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照片自己印不用怕外流12檔法人緊抱不放的價值股有趣!外國人與台客的對話全台首輛輕軌在高雄 亞...
2003-11-04 17:57:59 人氣(6,281) | 回應(0)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再續香港情懷 --《香港有個荷里活》

0
收藏
0
推薦

如果說《金雞》、《麥兜故事》都是藉由回味往事抒發港人的鄉愁,那麼曾經以《細路祥》(及《榴槤飄飄》)溫煦寬厚地提煉原鄉情懷的陳果,這回把鏡頭轉到香港大磡村,一樣老式破敗的低矮建築、污亂巷道,陳果卻一改過去寫實風格,以濃豔色調、張牙舞爪的瘋狂黑色喜劇方式來觀察轉變中的香港。

從片頭朱老闆一家三口身上抖陣亂顫的肥肉、小貨車上載著的豬肉、烤架上油滋滋令人垂涎欲滴的燒肉,到色情網站上秀色可餐的裸女肉體,無須對白、毋須吊弄書袋,陳果以強烈的視覺風格對『食』、『色』、『性』作出最一目了然的比喻。

大磡村這個神奇的地方(本片上映時已被夷為平地)絕對是近年香港電影裡最精彩的場景之一。一個即將被拆除的老舊破村,隔著地鐵與彷彿五指山般的荷里活廣場、豪宅星明河居相映成趣。地鐵是走向已開發國家、邁向文明的認證之一;五指山是「西遊記」裡重重壓住七十二變孫悟空的神話場景;而荷里活(Hollywood)一方面是想像中的美國夢終點站(美國>香港>中國),也是居高臨下的美夢墳場。大磡村的小胖子阿細,再怎麼爬都只是一、二層樓的高度,老胖子朱老闆甚至因為太過肥胖而壓垮了人家的老舊屋頂;而居住在大廈二十六樓的北姑,從高而空蕩的電梯華宅往外望,對面一片低矮老屋其實全都一個樣。略過地鐵,這幢五指豪宅其實更像奠基於大磡村陰濕腐朽的巷弄上。只是,基地眼看著就將被夷平,那被夢魘似的五指山鎮住的搞怪孫猴子就能因此自由嗎?遲鈍的豬八戒又能怎樣呢?

從朱老闆一家三口、值得期待的新人黃又南飾演的鄰居黃志強、到周迅及拿過金馬獎的譚潔雯分別飾演的本地、外來妓女幾個角色,名字對他們而言似乎不再是最重要的事情。打開電話簿,叫「黃志強」的人多得是;周迅可以是紅紅,也是芳芳或東東;譚潔雯叫做白毛女(大陸當年最知名的樣板戲名?);那位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的律師Peter Chau,可能是最道道地地的香港人物代表,這可從英文拼音的姓名及其職業看出來;在燒臘店幫傭的舊移民則被直接稱作「大陸婆」;至於想牢牢記住朱家三個胖子或其他角色的名字,還不如那隻大母豬的名諱 – 「娘娘」的令人印象深刻。而這隻作為夢想與希望的投射(朱老闆希望牠生一堆小豬仔;呂醫生想用牠來進行胚胎實驗…要不沒機會達成、要不根本是不切實際的白日夢),曾經一度走失,然後帶著滿身『九龍皇帝』、『還我江山』之類的政治暗喻鬼畫符回來,甚至魔幻地成為大陸婆的夢想生活的終點站、朱老闆的色欲夢魘!

電影裡面,三位來自中國的女性所背負的政治寓意,豐富得讓觀眾咀嚼再三。周迅飾演的東東/芳芳/紅紅(東—方—紅),行蹤飄忽鬼魅,她的底細自始至終是個謎。她來自上海嗎?她為什麼住在這麼高的華廈裡,是Peter包養她嗎?她和小胖子的友誼是真的嗎?為什麼美國是那麼多人眼中的天堂?老是碎碎念的蒙古大夫呂醫生又是另一種典型。她常有許多出人意表的不尋常想法,也正是她(這個移民角色),把被砍斷手的黃志強『錯』接成兩隻左手的畸形人;白毛女間接因為她那句「妳看起來不像新移民後代…但我看妳就是!妳跟他沒前途的…」而決心離開黃志強。有趣的是,白毛女稍後留戀地偕同新男友回來快被拆掉的老村拍照,還強調要拍到後頭那幢突兀的五指山大廈。至於在朱老闆的燒臘店幫傭的大陸婆,甚至沒一個名字。這位歐巴桑對東東說:「你以為只有妳從中國來嗎?」。其實她和東東是一樣的,同樣用盡各種方法企圖登陸腦海裡的虛擬天堂,東東成功到西方取經,大陸婆卻沒這等運氣,到頭來還喪了命。陳果這段媲美『人肉叉燒包』的情節在帶著些惡意的黑色搞笑背後,潛藏的竟是一抹鋒利悲切的冷笑。

從片名『香港』這個字的代表含意:東方之珠的、東方好萊塢的、繁華的,到夢幻般的字眼『荷里活』,香港是中國的西天、而Hollywood-荷里活又是香港的西天。陳果一直是一個很『政治』的導演,也許是我在胡思亂想,總覺得真要從片名、人名來拆解陳果看似有意或實則無心的含沙射影,還真可以屁出長篇論述……我決定就此打住。

當被仙人跳的兩位香港青年跑出老村、奔向華夏去追殺中國的東東時,小胖子卻奮力舉起白旗(在後頭追趕企圖阻止的朱老闆,因為太胖而摔個滿頭包),上頭是以豬血寫成的『走』字!回想之前小胖子跟東東玩遊戲打信號時,一旁朱老闆手上揮舞著的竟是色澤鮮豔的大『紅』旗。老一輩曾經搖旗歡迎光臨,新一代在今天要嘛憤怒回應、要嘛顢頇不覺!黃志強的右手原來有隻老虎紋身,卻因為接錯手而成了兩隻手(共產黨?),還遭人訕笑『虎頭蛇尾』!但看另一名有兩隻右手(民主?)的司機如何悠閒地邊開車邊抽煙?三個中國女人,性格上無所不用其極,搞砸的、淘空別人後遭追殺的、慘到甚至賠上性命的…於是,香港人黃志強哀嚎說「我要兩隻左手作什麼?像個怪物!求求你幫我砍掉它吧?這隻手又不是我的,我不會覺得痛…」,成了《香港有個荷里活》最激昂的政治吶喊。

最後坐上朱老闆卡車的「娘娘」,是要被載去配種?還是屠宰場……我還有必要繼續對電影中嘲諷政治的蛛絲馬跡意淫下去嗎?《香港有個荷里活》有如陳果的一抹幽默而惡毒的冷笑,是他繼《香港製造》後最活潑創意的新嘗試。演出方面秉持著他向來偏好與非職業演員(或新人)合作的清新風格,唯一有知名度的周迅,雖然在聲音表現方面似乎走入了死胡同(她那低沈陰暗的嗓音感覺從沒變化),幸好靠著細緻的面部表情變化,還是把為求美夢成真而不擇手段的北姑一角詮釋得無比深刻。


香港香港情懷金雞麥兜故事陳果香港有個荷里活
台長:Ryan
人氣(6,28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影賞析(電影情報、觀後感、影評) | 個人分類: 寫電影 |
此分類下一篇:All That Jazz in Chicago
此分類上一篇:回歸原點的香港情懷 --《攝氏零度‧春光再現》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