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7 12:26:24| 人氣19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誰敢說我一句好話 祖國就讓誰難過

一句人話也不讓我聽見是如何做到的?中共在中國大陸能做到,在國外也一樣能做到;具體方法就是,誰敢說我一句好話,祖國就讓誰難過!

 

那時(200810~12月)我在俄羅斯工作,有一次在附近的菜場買“韓國泡菜”,賣泡菜的女人誇讚我的俄語講的好,我自然挺開心的就說你(講的俄語)也不錯啊。我順便問了一下她的情況,其實她是在俄羅斯出生的、朝鮮移民的第二代,俄語算是她的母語!我的俄語水準能得到她的讚揚,我心裡覺得挺開心的;我跟她互相吹捧幾句再正常不過了,僅此而已。

 

其實一共也就聊了幾分鐘吧,買泡菜的過程能用幾分鐘呢?沒料到,我身邊當時有一個同事許長江跟我一起來買菜的,他當時就問我都跟人家說了什麼,我覺得這段對話也沒什麼可保密的吧?!就都翻譯給他聽了。

 

後來我們(我和許)再去那個市場時,那個賣泡菜的女人再也沒見過。我當時只是覺得遺憾,吃不到喜歡的食物了。

 

此後的十幾年,在員警的暴力威脅、糾纏騷擾的國家迫害中,我逐漸明白了那時的事情是怎麼回事。就是因為那個賣泡菜的女人誇讚了我的俄語水準(我是專業翻譯(俄語))。而那幾年當中我能自己找工作,也是中共給我開了口子,故意放我出國,其目的也不是讓我證明自己行,而是為了讓事實教育我不行——這樣的政策下,怎麼能讓我聽見誇讚我的話呢,一句都不行,誰敢說我一句好話就讓誰難過!

 

就像這個賣泡菜的女人,我走了以後,通過許長江對上級彙報的情況,就不再讓她做生意了,至少在我和迫害我的臥底員警隊伍在的時候就不讓人家做生意了。我們撤退以後就不大好講了。政府做事的具體的手法很多,我也沒法瞭解幕後的細節,我只說我看到的事實。如此一來,誰還敢說我一句好話呢?政府完全可以做到一句人話也不讓我聽見!

 

那麼,許長江是臥底員警無疑。我周圍能接觸到的人都是臥底員警無疑。唯一一個意外是臥底員警們事先沒設計過的,就是這個賣泡菜的女人。那麼我周圍人給我的評價也都是惡意否定、不可信,那個意外出現的賣泡菜的女人的意見才是我工作水準的真實反映,只是這樣的真實聲音不讓我本人聽見;就算讓我聽見一次,也立刻處理,絕不再讓我聽見第二次。

 

誰敢讚賞我,就會遭到整肅;誰敢說我一句好話,祖國就讓誰難過!中共控制下的這樣的迫害方法,全球罕見!中國共產黨,你們不能這麼害人!

 




網路圖片,如有版權問題,請與我聯繫

 

台長: 淨植
人氣(197)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 個人分類: 2020年7月 |
此分類下一篇:有一個事實 他們一直不願承認
此分類上一篇:我媽活著的時候 我什麼都好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