄得昏頭轉向的惡劣情緒和起伏
心情以及身體上的勞累,瞬間,全部消失。
但我打開看一下「訊息詳情」:0925342023,這是穎昌的手機號碼。而發送簡
訊的時間是...凌晨兩點四十九分。這時候穎昌幾乎都是在實驗室,應該會用他桌上的電腦發送訊息。為什麼又用手機發呢?那麼晚他在外面作些甚麼?
正在納悶擔憂。廁所傳出人類腸道的打嗝聲,那聲「打嗝」打得有大又響,
悠遠流長。
「嗯!喔~」接著是如嘆息般舒爽的呻吟聲....。
「念念.念念..」廁所傳來維妮的聲音。「快幫我拿我的化妝包給我,我在大
便。」「喔啦!我知道妳在大便,小聲一點,怕沒人知道喔?」我無奈
的走去翻她的大黑(大行李箱),拿出化妝包遞進廁所。維妮是個超級怪喀異
女,我知道她平常有浣腸清宿便的習慣,所以她剛剛要化妝包,是為了拿裡面
的浣腸球來浣她的腸。
問我我怎麼知道?很簡單,因為維妮的化妝包是透明的。
因此,維妮上一號時有如演奏交響曲般:乒乒怦怦各種聲音都有。真是很吵。
這就是組員的外站點滴,長班花絮。
公司政策是讓飛國際線的組員倆人一間,美其名是為了組員在外站可以互相
照應,但誰都知道是仇厲玲為了討好小B想出來的萬惡政策,據說這樣一年
可以替公司省下數千萬元的經費。因而「忍耐」「適應」各種組員的各種習
慣,生活方式和怪癖,也成為長班組員必備的專業技能之一....。
像我,最害怕就是聽到這種由腸道發出的聲響與味道。長班遇到像維妮這種
人,我就只好默默的戴上耳機,耳塞或是出去放風避難。
外型幽雅,儀態端莊的組員,其實私底下都有許許多多怪癖和生活習慣。
我遇過因為怕鬼怕到洗澡大便都不敢關門的組員,遇過天體主義者,一進房間
便脫得只剩一條丁字褲的學妹,半夜用快壞的按摩棒躲在棉被裡自慰的學姐
(馬達噪音太大了,學姐。),還有帶男友回我們房間,愛愛時把我吵醒的組
員。比較扯的一次是,有個學妹直說很欣賞我,還用半哀求半威脅的口氣,要
晚上跟她同床,嚇得我那晚不敢睡,想盡各種話題跟她哈啦到天亮。
至於說,睡覺打鼾打到杯子震動,睡覺打開房間全部的燈,或把房間飯店
當廚房辦桌,以及為了要驅魔避邪將沒洗的內褲掛在顯眼地方,這些真的都是家常便飯,小意思啦!
維妮終於從廁所走出來。下半身圍條毛巾,臉上
敷著面模,愉悅舒坦的發表感言:「一下飛機,一進房間,一肚子大便,一次
大光,真是...一大美事。哈哈哈...」 還真有RAP味道。
然接著她騰空跳往床上一個翻滾兩腳朝天,靠著牆壁,開始組員的例行床上活
運動:抬腳。


