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7-12 15:50:50 | 人氣(48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月落之鄉】卷七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中國人的智慧,有些真正達到不可思議的地步。我常常在想現代人吶,喪失了在蠻荒裡求生的本事,因為什麼東西都是現成的,於是人的創造力轉向了藝術文化,轉向製造更方便的器具,也轉向了如何更擴張自己有限的自由。
  如果要我告訴你在那沒有槍、沒有火砲的年代老祖宗是如何打老虎的,總不能把黃香的故事或是水滸傳裏武松赤手空拳的模樣拿來說服大家吧。想像一下自己將要去獵大蟲,是一手拿刀、一手拿盾呢,還是像西遊記裏的伯欽拿著支點鋼大叉,那得需要很大的膂力才行。我看過的故事裡,多是用機關陷阱誘捕,這也是最安全的方法;不過聽到父親講述的「武器」,方讓我對武俠小說有了更深層的認識。

  今兒個晚上要到田裏捉田蛙給家裏烤來吃!一想到這事兒小二子便有一種成就感油然而生。這還是他想到的辦法,一次可以毫不費力地捉到上百隻。家裡成員多,要叫得動廚房總得費點周章,不能隨便拿個兩三隻就交帳了事。
  
  江蘇素是中國的魚米之鄉。牛在前頭犁田,小孩子沒事拿個竹簍跟在後頭,光是撿田裡頭被嚇得跳起來的魚呵,一趟下來可以撿上一大簍。這魚多是從湖裏來的,淮河的灌溉渠道正打從邊上經過,豐饒了這帶一片數不清的土地;而李家就是靠這片土地發跡的。捱到了傍晚時刻,小二子從牆上取下了油燈,又扛了個半截門板。早上和同伴約了傍晚一起捉田蛙,其實這件事他自己就可以一個人獨立完成,只不過好玩的事對一群八九歲的小孩而言總是捨不得自己獨享,彷彿童年沒有童伴便不值得去回憶一般。
  日薄西山時分的黃淮平原,晚風像是睡了一整天剛剛才被晚霞喚醒似的,連連打著呵欠懶洋洋地掠過平河鎮。一番有氣無力的拉扯裏,倒也驅走了不少白日的暑意。小二子扛著門板,一走出大門口就有同伴迎了上來幫忙著抬;小二子把油燈交給另一個同伴拿著,自己則和一個小孩合抬著這越走越顯沉重的門板,笑笑鬧鬧地望田裡走去。

  「就這裡吧!」小二子停下了腳步回頭對同伴們說。
  這是一片剛整過的新地,那裡水並不甚深,祇到腿肚子而已。光是走這一片泥巴,兩條腿就已不知被多少魚啦泥鰍啦給親過了;對人而言,卻有種回到母親懷抱裏的欣喜和親切感。他把抬著的門板一端放下,垂直地插在泥裏。晚霞火紅地映照著三個小孩專注工作的模樣,在一望無際的田野裡拉出三條長長的人的身影來。
  夏日即將到來,每到傍晚時分便有許多的蚊柱產生。蚊柱是由一群公蚊子聚集而成,浮生六記裏寫的「夏蚊成雷」,就是指的這種景觀。成千上萬的公蚊子聚在一起嗡嗡振翅,偶爾也混雜著幾隻來交配的雌蚊;有的時候公蚊子會飛到人頭上二氧化碳濃度高的地方,站在那裡當作擂台登高一呼,馬上就會有數十隻夥伴呼應;這時候人一抬頭看見自個兒頭上忽然蚊聲如雷,總是嚇得一陣胡亂揮打,不過公蚊子們純粹是上KTV唱歌找女朋友來了,並不吸血的。三個小孩頂著蚊柱堆在田裡裡牢牢的架好了門板,小二子又接過油燈,點上了火,將它掛在門板的掛勾上。事兒辦好了太陽也已落山,小二子略微在溝渠水清處把兩隻手洗乾淨了,望了望開始逐漸暗下來的天空說:
  「好了!回家吃飯去!等過個兩小時再來收。」
  三個小孩又蹦又跳地沿著原路回家,早亮的星星早已等候著要替他們開路了。

