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7-12 15:48:10 | 人氣(7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異夢系列之三>詛咒下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三個人小心地向我藏身的角落靠近,手上舉著槍。危機處理訓練課程中有一項重要的秘訣,就是如何利用週遭的事物反客為主。我瞇著眼睛盡量把姿勢放低,傾聽一切細微的聲響,心中盤算著怎樣奪槍。當我感覺到一個人已來到轉角時,我迅速撲出去用衣服鉤住他的雙腳猛力一拉,那個人當場仰跌;我順勢頂在他懷裡握住手腕,在他落地撞擊一下子手鬆時將槍抓在手裏,他身後的兩個人一時間猶豫該不該在曖昧不明的情形下開槍,反而被我一槍一個的解決。我反手重擊倒地的人的腦袋,他立時昏了過去。留在走廊中央的還有兩個人,他們見狀便邊向我的方向走來邊盲目的向黑暗開槍,但他們在明我在暗,僅一下子也被我解決了。
  「你還好嗎?」我奔過去扶起自己人。他臉色蒼白,下半身都因中毒而漆黑,嘴裏喃喃地念著:「沒關係...沒關係...這..這個...」他手裏緊握著一件發亮物事。「給奇德...奇...」他越說越小聲,我側耳貼著他的嘴唇幾乎聽不出來接下去的字句;再一探已然全無氣息。什麼東西要交給我?我撥開他緊緊握住的拳頭,是一條粗繩串的一片金屬項鍊。金屬片上鐫刻著一隻眼睛圖案,用符號圍著眼睛畫了一圈。我將項鍊掛在脖子上,站了起來;剎那間有一種很特別的感覺,像是全身充滿了力量,有無限的精力即將爆發出來。即使如此,我緊繃的精神仍無法得到放鬆;因為我確信這地下室大有文章,而對方可能在任何時間內發動攻擊。這時候我聽到背後有兩個女生交談的聲音,我轉身面對中廊,中廊兩側的日光燈還算明亮,有兩個年輕女孩正向我的方向走來。

  「祈禱的時間過了嗎?」一個女孩這麼問。她們兩個只管講自己的話,完全沒注意到我的存在。不可疑嗎?在這種地方出現這樣的人!我目送著她倆擦身而過,而在那一瞬間她們忽然變成恐怖醜陋的鬼怪直撲向我!
  這樣的轉變倒是始料未及的,我還來不及想就直接對其中一個揮出一拳,把她擊倒在地;另一個想從懷裡掏出什麼東西,我也以手刀劈中她的手腕,將掉落的武器一腳踢得遠遠地。這時候地上那個也爬起來了;奇怪,我怎麼不能對女性痛下殺手呢?這樣下去豈不是弄不完了麼...我以手肘猛力撞擊剛才想掏武器的那女孩的胸部,這就像是突然的電擊原理,能使人心臟暫停而昏死過去。趁地上那個還在慢慢起身的當兒,我向走廊盡頭的逃生出口急奔;這個出口的樓梯是單向的,可以看見上頭的光明。我抬頭望向光亮的上方,快速地踏上階梯,而光亮處卻出現了一群黑影。

  是群穿著西裝還拿衝鋒槍等自動武器的人,正在向我奔來!衝鋒槍耶...我的天老爺!
  這下非同小可,我立刻轉身跑下樓梯;兩條腿像車輪一樣飛快運轉,可是後面的人仍然很快地追上。我的第六感直覺有一個人已舉起槍在我身後,我迅速反身讓過他,勾住他的手臂轉朝向天;他拿著槍的手被我扳著硬是朝天開了數十槍,有一些射中了後面追來的人。這樣不行,壞人多到應付不完,我還需要麗娜的協助!我再度奔上樓梯,急忙中沒想過為何他們沒有開槍射擊我,只是一昧地抵擋著他們的攻擊;不過我的確變得靈活許多,只是匆忙中每一拳都不夠份量,僅將人擊倒卻不能擊斃,甚至幾個被我擊倒了仍然爬起來繼續攻擊我。而最可怕的是,攻擊我的人本來看起來都是正常人,要等到靠近了才突然變成面目猙獰的怪物,那樣的面目和表情真使我永難忘懷!

  好不容易我奔上一樓,走廊仍有許多人來往,相較之下我跑得緊張兮兮滿頭大汗顯得很突出。我邊東張西望著邊閃入人群中,直到確定沒有人追上來才放下心。陽光柔和,人聲鼎沸;這裡祥和得令人懷疑剛才發生的一切都不是真的。麗娜在哪裡?我張望著直到人潮逐漸散去,方才看見麗娜手裏捧著個盒子遠遠地走來。
  「麗娜!」我迎上去,麗娜手裏的鐵製盒子看起來沉甸甸地。
  我一定看起來很狼狽;我丟了外套,滿頭大汗,眼紅臉漲地。麗娜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一貫的笑容又浮現,可是...太冷漠了!像是...對了,像是那兩個年輕女孩。我回神的時候,看見麗娜正舉起鐵盒,準備重重向我擊下!
  「妳──」我揮手擋格,鐵盒的邊緣砸中我的手臂,「麗娜──」
  她一擊未成功,又再度舉起鐵盒向我擊來;我看見她的眼裡閃爍著仇恨的怒火,長髮飛散...很明顯地她的心智受到了控制,現在的她跟地下那些攻擊我的人是同一個陣線了。可是...我心裏悲嘆一聲:我就是不能揍她!

