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Z C300限量首賣 FORD FOCUS首賣最新!外資連續5日買超股 54歲男星「開IG賺錢...
2008-02-02 00:51:52 | 人氣(5,355)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春暖花開新氣象:記2008年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圖一:安古蘭市政府旁的展場立牌,白臉小獸正是漫畫節新吉祥物「小獸」le Fauve,跟著小獸走,就能在漫畫節走透透!)


今年安古蘭漫畫節(FIBD, Festival International de la Bande Dessinée) 開幕前,主辦單位曾就美國「時代」雜誌歐洲版封面文章「法國文化之死」(The Death of French culture) 回應,以歐漫的發展來為法國文化把脈,駁斥時代記者的單薄論調。其實不止法國文化,安古蘭漫畫節也三不五時有人唱衰。

歷經這幾年來的天候變化與場地變動,挺過三十五個年頭的漫畫節終於回到安古蘭市中心,加上天公作美,氣候回暖,四天的活動成功吸引了二十一萬以上的民眾參與,讓主辦單位、市府與參展者笑得合不攏嘴。

(圖二:慕紐茲與阿根廷漫畫展。感覺上很像小時候厝邊的柑仔店...)


漫畫無疆界 活動求新求變

安古蘭漫畫節每年都會頒座漫畫家大獎(le Grand Prix)給一位傑出創作者,每年的大獎得主順理成章地接下隔年的漫畫節主席職位,與主辦單位合作策畫展覽,同時也有他們的個人回顧展。

去年出身歐漫新世代的主席通代(Lewis Trondheim)打破慣例,改以各式各樣的展覽來取代他的個展。今年慕紐茲(José Antonio Muñoz) 也承繼了類似的精神,展覽不完全以他的作品為主,藉此介紹影響他創作生涯的阿根廷漫畫。

展場(圖二)就設置在國立漫畫與影像中心(CNBDI)一樓,觀眾一進場,可以看到一個古意盎然的小書報攤,上頭展示著許多阿根廷老漫畫。在昏黃的燈光與探戈曲調中,彷彿跟著慕紐茲回到當年南美天空下的年少歲月,引頸期待著心愛的 « Historieta »(阿根廷人對漫畫的稱呼)刊物出版,愛看漫畫的少年自己也開始執筆創作,不論日後寄寓何處,他筆下總如探戈般迴旋閃耀。慕紐茲的展覽讓我們見識到探戈與足球以外的阿根廷,原來也出了不少作品擲地有聲的圖像創作者。


 
走上漫畫中心二樓,鏡頭從南美洲瞬間拉到北美東岸,這是紐約猶太裔漫畫家班凱卻(Ben Katchor,圖三中間拿文件那位) 的異想世界,他筆下的人物與故事總是荒謬得讓人暗笑到不行。他曾正經八百地推薦一種「衣領標籤隱藏裝置」,很適合注重細節的愛美人士。只要把它夾在內衣上,衣領標籤如果不小心露出來,這個小裝置就會自動把它拉下來,這就是班凱卻式的趣味。

 
來到市政府,只見這座古色古香的建築前晃著幾個藍身白帽的漫畫人物,小朋友們紛紛開心地爭著跟他們合照。天空上飄過一座藍色飛艇,據說某天早上市府周圍也被這群藍色小人重重包圍。原來,藍色小精靈(Les Schtroumpfs)今年滿五十歲啦!安古蘭市府周圍展出小精靈的相關歷史看板,吸引了不少民眾駐足觀賞。不過,藍色小精靈沒有丁丁來得幸運,無法在法國郵票上現身,有人猜想可能是因為法國現任總統曾被畫成小精靈的緣故

老牌的藍色小精靈人氣高漲,2004年面世的「小露來報到!」(Lou !) 也不遑多讓,吸引了許多小朋友來參觀展覽。現場佈置得粉嫩可愛,還設置了小露的房間,小漫迷們樂得擠在裡頭體驗主角的生活空間。原作者尼爾(Julien Neel)其實是個大男生,除了創造出小露與她那特立獨行的作家老媽,他也出版了帶有自傳色彩的「跟著老爸去作秀」(Chaque chose) ,在商業作品與個人創作中優游自在。

 
日漫(Manga)勢力之高漲從展覽規模演變可以看得出來,展場已從以往的小型帳蓬擴展到一整棟建築,以比利時名漫畫家芳岡(Franquin)命名的場地如今變成展覽「日漫建築」(Manga building)。亞洲讀者熟悉的Clamp今年在安古蘭盛大展出,以她們瑰麗的畫風懾服歐洲觀眾。同時也有小池一夫「修羅雪姬」展,據說此書給了塔倫提諾拍攝「追殺比爾」(Kill Bill)不少靈感,小池的女兒也特別來到安古蘭介紹父親的作品。

我閃進一場日漫講座,現場已經擠滿了聽眾。講者用心理分析等社會科學角度來分析少年日漫,這樣看似嚴肅的主題並沒有嚇跑觀眾,還有不少人認真地回應。看來其中有不少把日本動漫背得滾瓜爛熟的重度漫迷,執著的態度讓人好生佩服。漫畫節中也有日漫迷cosplay,不過這樣的文化似乎在安古蘭還沒有太風行,規模沒有巴黎的「日本博覽會」(Japan Expo)來得盛大。

