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7-12 15:47:42 | 人氣(79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異夢系列之三>詛咒上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準備好了嗎?
  調整一下你的心跳和呼吸,接下來我要帶你好好的跑個幾分鐘。

  人說看電影如吃飯一般的簡單,但是輪到自己生死一瞬間的時刻,能否把電影那一套分毫不差的演出來,我真的很懷疑。
  這夢時間並不長,不過到醒時我還真累得爬不起來。


  你問我是誰?我很確知我是誰。
  我的名字叫奇德。我的助手叫做麗娜。
  在這棟大樓裡,似乎埋藏著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
  不。這我不知道。一開始我完全不能體會得出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這是一棟綜合大樓,二樓以上是商店街,七樓是醫院,一樓是開放式表演廳。我剛從醫院探視一個親戚下來,開刀房外等候室的人實在太多,聽著那些阿姨談論誰誰誰要結婚,某某某又要生小孩等等這樣的話題實在令人感到不耐。當最後一個阿姨表示希望我帶小表弟去洗澡時我真忍不住了,找了個藉口千抱歉萬抱歉地溜到樓下透透氣。
  一樓走廊上亂哄哄地,有許多穿著戲服的人正在探頭探腦往大廳裡望。更多看熱鬧的人在走廊上來來往往,我聽見一些斷續類似羅密歐與茱麗葉的對白;大概是在表演話劇或是戲劇比賽的吧,我猜想。正中央的圓形天井裏陽光透亮,我快速地掃了一眼,發現麗娜正站在一盞藝術燈陰影下,邊對著我招手。

  「嗨,」我快速地走過去,跟她打聲招呼。「妳不是去度假了?」
  麗娜笑了起來,她的右頰有一個很深的酒窩:「又回來了。」
  「不知怎地,我有一個很不好的預感。」她東方的眼睛裏透露著一抹嚴肅的憂愁,我不知該怎麼說,但她的第六感一向都很強;我詢問似地看著她。
  
  「最近身邊的人常常出事情,而且行為異常。」她凝視著我,像是早就準備好這麼說的:「又聽說了你的事情,所以我東西收收就回來了。」
  「我?」我什麼事情?
  哦,我曉得了。今天上午去阿姨家,進門沒多久姨父就從樓梯上摔下來,手裏的水果刀刺穿了手腕,現在正在開刀房裏縫血管。也不對,今早才發生的事她怎來得及一知道就從雅典趕回來?那麼是前兩天夜裡打架的事嗎?那件事也真是莫名其妙的很,一向很溫和的商店老闆應該不至於會因一言不合就拿了酒瓶往我頭上扔吧...他是那麼的暴怒,要兩個大漢才能把他拉住了。
  一瞬間許多事情閃過,我仍看著麗娜,不過我漸漸瞭解到她所想的了。之前在我的解釋裏,我只是聳聳肩把它歸於這陣子的不順利,卻沒想過它們可能有任何關聯。
  「我打電話找你,卻都是語音信箱,好不容易問出你到這醫院來了,於是我跟著過來。」她平淡地敘述著。麗娜幽靈式的追根究底是我們許多人都領教過的,相信今天幾個好朋友都被逼供過,現在正不知怎樣地罵我咧。
  「醫院裏手機是該關機的,所以我沒開。」幸好她是個超理智型的女人,跟她說人話還是有用。可是想到朋友受的折磨,心裏就一把火。我們探員最愛的是自由,當然同時還有金錢和美人更好;可是麗娜的存在常讓我尷尬,哥兒們的聚會也少去了。我看著麗娜,不知怎麼地越來越生氣,尤其是那優雅的微笑表情中還帶有什麼成分;是鄙視和嘲笑罷!這陣子是倒楣了些,作什麼都不順,本來想好好放個假,又碰上商店打架和姨父受傷這些事,連來醫院都還會遇到海外度假去的助理跟監...

