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送★五星級餐廳美食金男人們的夢想,另一個老婆大馬路上驚見熊大本人!復興空難╱家族6人搭同...
2010-03-04 09:11:50 人氣(1,482) | 回應(0)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真相】對地方教會法律訴訟的親身見證—王生台弟兄

0
收藏
0
推薦

【真相】對地方教會法律訴訟的親身見證王生台弟兄


前言

過去二十多年來,有些基督徒一直對地方教會在八年代的訴訟官司有誤會,認為這是李常受不願意背十字架、違背了哥林多前書第六章的教訓、去了外邦人的法院控告弟兄,最後還令被告的組織破產。這個誤會使李常受和地方教會被扣上了喜好法律訴訟的帽子,並使一些基督徒不諒解。有些人還以此惡意中傷、汙衊地方教會。那時我剛剛信主,正好在美國加州柏克萊的地方教會,並身處這場官司的風暴中心。最近,美國基督教研究院(Christian Research Institute, CRI)院長漢尼葛夫(Hank Hanegraaff)公開認錯,我願意藉這個機會作點見證,向您介紹地方教會打官司的原 因,並陳述所知道的真相,希望能化解許多基督徒心中的誤會。
漢尼葛夫於二○○九年十二月基督教研究院的期刊封面,以大字公開承認『我們錯了!』。在西方所主導的基督教世界中,打擊異端邪教的研究院院長竟然公開向兩位中國傳道人認錯,這的確是一件非常為難的事。但漢尼葛夫坦白承認:「或許沒有什麼話比『我錯了』更難啟齒;然而,對一個恪守『真理至上』的事工而言,願意道出此語,不是可有可無的選擇,而是基本的要求。』對於一個憑著無虧良心行事為人的基督徒而言,願意面對真理來認錯,能使他的良心坦然無懼。漢尼葛夫勇於認錯的心與行動值得尊敬。我也願意藉著這篇見證,將隱藏在黑暗中的詭詐與誤會,暴露於光中,使耶穌基督的真理能被高舉、得勝。
得救進入地方教會
我是在一九七五年春,從台灣來到美國念研究所時信主得救的。起先我對主、對聖經、對教會的問題都不清楚,因為功課忙碌,沒有太多的精力與時間去研究。一九七六年八月,我到了加州大學柏克萊繼續我研究所的學習,帶我得救的女同學鼓勵我到地方教會中聚會,所以,當我搬到了柏克萊,我就參加了柏克萊教會的聚會。
『彎曲心思者』的出版
在一九七七年底,有人給我一本關於邪教的書,名為『彎曲 心思者』(The Mind Benders),指出其中有一整章論及李常受與地方教會,他要我小心。這書的作者史巴斯(Jack Sparks),是加州柏克萊的基督徒世界解放陣線(後改名為偽靈剖析會,Spiritual Counterfeits Project)的領導人。他在書中指控地方教會對其成員洗腦,使用心思控制的伎倆,在地方教會中控制並惡待會員。但我在地方教會一年多,從來沒有 歷過這樣的事,為什麼有人會這麼說呢?次年十一月,在南美由瓊斯(Jim Jones)所帶領的人民廟堂(People's Temple) 九百多人集體自殺的事件爆發,史巴斯立即將『彎曲心思者』更新出版,在緊接著地方教會的一章之後,加上關於人民廟堂集體自殺的記載,此舉使讀者對地方教會和人民廟堂的邪教組織產生聯想,誤認為前者與後者都是同一夥的邪教。
『神人』的出版
就在此時,另一本名為『神人』(The God-Men)的書出版了。此書由偽靈剖析會寫成,專門針對李常受與地方教會,書中對李常受的教導與地方教會中的實行更是大加指控。一九七九年, 該書經達迪(Neil Duddy)和偽靈剖析會大幅改編內容,不僅出版英文版,還出版了德文版。一九八一年由美國 校園團契出版社(Inter-Varsity Press)再次發行英文版。書中指控包括:李常受教導教友說謊、欺騙,並以欺騙的手段引人加入地方教會;並言李常受以「鐵杖」或「強硬手段」如教皇般的管轄地方教會,叫會友與地方教會之外的親戚隔離,並與社會隔離,使教友無法對自己的生活負責;甚至鼓勵教會的會友從事不道德的行為,如:強暴、說謊、欺騙等。
客觀的觀察
當我讀到書中的描述,令我驚訝萬分,因為書中所指控的,都跟我兩年多來在柏克萊教會中所看到的、所經歷的完全不一樣。李常受對聖經的教導,使我更認識人的良心(人的靈之一部分),幫助我們活出合乎聖經的最高標準道德。怎麼這些指控會如此離譜呢?教會中的弟兄姊妹身居社會中各個階層,不僅為人正常、溫文有禮,他們的家庭也都美滿幸福,他們的待人接物在在溫暖了我這海外遊子的心。對我而言,書中所指控的,實在很難跟我所接觸到的這些善良、熱心助人的弟兄姊妹連在一起!
