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04 11:37:03| 人氣389|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長班的故事第四部之十五(背判的徵兆)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背判的徵兆●●


金髮男(狐男)被我們請進專給組員休息的座位區,我們將四周的curtain

拉起來。頓時裡面陷入一片黑漆。大夥兒會心一笑,感覺終於把一隻搗蛋的狐

狸趕進黑色的洞穴裡了。維妮故意在外面大聲對著他說:「Mr.Fox ~

please hand me your DIRTY pants (狐狸先生!請把您那條「髒」褲子遞給

我!)」一語雙關,大家在外面暗暗竊笑。我猜他大概也在裡面猶豫不決天人交

戰,因為等了好一會兒。才看到狐男的一隻手伸出curtain將一條藍色GAP牛仔

褲遞了出來。

維妮用兩隻指頭挾著那條褲子走進galley,立刻丟在餐車旁的地上,然後趕緊

去沖手…。此時小雁子看著那條褲子跟我們說:『好啦!現在大家要用「智

慧」處理這條髒褲子囉….』再翻過手腕看看錶說:「離landing還有兩個小

時。」維妮點點頭說:「瞭解~」她她瞟了那條褲子一眼:「這條這麼髒的

褲子,起碼要洗上一小時。」

「嗯,再加上烘乾,消毒大概又要一個小時。」學姐接著說。

小雁子滿意的點點頭,順便來個機會教育:「機上處理事情一定要明快。別讓

狀況蔓延開來,最重要是別讓客人群聚發飆,適時的分開他們,但記得又不失

優雅禮貌」她停了一下接著說:「和尊嚴。」

「現在外面那隻如果再要酒,給他一分啤酒外加多四分冰塊,他再鬧的話我

會叫機長下來銬他。」我們點點頭。

「妹!」小雁子走近芷華學妹:「妳表現不錯。但是太緊張了,組員在機上會

遇到各種情況,最重要的就是給客人安全感,和專業的氣勢。」

氣勢,這倒是讓我想起,剛剛小雁子給人漱ㄓZ的氣勢,所以一下鎮住了整

個趨於混亂的場面。學妹還是像個小媳婦一樣不住的點頭稱是。

「OK!餘興到此結束!」她轉頭跟大夥兒說:「再加油一下,按摩和大

餐在等我們!到時我請大家吃一條大龍蝦。」galley裡面頓時響起一陣歡呼。


當我出去走茶咖啡經過組員休息座,聽到curtain裡面傳來狐男陣陣

打呼聲。捲髮男也張嘴歪頭斜躺在他的座位上昏睡,嘴巴還也含混不清的

發出陣陣的夢囈。

嗯~這倆個難兄難弟還真是會互相感應,睡得像是個小孩一樣。

真是兄弟情深啊!

「瞧狐男和他兄弟睡覺得多安詳啊。」維妮回來時跟我說:「男人!還是在睡

覺時比較可愛…」

「喔~妳是說,男人在床上比較可愛囉?」學姐轉過頭回她一句,然後說:

「那要看視哪一種狀況。」

「喔~學姐經驗豐富,願聞其詳喔。」維妮睜大眼睛說。

「咳!」學姐轉頭環顧一下四周說:「這裡沒有十八歲以下的聽眾吧!」接著

她說:「男人的床品跟酒品都一樣,都可以看得出這一個男人的真性情。」

「喔!」我也很好奇:「怎麼一樣法?」

「妳看外面那兩隻跟妳要酒的樣子和跟喝酒醉的樣子。他們在床上

的樣子就差不多八九不離十。」學姐一邊整理廚房一邊說。

「那些地方八九不離十?」從沒教過男朋友的維妮這時既好奇又興奮的問。

「哪些地方?妳想也知道啊!」學姐一邊吃餐盤裡面的沙拉一邊瞪著維妮說:

「當然男人在跟妳要的時候,還有[要完]以後的態度。」

「尤其是在愛愛完後最準,妳看,這兩隻酒後醜太畢露,我跟妳保證,他

們做完愛後不是倒頭大睡,就是他媽的抽煙看電視!」學姐越講越氣。完

全不知到他已經洩露出自己的性愛經驗。倒是維妮聽得一愣一愣的。我歪頭想

了一下,學姐的理論好像也沒錯。我那隻喝完酒後都是靜靜的坐在那邊發

呆,而每次做完完後,也是緊緊抱著我然後沈默不語好久。

但是,不知怎麼搞的,一想到跟穎昌親密的畫面,竟讓我想起穎昌這陣子一個

很不尋常的小動作。這一陣子,穎昌都是用手機直接按簡訊給我,而不是用電

腦發透過SKYPE傳簡訊給我,用電腦發簡訊是他的習慣,因為他總是坐在研究室

的電腦前,而且用手機傳又比SKYPE貴,這跟平常精打細算的穎昌作風不同。

最大的疑惑是:為什麼他最近晚上老是不在研究室裡呢?

to be continued....

