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yota WISH首賣 【冰島】追北極光去吧最新!外資連續5日買超股 郭董想蘇揆選總統!陳其...
2017-12-25 01:34:50 | 人氣(2,29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德國採菇樂之2017-1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今年的菇量,雖然收穫不甚多,但比起去年,還算令人稍稍安慰些。
從七月開始,陸續下了些雨,森林底層是濕潤的。巫先生很樂觀的跟我說:一定有菇啦!趕快去找。 (別人吃米粉,他在喊"燒"! )

我翻翻圖鑑,好吃的美味牛肝菌,出菇時間是7-10月,我以往最早是八月中去尋找,出菇的數量沒有九月那麼多,因此我很好奇,雨水足夠的七月是否有令人期待的美味牛肝菌矗立在森林中呢?

七月中,我懷著忐忑的心情來到森林裡,找了半天,只看到幾朵很老的美味牛肝菌已經被其他人割下,棄置一旁(原來不只我有七月來尋菇的念頭),除了這些外,看不到年輕的美味牛肝菌或被其他人割過的痕跡。
看來雨水不是決定美味牛肝菌"一定"會出菇的要素。
溫度嗎?七月相較九月,白天較溫暖,日夜溫差也沒那麼大,或許溫度跟溫差也是出菇的決定要素之一。所以七月這次我就兩手空空的回家了!!



圖:被其他採菇人棄置,過老的美味牛肝菌。其實這種過老的,應該不能割下,要留著讓它們成熟做孢子繁殖,採菇才能永續。


圖:另一種牛肝菌:紅柄牛肝菌(B. erythropus),也是雲杉林中的常客。早期我會採來烹煮,但是沒甚麼特殊好吃的誘因,最近不再採它們。但是好看特殊的顏色,我都會忍不住多拍幾張照片。


圖:迎接我的是長在朽木上的黑毛椿菇(P. atrotomentosus),碩大的菇體每次都很吸引人。


圖:鵝膏菇的一種。雖然鵝膏菇可分食用跟有毒的,但是我從來不會有想要去動它們的念頭,拍拍照就好。
九月的時候,德國就有新聞報導,一位父親跟兩個小孩誤食毒鵝膏(A. phalloides),正全力搶救中,令人唏噓,這種劇毒會損壞肝,腎臟。

所以對於"食用野菇",真的要非常謹慎小心。套句我公婆說的:有些菇,你人生中只能吃一次。

七月"摃龜(菇)"後,時間來到八月十號跟八月底,我又回到我公婆家,興致勃勃的全副武裝,準備進森林,進行下一回合的挑戰.....
(我公婆看著我非比尋常地兩個禮拜回來一次,兩老:這奇怪的台灣媳婦根本只是回來採菇的吧!)
(魚:沒錯啊!XDD)

八月初迎接我的是甚麼????


圖:一鑽到森林底層,迎接我的是成群的紅柄牛肝菌,濕漉漉的地被層,正是大小菇生長的最佳環境。
真是好的開始~


圖:首先的收穫:兩顆漂亮的美味牛肝菌


圖:再來三顆美味牛肝菌


圖:漂亮的白樺疣柄牛肝菌(L. versipelle),是我次要採菇的對象。不像美味牛肝菌那麼鮮美,但也還不錯吃,菇體烹煮後顏色會變成暗藍色。


圖:第三種我會採的牛肝菌:白樺菌(Birkenpilz, L. scabrum),也是疣柄牛肝菌這一屬,跟上面那種一樣,都是跟白樺樹共生的。但是這種肉質比較軟爛。


圖:在路上遇到被棄置的苦粉孢牛肝菌(T. felleus),一定是有個採菇人發現一堆這種牛肝菌(附近長滿多的),快樂的採了不少後,才發現應該是不能食用的(因為它的肉質如其名:嚐起來是苦的),最後把它們丟在這裡....,
這狀況前幾年我們也發生過,也是採了一堆苦粉孢牛肝菌,才發現它根本不能吃~(苦粉孢牛肝菌,你們辛苦了,每次都被誤認...)



圖:在雨水的滋潤下,鵝膏菇看起來清新可人,好像巧克力糖~


圖:只有長在大樹角落後面的美味牛肝菌,沒能被採菇人發現,才有機會長至孢子成熟,繁衍下一代。


圖:八月初的收穫,雖然水分足夠,但是美味牛肝菌也沒想像的多,或許時間還太早,或許很多都被採菇人採走了,或許.....


圖:最後把剩下整理完的菇菇們煮熟,放冰箱慢慢享用~

八月底,九月初,十一月初又各去了一次森林,收穫如何?待下篇分享
休息一下~

台長: 小魚
人氣(2,296)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海外旅遊(國外、大陸) | 個人分類: 德國菇菇 |
此分類下一篇:德國採菇樂之2017-2 end
此分類上一篇:2016採菇記--幾乎"摃龜"的一年!!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