可是,因為有自稱辨識邪教之專家的書出來指責,我還是小心為妙,便警惕起來,以免身受其害。在聚會中,我觀察周邊上的弟兄姊妹全神貫注的敬拜主、享受主;他們的一些實行(如呼求主名和禱讀)雖然新奇,或許在其他的教會或團契中沒有這麼做;但我發現這些實行都是聖經裡所題到的,並且歷代也有許多屬靈的基督徒如此做。在平常生活中,我也觀察這些地方教會中的信徒是如何來處理、面對問題並如何待人處事。每次教會中發了李常受的信息,我都仔細並謹慎的讀,且查考聖經,看看聖經裡究竟是怎麼說的,李常受所說的與聖經是否有抵觸?另外,我也買了一些解經書籍,看一看其他基督徒是如何來解釋聖經,驗證比較一下。兩三年下來,我發現倪、李兩位元的資訊並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反而,讀了他 們的資訊之後,讓我更得著生命的供應,也更清楚救恩,並幫助我進入與主的交通中。
地方教會的信徒被嚴重傷害、受逼迫
我的親友知道我信了主,『入了教』,便打電話來要我小心,以免誤入歧途。這時,我對地方教會中的實行與教導稍微有了些認識,但還是小心翼翼,繼續觀察。我開始聽到一些令人吃驚的消息:因著這兩本書的流行,有些美國弟兄姊妹們被家人綁走並強迫參加『反洗腦』,以清除李常受的教導;有些夫婦其中一方因在地方教會中,另一方受到這兩本書的影響,而導致婚姻與家庭的破裂;有些信徒只因為在地方教會中,就被公司開革;有些信徒被房東與鄰居歧視,沒法租到房子住。這些消息幾乎每一、兩週都在發生。這時,我已經結婚、畢業,開始工作,時間與財力也比較寬裕,我便向主禱告,我要多花點時間好好研讀聖經,也要認識聖經中許多的真理,例如:三一神、救主耶穌的身位、祂所賜的救恩、教會…… 等。我不願意因為是妻子帶我信主,我就跟她去聚會,我要自己搞清楚這些真理。然後,我才能對這些指控有關的真理部分作出公正的評論。
尋求溝通,卻完全被拒絕,傷害越來越厲
在七年代末了,陸續聽到令人難過的消息:因為受到這兩本書的惡意攻擊,將地方教會被打成邪教,甚至與人民廟堂並列,弟兄姊妹因而受到的損害越來越厲害。而帶領的弟兄們一直照著馬太福音十八章中兄弟之間溝通的方式,尋求與作者和出版商溝通,以澄清這些誤會。然而這些弟兄們雖一再努力尋求溝通,但不僅吃了閉門羹,對方還囂張地繼續出版破壞力更大的版本。另一方面,其他書籍引用這兩本書的評論也越來越多,不實的謠言散佈得越來越廣。幾年下來,因為沒有一個公開的論壇來澄清這些誤會,坊間的書局也封殺倪柝聲和李常受的書籍,沒有人能讀到他們所教導的;反而相信這兩本攻擊倪、李書的人越來越多,弟兄姊妹所受的損害也如同滾雪球似的越來越大。每次我向人傳了福音後,就有人拿這兩本 書給我所傳的對象,並警告他們。(甚至直到今日,這些書籍所造成的傷害還在網絡上繼續傳播,其所造成的傷害繼續增加。)許多弟兄姊妹的身家安全、工作都受到迫害和威脅,這些書籍也被翻成另外的文字出版,在台灣和大陸都有中文版發行。
一九八三年,中國大陸政府根據這兩本含不實材料的書籍所 編寫的材料,作出對李常受職事錯誤的判決,將李常受與地方教會判為邪教,而產生了一連串的逼迫,許多地方教會中的帶領弟兄被關進牢裡,受多年的勞改,甚至 還有幾位因此而被判死刑或無期徒刑。
被逼入死路,乃效法保羅的上訴該撒
李常受與一些弟兄們多次禱告並尋求主。基於這些作者與出版商不把我們當作主內弟兄,反將我們視為如同毒蛇猛獸的異端邪教,避而不見;面臨被社會排斥、被某些政府逼迫,地方教會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弟兄們能繼續把這些作不實的控訴者當作主內的弟兄嗎?那些在書中公然說謊的毀謗者難道真有基督徒的基本良心嗎?於此,弟兄們看到聖經中不僅有馬太十八章,也有保羅的榜樣:在他受到猶太人的多方攻擊,圖謀殺死他時,保羅決定要上訴該撒,好繼續為主的真理作見證(徒25:2~12)。各 位讀者,換了您,您會怎麼辦?
