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1 15:04:21| 人氣13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早已不方便 看不見的敵人比我更不方便

瘟疫帶來的不方便對我來說不算什麼,我早已不方便,我並不覺得更不方便,我反而一下子放心了,因為,從前只有我不方便,別人都方便著呢,包括迫害的我的人都活的那麼好?大瘟疫來了,那些看不見的敵人比我更不方便,我這麼多年有一個逐漸適應給過程,他們是突然停擺,所以承受更大吧!並不是我要什麼就有什麼,而是他們害我時並做不到瘟神的力度。想到這些,我的心理平衡感還升高了呢。

 

不讓我上班,大家都別上班。砸人飯碗,猶如殺人父母;你讓誰活不下去,誰就會跟你拼命。可是,砸我飯碗的幕後真凶是有權有勢的中國共產黨(政府)——逼我一個受害人去跟整個國家對決?政府做事的手法很多,利用榮譽和獎賞,驅動雇主出面,違法解除與我簽訂的勞動合同、強制(我)失業(十幾二十次),逼死、餓死受害人(指我)已成共識。人類已無法阻止共產黨了?瘟疫來了,我反而一下子放心了:大家都常常被逼死的滋味。強制復工,最終也是無工可複。誰能冒著生命危險來中國買東西呀?

 

不讓我外出吃飯,大家都別吃。很多年的事了,不論我去哪裡吃飯,便衣員警都能跟蹤到,並給我的餐食裡施放“降頭術”蠱藥、施放藥物激素,這種常年的、反復的加害最終導致,我儘量避免外出就餐、也不在外面買熟食,因為店家會專門給我準備一份帶有“藥降引子”的(食品)。由於全天候監控,我還沒進門,他們就已經得到通知、做好準備。在大瘟疫來臨之前的幾年,我已漸漸習慣了。現在大家都品嘗了這種不方便,程度更重,我反而沒覺得突然,已無心理不適。也許人們的生活方式就此改變,再也不會恢復到從前。大瘟疫已經徹底消除了這種生活習慣,就算大瘟疫結束了,人們從此不再認為外出吃飯是生活的一部分。也許餐飲業永遠也不會回到從前。

 

不讓我正常結婚、生子,大家的孩子都別上學,網課畢竟不能與學校教育相比,還談什麼未來?生孩子的還不如我這個沒生孩子的。也許瘟疫的後遺症會讓很多孩子喪失結婚、生子的能力!你覺得自己有後代,讓別人絕後,瘟神能讓你兒子絕後、你孫子絕後。仇報三代,一切都不晚。

 

醫生故意延誤最佳治療時機,不用動手就能殺人(害人)、變相鎮壓我!這次大瘟疫中醫護死了多少?都不冤枉吧!

 

共產黨一個接一個的害死我真正的親人,現在瘟疫中你們一家子死、一家子死。不要再等著看惡人遭報應了,你們就是惡人!

 

殃及世界各國的大瘟疫(武漢薩斯,中共病毒),跟共產黨走的越近的國家,疫情越嚴重,也對!當初砸我飯碗的(參與違法解除與我簽訂的勞動合同、“強制失業”的)都是外企。你以為你在國外就沒事了?瘟神可不看國界。

 

原來我的公平是這樣的,這樣的公平是神給的,而不是共產黨給的。瘟神也是神,他不害好人。

 

耶穌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多少人參與迫害我?他們身份都不公開,更不用說,在幕後批准經費的是那些人;那能讓我知道嗎?我找不到人啊!然而,神目如電!神才是我真正的復仇者。

 




 

台長: 淨植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