 
漫畫節 不止是原稿展…

誰說漫畫節只能在一堆漫畫原稿走馬看花,看到頭昏眼花後,買幾本書,排隊請漫畫家簽名留念就結束呢?安古蘭漫畫節主辦單位可不這麼想。多年觀察下來,他們似乎持續尋找靜態展覽之外的各種可能性,讓歐漫以其他方式與大眾互動,也藉著其他表演藝術形式,引領觀眾貼近漫畫。

今年女演員友蘭達夢露(Yolande Moreau,「艾蜜莉的異想世界」、「巴黎我愛你」)演出個人秀「關於性與犯罪的種種鳥事」(圖六),漫畫家哈巴迭(Rabaté)現場寫生,這齣舞台劇曾在她自導自演的「心如潮湧」(Quand la mer monte) 中出現過。另外,漫畫家史法曾幫歌手菲森(Thomas Fersen) 繪製過MV ,他們也在漫畫節聯手演出。此外還有「漫畫音樂會」、「漫畫即興大擂台」與「24小時漫畫馬拉松」,主辦單位不斷挖掘漫畫展演可能性,讓歐漫動起來、 活跳跳!

 
年度好書 大出版社收割另類漫畫成果?

安古蘭歷年來都會選出一批好書,好書名單越來越長,如果只是為了讓出版社家家歡樂,反而容易失去漫畫節評選好書的原意。因此去年通代主席大刀闊斧,把拉拉雜雜的獎項精簡成幾本年度最具代表性作品。

繼去年日本漫畫家水木茂的「愛說鬼故事的阿媽」(Non non Bâ)後,今年安古蘭最佳作品「金獸獎」(le Fauve d’Or)再度落在歐洲以外,由澳籍華裔插畫家陳志勇(Shaun Tan) 的「抵岸」(The Arrival/ La où vont nos pères)獲獎。

全書沒有任何旁白或對話,書中主角早妻女一步,來到一個新的國度落腳。他必需適應新的生活型態與語言,等生活安頓下來,再考慮如何闔家團聚,類似的故事在這個新國度不斷重演。這樣的故事,不但是漫畫家自己家族的故事,也是許多澳洲與其他國家移民共同的經歷,法國也有不少移民,相信讓不少人心有戚戚焉。代替漫畫家領獎的出版商就表示,希望大家能了解這些離鄉背井的移民並不只是「一些統計數字」,多少反映出法國部分民眾對右派政府現今緊縮的移民政策觀感。漫畫節期間,沒有合法居留證件的移民們也在小城街頭示威遊行,要求政府參考阿根廷籍大獎得主慕紐茲的案例,好好思考移民政策。

這讓我想起同樣來自澳洲的小喬。

就在漫畫節前,她與法國男友來歐洲過節。她的母親中英混血,父親是世居香港的葡萄牙後裔,當年為了擔心赤禍蔓延到香港,雙親千里迢迢來到澳洲。小喬笑著說,澳洲是個移民國家,她早已習慣與各色人種相處。

 
除了最佳作品外,評審團也選出五本年度代表佳作(Les Essentiels)。去年以科幻故事獲獎的瑞士漫畫家彼得斯(Frédéric Peeters) 再度奪魁,以風格截然不同的警探漫畫(圖十)拿回第二座小獸獎。以色列漫畫家摩丹(Rutu Modan, 1966- )的《Exit wounds》(圖九)描寫一場自殺炸彈客事件後,兩個素昧平生者的人生因此有所連結。「媽咪在美國」(Ma maman est en Amérique…)與「三個黑影」(Trois ombres)兩書風格也趨向灰色調。普多姆(Prudhomme) 與哈巴迭合作的「家有聖母來顯靈」(la Marie en plastique,圖八)描寫一個平凡家庭因為聖母像「顯靈」引發的連鎖反應,是齣難得的荒謬喜劇。

從得獎作品風格看來,可以說延續近年來歐漫新生代出頭天的趨勢,主流與商業氣息濃厚的作品即使賣得嚇嚇叫,在此也只有陪榜的份,安古蘭漫畫節彷彿歐漫界的坎城影展,藉此提攜「作者取向」(auteur)的創作。

不過仔細一看,達勾出版社(Dargaud)、德樂固出版社(Delcourt)…得獎作品全都由大型漫畫出版社出品,以往只在純文學獎對上的阿克得敘德(Actes Sud)與加里瑪出版社(Gallimard),如今也在歐漫獎項碰頭。「未來之城」(Futuropolis)堪稱法國獨立漫畫出版社前鋒,近年來在大出版社支持下讓這個品牌起死回生 ,倒也推出了樣式多變的作品。

整體看來,歐漫另類潮流多年來的努力,如今或可說受到漫畫節與大出版社認同與肯定,讓主流出版品風格更多樣化。另一方面,也可以看成大出版社成功「收割」了另類勢力的成果。另類漫畫出版社有的內部分裂,有的活動力減弱,有的因為財務危機被大出版社合併,實在讓人感到憂心與惋惜。

(圖9:以色列漫畫家Rutu Modan作品)
(圖10:瑞士漫畫家彼得斯Frederik Peeters最新作品RG)
 
 
-------(本文下半段由大辣出版社Tomas Kuo排版)
 
 

台長: lilou

帢拉
好特別的城市.....還有藍色小精靈...怎麼沒看到賈不妙呢?
2008-04-17 09:52:50
版主回應
這個小城市很可愛喔 可以來體驗歐漫大拜拜風味
活動主角畢竟以藍色小精靈為主 我不記得有賈不妙布偶或裝飾出現
(怕嚇跑小朋友?)

lilou
2008-12-25 23:16:03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