在這時刻,李常受與地方教會所面對的是:地方教會的會眾已經被這兩本書視為邪教份子,不再是弟兄了,我們還能繼續照著對待弟兄的原則對待他們嗎?這兩本書不僅嚴重威脅到地方教會的存在,使許多信徒受到了嚴重的傷害,更影響到這份職事實行其所受的託付。李常受並不在意他個人的聲望,他所關心的,乃是弟兄姊妹所受的迫害與藉著這份職事所傳講的真理。因此,他只有效法保羅,將此事告上美國法院,由『該撒』來作公正的決定,找出事實的真相。
正式以法律方式來澄清、解決
經過三年多啞巴吃黃蓮般的日子,在試圖澄清誤會的努力和 溝通,弟兄們卻到處碰壁,許多信徒也承受了痛苦的迫害。終於在一九八一年,地方教會把「彎曲心思者」和「神人」這兩本書提出了訴訟。
證據確鑿
於是,法院展開了一連串的搜取證據的會議,有幾件驚人的 證據出現了:
第一,作者在書中所描繪地方教會迫害的人與事,根本就是不經採證的捏造;書中對貪汙金錢的指控根本是無中生有。『神人』一書的作者尼爾達迪自身道德敗壞(如吸毒、尚未離婚就與情婦同居等),卻誣指地方教會的道德墮落。幾次在美國取證時,請他不到;後來他逃到歐洲,因為他無法面對真相,甚至企圖自殺。把他救活之後,他吐出真相,這些指控全是他惡意的、造假的毀謗。
第二,關於神學或基本信仰上對李常受論點的引用,作者都 是惡意的斷章取義,從未花時間仔細研究整體的教訓;有時還故意在所引用的字句中竄改原文,好將錯誤加諸其上。讀者因沒有機會直接去讀李常受的資訊作直接考 證,就被誤導了。
第三,法院發現了書面證據,寫這些書本的原因:這是由一個在美國校園中具有聲望的基督徒團體所策劃的。因為在六年末與七年初,有幾位他們組織中的帶領人,因為看見了李常受的資訊而被這些真理吸引,就轉到地方教會中。這個團體因為懼怕他們的工作受到打擊,就花錢請這些所謂的邪教專家來攻擊李常受,目的是要將地方教會消滅殆盡,好維持他們原先的利益。這些資料都收集在長達五年的搜證資料中。
專家求證
在訴訟期間,地方教會邀請了一些在神學教義、社會道德、 宗教組織等有研究的專家作客觀的求證。這些專家參加了一些搜證會議並地方教會的聚會和活動,他們都證實,地方教會的教導與實行都合乎歷代正統基督徒的教導 與實行,並無逾越之處。
「彎曲心思者」出版商尋求和解並登報回收
『彎曲心思者』的出版商尼爾森托馬斯(Thomas Nelson)發現,這些錯誤在法庭前無法立足,乃於一九八三年與地方教會達成和解協議,並在美國十八份報紙登報收回尚未賣出的書。
『神人』的偽靈剖析會預期敗訴,突然宣告破產,逃避賠款 的責任
『神人』的偽靈剖析會預期會敗訴,竟在法庭宣判的前夕突 然宣告破產並且沒有出庭。事後顯明,他們破產的聲明只是想要逃避賠款的責任,並且裝出遭受地方教會打擊的可憐樣子。這卑鄙的手段果然使許多人中計,博取了 他們的同情。
法院的判決:造假、惡意毀謗
由於造假、惡意毀謗的證據確鑿,法官對被告一方的動機與態度,並對地方教會所提出之證人的水準與資格,均有深刻印象。法庭乃宣判作者與出版商是惡意毀謗,書中主要部分均屬虛假、毀謗及僭越法定的合理權利,誹謗罪成立。然而法院所判的巨額賠償,因被告破產的緣故而無從罰起。被告的陰謀得逞,換了名字,再起爐灶。
親自求證:作者缺乏基本寫作道德,惡意羅織莫須有的罪名
而我本人也將『神人』一書中所引用的與李常受對聖經的教導作了一番比較與研究,發現這本書中居然擅自竄改李常受所說的話,有時是一個字,有時是斷章取義,對李常受所言之正統、平衡的真理故意不題。當這些被竄改過或故意錯引的句子被引用時,李常受的教導當然被扭曲了,使之成為有講論異端之嫌。這種不道德的手法對於我這從事研究的基督徒來說,簡直是匪夷所思,遑論寫作的道德。作者的手法簡直就是故意羅織莫須有的罪名,憑這樣的水準怎能自居為負責監督邪教的專家?包括背後的支持者在內都是基督徒,居然惡意說謊,企圖打擊無辜的『弟兄』?在他們的眼光中,地方教會的信徒豈真是他們的主內『弟兄』?可是,他們在惡意指控之後,卻裝作是被地方教會控訴而破產,瞞騙了許多人。他們可有 良心嗎?這實在令人震驚!在基督教裡,竟然有『弟兄』為了自身的利益,不顧聖經的教導,如該隱殺弟兄一般,心懷這麼大的仇恨,要將地方教會置之於死地,他們將來要如何面對基督的審判?