  晚上七八點時分,同伴不耐煩的在大門外呼喚了起來。小二子向老爺(我祖父)稟告了一聲,得到大人的首肯才到廚房拿了竹簍,興奮地跑出大門。這孩子!平素嚴肅的老爺一想到他就打心眼裡覺得高興,才年紀輕輕就已經自己可以打點許多事情,看來將來李家說不定就要交給他了!
  「走!咱們抓田蛙去!」小二子一出門就看到那兩個同伴正拿著竹簍等著他,三個小孩也顧不得慢慢地走了,腳下速度不知不覺越來越快,到後來風聲竟在耳邊咻咻地響著,像是尖聲抗議著自己竟追趕不上年輕奔放的腳步。順著土牆一路跑下去,小二子不斷提醒自己別碰著牆了。那夜裡的土牆是毒蠍子的天下,全鎮的人都知道晚上的牆是靠不得的;人摸著了沒準被蠍子螫傷,如果不趕快救治很可能就要了命。不過要治這毒的方法其實也簡單,只要到附近的湖裡撈一把水草敷上,就能將毒吸出來。
  黑暗中遠遠兒地一處不同於星光的亮點吸引住三人的注意。跑得近了就可以依稀分辨出那偶爾明滅閃動著的是一處燈火...正是他們設下的陷阱。大家小心翼翼地涉過不算深的泥水,現在那矗立著的門板可以看得很清楚了...

  可熱鬧著哩!燈光底下數以百計的大田蛙,來吃蚊子的、來唱歌的、來找老婆的、來湊熱鬧的全都聚在一起了;正在門板底下前仆後繼,五隻十隻的往上疊,堆成了一座大山。這時候厚重門板的用途才顯現出來;小二子一手拿起油燈,另一手猛力一推───啪啦聲裏,門板望青蛙堆倒下!

  霎時間所有青蛙全都被突然的重擊打得昏蹶過去!
  三個小孩開始撿起青蛙,一隻隻地手到擒來,毫不費力。

  「妳知道我們老祖宗怎麼打老虎嗎?」父親露著笑容。
  「拿大叉子叉?」我漫不經心地回答。書上是這麼寫的。
  「不是。」
  「用陷阱抓?」
  「不是。」父親的不字拉的老長。
  「那怎麼?」想必後面有驚人的答案,從父親的促狹眼神就看得出來。

  「用雨傘。」
  「雨...?」那是個什麼答案啊?

  「以前人拿著鐵製的雨傘,當老虎撲上來的時候,傘一張開老虎便被架住無法碰到人,這時候人再從傘縫中拿刀捅老虎,容易的很。」父親比手畫腳說得煞有介事。
  我眼前立刻浮現一幅古道、西風、瘦馬的夕陽西下景色,有一個青年俠士正在樹下背手而立。說什麼「三碗不過崗」,我就喝了十八碗,站在這裡等那白額吊睛大猛虎來坍我的台!青年不可一世的這麼想著。忽然之間一陣腥風大吹,面前無端端地真的多了隻大蟲!青年揉了揉眼睛,嚇出一身冷汗,酒倒沒怎麼醒,手卻軟了。
  「等...等等...」他發著抖地從腰間摸著雨傘,怎知繫的不是活扣,拉呀拉的怎麼也弄不下來。
  「該死的東西,這...」猛力一扯,竟連繫褲子的腰帶一同都扯將下來,大敵當前的棉布褲子立時一聲不吭軟綿綿地拜伏在地,毫無骨氣可言。不過武器總算是拆下來了!青年在蕭瑟西風中抖嗦著光溜溜的雙腿,兩手一個握住傘柄一個抓住傘架,用力向外一撐...傘竟然卡住了!
  「我的媽呀喂...」

  我的媽呀喂。這什麼畫面嘛。
  
  不過不管它真不真,我都會為中國人的創造力和想像力喝采的。

台長: 河童(請叫我KAPPA)
人氣(48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是也不是故事 |
此分類下一篇:【月落之鄉】卷八
此分類上一篇:【月落之鄉】卷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