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21 23:30:47| 人氣47,038| 回應6 | 上一篇 | 下一篇

情趣用品店探險紀(三):景安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圖片:它是裝按摩器的盒子

十月十九號下午我朋友陪我去逛情趣用品店。

為什麼那天要去情趣用品店,當然有理由,不過先不談。

我朋友帶我去捷運景安站跟公車南勢角站一帶,她說那裡附近有高速公路的交流道,所以沿路很多檳榔攤子和情趣用品店。

我們先到捷運景安站下車,第一家在景平路和中正路交叉口附近的中正路上,路上有看板。
那家店的玻璃貼滿手繪的廣告,完全看不到裡面,我們在店前猶豫很久後決定先不要進去。沿著走中正路看看,結果發現我們到那裡的時間太早,其他情趣用品店還沒開,於是回到那一家拿出勇氣走進去。

那家店店面不大,右邊的牆壁貼滿R片,左邊有玻璃箱,裡面展示情趣用品,房間後面也展示其他比較大型的情趣用品。

店內有三十幾歲的夫妻和小孩子,先生看到我們進來就帶小孩離開店面,太太跟我們說話。太太問我們要的是什麼,要先問清楚有沒有伴侶(還分一次性的或固定的),我們要「DIY」(我當初聽不懂!)還是要跟伴侶一起使用,另外,還問我們要的是影片或玩具。

我本來只想知道除了商品本身之外,到底什麼樣的因素阻礙我進入那個空間-如店內的氣氛、空間設計、店員的性別-只打算進去看一看就要離開,沒有想到老闆娘會跟我們說那麼多話,很仔細的介紹我們可能用得到的商品,還讓我們摸摸看。也會講到其他客人會買哪些,生育小孩的問題。

老闆娘介紹我們各種各樣的商品,其實我不喜歡太大且形狀和顏色逼近「真實」的震動按摩器,也不太喜歡粉紅色的震動按摩器。後來發現每一家的商品大小、形狀或顏色都差不多。

這兩天我和陪我去的朋友都有點排斥那種逼近「真實」的震動按摩器。我們沒必要裝可愛,所以對那個商品的反應不是裝的(會裝可愛的女人根本不會陪我去情趣用品店,哈哈)。

但是那種東西給女性使用的,而且它跟其他物品很不一樣,會直接碰到女性的身體,所以多數女性應該比較喜歡那種形狀的商品?是不是我們三個女人的反應剛好都有點怪?

圖片:我在第一家店買的按摩器,一百五十塊台幣。

為什麼我們三個女人都對用在女性身上的商品有那麼疏離感呢?好奇怪喔!

在那家最吸引我的商品是,小型銀色震動按摩器。
它設計簡單、形狀和顏色一點都不會讓我不舒服、附有黑色的繩子可以把它當作項鍊隨身攜帶。我想我們聊了太久了,好像該買一個東西,要買那就要買自己最喜歡的東西,於是我問老闆多少錢,她說它還有附屬品(那是跟伴侶一起用的)一共六百塊。

嗯,很可惜,它超過我的預算,而且我不需要那個附屬品。最後決定買了最便宜的震動按摩器,形狀如圖,雖然我不是很喜歡它的顏色和形狀,但考慮到預算,只好買它。

老闆娘說,五點半之後會有男性上班族的客人,晚上十一點之後她不在店裡,她先生顧店,所以我們要再來的話,還是下午下班時間之前比較好,這樣她可以跟我們說話。

買好按摩器,跟老闆娘說再見後離開那家店,心裡產生了莫名其妙的溫暖的感覺。這個感覺就如難得找到讓人感到很舒服的內衣店。

從小對自己的身體很疏離,沒有機會跟家人或朋友談身體的我,每次去買自己的內衣總會覺得很尷尬,去年在吉祥寺遇到很親切的內衣店店員後,才發現其實買內衣也會讓人開心。

跟那家老闆娘談情趣用品,也有了類似的感覺。

台長: 雪子
人氣(47,038) | 回應(6)|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台北、新北】消費空間 |
此分類下一篇:情趣用品店探險紀(四):南勢角
此分類上一篇:被排除在外?-咖啡廳的選擇-

酸了
有一次問朋友,會否想使用情趣用品,朋友回答如果發生什麼事,例如取不出來,被媒體報導會很丟臉。所以我想,也許台灣女性對情趣用品的疏離態度,也跟媒體窺探意淫的報導風格有關。

記得之前有電視台報導高中女生使用跳蛋,結果遙控器失靈,讓跳蛋在體內震了一天才去就醫取出的意外。其實這件事可以用情趣用具品質管控的角度來探討,可是整則報導中,主播的語氣都滿含嘲弄意味,將女性情慾罪惡化,讓人很不舒服。
2006-10-30 15:21:04
酸了
還想到一件事,就是女性若要使用情趣用品,必須擁有私密空間。可是如果和父母同住,很多女兒的房間是沒有隱私權的。
2006-10-30 15:37:59
雪子
酸了桑:

