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29 16:05:35| 人氣2,10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長班的故事第三部之十四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台北-->花蓮】暗夜夢魘★★
__▁▂▃▃▂▁__


那晚我沒睡好。一直做惡夢。

夢中,彷彿是陷入了一個無際深沈的泥沼,被一條巨大的古蛇螺旋似纏繞,古

蛇尾端不斷在我下體蠕動,蛇腹來摩擦著乳際,舌信吐出腥臭的溫熱,溽濕了

我的耳根和身體。

情慾、恐懼與作嘔如電擊般交替而來。我從惡夢中睜開雙眼。

「!」

漆黑中驚見身旁有個熟悉的身影在蠕動,還伴隨著急促的喘息聲,更可怖的

是,黑影的手指,在我兩腿中間鑽動。

我驚叫一大聲!!

整個人從床上彈起在,在極度驚恐下還奮力踢他一腳,人影為他的事跡敗露而

倉皇奪門而出。黑暗中我認出那是姑丈的身影,又是姑丈,他到底夠了沒?我

驚駭地緊抓著棉被不住顫抖,喘著大氣,淚水無法控制地從眼睛流出。

混亂中許多terrible expirence 像電腦網路上的廣告不斷彈出。上國中開始,

只要跟姑丈獨處,他便想辦法來對我身體上下其手,我當時很驚駭卻只能隱

忍,沒跟媽說,因為我知道我們寄住他家,那時媽媽還會跟姑姑借錢。只要知

道姑丈一回來,我就會跑到外面遊蕩,或去打一個下午的超級瑪莉。這也是為

什麼我討厭人家碰我的主因。但是這次,姑丈竟然變本加厲半夜侵入房間上床

摸我!!!