  不能揍她,只有逃的份兒。麗娜把我追得更為狼狽,幾次貼身的攻擊,把襯衫都劃破了;我感到手臂刺痛著,邊跑的時候邊扳過外側來看,袖子整片均染上了血漬,剛才的重擊其實傷的並不輕。這時我發現通道上有一個暗門,立刻閃身而入,轉身砰的一身關上了門!麗娜在門外猛力的擊著,我邊頂住門邊打量著這個房間。這是一間石室,牆壁是用大型長方石磚砌成,在我頂住的這個門的對側,有另一扇石門,門的下方有一個長方磚那麼大的洞。金屬門被麗娜敲得突出好幾個痕跡,我對著頂住還抖動不已的門大喊:
  「麗娜──!」
  忽然感到背後空氣有點擾動,我轉頭看了一眼,剛才那兩個年輕女孩的其中之一正站在我身後!我想都不想立刻就給那張恐怖的鬼臉一拳,她仰面倒下;我直覺另一個也必然跑進來了,再一看果然另一個正在從石門的洞爬進來,還邊面朝上的對我獰笑著。這時地上那個女孩正坐起身,我立刻將門上這個用力拖進來,拿她去打地上那個...結果兩個都打暈了。
  回頭看金屬門那裡,不知何時麗娜已停止敲擊;這個房間不宜久留,我推開石門走出去。沿著走廊走到盡頭,整體的感覺像是又回到空無一人的醫院。濕衣服黏著我的手臂,我解開釦子,把袖子捲起來,忽然發覺手上並無傷口。仔細檢視了幾遍都一樣,那些血又是從何而來的呢...我不知不覺握住了脖子上的奇異項鍊。

  走廊的盡頭有一長排椅子,像是手術房外的等候室一樣。一個房門打開,走出兩個穿黑色西裝的男人,其中一個說:「奇怪,祈禱時間過了嗎?」另一個則回答:「應該是成功了。」我隱身在柱子後面,想看看他們究竟要做什麼;他們口中的祈禱,究竟是什麼意思。他們倆走近椅子,第一個人蹲在地上在椅子後方摸索著...忽然間牆壁開了一個縫。第二個人驚喜地說:「成功了!在這裡!」這就是一切問題的答案!我有強烈的直覺這麼告訴我。
  我悄悄地從後面冷不防的偷襲他們,兩個人還來不及哼哼就倒在地上。牆壁這個縫隙僅容一人通過,裡面透出血一般的紅的光芒;我猶豫了一會兒。最後,一甩頭深吸了一口氣,逕直走入裡面。

  那是間十分寬敞的石室,正前方擺著張供桌,桌上點著兩支蠟燭,朦朦朧朧地擺著幾件物事。四面點著火把,牆壁的顏色是鮮豔的血紅色;氣氛詭譎地令人毛骨悚然。我聽到腳步聲,一回頭看到麗娜竟站在入口處!她明亮的眼睛裏正跳躍著我的倒影。「哦,不要。」我閉了一下眼睛,這就是答案,麗娜,要怎樣才能讓妳清醒?
  麗娜向我快步走過來,我向後退了幾步,靠近供桌,快速地向桌上掃了一眼。桌上有兩個土偶,還有一個大鐵盒,跟麗娜剛才拿的一模一樣。

  「麗娜!醒一醒!是我!」我再望向她,她正奔過來,我連忙退到桌子後面,此刻突然有一個什麼畫面自腦海一閃而過,我搖了搖頭。
  麗娜的臉正在變化,她正在變成一個厲鬼向我撲來...麗娜的臉...!那個畫面忽然清晰了起來!
  是那兩個土偶!其中一個土偶頸項上纏著一條項鍊,跟我脖子上的也一模一樣!我努力掙脫了麗娜,一把抓起土偶,將它的項鍊扯下來,緊握在手裡大喊:
  「麗娜────!」

  麗娜忽然楞住,手停在空中...她的睫毛閃動了一下。

  感謝老天!麗娜終於醒了!知道她的眼裡不會再有我的倒影雖然令人有些沮喪,不過我真願意拿一切來換取她的清醒!
  「麗娜,這就是答案,這條項鍊有某種特殊的力量...」我拿下我的項鍊跟她說明一切在地下所發生過的事,項鍊上的眼睛圖案神祕地瞪視著我倆。麗娜聽完我的說明後,拿著項鍊沉思了一會兒。接著她目光向四處搜尋,最後停留在桌上的那個鐵盒上。
  「這是...?」

  「不知道,沒想到它是什麼。」我的確把它給忽略了。
  麗娜把它慢慢打開,我倆一看到內容都說不出話來...

  裡面是一張我跟麗娜的相片,已被藥水腐蝕掉絕大部分,全身都扭曲變形了!
  隨著鐵盒子的開啟,我忽然發覺一切都恢復了原狀;我仍坐在等待室裏跟阿姨們在聊天,好像剛才發生的一切只是一次刺激的靈魂出竅...沒有詭異的石室和地下室,麗娜也不存在,當然更沒有激烈的打鬥...我連衣服都完好如初,外套還乖乖的穿在身上。
  
  「小正正該洗澡囉!跟你表哥去,快點!」
  小表弟只顧玩著他的小車車,對阿姨的話彷彿一點都聽不見。

  我走到浴室裡,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撫摸著略帶于思的臉龐發著愣。
  這是個詛咒還是作夢?
  那...我又是誰?

  ...我是奇德。不會錯的。

台長: 河童(請叫我KAPPA)
人氣(7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絕非杜撰 |
此分類下一篇:<異夢系列之四>幻境與真實
此分類上一篇:<異夢系列之三>詛咒上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