★★★★★★★


組員傳奇 ___維妮烈傳


維妮將雙腳朝天靠著白色牆壁,白色的浴巾瞬間從腰際滑落。我跟她都以
長腿聞名,所以我又特別看一下她的臀部與腿部。嗯!臀部曲線渾圓完
美,腿部曲線修長美麗。但是,呵呵,腳毛太長該刮囉。
「ㄟ!以後一號,能不能不要叫那麼大聲啊!」我終於鼓起勇氣跟她說這件
事。也不知是善緣還是孽緣,飛十次長班,總會有四、五次是和她一起飛的,
當然,一起飛一定會一起住。這個「大便叫春」的問題困擾我好久,遲早要面
對。我決定今天在這個浪漫的度假小島上一次說清楚。
「嗄???叫??」她竟然一臉無辜的表情,仰起頭來反問我:「甚麼叫?叫
甚麼?」
瞬間,我背後射出十條黑線,原來她完全不知道這件事。
「就,呃!.我..」我壓抑著自己的吃驚:「,就是...妳在廁所大便..嘴巴會
發出聲音.」
「那不是很正常嗎?每個人在擠大便時都會這樣啊。」
「不是只有嗯嗯聲啦,」我尷尬的說:「是那種很大的...」
「嗄??..有嗎?..我大便有叫發出這種聲音嗎?」她鋪著面模歪著頭看著
我,兩雙無辜的眼睛從面膜的眼洞望出來。不像是裝的。面對一個沒有病識感
的人,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本想說算了,但都已經說到這裡。像頭都洗
一半了,總不能就這樣滿頭泡沫走出去吧。況且,我真的很想跟她討論這個
「噪音」聲的問題。
「嗯!是啊! 妳...每次上一號,會發出,呃!一種,很舒服的聲音,而且很
大..」
「甚麼聲音??妳學學看!」幹!竟要我模仿妳大便的呻吟聲?
為了喚起他的記憶,我只好勉為其難的試著模仿她的聲音:「像這樣...喔喔
喔...啊啊啊...嗯嗯嗯嗯..呼呼呼...」我學得很保守,但也八九不離十。不知
怎麼,學完後我感覺臉在發燙。「就是這種聲音,而且...很大,妳都沒發覺
喔」我問。她想了一下,若有所思的說:「嗯?好像有...ㄟ」(太好了)
「所以說,」我高興的說:「能不能小聲一點」
「不行!」她回答得倒是很乾脆。跟她大辣辣的個性一模一樣:「大便時會
叫,就像人在做愛時會叫是一樣的道理啊。如果不叫出來的話,大便恐怕就大
不出來囉。」這甚麼歪理。
「沒人叫妳不叫啦!是叫妳叫小聲一點。」我說。
「不行!」他又斷然拒絕我:「我沒辦法控制,妳看,我大便大了23年,到今
天我才知道我大便會叫。」
「ㄟ!那聲音會讓人家尷尬ㄋㄟ。」我有點生氣的說。
「嗯,好像也是。」她歪頭想了一下,忽然想到:「那妳就迴避一下嘛,又不
是每次都會在妳旁邊大便。」
「哼!」我默不作聲,但也不知道要說甚麼,只好瞪了她一眼。
她看我默不作聲有點生氣的樣子,又提出另一個解決方案:「或者妳大便時也
學我叫叫看,很舒服的喔,說不定會治好妳的便秘....」
碼的!我放棄!
不想理她了。我拿起包包,準備到Lobby搭玫瑰園派來的交通車,享受十塊美元
的物超所直的組員雙人按摩。然後,在去享受一頓美味的海鮮大餐。
★★★★★★★

我們的晚餐是在「髒鴨子」(註)旁邊一間叫做「河邊海鮮餐廳」吃的。為什麼選這家,很間單,因為年輕的華僑小開老闆是台灣人,對組員超nice,只要是皇龍航空的機組員,吃東西一律打對折優待,還付上免費喝到飽的椰子水。不只如此,老闆的不計成本代價的特別招待,更在組員間傳為佳話。只要他爽,「特別招待」不是一大盤貨真價實的時令海鮮拼盤,就是是一大尾清蒸香筍鱸魚,當然,那全端視年輕老闆心情而定,而他心情的關鍵在於:去的組員外在「素質」與內在「氣質」的平均水平。

那次很誇張,我們這期的學員「齊聚一機」,而且是精銳盡出。除F聒噪美女維妮沒來之外。其他的美女組員幾乎全員到齊:有前凸後翹的安琪,清純可愛的巧柔,美艷俐落的小豔子,當然還有氣質出眾的大美女我巫念涵囉。
那次小開老闆龍心大悅,不但拿出一整隻,又大又肥又鮮嫩的龍蝦做成沙拉以及用龍蝦頭煮的高湯,還拿出一箱啤酒跟我們暢飲。據說這樣的招待,至今還沒有人破過紀錄呢。


當國際線組員,對年輕女孩,真是個吃到溢出來的好差事。許多肥水好康多到數不完。舉例來說,光是在外站,不分國籍商家喔,只要出示組員名牌,立刻,馬上,瞬間,就會有許多商店飯店遊樂區免稅商店按摩SPA等優惠和折贈品,用雙手奉上或送至眼前拜託我們拿,我常常拿到手軟還不完只好兜著回去。真的把我們這群剛出社會的年輕女孩寵壞。

到底是空服員這個職位把我們寵壞了,還是我們把這個職業給結構化了。這是主體跟客體的結構性問題,決定與被決定的一套具價值系統相關的論述。
寵壞我們的還有其他的人。那就是跟飛機有關的人,尤其是男人。
今天玫瑰園按摩之後,請我們吃大餐的是機長楊光亮,還有隨行的副機師林文昌,機械員(工程師)姚明中,加上十位組員。等我們大家都坐定了,菜也點好了,組員開始調侃年輕的副機長,工程師也開始有一搭沒一搭說說些冷笑話,講講公司的政策,開始時的氣氛總是有些黯然平淡。但如果妳細心一點,妳可以察覺,有人的眼光在飄移,雙眸充滿尋覓和等待的神色有人像是在搜尋獵物般,不斷的打量著在座的每個組員。