註:由SKYPE傳簡訊時顯示出的號碼,跟手機發的號碼不一樣。
●●狐男的秘密 ●●

但說也奇怪,所有我的懷疑,後面總有一個隱隱的聲音,悄悄的替穎昌辯護。

『因為他最近在搬家啊,所以常不在實驗室啊。因為他越來越愛妳了嘛,所以

常迫不及待的想簡訊給妳囉~』諸如此類的解釋,使我飛行時的思緒與心情變

得平靜安詳。

也許如果我不放任這樣思緒在腦海中飛翔,我無法在勞累繁亂的長班中沈靜專

注。長班,是個交錯著興奮與不安,歡樂和孤寂,高亢與低落的故事。而組員

的思緒心情,便在故事中隨這樣的張力時而高亢,時而憂傷,時而脆弱..

對我而言,即便是在最優雅浪漫的國家裡,躺在外站最舒適柔軟的床

上,孤獨、掛慮以及憂心:對那些我思念的人,屬於我的人,我愛戀的人...便

會如泉水般湧現,不時縈繞腦際;更如寧靜的喧鬧,不斷盤桓耳邊。

就在這個時候,leader 學姐的聲音將我的思緒拉回機艙內。

「妹,」她指著學妹毫不猶豫的說:「褲子~就由妳來洗!」芷華認命的點點

頭。揀起地上的褲子,感覺有點不知如何是好的樣子。這該不是她第一次洗男

人的褲子吧?維妮搶先一步走向前去拍拍他的手臂說:「小,學姐我以前當學

妹時,常洗滿地都是稀大便的廁所勒~!」

「學妹..」我傳授之前的經驗給她:「先在污漬上塗點洗手乳,浸個幾分鐘,

再用熱水沖洗就OK了。」

「是!學姐」學妹滿臉感激的又開始猛點頭。唉~這趟下來,不知道已經點幾

百次頭。

「還有,記得戴手套喔~」維妮在旁邊提醒:「不知道狐男有沒有得病」

自從狐男和捲毛男昏睡後,機上的service就開始變得平安順利,小孩不

哭,大人不鬧,要撲克牌果汁泡麵的客人少到一個不行。 哈~簡直就是不可思

議的事。

難道老天真的開始眷顧我們了嗎?正沈浸在大餐和按摩的大夢中..

學妹一句「學姐,要怎麼弄乾褲子?」讓我大夢驚醒。

因為,機上沒有沒有烘乾機(廢話)

機上也有沒有吹風機?(好像沒有)不是好像沒有,是根本沒有啦!

但在沒有吹風機的狀況下,要如何讓狐男醒來後有乾褲子穿呢?