>也許台灣女性對情趣用品的疏離態度,也跟媒體窺探意淫的報導風格有關

嗯嗯,物本身沒有好壞,它的污名都是人們給他的。

>讓跳蛋在體內震了一天才去就醫取出的意外

老闆娘告訴我,我買的這種便宜的跳蛋較容易斷線,可能要買貴的才可以避免發生意外。

還有,我也覺得妳說的空間的問題也很重要。
2006-10-30 20:31:05
雪子
這家情趣用品店老闆娘給我的感受跟張瑩徵在她論文提到的以下文章有相似的地方。

張瑩徵「異色愛戀:玩具、士兵、王國 一個情趣用品店的田野考察」第80頁寫道:

就是這樣一間小店,它有時候有這很多性的歡笑、性的幽默,但也同時會有性的壓力、性的痛苦,然而,「性」只是發散的焦點而已,我們在交流著的,是一種人與人之間相互的依附,最深刻的那一部分。它竟然可以卸下我們對於陌生人所隔閡著的那道「危險」,他們需要來自於我的慰藉、敘說著生命裡最脆弱的焦慮。
2006-11-05 21:07:00
雪子
我喜歡張瑩徵論文的如下文章,有些空間雖然可以硬著頭皮闖進去,但還是會感到不自在、不好意思。不一定每一個人都可以在任何空間輕鬆自在的。

引用:
 
情趣用品店在社會眼光中多少是帶有負面印象的,縱然這幾年大眾對於情商品的接受度逐漸提高,然而真正一個情趣用品店的存在空間,仍擺脫不了屬於「性」的觀看,一個我田野外的友人便說:「會來這種店的客人,都是很『那個』的吧?」,事實上類似於這樣的想法,並非出於田野外部才會產出的眼光,很多時候,我自身的客人們,也會向我表達他們對於情趣本身所具有的相關印象,儘管他們其實已經都是踏進來了、參觀過了、消費了,更甚至已經屬於“常客”級了,然而「情趣用品店」在其想法中,卻不是真正那麼健康、情趣、好玩等等類似這一類的形象,相反的,經常是一個連他們也感到窘困的地方。...對於大多數的客人們而言,仍多半感到不自在,...客人初次參觀某間情趣商店,通常都必須鼓起相當大的勇氣,或者有人陪伴/介紹,...他們會認知為這是非常不好意思的行為,於是對於所光顧的店家,產生某一種有些變相的依戀,來自於其不願意再丟臉一次,這樣的可愛理由之中。(張瑩徵<異色愛戀:玩具、士兵、王國 一個情趣用品的田野考察> 第99頁)
2006-11-29 21:01:10
雪子
補充3:

這家情趣用品店給我的感受跟張瑩徵所描繪的情趣用品店空間很像,還有她注意到情趣用品的「物」的層面,我覺得很有意思。這篇論文寫得很好!

張瑩徵說:


「空間」的層面:
情趣用品店,我總覺得它是這個冰冷的社會中,難得一見溫暖的樂土。(第78頁)

就物品而言,情趣商品是有情誼基礎的人能夠感受到快樂的;就愛而言,性行為可以是肉體上的親密表現;而就社會空間而言,「性」的主題其實是讓人感到親近的。(第79頁)

情趣用品店是一個談性的空間,客人來自四面八方,來自各行各業,有的人自在大方、有的人保守害羞,但是在接觸的當下,我們被情境迫使以直接了當的「性」為主題,或許那些一直是客人心裡太低層的心情,以至於真正被撩撥之後,其他任何生活上的話語也變能坦然的敘說了。(第80頁)

就是這樣一間小店,它有時候有著很多性的歡笑、性的幽默,但也同時會有性的壓力、性的苦痛,然而,「性」只發散的焦點而已,我們在交流著的,是一種人與人之間相互的依附,最深刻的那一部分。它竟然可以卸下我們對於陌生人所隔閡著的那道「危險」,他們需要來自我的慰藉、敘說著生命裡最脆弱的焦慮。(第80頁)


「物」的層面:
我們不能只由物品的物理屬性來解釋需求,人需要用物品與他人溝通而且了解週遭。這兩種需求其實相同,因溝通只能在有結構的意義系統中成形...物品是中性的,但使用物品的方式是社會性的,可用來當作圍牆或橋樑。(第45頁)

沒有一件事物的本質只有惡劣的屬性,「好」與「壞」的判斷經常始於不理解本身,也屬於社會文化所建構的觀點所在。(第82頁)
2006-11-30 10:28:23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