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01 16:01:36 | 人氣(41)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隨記99.11.22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不止一次地想要看見那個景象。不止一次;甚至是時常想望。
 
  我想看見那個狂怒的冬天,想身處在一望無際淒風怒吼的那片石楠荒原,我比風的本性還要更屬於風一點。我渴望周圍都在旋轉,且不是龍捲風的那種恐怖性質之毀滅。
  但生命的本質,是屬於哀傷;真實的樣貌,在於孤獨。沒有誰跟誰能夠重疊,終究會是不同的心靈。因此,不必要求它;我會因為不愛那個分離而選擇走避,就怕的是身體的需求非要奪去心靈的眼睛。
 
  若我能描述我的不安定,我會說巨浪濤天裏的一隻海鷗、或者是暴風雨中的一片折斷的枯木片兒;任憑它潮來來、潮去去。我會是樓蘭城的一粒砂礫,今天在這片迷宮山裡,明天又吹去那座城市的帳棚堆底。這過程,一開始的時候猶如洪水猛獸,令人感到怨懟而後憤怒,憤怒而後失落,失落而後憂鬱,而後慢慢地,分崩離析。

  這是個溶化的過程。
  每一個溶化形式的人生都帶一點哀傷。
 


「我好似一葉孤帆,飄蕩在茫茫大海,經過多少風雨大浪,只盼找個避風港。
 多少眼淚已流乾,多少希望已渺茫,我的雙足已疲憊,我的心兒已茫然。」
                     唯一的期盼/陳志遠/楊英霓

台長: 河童(請叫我KAPPA)
人氣(4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 個人分類: 桂花釀集 |
此分類下一篇:隨記99.12.10
此分類上一篇:隨記99.11.1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