事件真相大白
這件事已經過去了將近二十年,今天還是有許多基督徒對這件事的來龍去脈不清楚,錯以為李常受雖教導要背十字架,不可控告弟兄,自己卻違背聖經的教訓,打官司控告弟兄。豈不知,原告背後有這些不可告人的陰謀與私心,不把將地方教會的人當作弟兄,亟欲消滅為快。而且,從出書到法庭宣判至今,還自居正統,造出假形像,誤導大眾,這是基督徒該有的行為嗎?
地方教會謹守聖經的教訓尋求溝通
在這兩件訴訟案之後,有一個更詭詐的謠言流傳著,說地方教會試圖用法律行為來封住批評者的口。然而我多年來在其中可以見證:地方教會一直謹守著聖經的教訓,從不以法律訴訟作為威脅。弟兄們都是多面的尋求與對方溝通,此原則從未改變。水流職事站(李常受的資訊出版社)發言人克裏斯懷爾德(Chris Wilde說: 『當我們注意到某些出版品報導的與實際情況完全不合時,我們就依據聖經的教訓予以勸告,並與我們的弟兄有接觸,以圖消除誤解。訴訟絕不是我們最先的回應和 願望。』
基督教研究院(CRI)的公開道歉
最近,美國基督教研究院公開認錯,承認他們在七十年代早 期對地方教會進行的評估是錯誤的。基督教研究院院長在詳盡研究之後公開承認說,『我們第一手研究的結果,一言以蔽之,就是「我們錯了!」』
七十年代初期(比前述兩本邪惡的書之出版的時間更早), 基督教研究院曾與巴莎迪諾夫婦(Bob & Gretchen Passantino)二位研究人士合作,對地方教會進行評估。期後,巴莎迪諾夫婦在兩本小冊裡描繪李常受的教訓介於背道和異端之間,基督教研究院當時的主持人馬丁在《新邪教》一書中也對李常受的神學提出嚴峻的批評。其他研究人員便開始將邪教的標籤貼在地方教會上,並指稱該運動不僅是神學上的異端,更會對人的心理、對社會造成傷害,甚至引起犯罪的行為。這些研究的結果成了日後許多錯誤資訊的來源,成為許多指控地方教會為「邪教」者所引用的根據。基督教研究院承認:『我們極具批評性的評估,日後被許多評論所參照並引用』,他們當時的評估結果『竟成了日後錯誤資訊的主要來源。』
基督教研究院態度轉變的原因
因著願意與地方教會敞開溝通,基督教研究院的態度有了明 顯的轉變。基督教研究院雜誌的主編米勒(Elliot Miller)見證在二○○三年他們開始接受地方教會的邀請,就著信仰展開對話。他說,『隨後幾年,我們發現自己對他們某些教導有極大的誤解。』在這六年對話中,基督教研究院和巴莎迪諾夫婦願意溝通的態度,以及地方教會樂意把所有相關的數據提供,都使他們能全面地對地方教會作出研究和評估。這次,他們不僅在美國,更遠赴中國大陸、南韓和英國,收集第一手資料。他們甚至審慎地評估數以百計的書籍文章、教會檔、影音紀錄和法庭檔案。這次的研究與三十多年前的評估在研究方法上截然不同。藉著這樣全面詳盡的研究,他們便發現他們對地方教會某些教導有極大的誤解。
以往的批判採取先入為主的看法,僅抓住一些與傳統神學不同的發表字句,便隨便或故意地斷章取義,草率判斷,將地方教會描述為『有類似邪教的特徵』。這種草率的斷言卻竟又被有心之士一再引用,成為羅織地方教會罪名的根據。這些錯誤的評估一再地被引用,使日後對地方教會的批評都陷入一種以謊言堆加的惡性循環裡,對一些跟隨正統信仰的信徒造成嚴重的傷害。在遠東有無數在地方教會聚會的信徒因這些錯誤而遭受逼迫。當米勒和巴莎迪諾往遠東訪問研究時,就分別遇了一些因這些錯誤而被判囚十七年和二十四年的弟兄,他們都誠摯地向這些曾經被囚的弟兄們道歉說:『我錯了!』米勒在公開的道歉中也承認:『我們幾度前往遠東訪問之後終於認清,此一運動乃代表神在該區域及關鍵的工作,而我們以及 其中西方反邪教工作者所發表的評論,已對其造成了嚴重的阻撓。』