維妮突發奇想「乾脆把牛仔褲放進 Galley 的 OVEN (註一)烤乾。」

好瘋狂的點子 ...但除此之外,似乎沒有其他的方法了。

於是學姐勉為其難的點頭答應。但他還是不放心的說「不要烤得太久...」

leader 學姐轉頭跟學妹說:「三格就夠了。知道嗎?」

我也跟學妹提醒oven的操作慣例:「開OVEN前,記得要先把開關轉到底,然後

再反回來轉過來,不然oven會秀斗。知道嗎?」學妹疑惑的看我一下,然後點

頭趕緊回galley去。

外面那兩隻隻醉蝦睡到landing前都還不省人事。

curtain裡面狐男也叫了老半天沒回應。

而眼看著飛機就要降落.....。

「不管!幫他豎直椅背,繫上安全帶,打開窗戶。」學姐下令security

check。

「那curtain裏面的那隻怎麼麼辦?」我吶吶的問。

學姐看我一下回答:「一樣啦!打開curtain幫他弄好,....快...去!」

於是維妮走到休息區,猛然拉開簾幕。

我看到她整個人忽然僵在那裡動也不動。(我心一震:怎麼了?難道是出事

了)維妮脹紅臉盯狐男猛瞧幾秒,她壓低聲音喃喃自語說:「念念,快,快

來看。快...」

「怎麼了?是狐男死了嗎?我快步湊上前。」整個人也楞在那裡不動。

因為這是我從沒見過的景象。雖然說以前曾經在電視新聞中聽過。

映在我眼簾的,是個叉開毛茸茸的雙腳橫躺在組員座位上熟睡的男人(原本用

來蓋身體的毛毯,早已滑落在地面的腳旁,)讓我們吃驚的畫面是:狐男

下面穿了一件鮮紅Elle女用丁字褲。金色的「獸毛」還從兩邊露出來。

接著大家便爭相告知,不顧飛機即將降落,眾姊妹朝聖般蜂

擁而至後艙,維妮趕緊從置物箱拿起數位照相機連拍好幾張。還啟動電影模

式,說要PO上網路給大家觀賞。(如果他不怕被解雇的話)

就在歡樂的同時,學妹哭喪臉從galley走出來,手上拿著條冒煙的褲子。褲

子臀部後面燒了一個黑黑的破洞。

「怎麼會這樣?妳烤多久?」學姐好像看到鬼一樣高聲叫了出來。

「二十多分」學妹悒悒的說,嘴唇又開始顫抖:「但..但是我是按照妳的話去

做啊!」她很無辜的說:「我先把OVEN的開關轉到底,再反轉一格」

妳要惹我們生氣嗎?

我們不是要妳反轉一格,而是要妳轉到第三格去.妳這樣起碼烤了.......

學姐終於爆發...........

「我不管,妳」她神形崩潰的指著學妹大吼:「狐男的褲子妳要賠。」

崩潰!

學妹一聽臉頓時像要被擰乾的抹布糾成一團。

「好啦!有甚麼好看的啦!!自己沒有嗎?」leader學姐轉過頭沒好氣的對



我門說:「趕快去做landing check 啦 !! 」只是離開前她又瞟了狐男一

眼,然後露出詭異的微笑。

學姐沒吩咐我們拿另一條毛毯,蓋住狐男秘密花園。

讓狐男繼續外洩他不為人知的秘密。


飛機,終於順利降落在巴里島上,興高彩烈的坐上組員交通車往飯店去。一路

上,我們不斷傳閱著維妮拍的照片和電影。學妹也終於展露出難得的笑容。小

雁子維妮和我聊著待會兒要吃海鮮的菜單和今晚的行程。

我們今天晚餐的話題,當然少不了剛剛降落後的情景。

真的,那場面讓人難忘。

我永遠也忘不了狐男睜開朦朧雙眼,看到眼前那群關心他的人(機長,地

勤,醫生和護士和我們)神形崩潰的模樣。

狐男很激動,在大家面前跳著!叫著!罵著!還一邊穿著褲子拿行李...

「wait」 然後她一繃一跳的緊追在他那位捲髮兄弟後面。

「學姐,狐男會不會回來告我烤破他的褲子啊?」學妹在交通車上轉頭擔心

的問我。

我很有信心的搖搖頭。

「為什麼?」學妹問我。

來!學姐說給妳聽:「因為狐狸先生在穿褲子時,把原本烤出的那個小洞撕裂

成一條大裂縫。我敢說,狐男會以為那個裂縫是他自己弄的,所以,安啦!

不用擔心。」

學妹聽了,滿臉安心的低頭微笑。

我輕鬆的閉上眼睛。回想起那個撕裂的裂縫,裂縫很大,大到可以看到他白白

的屁股,還有卡在屁縫中的那條紅色線帶。很像是露出來的狐狸尾巴。我不太

喜歡狐狸先生,應該說很討厭他吧。再加上又趕著要離開,所以沒有告訴狐狸

先生褲子破掉的秘密。

但我想,機場裡人很多,總是會有位好心的旅客告訴狐男的。

就這樣說著笑著,交通車已經開到了我們位在巴里島飯店的門口。


to be continued.....





台長: flyinsky
人氣(389)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H20
類似像這兩外國男子的事蹟 之前有點耳聞
不過也許不是同樣的人吧...
2008-06-27 00:49:05
版主回應
彼此心照不宣了 Gee..
2011-12-25 15:28:5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