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9-17 17:39:35| 人氣14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關於食物以及我的朋友 witch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那麼想來我是,對食物太不挑剔了。

這個興致勃勃列舉食物黑名單的女人,我曾見識過她興高彩烈地採買食材,走在台北最傳統的市場裡兩人像主婦般地觀察各個攤位的價錢、蔬菜水果的健康狀況、食物的新鮮色澤,然後討論現在是哪一個季節、什麼是當季的蔬果、何者最划算云云,十足是柴米油鹽無疑。也曾和她一起站在最熱的廚房裡,聽從她指示動作,看她細細的刀工,合力端出一道道菜餚,或者依照食譜完成魔術噴香出場;花最多時間閱讀食譜、尋覓食材、討論甜點。我最常到台北投靠她,等她用居家生活以及食物餵養我疲軟的脾味以及新的對生活的期待。
讀著她所書寫關於食物的文字,對於食物的想法、對於吃的想像,總認為那是如林文月飲膳札記般的文字,但比之林文月的懷舊蘊藉,則多了些天真的、浪漫的感動不能以理性加以概括的情懷,總讓我覺得她是一個對食物充滿熱情的人吶。
所以當她即將離開台北了我總充滿不捨,我雖不曾在台北居住過,但在花蓮七年的記憶中,關於這個城市的大部分記憶,都是與witch纏繞蔓生的呀。我們一起品嚐過許多香甜的鹹辛的油辣的冰涼的熱騰騰的我貧乏語彙無法記載的食物種類,一起在台北的書店街中跋涉,一起踅過了,喔,那個叫做,青春歲月的時光。
雖是當然我也見識過她挑剔著眼前的綠色豌豆,略帶嫌惡地將之一一挑起置於盤子一角,然後無礙地繼續食用眼前的義大利麵或炒飯~~這樣的場景。但以為那不妨礙她對於食物繼續充滿信心。

相較而言,我好像很好養似地。除了特別喜歡的食物之外,要我列舉出討厭的食物,對我可是一大難題。雖然在大部分朋友的印象中,我算是一個對食物充滿偏執、挑剔的人無疑,他們會想:「喔喔,那就是曾經會說出『吃東西會將身體弄髒』這種話的人啊」,加上腸胃不知曾幾何時就一直偏弱,為著腸胃的毛病我吃的苦頭不少,就對食物更挑剔了,總是會說:「喔,這個醫生說我不能吃~~」這樣的話。
除了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醃漬類酸甜的梅子蜜餞,我熱愛大多數對身體有益的食物,除了啤酒酵母、建素糖以及榴連絕對不碰之外,食物於我,彷彿只有「不吃」及「吃」這兩種分別。
然後還會有一些在奇怪的特定的時間場合、因著特別的理由,沒有來由想吃一口,然後像個坐月子的產婦般,一定要去尋覓解饞的食物。
譬如柿餅(這是我偶然在中國時報副刊看見一個關於製作柿餅的老人的報導,然後升起的想望,我總是會想起那一個個黃澄澄的柿餅,要在陽光下排列整齊等待曬乾,然後會有一雙手將圓圓的柿子握在手心,用打拇指壓出圓圓一窩,然後灑上糖霜的模樣)、譬如扁食(喔,這是代表花蓮的食物啊,某一年冬天,我窩居小城的小窩裡,躲在溫暖的被窩裡想念那一碗熱騰騰的扁食湯,猶豫要不要出門,出門換來扁食的代價是冷冽的寒風刮人以及30分鐘的車程)、譬如鳥梨(這是代表童年的水果啊)、或者鳳梨(這是腸胃不好的我絕對忌食,但因為隱含與某人的幽微記憶至今仍愛吃的水果)、或者是赫然被witch列為討厭之列的大麵羹。

有一年,我想起大麵羹。這種只有跟臭豆腐一起賣,因而也帶有臭味的麵食,臭味原因不可考,但是,的確自從離開了台中,台北花蓮各地都失去了大麵羹的蹤影,只有臭豆腐不死垂青。味道的確如witch描述的不甚可表,但是,卻在我記憶中一樣跟童年劃上等號。
國小時候住家對面是兩攤早餐店,一攤賣的是傳統的中式早餐,包子饅頭燒餅油條豆漿之類一應俱全,我最喜歡看早餐店伯伯炸油條,感覺像是一種魔術;另一家賣的東西簡單得多,是肉粽、湯麵、大麵羹之類,一個阿姨帶著她的小女兒住進了租賃的房子。因為兩家交情,我們常常互相光顧,所以,一段時間,我常常把大麵羹當作早餐西哩呼嚕下肚。
記憶中我總是捧著我家的碗公,橫越過小小的馬路,看阿姨微笑地掀開鍋蓋,為我添滿。阿,大麵羹,黃色的湯汁浸著接近類似烏龍麵軟爛的麵條,湯裡有蝦米、油蔥熬成的香,加上一匙自製的蘿蔔乾還有韭菜,不會有任何驚奇的,一碗大麵羹。但是他暖和了我童年的胃,讓我在若干年後,在東岸的小城裡,想家想到快發瘋,然後只能在電話這頭對媽媽喊:啊,我好想念大麵羹啊。
我也想起了,總是梳著整齊的髮的那個阿姨,嫻靜的笑容。
那碗大麵羹變得無比簡單無比美味起來。

台長: Laura
人氣(14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