巴莎迪諾道出她的心得:『我們所作第一次有限的調查,是在一九七五年和一九八年間;三十多年後的今天,我有機會全新地、徹底地重新調查並評估地方教會的教訓和實行,包括倪柝聲和李常受的教訓。我可以取得該運動所有的印刷和錄音材料。我也能接觸任何成員,不論是新進的,或是已服事地方教會數十年的領頭弟兄。我進行了審慎、透徹的研究,長達數月之久。我深信,如今我有一個更好、更準確、更全面的根據,來作以下結論:此運動確為一基督教運動,其教訓和實行全屬正統基督教範疇。她特別對父母作出以下承諾:『地方教會是正當的、在神學上是正統的、在屬靈上是忠信的團體。在其中,你的子女能夠培養出真實基督徒的忠誠和成熟。』
不僅這幾位研究異端邪教的專家作了這樣的研究,連美國著 名的神學院也願意與地方教會有敞開的溝通並研究。二○○四年,富勒神學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也與地方教會帶領弟兄展開一次廣泛且審慎的檢視和評估。富勒神學院提到雙方的對話:『誠懇、敞開、坦率,且毫無保留。』經過數年審閱之後,他們發表一份公開聲明,其結論為:『地方教會及其成員的教訓與實行,在每一基本面,均體現出純正、合乎歷史並合乎聖經的基督徒信仰。』他們在報告中指出:『某些圈子的人對倪柝聲與李常受教訓之理解,與兩人著作中的實際教訓,有極大的差異。』
這些差異仍然存在,我誠摯地相信,地方教會的帶領弟兄樂意與這些仍然持有不同看法的人對話,以尋求基督徒的溝通。就如香港的蘇穎智牧師多年來一直指責李常受講基督是受造物,是與亞流異端和耶和華見證人同類的。但當他與地方教會的弟兄們有足夠的溝通後,他在二○○八年十一月發表了鄭重聲明,承認地方教會是『我們的弟兄姊妹。』
懇求
為了真理的緣故,希望藉著這幾位願意溝通的專家所作的結 論,並這篇見證能幫助一些對這事還存有誤會的主內弟兄撇下成見,歡迎您與我們溝通。在神的兒女間,真正唯一的仇敵乃是那惡者,他從起初就是說謊的,也是說 謊者的父(約8:44)。它最邪惡狡猾的伎倆還非來自罪、世界,乃是利用神兒女的熱忱,包裝在『替天行道』的義憤裡;在神兒女中散播謊言,以掀起仇恨、撕裂合一,使基督身體的建造不能達成。但陰間的門不能勝過主耶穌所要得到的教會。求主在這黑暗末世,發出祂真理的亮光,照亮所有被謊言蒙蔽的角落,以父神賜給我們主內弟兄的生命與愛,一同見證基督的身體是不能被仇敵所破壞、撕裂的。                                                 
                                                         
王生台

台長:奔跑賽程~~
人氣(1,48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 個人分類: 信息類 |
此分類下一篇:「上帝」一辭源於中國道家思想
此分類上一篇:基督徒的婚姻观—李光弘弟兄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的英文字(不分大小寫) (ex:ABCD)

(有*為必填)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