不久,一個女生才出現在餐廳門口。剎那間,就好像是電影在等到達主角出現般,目光都投射在她的身上。她的遲到不但沒有遭到大家的不悅,反而讓人感覺故事即將到達另一個高潮。

那是剛按摩完的小雁子,雙頰呈現玫瑰色嬌嫩,體態精緻輕柔,感覺她有些慵懶,彷彿是剛剛睡醒的公主站在那裡。

「哇!小雁子來了。小雁子遲到囉。」維妮率先叫了出來。
「呵!各位,對不起我遲到了」小雁子邊說一邊走向「陽光亮」旁邊
的位子。機長很自然的的將椅子拉開。小雁子向機長瞬目一笑,坐下,繼續對我們解釋遲到原因:「沒辦法,玫瑰園按摩真太棒了,讓我呼嚕一下睡到剛剛。」
小雁子瞇起眼睛,彷彿還沈溺在剛剛的舒適暢快中「我睜開眼睛,還看到Marry(註)正努力的在我胸大肌和胸小肌來回畫圈圈呢。」
小雁子說得不油不膩,不暈不素,邊說還邊輕點點她的「乳下圍」部分。逗得在場的男士露出神形茫然的傻笑。
「對啊!跟另一家比,我還是比較喜歡玫瑰園的按摩。他們的功夫很紮實,時間也做
足。」我接著小雁子的話說。
「是沒錯,但「另一家」據說聘請台灣瘦身專家教他們家Marry獨門按摩法喔。」學姐轉頭跟我說。
「噯呀!瘦身有個屁用啦,我們被操得還不夠瘦(不夠受)」嗎?」另一個學姐不以為意的抱怨:「他家的Marry,我去過,只會在妳身上東摸西搓啦,一點感覺都沒有。」
「我也贊同,誰叫我們命苦,上線要當苦力搬飲料。」學姐也點頭認同的說:「內傷都深入骨髓了,非要用力按摩酸痛才會解除。」
「對丫,如果只是摸摸搓搓,我叫我家「那隻」來就好了。還要花錢請她們來做嗎?」另一個資深學姐超級露骨的形容。這麼一說,引起一陣竊笑。年輕的副機長竟臉紅著跟著大夥兒一起傻笑。許多組員一下機到外站,不論在言行方面,就會大膽放蕩起來。
「對!對!對!對皇龍重工(註二)」的女工來說,按摩一定要用力捏啊揉啊搓的才會爽。」維妮不遑多讓的又俗又有力繼續補充。
這次,全桌爆出一陣大笑。

to be continued....
------------------------------------------
(註)玫瑰園的按摩師一律被組員稱為Marry 通常都是兩個服侍按摩一個客 人。
(註二)皇龍重工是我們調侃自己的名詞,因為上機要自己搬上好幾箱飲料和餐盒等重物。詳情請看


★★★★★★★
整個晚餐,是在很自然的狀況下進行。大家說說笑話,抱怨公司無情的政策和程序,聊聊工作上酸甜苦辣,剛剛按摩的心得以及衣服鞋子打折化妝品的資訊是組員的最愛,虧虧年輕副機長是飯後甜點,調侃一下出醜的菜鳥學妹順便出氣養生。飯桌上魚是魚肉是肉湯是湯,甜的鹹的仍舊是一樣好味道。傳統南洋音樂悠揚的飄盪在耳際。一群年輕女生笑著,鬧著。但是底下卻運行一股無聲無息的打量與探聽的暗潮。

以女人特有的細膩與敏感,從在場的蛛絲馬跡微言大義以及近乎無法察覺的細微末節中,我們已經確定,安靜的副機長對菜鳥芷華學妹有強料好感。雖然兩人隔了兩個座位,但仍可感受他對芷華學妹的事是「無遠弗屆」的關切。他對她今天出搥造成整機組員困擾的部分完全無動於衷,反而對她受到的委屈顯得義憤填膺。甚至揚言,下次最好這兩個變態搗蛋二人組不要讓他看到,不然一定叫航警逮捕他們。

跟剛剛斯文沈默的「他」比起來,副機長的轉變簡直是判若兩人讓大夥兒瞠目結舌,連機長看了不禁猛搖頭。

但芷華似乎很喜歡他這種轉變。笑到嘴角幾乎都碰到耳朵了。這張笑臉感覺好陌生喔,我有點認不出這位笑容燦爛的女生是剛在機上滿面愁容驚懼的學妹。

我們都很確定,待會兒會有場「晚安約會」但不是我們。因為副機長開始吹噓說他對這裡有多熟有多罩,簡直能稱他是Bali Pro.(八里島通)因此他問我們,等下要不要跟他一起去「續攤」(go for a cup)?但是說這句話時,他眼睛只含情脈脈著的凝視芷華學妹。

to be continued...

★★★★★★★

台長: flyinsky
人氣(44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