就在這時候,我突然想起享享,「享享!」我連滾帶爬地下床看她,妹妹躺在

床上,無聲地轉頭看著我,也被剛剛的騷動而驚醒。

「享享,.…妳有沒有怎樣?」我驚魂未定,喘著氣問她。她搖搖頭,雙眼茫然

地看看我:「姐,剛剛是怎麼了?聲音好大喔嚇死我。」她好像不知道發生甚

麼事?但似乎有受到某種驚嚇。感謝上帝爺爺享享好像沒事,感謝上帝爺爺,

我不發一語地緊緊摟住她。

「沒事,享享,姊姊問妳...」我看著她眼睛斷斷續續地問:「姑丈,有時後會

不會....摸妳的身體?」問完我嘴唇不斷地顫抖。享享茫然地搖搖頭。

「真...的嗎?」她點點頭。我破涕為笑,大大鬆了一口氣。然後憂心忡忡地

走進廁所,檢查自己身體。教官曾說,極度緊張時傷口是沒有痛感的,所以必

須逐吋用目視檢查。

我將自己的手指緩緩探入,輕觸腔內有無異狀,再拿張面紙輕輕沾拭,拿到近

鼻尖仔細檢視顏色和氣味有無異常。

嗯!還好,我稍稍鬆口氣

……打開電燈,抱著享享無法入睡,全身還在不斷顫抖,只是,當我緊緊環抱

著享享時,赫然察覺享享身體竟然已經開始發育了。再不久,妹妹馬上要變成

大女生了。瞬間,我整個人冷靜下來。我閉起眼睛沈思一會兒,當下做了一個

決定。

我決定要帶著媽媽享享搬出姑丈家,不管是租一間房子也好,或是買一棟房子

也罷!我都要讓她們離開這裡。我要保護媽媽,保護享享,我不要她們再寄人

籬下,不要再受委屈,不要再受屈辱,更不要再受騷擾和侵犯。



※※※※※※※※※※※※※※※※※※※※※※※※※※※※※※※※



第二天一早,我立刻在媽媽工作附近找到一棟出租房子,我打電話給房東,立刻簽約下定金。而出乎我意料的是,當我把昨天晚上的事跟媽媽透露,媽媽激

動得要拿

棍子去找姑丈拼命:「……我去打死他…我要去打死他…。」

「媽,不要啦,算了啦,我又沒怎麼樣…」我從沒看過媽媽這樣激動過,反倒

是我死命的拉著媽媽說:「妳想一下姑媽和小表妹啦……」我當時腦筋想的全

是該怎麼處理接下來的搬家安頓的問題。


但身上沒有存款或現金怎麼辦。於是我拿出自己的信用卡去領小額信貸,我一

口氣用完最高額度二十萬。不管了,到時候再去銀行換較低利的貸款來還,反

正銀行超愛跟我們組員打交道,幾乎是來者不拒。

我付了押金,加上半年的房租,還找搬家公司搬家,又到家具店選購飯桌、床

墊,最後再去B&Q選購家電用品,就這樣,馬不停蹄地奔走,一個可以住人的

家,在短短不到二十小時內搞定。

終於,我提著最後一包行李離開這個住了好久的地方。姑姑跟姑丈彷彿知道羞

愧,都沒出來也沒有任何反應,只有最乖的大表妹牙牙跟著我出來:「姊姊為

什麼要搬走?」她有點難過地拉著我的手問。

我一時不知該說甚麼,蹲下身摸摸她的臉:「嗯!因為大家都長大了啊,房子

擠不下了,所以姊姊享享和阿姨都要搬走了啊。」

「是喔!」牙牙彷彿接受個理由,仰起頭天真地問我:「那姊姊妳要回來看牙

牙喔?」

我點點頭,對著牙牙笑了笑。

她又說:「姊姊下次回來還要穿制服給我看喔,牙牙以後也要當空中小姐,像

姊姊一樣環遊世界。」

「嗯!牙牙一定可以當上空中小姐的..加油.姊姊會回來看牙牙。牙牙要聽媽媽

的話...」

牙牙聽了露出燦爛地微笑點頭,我一把將他緊抱在我懷裡。

就在這個時候,從遠方傳來低沈的飛機引擎聲。我抬頭眺望天際,是架A300客

機在遠處穹蒼飛行,尾端拉出兩條凝集的白霧。接著很快地消失在前方的白雲

中。

我似乎看見自己就像那架飛入朦朧的雲海裡的飛機。又要飛往那個未知的國

度?在那裡,又會遇到怎樣的故事?沒人知道。連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我

必須繼續不斷地向前飛行。

用最快的速度,最平穩優雅的姿勢,在朦朧的未知中勇往直前。


※※※※※※※※※※※※※※※※※※※※※※※※※※※※※※※※



上飛機前回台北前,我在房間把八萬塊現金塞進媽的手裡:「媽~這些是這個

月的錢,我不用匯的了。住新地方會用到些錢,所以我多放五萬…」媽媽緊緊

捏著那袋錢有些激動。她用力握著我手說:「念念,媽真的是…」媽聲音變得

哽咽:「媽媽對妳真的很歹勢…」說完摟著我哭起來。


媽很少將感情外露,更別說輕易流淚,我知道當她哭出來的時候,代表這事對

她來說真是意義重大。這跟媽媽悲情的一生有關,媽從小賣給別人當養女,在

娘家備受虐待,長大後又被娘家強嫁給那個不負責任還會打人的爸爸。只是媽

很認命,對已經注定無法改變的事絕不抱怨,只選擇默默承受。但我知道這件

事情對她是很嚴重的打擊。她寧可自己死了,也不願意讓我們孩子受一點傷。


我看到媽媽流淚,想著以前姑丈對我做的那些事舉動,終於也潰堤。母女倆抱

頭痛哭,我哭得超兇,自己也嚇了一跳。也許是將許多成長過程的壓抑和委屈

一併發洩出來吧,我坐上飛機,將衣服蒙在頭上,又一路哭泣,直到飛機降落

到機場。


這趟威尼斯長班的前後,發生了好多好多的故事。回家一趟,本說要讓自己輕

鬆一下,沒想到反而讓人,感覺更加的疲憊。

to be continued....

台長: flyinsky
人氣(2,10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