  「你在生我的氣嗎?」
  「沒有,」我驚覺到自己的情緒突然的變化,愣了一下。怎麼回事?「沒有啊。」這會兒面前站的仍然是自己最好的拍檔。我竟然會為些小事生麗娜的氣!
  「嗯,」麗娜淡淡地笑了笑。「在你生氣之前,看看這個。」她遞過來一張紙,我仔細地閱讀著上面的小字:
  「...喜宴...祈禱會...G.L...」
  「這是今天上面交下來的,根據線報對方盯上我倆了。這是裡面的人在通話本上抄到的紀錄,上面希望我們能調查清楚。」
  「這個看起來像是教堂婚禮邀請女孩...」GL令我想到青春洋溢露著肚臍的可愛少女在路邊招手。
  「不,G.L.是指我倆,奇德和麗娜。這是我打聽到你所在的地方時才想通的。」她這一提我才想起這棟大樓就叫做喜宴。
  「最近我一直很不安,除了莫名其妙遭到攻擊之外,自己也會突然情緒激動。前天中午在雅典被攤販攻擊後,我撥了通電話給你;電話沒有通,同事說你前一天晚上也被商店的人攻擊。我想了想,就收拾一下回來了。」

  那天是手機被撞了一下,我心疼的看了看它,還好祇有點兒刮傷而已,就順手關了機;回去睡了也忘記再開,等到發現時已經快晚上了。最近常常心神不寧地,因為有一件奇特的大案子一直沒有頭緒,雖然上面讓我放假,但我多數的時間都是對著文件發呆。也許之前活絡了一陣子,有可能被犯罪集團盯上;麗娜這麼說不無道理。如果這棟大樓隱藏著什麼跟我有關的事情...我開始有點兒擔心我的親屬起來。
  「我剛才是從七樓下來的,七樓並無異狀。不過我們還是重新從七樓開始查探,嗯?」
  「嗯!」麗娜點頭同意,我們便一起乘電梯上樓。二樓到六樓間可以由電梯的強化玻璃窗看得很清楚;今天是星期天,商店街也是熙熙攘攘地。出了電梯,醫院的森冷白色燈光使人氣息為之凝結,和剛才其他樓層亂哄哄的氣氛簡直不能相比。我和麗娜巡了一回,沒看見什麼可疑的地方,倒是我那些阿姨們還在等候室裏聊天;我一看到我那剛上小學的小表弟坐在地上玩車車,心裏便有些罪惡感,趁著阿姨們沒看見我趕緊轉過身去悄悄離開。
  「下一層樓吧!」我說。

  從六樓走到二樓,我們很仔細地把每個隔間都檢查過;說實在的在這人潮洶湧的地方,沒有什麼空間可以作怪。走到一樓樓梯口的時候我跟麗娜互望了一眼。
  「一樓我們剛剛待過;」我說。「好像有什麼戲劇表演或比賽的;妳去中間查看一下,順便連更衣室也要檢查。」
  「好,你自己要小心點。」麗娜給我一個沉穩的微笑後離開,我望著她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人群中為止。
  我回過頭來看著樓梯,直覺可以走下去某個角落。地下室...這棟大樓並沒有提及有什麼地下停車位的,那它的地下室是做什麼用途的呢?

  地下1/2層,樓梯轉了個彎後竟連樓梯燈都熄了。我慢慢摸到地下一層出口,黑暗使我的警覺性升到最高點。驀地我瞪視著我觸摸到的牆壁,在前方走廊燈閃爍的微光中那牆壁竟是滿目瘡痍,好像是彈痕。我直覺地摸向腹部,這時才想起今天來醫院身上並沒帶槍。也許該跟麗娜一起...我有點兒想回頭,卻被一連串很大的響聲給吸引住了。
  是槍戰!我立刻藏身角落,向聲音的方向窺視;在長廊中央有幾個人正在攻擊一個「沒有小腿」的人,這樣形容是因為他大腿以下連接的就是腳掌,腳掌上反著長著指甲。這個是我們總部的人!我吃了一驚。指甲反裝是有劇毒的,他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了!怎麼辦?手無寸鐵的我情急之下把角落的圓形垃圾筒踢倒,弄出喀隆一大聲後又立刻躲藏在牆後,那幾個人一致停下了動作往我的方向瞧過來。聽得腳步聲往我這裏靠近,我悄悄地脫下了外套。

台長: 河童(請叫我KAPPA)
人氣(79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絕非杜撰 |
此分類下一篇:<異夢系列之三>詛咒下
此分類上一篇:<異夢系列之二>最後十分鐘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